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公民同城圈论坛
[主页]->[现实中国]->[公民同城圈论坛]->[棒喝愚蠢公知 书海飘香]
公民同城圈论坛
·变局策007:合法低调分散-现阶段的同城三原则
·民主革命与社会变革 王衡庚
·《变局策》009:阿基米德的杠杆
·安志新:公民同城圈是推翻暴政的有效手段
·启动革命 我们现在该干些什么 洪 海
·公民同城圈运动,可向宗教纵深发展
·实现中国民主:组织资源和凝聚力
·“同城小圈子”的发展前景 李 志 友
·第十九次研讨会通告
·谈谈同城团队的人际关系
·勇气与责任——明显的组织化活动需慎行 作者: 刘京生
·改变中国 要从引爆民主革命着手 作者 無名氏
·古代兵法与现代革命
·笑蜀發帖揭露大鎮壓元兇成斌麟
·笑蜀之姚文元文風展示
·公民同城圈与“新公民运动”到底有什么瓜葛?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改革是否可能? 革命如何进行?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台湾之行/李一平
·来自上海社科院报告的信号:全民倒共拼人权
·公民同城圈倡议书:宣传倒共符号“并”
·再次寄语未来政治家群体 成斌麟
·棒喝愚蠢公知 书海飘香
·乌克兰经验:民意可以赢得军心!
·满城尽是并字符!
·全民倒共!昭告天下!
·倒共符号到底有什么作用?
·有奖征集“满城尽是并字符”行为艺术照片
·以“全民倒共符号”辅助“三退”
·以“全民倒共符号”辅助“三退”
·悼念曹顺利,传播倒共符
· 悼念曹顺利,传播倒共符
·同城团队要经营自己的地盘
·劳工维权(群体)经验指南 张军
·《倒共运动问答》
·《群体性事件操作指南》之一
·六四之血与倒共之旗
· 群体性事件操作指南
·开枪的代价:令中共恐惧的国际制裁
·香港近25年的社会民主运动简介和启示
·馒头党笑蜀的真实嘴脸 石扉客
·致国内学者及律师
·大陆变局与台湾对策:《变局策》新书研讨会
·关于海内外的团结互补探讨
·理由和解释:推荐香港民主人士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声明:破釜沉舟,公民抗命
·中国控诉:海外各民运组织联合全力支持香港双普选、占中行动!
·当下的抗争需要什么样的共识?尹春博士
·占中新策略:敲锅造势法
·两岸三地,加强人权合作,推进民主进程/中国控诉
·2014,哥本哈根宣言
·【哥本哈根会议】彭涛:中国大陆当代社会运动浅析
·紧急呼吁!
·中共非常愚蠢,民间当有自信
·《变局策》作者:占领中环与占领中国
·全港罷課罷市罷工、全球支援占中
·谴责反占中施暴、呼吁升级雨伞革命
·香港和平占中及雨伞革命大事记
·推荐90后政论佳作
·中国政治走势(之一):习王反腐必将半途而废
·声援绝食学生
·推荐(戴耀廷、黄之锋、周永康)香港提名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理由
·道德系列1(社会心理学):普通人如何变成魔鬼或英雄(加长版3)
·我们一定会赢! 李一平
·從“子不語怪力亂神”到“當著和尚不罵禿子”說起
·我们一定会赢!
·全力协助民运青年组织的建设
·经济全球化、政治全球化浪潮下的全球民主化
·受害者们应该、如何寻求国际社会支持
·【刺杀、穹顶与蝗虫之杂谈】
·革命沙盘推演
·海外民运组织,协助受害者寻求国际社会支持
·关于吴弘达性侵未遂嫌疑案的公开信
·An open letter
·究竟谁破产?转发网络贴
·胡郭互咬,官商厮杀?
·【推荐】中国向何处去? 一剑飘尘
·李一平:大外宣海外设陷阱,众公知集体赴鸿门
·刘家财无辜,伪政权有罪!
·刘家财无辜,伪政权有罪!
·关注唐荆陵
·【同城快讯】大快人心事 五毛团队曝光
·【同城快讯】大快人心事 五毛团队曝光
·【强烈抗议胁迫学生散布谎言】重发,扩散!
·庆安府衙贪腐窝案大爆料 匿名举报
·公民问责 董狐直笔
·再报大捷,站在正义一边行动!
· 李一平/杨恒均的“宽容和解”会议场外二三事
·一概而论即是错 与胡平老兄商榷
· 驳斥跪求平反派与宽容原谅的无耻谰言
· 驳斥跪求平反派与宽容原谅的无耻谰言
·【专题探讨】《精英论》的本质是什么?
·【警惕伪类】道德控的文化根源及其危害 作者张洵
·团结一心 共同推墙 吴金圣
·征求文友 成斌麟
·【为革命正名】革命是褒义 张三一言
·革命,你從哪裡來? 張三一言
·【为革命正名】 再说冯胜平的反革命 旁观者昏
·展望民主新生活:民主后,实惠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棒喝愚蠢公知 书海飘香

   书海飘香:改良一定不流血吗?——给鼓吹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愚蠢公知的当头棒喝
   2014-03-11 书海飘香 民宪派
   
   
   


       美国独立宣言号召人们行使革命之权:“所有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取得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正当权利是从被统治者的同意中产生出来的。任何形式的政府,当其对这些目的有损时,人们便有权利将它改变或者废除,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林肯总结继承了这一精神,在就职演说时说:”这个国家,及其所有的机关,都归期住民所有。不论什么时候,只有人民厌倦了现有的政府,他们都可以实行宪法的权利改变政府,或者行使革命的权利推翻政府。”这一切都揭示了一个真理:推翻暴虐和腐化的政府,乃人民的天赋人权。就目的来说,革命就是推翻专制制度,建立分权制衡的宪政民主制度。
   
