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公德
·1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鄭耀宗辭職後,港大由一位副校長署任校長。此屬過渡性安排,兩年後(2002年)港大正式聘任徐立之為校長。徐是香港中文大學的畢業生,難得港大捐棄門戶之見,聘請他做校長。徐當了校長後,似乎沒有什麼惡評,直至發生了「李克強事件」。在這事件中,大學的有關人員安排儀式和保安不妥,造成政治大於學術、壓迫學術的印象,並且禁錮了一些進行抗議的學生。這引起了社會極大的反應。

   港大學生會為此召開了一個公開的檢討大會,我記得日期是2011年8月26日。那段時期我剛巧在香港,於是也抽空前往,並一探我闊別二十多年的舊學校和曾經工作的地方。這個大會卻也隆重,除學生外,港大高層也出席了,包括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和校長徐立之。後二者全程參與,而且所受到的都是漫罵和批評。

   我參加了這個會之後,我反而同情起徐立之來。所有接待李克強的安排細節,應該是他的有關下屬的主意和決定,例如座位怎樣擺、客人怎樣坐,徐似乎不會照顧到這些細節。學生被禁錮,當然並非他的授意。自然,他是一校之長,所有的責任都堆在他的頭上。但是,可以批評,而不應潑婦罵街式地戟指大罵,尤其是這是最高學府傳播和講求理性的地方。我覺得徐立之或許有行政疏忽,卻不值得這樣侮辱。當天晚上我聽到有些非港大的「街外人」不留情面的批評徐立之的時候,我有點要發言的衝動。但可惜我離主席台很遠,同時因為遲到了不知道要一早報名抽籤發言,因此不能「仗義執言」。作為一個有尊嚴、有社會地位、肯負責的人,徐立之因這事受到極大的委屈,他的辭職是可以理解的。

   那些那個晚上像文革那樣鬥人的人,包括那個叫「維園阿哥」、說話空洞無物的小子,如今安在哉! 聽說他犯了罪而銷聲匿跡了。可是梁智鴻仍在,仍會對社會作出貢獻﹔徐立之也仍在,我相信他在離開港大後,會繼續以其他身份對社會作出有益的事情。可惜的是,港大因此而損失了一個好校長。

   徐立之的接任人、亦即新的香港大學校長,是來自英國的馬斐森(PETER WILLIAM MATHIESON)。有人對他質疑,說他不夠格。同時因為他來自前香港殖民地的宗主國英國,更引起那些「愛國人士」不滿。據悉,他是港大校長的唯一候選人,更使人覺得港大好像沒有什麼選擇。但是,我細看馬斐森的學歷和經歷,一點也不比港大以前幾個校長為差。事實上,他的大學事業已經到了一個地位,再進一步便是校長了。如果他不做香港大學校長,他也可做其他英語大學的校長。

   我認為他唯一可被詬病的地方,是不諳中文、不識講廣東話,(港大自黃麗松開始,歷任校長都能夠講廣東話 -- 除了那位接鄭耀宗的署任校長之外) 但這不是致命傷,無礙他履行校長的職責。香港大學明文規定,教學語文是英文,(當然中文科是例外) 行政語文也是英文,懂中文也許是一個優點,但卻並非必需條件。我看不到在港大,有任何學生、職員和教員不能夠用英語和校長溝通。

   比起徐立之來說,馬斐森的國際學術地位可能不夠前者高,(不過這也很難比較,因為他們研究範圍不同) 但他可能有另一優點為徐立之所沒有的,而這個優點在香港會愈來愈管用,這便是政治手腕。徐立之是典型學者,溫文爾雅、面皮薄,給人一罵,便想到辭職。當然,他不戀棧高位,值得讚賞。但我覺得他太容易退讓,不是一個政治上和行政上的良才。

   馬斐森在這方面,可能比徐立之為強。他來自英國,並且作了一段頗長的學術行政和管理工作,有豐富的經驗。英國是善於面對和解決政治問題的國家,你看它處理香港的政權交接,井井有條,沒有把棘手的問題遺留下來,讓中國抱怨 -- 中國以後管不好香港,不能抵賴英國。馬斐森來自英國,應有這個傳統。我看香港以後的走勢,青年和學生的激烈行動會愈來愈多,馬斐森或者可以「一展所長」。從這個角度來看,香港大學請來馬斐森做校長,是對的。

(2014/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