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来到西方已经二十多年了,入乡随俗。既然加拿大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信奉基督教,那么我就必须抛弃一己之私见。信与不信在我,但首先是要去尊重人家。加拿大没有请我来,是我自己要来的。在申请公民的那一刻,在宣誓入籍的那一刻,我深深的认识到,是我认同了这个国家的价值观,是我要归化于这个国家,是我要成为这个国家的一分子,那我就应该去爱这个国家和人民。

   

   刚来的第一年,我也去过教堂。说来惭愧,不是因为信仰,而是因为学英语。渐渐地听懂了牧师传道的内容,明白了基督教的一些重大事件和宗教节日的意义,也明白了西方人为什么避讳十三这个数字和星期五。每当星期五如果是十三号的话,西方人就认为是个极不吉利的日子,说话、做事都要很小心。

   

   今年的4月13号正是星期五,朝鲜又发射了一颗卫星,其实是远程飞弹的实验。一个残忍冷血的极权政权试验新武器,对全世界当然就是件坏事,包括中共在内。凡是这种政权都没有朋友,更提不到什么战略伙伴,在他们的意识里,只有敌人和仇恨。

   

   共党有了核武,朝鲜害怕;共党支持朝鲜搞核武,共党同样也害怕。失去了人性和道义底线的政权之间,其实是互相害怕。天知道什么事、或者是那句话触动了对方那根最敏感的神经,于是什么疯狂的事都能干得出来,倒霉的永远是老百姓。

   

   朝鲜的这次试验至少在整个过程中,两千三百多万人民是首当其冲的倒霉者。人民在挨饿,政权却花费了8亿美元搞这一次的远程飞弹试验。世界的救援组织曾经计算过,只要用一亿九千万美元买粮食,就足够让两千三百万朝鲜人民,一年都可以吃饱饭的。

   

   我至今搞不明白的是,邪恶流氓政权骂美国那是一定的,否则就不能把他们定性为是邪恶和流氓了。可为什么有些老百姓也跟着骂美国呢?是美国看到了朝鲜人民在挨饿,主动地提出了一项二十四万吨粮食援助的协议,条件是朝鲜政权必须停止核武和远程导弹的试验。同时美国还要派救援人员进入朝鲜,目的是要直接把粮食送到老百姓们的手里,而不是进入朝鲜的国库。

   

   记得1959年的中国的大饥荒,三年半的时间活活饿死了五、六千万中国人,可是共党却不把他当个事,一直在搞原子弹。从1959年开始,是联合国粮食署、美国、加拿大,每年几百万吨的粮食无偿地援助中国。可是共党只字不提。整整援助了47年,直到2006年的6月,加拿大最后的20万吨粮食到达了上海港,宣布今后不再援助了。

   

   共党的那层黑幕是太厚,中国人可以说是许多事情根本就不知道。共党撒慌又无边无沿,永远是多少年的大丰收,中国人也可以去相信,但是唯独没有义务站在共党的立场上去骂美国。

   

   朝鲜最后还是不顾人民挨饿,发射了这颗远程飞弹。那么美国就根据协议,也就停止运送二十四万吨粮食给朝鲜了。这个时候我们是应该骂美国,还是应该骂朝鲜这个政权呢?对于一国挨饿的民众,负有直接责任的究竟是这个国家的政权,还是美国呢?果不其然,有好生知德的上苍看不下眼去了。无论发射的是卫星还是导弹,掉进了大海。挨饿的人民不必去欢呼喊万岁了,但仍要继续挨饿。

   

   金正日曾经提出,2010年是盛世朝鲜年。发射失败了,金正恩一定会指示一群喉舌和五毛们去大骂国内和国际上的敌对势力的颠覆和破坏。然后就引经据典的对人民进行思想教育:意思无非就是虽然人民仍在挨饿,但朝鲜的盛世依然来到了,于是金正恩仍然伟大。对于共党极权的这些拙劣的小把戏,中国人应该是感受最深的了。

