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苏明张健评论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近日又拿出了《东周列国志》这部书,作为消遣,特别的注意了一下春秋时期被称为五霸的五个诸侯国是怎么强盛起来的。真正说到了富民强国之道的,就只有管仲和齐桓公的一段问答的对话。齐桓公首先问的问题是,自己刚刚登基,人心未定国事不正,想要修理国政建立纲常,究竟应该先做哪件事?管仲就回答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

   

   齐桓公的第二个问题是,如何能在国民中建立威信。管仲的回答是:必先爱民,教育国民知耻知礼。政府发出的政令不可以随便改,老百姓就安心了。整个这一段对话不过是几百个字,却涉及到了富国、强兵、外交,甚至还提到了对外开放和对外的贸易。齐桓公是全盘地接受了管仲的主张,自己只是做元首,政务就全归管仲去管。齐国因此而强大了几十年。

   

   这个时期,且不提马列们的一大堆主义,就连孔子和老子也还没有出生,佛教也还没有传进中国,富民强国之道其实就出在中国的本土。根本就用不着一会儿向苏联老大哥学习,一会儿又采用南斯拉夫模式,一会儿又是什么新加坡模式,或者是什么亚洲模式,最后又弄出个北京模式。

   

   春秋时期的亚洲是个什么样子?没人知道,北京地区也属于是化外之区。中华文化是起源于中原,黄河之水就孕育出了礼义廉耻的人性文化,这就足够了。齐国第一个成为了强国,可齐桓公却不是伟光正,他自己承认他是好吃,吃遍了天下的兽鸟虫鱼;他好玩,喜欢打猎;他又好色,宫里面是充满了美女。

   

   管仲也并不是个圣贤,行军打仗的时候还带着一个二奶奶。为了要搞活经济,对外开放,他搞了个大妓院,有妓女三百个,接待各个诸侯国来做买卖的客商们。他也喜欢奢华的生活,但却从不贪污。

   

   当齐国坐上了霸主的位置上以后,却不实行霸权主义,各国也没有一个是骂齐国是霸权主义的。这是因为齐国不搞四个坚持,只以“礼义廉耻”这四个字作为治国的大纲,也就是宪法。如今看起来,宪政、法治并不是起源于西方国家,而是在两千六、七百年以前,就已经产生在中国的本土了。

   

   本人至今所搞不明白的就是,作为大哲学家的老子为什么去了西方?他去了什么地方?至今没有人知道。可他这一走,是带走了中国的人文主义的精神和哲学的价值理论。幸亏在他骑着青牛西出嘉峪关的时候,还留下了五千言的道德真经。可惜的是至今能够理解这部经的人并不多,还把道家说成是玄之又玄的玄学。

   

   直到五百多年后,佛家传入了中国。当时传入中国的佛学叫做小乘佛法;又是五百年后,藏族人去印度取经,带回了西藏的是大乘佛法;直到又是两百多年后的陈玄奘和尚,才听说有个大乘三藏真经,于是才踏上了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取经之路,成为了大英雄。

   

   后来印度这个佛教发源地的和尚们是逐渐感到了佛学已是走到头了,再也无法更精深一步了,于是印度教就取代了佛教。可传入中国的佛学也没有新的突破,于是只是由于人性中的善的信仰,所以是广受崇敬。

   

   共党进城,废除白家,独尊共产,佛家也遭受了灭顶之灾。所谓的改革开放,佛家也随同共党走上了腐败之路。现在真心想学佛的人、想修佛的人,就只有西行、去西藏了。藏传佛教反而不断地有所突破,达赖喇嘛又接受了西方民主的价值,流亡政府成为了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五四运动又是从西方传人了民主与科学的治国之道。中华民国接受了、走上了富民强国之路,同时仍然保持着礼义廉耻的这个人性的文化。再看看中国大陆可就惨了:中国固有的文化传统被共党破坏了;西方的价值又被共党看作是敌对的势力。共党除了疯狂、贪婪、虚伪的外表以外,又根本就提不出一个值得推敲的政治主张。

   