       革命的正当性以及革命可能采取的方式,主要由革命的对象决定的:1、革命对象越不合法,革命就越具正当性;2、革命的对象越残暴,革命过程就越惨烈。无视革命对象的特性和行为,奢谈暴力革命和非暴力革命孰是孰非,完全没有意义。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反对派使用武力,是因为没有更好选择。在中国,有些人一听到革命,就只会想到法国大革命以及与之相关的恐怖统治。在这些人眼里,脱掉市长的一件上衣,简直就像绞死一个人一样恐怖和血腥。为什么现代人一定会重复两百多年前的革命模式。利比亚应该算是真正的暴力革命,但也没有出现什么轮番上演的处决。暴力不可怕,社会自演化里暴力毕竟是很少现象,可怕的是暴力的组织性垄断,当暴力师出多门,无法控制,表明的是组织垄断的瓦解,那天就快亮了。公民持有暴力是维护公民自由的必要条件,他归于对自由最本质意义的理解。即公平对等原则,专制的本质就是一家独大,暴力归一家所有。要求公民放弃持有暴力,无疑是在帮专制体制解除思想与身体的武装。要求公民放弃暴力者是魔鬼的帮凶。
   
       某些知识分子对“暴力革命”的恐惧往往落实在解读中国近现代历史上。很多左右翼的保守派将49政权更迭解读为:某个群体依靠土地革命给农民群体许诺利益,然后用底层的“均富”需求将这些农民改造为暴民,夺取了政权,造成了几十年的动荡和悲剧。然而这个解读并不能轻易接受,放到那个时代整个世界的大环境下看,苏联渗透了与之地缘相关的几十个国家建立了类似的组织,但它们夺取权力的模式并不相同,很多国家并没有任何土地革命,同样也夺取了政权,无一例外。而建政后,并没有组织红卫兵搞文革,却也发生了相似的悲剧。其夺取胜利的秘密,更像是苏联所创造的这套极权主义的组织模式的战斗力,与意识形态的影响力,发生的悲剧,包括执政党内部清洗,民众普遍丧失自由等情况,其原因,也是这套极权主义的组织模式的本质所致。而不是什么“暴民政治”。  革命是否会造成“恶性循环”?这关键是看革命者(革命团体)能否通过自身的意识形态和组织模式,将革命仅限于打碎原有的权力结构中限制自身自由的枷锁,而不将革命所获的权力去作为限制别人自由的枷锁。能做到这点的革命,就不会产生“继续革命”,而不能做到的,甚至革命本身目标就是为剥夺另一部分人的自由权利的,无论革命的过程是否暴力,都会“恶性循环”。
   
       再说改良派,他们很喜欢预设某个国家,某个政党,某个政府的整体利益。可事实上,这些利益如果真存在,那也不是笼统的万众一心的合法利益,主要靠权力保了攫取,再安装权力体系内部的座次表,进行再加工和再分配的利益,不同作词的人都会趋利避害,做出最利于自己的选择。很多人以为,是不断地向掌权者和民众灌输民主制度的好处,然后上层主动改革,或者下层请愿,上层退让,形成良性互动,然后体制改革就开始了(二十多年前,这种策略的简化版被称为“自杀救国”,说服掌权的利益集团自杀,国家得救了)。在任何一个国家,面对铁板一块的官僚体制,改良派进行功利诱惑和恐吓,纯属与虎谋皮自取其辱。
   
       在改良者的宣传中,往往将政治体制改革视为一条“双赢”之路。民众获得了权力和自由,而原有的掌权集团获得了安全,并试图说服掌权者主动改良。并不存在什么双赢格局。对有权者而言,民主体制下丧失腐败等非法利益那就不提了,还会丧失包括特供、公车、疗养院等当前的合法利益,哪怕合法利益他们也不在乎,那丧失前呼后拥,动辄封路的特权快感,谁能体会从别人点头哈腰孝敬自己,到上门拜票累到腰椎间盘突出的感受呢?光这个落差,就足以让整个群体无法主动迈出体制改革的步子,哪怕集团里某些个体有此意愿,也无能为力。而掌权者从体制改革所得到的好处,只不过是“坐牢”,“双规”这类无序的争斗减少而已,普通官员八辈子都轮不到一次。能吓唬谁?当前,只要遵守潜规则,贪的克制点,让所在的小团体利益均沾,风险是相当小的。
   
       因此如果并不存在革命的可能性,那么改良能够带来双赢就是谎言。掌权集团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理性决策结果应该是维稳,而不是政治体制改革。有个较流行的说法,叫改良和革命赛跑。其实改良只是在和社会现状赛跑。当支撑社会稳定的几个基点发生溃烂,比如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或生态危机时,旧体制就会崩溃,革命便会产生。后极权主义建制的特点是存在一个自利型的官僚集团,它们不断抽取社会财富和资源用于自肥。随掠夺的时间增加,危机也就日深,这现状是不可持续的。群体性事件实际上就是革命初期的原子状态,如果群体性事件数量不断增长,超过某个维稳能力的上限后,就会爆发式增长,出现失控状态,这就是大家通常所说的革命。  
    
      所以改良未必不流血,革命也未就就流血。鼓吹“告别革命”或者“体制内健康力量”都未必能给愚蠢的公知加上任何所谓的甘地式的光环。这种靠对手来确立自己话题的做法属于典型的公知病,也就是我们说的“道德意淫”。
    
      对于中国公知而言,如果你要当勇士,就要有种像耶稣基督一样上了十字架被钉死下来;如果你上了十字架还要下来接受群众的膜拜和欢呼,就说明你鼓吹的那套totally都是假的。此为我们对大陆公知的铁判,概莫能外。
    
    
(2014/03/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