   

   4月10号,在南海的黄岩岛海域,共党的两只海监船和一艘菲律宾的军舰又对峙上了。原因是菲律宾海军发现了八只中国渔船非法进入这个海域捕鱼,于是派出了军队准备逮捕中国渔民,于是就发生了这次双方对峙的冲突。

   

   4月11日,菲律宾外交部召见共党大使马克清,提出了抗议。并且说,“既然双方都坚持对发生对峙的海域拥有主权,但是双方都同意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冲突;如果发生武力冲突,没有人能从中得到好处。一旦菲律宾受到了挑衅,将不惜自卫。”菲律宾政府的立场和口径与越南政府是同样的强硬。去年越南政府就发出了征兵令,并且表示不惜和共党中国开战,也要保卫自己的领海主权。

   

   东南亚十个小国,都声称拥有中国南海的部分主权。为了保卫自己的主权,这十个小国还结成了同盟,矛头一致对准了中国。南海的海域面积是350万平方公里,由于手边现在缺乏资料,所以我不能说什么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的话。但是我所能记得的是,在我上小学一、二年级的1957、1958年的时候,教科书中明明白白的写着,南海的曾母暗沙群岛属于中国,是南海的边界。从现在的情形看,曾母暗沙还不知道变成了是哪个国家的领海了,南海的面积还剩下多少?也就成为了党国的机密。

   

   2008年为了邀请日本首相出现北京奥运的开幕式,东海的海域上少了3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黑龙江省的黑瞎子岛总共只有64平方公里的面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在最近这十年间,32平方公里就变成了俄罗斯的领土。

   

   幸好,台湾开放了对大陆人民的旅游和观光。受共党爱国主义煽动的大陆人,真的应该去看一眼中华民国政府出版的中国地图。经历了推翻满清、军阀割据、十四年的抗战,中华民国政府始终完整的保留住了中国的1,141万8千多平方公里的领土。可奇怪的是共党篡政进城,很快就宣布中国的领土面积是960万平方公里。六十年后的今天,表面上仍然是960万,实际上还剩多少,这又成了党国的机密。

   

   由于中国大陆的经济崩溃了,找工作难,所以可以想到五毛的队伍在不断的扩大之中。既然监控网络的警察都有几十万了,那么几百万五毛们也不是什么让人吃惊的事情。我这里要提出的问题是,有没有一个五毛、或是一个警察、或者是一个军人敢站出来说,中国的领土面积至今仍然是960万?

   

   任何一个人选择什么样的职业,加入一个什么样的政党或者是信仰什么,都应该受到尊敬,还要去祝福他今后能有所作为。但是既使是为了吃饭、为了活着,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事也最好不要去做,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个职业。帮凶、帮闲、家丁、走狗、篾片,都是丧失了人格和灵魂的、不齿于人的人才去做的。这种行当首先就是背离了人性和良知,其次是对人类的文明进步和福祉毫无关系。虽然说吃饭是为了活着,但是人到底不是动物。人总要活出个意义来才好。

   

   前两天遇到过一个三十多岁的同胞,听他说话象是位很自信的人。当别人向他探讨一个很现实的话题的时候,这位同胞很坚决地说,“不要和我谈这些,我什么也不信。不信科学,不信宗教,我只信我眼睛看到的。”妙就妙在他最后的这句话上。

   

   古人说,“眼见忧恐为虚,仍需仔细推敲。”在中国大陆,眼睛看到的都是宽阔的马路和新建的大楼,于是就相信辉煌强大了。但是只要稍微做些推敲,就不难知道,这一切都是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这个时候又该相信什么呢?难道非要亲眼看到楼倒路断才能相信吗?科学,是前人失败了多少次以后,得出来的成功的经验。一个什么都不信的人,就是一具枉活于现代社会的行尸走肉,但盼在我的同胞中这种人是越少越好。