   老百姓是不关心主义、路线、模式的,只要政府对他们好,所谓人敬人高。胡锦涛又算个什么。人民尊敬他,他是个人;人们不尊敬他,他就只能是一块被丢弃在路边的垃圾,被过路的人踩一脚、踢一脚的,没人拿他当个东西。想受人尊敬,就必须先学会去尊重别人;想要任职民社,就必须先学会爱人民。

   

   今年的4月24号,蒙古草原发生了草原大火。随着风势,大火刮到了中蒙的边界上。中国的消防队去救大火,听上去挺让人感动的。当这个新闻报道完了以后,又让人感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原来中国的消防队采取了一些个措施,仅仅是防止大火不要延烧进入了中国,于是就光荣地完成了灭火的任务。至于大火仍在蒙古境内燃烧,那就是蒙古的事情了。尽管是近邻,也不关中国的事。治国如同治家,自扫门前雪的人家,是不会处理好邻里关系的。

   

   据说共党前不久向蒙古投资了几个亿,要去开采蒙古的地下煤矿,但却被蒙古政府拒绝了,理由是蒙古要保护自己的生态环境。这就如同去年初,共党向缅甸提供了二、三十亿的美元,要帮助缅甸修水库和发电站,也被缅甸政府拒绝了的道理是一样的。又给钱、又帮忙,结果还被拒绝了。天下还有这么傻的政府,其实是各自秉持的理念不同。

   

   去年利比亚的卡扎菲屠杀人民遭到了世界的制裁,尤其是军火的禁运。而共党马上就让北方工业公司给利比亚送去了价值两亿多美元的军火。可惜卡扎菲是大势已去,军火运到了,而卡扎菲已经被包围在了他的家乡,这批军火被起义的民众们缴获了。幸亏如此,否则不知道这批军火又要杀死多少利比亚的人民。

   

   朝鲜发射的远程导弹失败了,整个世界的看法是,共党是背后的支持者。几天后,朝鲜又搞了一场大阅兵。展出的一种飞弹,世界的军事家们又质疑是共党送给金家政权的。可是朝鲜人民在挨饿,中朝两个政权却认为国民成为饿殍,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两个政权具有共同的理念,但却又永远成为不了战略伙伴的关系。

   

   近三百多年来,似乎好的东西都出自于西方。当然坏的东西也产生自西方,但是立时就被西方的制度给抵制了,于是这些个坏的东西就流向了东方去寻找市场。好东西坏东西都流向了东方。糟糕的是,好的却被抵制了,坏的反而被接受了。东方的好东西,东方自己没保留住,反而去了西方。老子就是这样去了西方。共党去西方开了几百所孔子学院,可是在孔子的家乡,孔家的祖坟都被共党扒了。

   

   西方是广开门户,接受一切好的和坏的东西。因为他们有能力去鉴别,也有能力去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所以西方在发达和在强大中。共党的做法则完全相反:中国本土的好东西,共党就破坏,就去妖魔化,但却当做宝贝送给了西方;西方的宝贝,共党同样去破坏,去妖魔化,但是西方的垃圾却成了共党的宝贝。被西方排斥、制裁的匪类们,都成了共党勾肩搭背的朋友,还要在国际上宣传说,这些匪类们都是中国人民的朋友。

   

   记得看过一本明朝的笔记小说,书中有一句话是,“子弟宁可不读书,不可一日近匪人。”共党是匪,以匪为友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中国人民不是匪。匪类领导人民,人民饱受苦难;匪类还要代表人民。人民饱受侮辱,匪类们得意扬扬;人民却饱受身心、精神和人格上的欺凌。尽管如此,共党的这种长期的宣传,使中国人民在国际社会上蒙受了不白之冤,误以为中国人民也是匪类。

   

   确实也有极少数的中国人以共党为榜样,忠奸不分,是非不明,在海外做了些不公不法、丧失尊严和体面的事情,更是使人们认为中国人和共党是一路货。中国人的名声,共党在败坏;如果中国人也在败坏自己的名声的话,整个中华民族就将成为另类人了。所谓“一只老鼠坏了一锅汤”的道理就在这里。

