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违章岗亭堵在门口:秦永敏上访市政府,官员推诿,保安逞凶]
秦永敏文集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持续四天
·和平转型建言之2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在高压下停止
·异议人士石玉林在武汉受骚扰驱赶
·异议人士石玉林被宜昌国宝约谈 宜昌异议人士被广泛微妙警告
·宜昌在汉异议人士石玉林连接三天被约谈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
·坐牢专业户第五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王有才题字:看那秦永敏多混蛋(电邮三封)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传奇女士野靖环
·通报
·秦永敏紧急声明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一)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一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二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三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五号)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9号)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王喜凤:高考黑幕及背后的根源浅析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文之四:离奇的蜜月之旅——“法制学习班”
·王喜凤:启蒙宣传、民运实践和维权运动的三位一体化整合
·王喜凤文之六:言论不自由之现状及公民应对之策
·王喜凤文之七:和平转型下的中国政治改革问题浅探
·王喜凤文之八:今天两次被当局找去的经过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王喜凤文之十:艰难的心旅
·王喜凤文十一:改革的式微与公共参与的契机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正义观念体系的范式更替——简论社会正义(第五篇)
·八仙岛记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违章岗亭堵在门口:秦永敏上访市政府,官员推诿,保安逞凶

    违章岗亭堵在门口:
    秦永敏上访市政府,官员推诿,保安逞凶
   
    因为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必要就在我家楼下墙边(图1)搭建严重占道的违章岗亭(图2),本人曾致信武汉青山公安分局,但他们却置之不理。
    无奈之下,本人也像广大冤民一样,被迫走上了上访之路,于2014/3/10下午三点前往位于汉口滨江公园对面的武汉市政府(图3)上访。


   
    武汉市政府门前专门摆上了一块《信访提示》的牌子(图4),看到这样一块富有中国特色的牌子,我颇为感慨其对上访人的种种“不得”之禁令,这当然是权力把民众关在笼子里的杰作,更忍俊不禁的想到,不知还有几多年,它会像从前的巡抚衙门面前的“肃静”“回避”牌一样,成为博物馆里令人遐想的文物?
    来到市政府东面的信访接待室,里面有几十个访民坐在大厅西侧等候,一些人在不满的发牢骚,东面,一个大玻璃阻隔着的门房里,有人坐在办公桌前,有人出出进进,门房外窗下的一个长椅上坐着位生气的老者,他不时挥舞着拐杖埋怨着当局太不像话。应该说,此时这里的秩序还算平静和正常
    门房里办公桌旁面对外坐着个神情有点傲慢的年轻人,经人指点,我找他拿了信访单,他一再问我,是否在青山区上访过,否则作为越级上访不予接待,好在两年前我确实在青山区政府做过上访,也就说得过去了。
    信访单(图5)上,我写了三条事由:
    1, 青山区公安分局和综治办多次违法抓捕关押,
    2, 青山区公安分局长期派人跟踪盯梢,
    3, 青山区公安分局在本人家楼门口违章建岗亭。
    约二十分钟后,一个中年人拿着单子来找人,直接对我说:“你的第一个和第二个问题我们不管,你去找政法委。”随后他跟我谈了几句,我原以为他好歹会把我叫进哪个办公室,谁知他问问后走回了侧面的走廊,过一会儿又来问问,又走了回去,反复进去请示了什么人后,拿出了他的所谓解决办法:“岗亭是不是违章,这个问题要由城管解决。”我说:“城管哪能管得了公安局?”他说:“我们也管不了公安局。”我说:“你们是代表市政府,怎么管不了区公安局?”他冷笑道:“我们只代表自己,告诉你问题怎么解决。你是搞维权的,应该懂点法律,你的问题,只能看城管怎么说。”我说:“虽然明摆了占道违法,并且专门针对我,城管哪敢说公安违法?”他说:“城管说合法,你叫他们拿法律根据来再往下追。”说完就不再理我走了。
    就这样,我被武汉市政府踢给了青山区城管。
    作为必要的题外话,需要指出的是我们这天出去偶然的摆脱了跟踪者,但是,晚八点走回家附近时,头一次发现楼栋两头都守着“保安”,回到家中,我妻赶紧去方便,更发现刚刚有人把厕所弄得墙上地上到处是水!
    11号上午,就在我家门口违法建岗亭一事,我向武汉市公安局和我有关两位负责人进行了询问,他们推说,这和他们无关,应该是社区搞的。
    为了讨个说法,我出门时顺便去了社区,社区负责人严书记(女)也一再推诿情况不明,治保主任杨某则声称这个岗亭是维护治安的,与我无关。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无奈的往家走。
    路过岗亭时,发现已经有几个人在岗亭里正式值班了。
    对这些为赚几个生活费傻傻的站在街头熬时间的保安,我通常是很同情的,不少上了点年纪的异议人士坐牢出来后也只能以此为生。
    不过,平常的保安都是四五十岁的老者,现在,守在我门口的却都是二三十岁膀大腰圆的年轻人。
    出于善意,我在路过岗亭外的一个人时,好意的问他:“你好,辛苦啊?”这个个子偏矮的壮汉冲我笑笑扭转了头,我又问:“你们的职责是什么?”
    就在这时,岗亭里猛然站出一个人,个子高大,小圆脸,一脸阶级斗争的模样,制服上的号码是“BA0110”,手拿着胶木棒背在身后,语气极为凶恶的质问我:“你问这干什么?”
    我笑道:“都是街坊,看你们辛苦了,问候一下。”
    “我们就是专门管你的!”
    这人仿佛大义凛然的说,好像保安的法定职责就是“专门管”合法公民的!
    我立即给市公安局和我有关的负责人打电话,让他问问对方作为保安有哪条法律规定他可以“专门管”我,这回,他的说辞是“你是做大事的,这种事马虎点。”
    我是拥有全部公民权利的守法公民,以我搞的政治活动,就是要判刑也要由市公安局来解决,自从我发起武汉民主墙运动,在整个二十世纪末二十余年都是只和武汉市公安局打交道,青山分局顶多帮忙跑跑腿盯梢跟踪。没想到,事到如今,居然落到被作为民间机构的黑保安来“专门管”了,而公安系统和所谓社区都推得一干二净!
    用“社区治安岗亭”来“专门管”人权活动家(图6),赋予作为民间机构工作人员的保安监管合法公民的权力,这不都是基层当局黑社会化的又一个表现吗?!
    2014/3/12
   
   
   《参与》发的带图链接:
   
   http://canyu.org/n85849c6.aspx
(2014/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