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郑恩宠
·大部份上海人对信访决定高度理性
·上海人没必要吊死在上访的一条路上!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党不发律师工资为何要爱党?
·党亡国仍在/李生
·刑拘浦志强律师习近平走远了
·香港占领中环选出三民间方案
·美亚太事务助卿关注香港政制
·高瑜被点名北京动手上海快了我入狱已作准备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官媒公开点浦志强律师的名
·张思之见到浦志强并接受我委托到上海辩护
·90后声援浦志强律师等正义人士!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鲍彤:关于记者高瑜被刑拘的声明
·香港“占领中环”难避免北京不让步
·将有万名律师、公民抗议拘捕异见人士
·1200多人联署声援徐光先生
·百律师呼吁习近平勿滥用罪名
·香港局势升温北京不让步
·我与百位中国律师声明(5月11日)
·律师抱团抗争中国有希望
·万余杭州学生商家聚结抗议
·上海律师斯伟江:闭门开会构成寻衅滋事吗?
·杭州11人士聚餐被警方带走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华人基督徒发布《宗教自由普渡共识》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警察烈士抚恤金一百万访民死了得多少?
·遵义三千中学师生罢课中国维权年青化
·九位大陆人士在台获居留权
·习近平为何治不好大气?
·唐荆陵、刘士辉两律师被刑拘
·江天勇律师家被搜查(5月17日)
·中国根治污染最快15年一般100年
·有中共人士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我夫妇被传唤了六天五夜
·王光亚谈香港“占领中环”
·祝刘晓波许志永获美国民主奖
·近期近五十律师、学者、维权人士被刑拘
·美国会听证:中国宗教自由急剧恶化
·上海访民盼习近平盼到什么?
·亚信会结束上海仍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对时局分析最到位是腾彪
·北京女律师绝食台湾女律师竞总统
·90后们声援浦志强律师
·女记者辛健被刑拘
·郑州律师常伯阳被刑局
·澳门7000人包围立法会
·广州王爱忠被刑拘对全国反对派清场
·我又被传唤11小时六四前
·中国律师互助意向书说明什么?
·李国蓓等六律师向最高院投诉
·美国国会举办六四听证会
·大批港中学生参加平反六四游行
·六四前各地警方已拘捕七十余人
·上海陈建芳被刑拘
·高瑜家属获准送衣服六四北京气氛紧张
·美武官忆”六四“:拦军车的村民很爱国
·中国年轻人对六四的认知
·给中国带来光明的司徒雷登牧师
·胡佳绝食24小时 警方关闭北京部分通道
·所有独立笔会国内成员六四前受打压
·香港媒体议员齐促平反六四
·六四后中国基督徒在国家危难的时刻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占领天安门/滕彪
·六四刚过 北京放人
·学习香港民主筹款的经验
·20多名律师在郑州公安局门前静坐
·香港民主派两条路线之争
·近百示威者攻入香港立法会
·中国政局危机显著加重/我的新作
·中国40余律师、法律人:废收容制度!
·香港何俊仁律师谈真假选举评梁振英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宣判在即
·张思之再次会见浦志强而上海律师委托受阻
·北京发白皮书威胁港人争普选
·浦志强、高瑜案新进展
·港多个政党、团体抗议、焚烧白皮书!
·祝贺中国律师界绝食抗议得胜利
·香港622全民投票日安排
·白皮书也剥夺13亿人权力不仅是香港
·徐文立:驳中共香港白皮书
·各界就香港事态发出与中央不同声音
·香港占领中环响警报银行防范语演
·香港学联告市民书:灭亡抑或反抗
·港千人行动呼吁占领中环参加公投
·我与121 律师致信国务院
·俄天然气救得了中共吗?/我的新作
·香港千人冲击立法会
·120法律人抱团控告郑州警方
·各界正筹备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
·港80后:622全民投票!
·鲍彤批中共香港白皮书
·中国公民声援香港“全面投票”
·刘萍、魏忠平获刑6年年半李思华获刑3年
·我与102律师公开谴责中国律师协会!
·香港公投开始我被传唤
·6.20港投票40万我被传唤
·港数千市民再围立法会抗议!
·香港已有70.7万人参加公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郑恩宠点评:
    香港立法会议员团到上海与中央代表会晤期间,我们夫妇俩被刑事传唤了55个小时。回家后,我仍然被24小时软禁,蒋美丽还可以每天上街购物,可以经常上教堂,但是警方人员还是贴身跟踪保护。我们非常感谢外界许许多多朋友的关注和支持,我们并不孤单。我现与中国人权律师团的一百多位律师保持着良好的沟通,与中国公民权利关注组的上百位异见人士(国内)保持着沟通。
    香港无线电视台要一张我的近照,我给了一张在55小时传唤后的照片,从拍摄到香港接收不到一小时。非常感谢90后、00后的孩子,00后的孩子有的已经初中毕业了。他们并不小,我在他们那个年龄,已经到建三江了,会开拖拉机,每天背起冲锋枪了。
    还有许多上海的拆迁访民找到我亲属,转告一些事情,我认为他们有很大的进步。现马志森的文章证实了,访民到美国维权和留在国内维权都是个人的自由,但并非到了美国就可取的政治避难,取的绿卡,别人把你当英雄养着,可以取得免费的法律援助。到美国还是要打苦工,维持房租、最低生活费的开支,只能是业余有时间才到纽约街头举牌抗议,说实话中共早对此司空见惯了。
    也有上海拆迁访民到了美国,可以说,与中国冤民大同盟的人一个天一个地。例如:上海闸北区的两家拆迁户,在同一拆迁基地,两家人家的住房离我家都只有十分钟的距离,都被当地政府强迁。而这两家人家都认识我,两家都有人入狱三年。结果,王家有我全程受理和帮助,坚决退出被少数黑恶势力操控的上海冤民大同盟,最后得到政府的赔偿和补偿,全家四人到了美国纽约生活,现在又生了一个孩子。