   

   大约是一个星期前,从新闻中得知,加拿大在联合国刚发布的一项世界最幸福国家的评比中排列第五位。这项调查评比的主题叫做<幸福与安康:如何定义新经济模式>。为了进行这个项目,汇集了各个国家的几百位政府代表和专家们。排列在最幸福国家的前十名的是丹麦、芬兰、挪威、荷兰、加拿大、瑞士、瑞典、新西兰、澳大利亚和爱尔兰。

   

   作为加拿大的公民,我为加拿大高兴;作为中国人,我为中国大陆悲哀。这项评比中的十个最不美好的国家中,庆幸没有中国大陆,但是也不必为此而感到轻松。这项评比的调查项目中的内容,首先就是社会造成的幸福与不幸福的因素:其中包括政治的清明,社会对国民的支持力度,公民个人的自由程度。同时还特别强调,“一个国家的幸福度,是要脱离其国民生产总值而带来的经济富裕而获得的。”

   

   这就是说,GDP本身并不促近幸福的指数。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都是世界经济七个强国之一,但却都未能名列榜首。以美国为例,从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至今整整半个世纪了,美国的人均GDP增长了三倍多,但是美国人的幸福指数却并没有提高。

   

   调查的项目中,还包括政府帮助国民满足基本需要、加强社会的制度、实施积极的劳动政策、改善国民们的心理健康服务,鼓励同情心、利他主义和诚实快乐,帮助国民抵制过度的商业化等等。这次的评比活动,是在亚洲最幸福的国家不丹举行的。这个喜马拉雅山下的小国,在寻求基于幸福和安康为发展核心的经济模式上,获得了世界的公认。

   

   不丹国民的人年均收入不过六、七百美元,但却获得了亚洲最幸福国家的美誉。对于中国大陆来说,正是因为这些个调查评比的项目,共党政权自知没有好果子吃,所以也不会参与这项活动的。共党说中国人民幸福了,幸福了六十年。幸与不幸是中国人最清楚。

   

   以本人为例,人到中年,背井离乡,远渡重洋。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可我却两次离别父母,远游他方:一次是十八岁的时候,被迫去内蒙古插队落户七年半;第二次是三十九岁的时候,被迫离开父母家庭,远渡西洋。

   

   有朋友开玩笑说,过去是贫不聊生的人才去闯关东、出西口、下西洋,为的是谋生。可我却是家境良好、收入固定,在共党的个人崇拜和保政权的政治折腾中,去闯关东、下西洋,与父母家庭生离死别。

   

   加拿大是最幸福的国家。作做为我每一回想起这些,在精神上和感情上能不受到伤害吗?每次听到共党们说:“中国人民幸福了”的时候,我总是恨得咬牙切齿。为什么在我的一生中,有三十年的时间不能和父母、家人生活在一起。

   

   个人的经历和感受,又何劳共党们于百忙的贪腐和内讧火并之中,又代表人民去说幸福了呢?共党治下的中国大陆没有人幸福,包括共党们自己也在内。不信的话,就去问问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们,他们幸福吗?

   

   终日蝇营狗苟,为的是争夺那蜗角之名,蝇头之利。公开的和暗中的,早已经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树立了多少的敌对面。朝不保夕的末世心态,就是因为他们的性命还不知道会断送到谁人之手。即便是那些个得志便猖狂的官二代、富二代们,一抛千金,富贵玄月,但是犬马声色的犬迷和追求,与幸福的定义相去甚远。

   

   近日刚读完一本清朝末年用白话文写的佛门讲法的书,其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人生在世,只求对得起良心而已。因为良心就是真理,真理就是天意。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是对得起天意。于是便心安、便轻松、便有幸福。”人们都说佛学高深,道家玄妙,其实这就是基本道理,良心便是幸福。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仅此一点,便是共党们无福消受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