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阴阳陌路-严正学(16)]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十六、《龙柱下》
   
   1995年7月23日
   
   走进了“七”月这个最不吉利的日子。从那个黑色的“11”号开始,我没有一天安宁过。周国强从禁闭室里放出后调到三班。又过几天,齐凤翔,栗玉京也都出了禁闭室,回到大班。今天我和周国强又在厕所里交谈。周从我的安全考虑,指责我不该去激怒他们,这样会造成受惩罚的后果。我说:“忍无可忍,他们下圈套害人,目的很明显,造成事实,永远押在牢宠里。‘逃跑事件’是‘自行车事件’的延续,针对性十分明确。”我还跟周说:“难怪我那时画那幅《梅杜萨之筏》的天是由一圈又一圈的浓重黑墨环环套成的,我在画面中间用大桶的水去冲,水冲墨,破墨,希望出现一丝的光明。原来这正是我对存在环境的写照。周说他设法溜进工作室看这幅画。

   
   接着周又对我说王慧来双河探望他, 可黄教不让办接见,真是岂有此理!劳动教养条例有明文规定,可他们随心所欲,就是不按法律办事,你能奈何得了吗?……还想说下去,带领上茅厕的史林进来催我们快结束,不然队长看见又要挨训的。我说:“史林,你再过十几天就到期了,我来时因你监视汇报我而恨过你,后来明白你到底是教师爷出身和他们不一样,不会昧着良心去瞎说,要不然我又得挨电刑了。”史林说:“你太耿直,说话无遮栏,他们要治服你,才电你,见电不倒你,才层层加码地电,这些人整起人来是死活不顾的。那一次电你是最厉害的,动用了六根电警棍,加上那根长电筒式的是七根,把中队、分场的电警棍全使上了。他们真会把你弄死的,你得防着点。”“还有老崔,”我说:“他和你一起来双河,吃的苦比任何人都多。”我转过头对周国强说:“黄教要史林写检举材料,揭发我要‘密谋逃跑’,史林不干。”周国强说:“黄教在禁闭室拿着电棍一次一次要我交待,他说:‘你和严正学是朋友。你不可能不把逃跑的想法和他商量。严正学都承认了,你不承认就是抗拒。’”周又说:“我回答:‘严在五班,我在一班,平时就不让见面,怎么可能有我们商量的说法……’”史林急了催着说:“快起来吧,今天是刘队长的班,可得防着点。”我们起身,束裤带时,史林又说:“黄教也是这样套我的话。所以老严你别激怒他们。这是鸡蛋碰石头。”
   
   “以卵击石”的结果是被赶下大班,在三伏暑天去承受超负荷的体力劳动。同时又被扣去上半年和下半年的纪律分,思想改造分。折合后,等於给我加了近二个月的刑期。再是进一步限制了我的通信权利。七月份起,信件过目后必须交中队‘保存’。还有寄来的一大堆书籍,被封在李副指导员的橱中,不让阅读。防范加紧了;原计划二个月完成的十多面铁皮宣传牌,要我在十五天内完工。我接受不了,高书记来中队亲自给我下了最后期限为20天。我仍说完成不了,我宁愿去大班干体力活,大班现在活不多,收工后,我还可以在监舍里席地作画。
   
   我决定不妥协地走完我最后的八个月的刑期。所以我把工作室的钥匙再一次交给高书记。大田拔草,翻土垅,摘豆角、茄子,我样样都干,就等着西红柿成熟能一饱口福。 而且在田里劳动,我还能和周国强和高洪明说几句话。我们都认为:目前的控制及设置圈套,千方百计地想给我们加刑是因为周国强的起诉,以及在开庭时那篇《劳工神圣》的讲话和我的上诉,不接受行政庭终止审理的裁决,都是当局要长期关押我们在大牢里的原因。但我们不能因害怕坐牢去妥协,更不能面对蛮横的迫害而失去自己应有的姿态。我想着我这一时期里绘画语言中那个“不准掉头”路标的反复出现,这就是我至死不渝的信念。
   
   1995年7月24日
   
   今天分场的王干事抱着一堆白纸,拿了工作室的钥匙,要我加班加点地赶制两个长条幅。字得用白纸剪出来,竖贴在二条十几米长的红布上。内容是:“坚决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人民警察法》”和“坚决执行清河现场会议精神,办好现代化文明劳教所。”我一看到这二条标语就来气,上一次我给他们写过这种内容的条幅,想不到刚挂出去,老崔就被打被电。
   
   显然法律没有制约执法者的为所欲为,反而变本加厉地被人口是心非地操作着。特别是“电警棍”的使用,法律明文规定有其极严格的使用界限,然而黄教他们拿着它,想电谁就电谁,而且一电人,就多根并用。我看见电崔法祥时,一哄而上也是五、六根。那几万伏的电流下,任何一个钢强的铁汉,都会被击倒在地。这是一种丧失人性的摧残。在特权的滥施淫威下,受刑时只有一个念头:快死吧!快让我死吧!直至被电得昏死过去。
   
   公布《监狱法》和《人民警察法》之后,被电者甚至比以前更多,法律不能对执法者的随心所欲有所制约。“文字是写给人看的,实际是实际。”执法者如是说,而我还得为这种虚假执法,写这样一堆自欺欺人的文字。
   
   王干事是个老警官,主管宣教,以前也让我写过一些条幅标语,他的中肯和蔼的态度,让我难以拒绝。我只好说剪刀和刻纸刀被中队收缴了,没有工具无法干这个活。王干事立即去中队取来剪刀、刻纸刀、尺子之类的工具,亲自拿来钥匙打开工作室的门后,把钥匙交给我。
   