    而田家被强迁后,夫妇先后都入狱三年,却积极参加大同盟,还获得大同盟闸北区正干事的领导职务,就处处把我等律师大骂一通,还处处说自己在上海是推翻共产党的地下党员。当有人问,你是哪个党?田家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任何补偿和赔偿,夫妇也到了美国纽约,有人把你当光荣的地下党员吗?回到党妈妈身边了吗?美国给你政治避难,给你绿卡了吗?
    田家夫妇还不是与马志森先生一样,几乎每天要打苦工,不也是在美国业余闹革命了吗?
    一大批上海的拆迁居民,与中国维权律师并肩战斗,取得了维权的阶段性成果,也有的家庭在问题解决之后,移民海外。更多的是将房屋出售,让自己的孩子到海外留学。中国的进步,要靠一批批年青人到海外留学,一批批回国来改变中国。并不是靠一些年龄偏大,素质偏低、人品极差的人,到海外大喊大叫,这些人的本质就是有奶就是娘。好在上海的大多数访民已经认识到这些人的路,并不是一条成功的路。
    我作为中国维权律师群体的一员,为挽救了一大批上海的访民,感到欣慰。他们最终没有上中国冤民大同盟中某些人的当!
   
   转载来源:博讯网
    作者:马志森 (在纽约的上海拆迁访民)
    去年的10月8日后,每逢周五到联合国小广场喊冤这已经是没有间断过,在这过程中天气的严寒、地上的厚雪阻碍行走的日子,加上有时日寒风呼啸的天气,都没有使我去联合国小广场喊冤停止过,其实我在这里何止是这一艰难,都到了不上花甲的年纪了,在国内身上被中共政府派出警察把我的肋骨、锁骨、腰骨打断留下的疼痛,每月的房租费用和生活还得靠自己艰辛的工作获得,半夜两点才能下班,到了休息地已经是三点多了,洗刷完毕已经是凌晨四点了,休息了近三个小时早晨七点就要起床了,做完早晨个人卫生和早餐,在早晨八点多就要赶到地铁七号线,路上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九点多在联合国小广场开始了新的一天喊冤请愿,这当然是请联合国监督中共政府的违法乱纪行径,把被中共政府抢去的财产还给我家,想想我在国内被中国政府没有任何手续抢了20年的房屋,全家人已是无家可归了,就在这样的状态下,我找中国各级政府说理,结果是我被多次关进黑监狱这还不算,上海市政府派出警察把我的肋骨、锁骨、腰骨都被打断了,模模自己的身体处处没有好骨头。法治中国和中国政府签约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公约的所有条款,现实中其实成了笑话,想想我的年迈老母亲及我家庭成员在痛苦中挣扎,这样的艰辛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今天的联合国广场行人很多,在我喊冤横幅前驻足观看,对一双双观后惊讶和同情的眼睛我由衷表示谢谢,这其中有一对相似夫妻的行人对我的喊冤观看的特别仔细,当观看到我的喊冤横幅的右下角,中共政府的下属地方政府拆除我家的私有独栋房的合法饭店,没有安置补偿的有关书面证明书时,连声说是真的是真的,在此我衷心的谢谢关心和同情我们家的遭遇和关注我在联合国小广场喊冤的人们。
   
      中国冤民大同盟; 马志森 2014.04.11.
   
      联系电话:917—530—7238
   
      Email: [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4/04/201404141759.shtml)
   
   (2014/04/16 发表)
   
   Disqus seems to be taking longer than usual. Reload?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2014/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