   

   前苏联的赫鲁晓夫否定了斯大林,于是斯大林的干尸就被搬离了红场。随着去共化的深入,前不久俄罗斯人民又开始讨论,是否应该将列宁的干尸也搬出红场。民调显示,绝大多数的人主张应该把它搬出去。这一消息传人了中国大陆,也有民众的调查显示,68%的中国人认为应该把毛泽东的干尸搬出天安门广场,22%的中国人反对。

   

   本人是不太相信这个22%的比例的。理由是共党六十年实行的是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统治,使得一些中国人至今依然对共党的恐惧感的阴影摆脱不掉,其实是没有认识到,现实的共党也仅仅就剩下了一副张牙舞爪的嘴脸。由于长期的内斗内讧,其实力早已消耗尽了。

   

   记得曾经与一位同年龄的朋友聊天,他颇为庆幸的叙述着自己大半生的顺利的生涯。当另一位朋友谈起来自己的父母和妹妹,都是在1959年饿死在安徽老家的情形时,这位朋友才想起了他的爷爷是1960年饿死在老家的。

   

   那么毛泽东还伟大吗?后任的党老板们说毛是三分错误。且不论是错误还是罪行,为什么不对被饿死的五、六千万人的家属,给予国家赔偿呢?既不谢罪又不赔偿,依然伟光正,这是什么样的流氓才会如此的下作呢?

   

   这就是我不相信这个22%的原因。而我相信的,是共党对中国大陆上的每一个家庭都犯下了程度不同的罪恶。被公认为上个世界世界三大魔头之一的毛泽东,仍然被共党供奉在天安门,是中国人的耻辱,是对礼义廉耻的亵渎。同时也是共党在向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宣布,毛泽东的罪行——共党将继续坚持并发展,而不会改变。

   

   有人说,共党在改变,慢慢的会变好。本人认为,共党历史上和现行中的罪恶的包袱是太沉重了。想要改变,就要首先否定自己,那么罪恶就必须受到清算,于是共党反人类的本质就彻底的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了。有人或许会同情罪犯,有的罪犯或许会引起一些人的同情。可事实俱在,罪犯就是罪犯,哪怕他是个圣贤,他的罪行也必须先受到惩罚,然后再去做他的圣贤。

   

   这六十多年来,在中国大陆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对于习惯于让共党去代表自己思考的人来说,那就会认为事事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对于绝大多数有思考能力的人来说,共党干出的每一件事都是经不住人们推敲和深一步分析的。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分析。4月26日达赖喇嘛到访了加拿大,共党驻加拿大使领馆花钱雇了一些中国人去渥太华国会山前抗议。抗议的是什么呢?回答是简单的:抗议达赖喇嘛访问加拿大;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要抗议达赖喇嘛访问加拿大呢?回答是因为他搞分裂;另一种回答是因为他是搞藏族独立的人。

   

   第三个问题那就是:达赖喇嘛为什么要搞藏族独立呢?回答是因为他想分裂国家。当我再问到,为什么他想分离国家呢?回答是因为他想搞藏族独立。如果我是个记者的话,采访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而我却始终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达赖喇嘛为什么要搞独立、或者是分裂。

   

   一位前往渥太华参加抗议的同胞,给了我另一个回答。他说,免费旅游一趟渥太华,住宿吃饭是全免费,每天还给几十块钱,为什么不去呢?这位同胞不管什么道理与不道理的,去做至少是我认为不应做的事情,但可贵在他是诚实的。共党给钱,他就乐得去玩一趟。

   

   当我再去问其他的同胞,知道不知道在1959年、1989年和2008年,藏人遭受到了共党三次的大屠杀的时候,有的人不说话,有的人说不知道。当我再问,孙中山先生的建国大纲中提出的是满汉蒙藏回五族共和,你是怎么个看法的时候。回答是没听说过和不知道。只有一个同胞说,共和不是分裂。这场对话又无法进行下去了。连共和的定义都不懂,交谈只能到此为止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