   进了门,见“古拉格”因缺水,再一次遭劫难,那些作物连叶柄都软溜溜地搭下,西芦葫倒越长越大了。我赶紧浇水。王干事走近窗边,看着窗台上被我称为“古拉格”的绿地,指着挂在窗台上破茶缸中的植物说:“这叫百合花”,我抬头一望,原来从猪舍那里挖来的不知名的根茎,已长出一串叶瓣,而叶茎的顶端傲然开放着一朵洁白的百合花。
   
   噢,多么美丽而纯洁的百合花,茹志鹃和王实味都写过以百合花为题的文章。前者是颂扬,后者是揭露;在这个有文字狱传统的国家里,茹志鹃的那篇《百合花》编入课本,让我们一代代读下去;而王实味的那篇《野百合花》却使作者长期受禁锢,最后被大刀跺成两截,首身分离在晋察冀红色根据地上的革命的监牢里。提到百合花,我给王干事讲了这两个故事。
   
   王干事很内向,斑白的头发下,两只木讷的眼神盯着监舍的一隅,他欲言又止。一辈子的警务生涯,见识的不会只是《百合花》和《野百合花》的遭遇,他之所以封闭起真实的内心,不仅是他仍穿着警服,还有三颗四角星的一督警衔,更有人生的见多识广和以言治罪的现实。他说:“你喜欢百合花,改日我给你挖几棵,还有马兰花等。”我从内心深深地感激王干事的这句话,大家都明白那些走过来的日子;更希望将来的日子会更好些。
   
   我接过了他手中的标语文字,开始比划着字的大小尺寸。嘴里唠叨着:“王干事,不是我想不通,前次我刚给分场写了这二条标语,黄教仍一而再再而三批准用电警棍电人,我都觉得中国的法制纯粹是装门面的,法律是一纸空文。”王不想和我说这个敏感的问题,只是说:“北京市劳改局领导要来视察,你必须在明天完成,晚上加班。分场决定:不让你再下大班,你还是把这些宣传牌画好吧。”原来我也听说了北京市劳改局三番五次地来要员视察,目的是把这里变成政治犯关押地点。双河的地理环境确实比北京市大兴的“团河”、 “天堂河”,天津的“茶淀”农场好得多。原来高书记限期我近日完成标语牌,也是为了迎接上司的视察。
   
   向宏夫妇又寄来了十数张8尺和6尺的宣纸、丙烯颜料、油画色等,还有一些食品和药物,于中队长一件件检查过去。突然我发现,宣纸中夹着的大信封里有二本《路漫漫》的黑皮书。这是我1978年写的1989年发表于《中国美术报》文章的中英文本。而于中队长打开包裹时,一眼却盯上了用来包宣纸的三张废弃的大张美人图:美国的简·芳达、琼斯和性感明星麦当娜。三点式装束裹不住性的诱惑。乘于中队长眼花缭乱之际,我抽出这二本黑皮书,藏在一大堆已检查过的物品之下。于中队长仍目不转睛地盯着洋妞的膨大的乳房和滚圆的屁股,然后用脚尖踢着我的一大堆物品,示意我拿走。他扣留了“洋妞”,说这是乱性的,是扰乱改造秩序的东西。
   
   我抱回一大堆物品,进了工作室,翻开《路漫漫》,看见87年创作的《水与舟》系列,在浓重的墨框组成的封闭中,动荡的水不安地撞击着禁锢的黑暗,在墨色流淌的痕迹下方,有一个“囚”字,也许冥冥之中正预示着我今日的命运。
   
   此时王中队长推门而入,顺手抄起我的这本黑皮书,严肃的表情下,木纳的国字脸中间扭成了川字。突然他装出谦虚的姿态,指着书中的画问道:“我没有艺术细胞,还真看不懂你的这些抽象画。你给我说倒底怎么欣赏。”中队长不耻下问使我肃然起敬,我指着《水与舟》系列这几个字,给他讲述这样一个故事:晚清的中国,是历史上腐败黑暗的王朝,统治者在民冤和众怒之巅,想起“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古训就虚汗不止,于是京城有了石舫舟,王者想以此镇滔天风浪。然而咎由自取,石舫舟救不了腐朽的清王朝。这是水和舟的关系。王中队长默然,说要借我这本《路漫漫》黑皮书去看。
   
   1995年7月25日
   
   为了迎接北京市劳改局大员来双河视察。双河农场进行了全面的粉饰。总场、分场、中队直到监舍筒道全部用石灰水刷白。昨晚大会宣布了纪律。上午视察大员正要进入中队,在这个骨节眼上,我们监舍里发生殴斗。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得面红耳赤。班长蒋洪瑞使了个眼色,辉子闻风而动,操起了那根灰色的硬塑料管,向汪黎春没头没脑地挥打。仅只是三,二下,汪被打倒在地,右额上鼓起了三个大包,右鼻翼开裂,血从那里淌出来,染红了脚下的水泥地。辉子边打边骂出一串脏话,又拔出墙上挂衣帽的木棒,那木棒上扎满尖锐的大钉子,砸下去非让脑袋开花不可。大家急忙上前阻拦,今天这个非同寻常的日子,敢在北京市大员视察驾到时殴斗闹事,后果十分严重。辉子被架到一边,还在骂着:“我是流氓我怕谁”之类的豪言壮语。
   
   田宝金、大连子、王泽清等七手八脚地拽着汪黎春脱下粘满鲜血的白衬衣,小怪物张景歧在班长的指挥下,急忙擦去了满地的血迹。我看在眼里,恨在心里说:“你们成帮结伙就这么欺负人。”他们用“流氓打架不告官”为理由让我别声张此事。我说那得看汪黎春本人的态度。汪竟然同意把被打伤的鼻翼说成是擦玻璃时扎破的。我怒其不争,眼见他去医务室缝了几针。
   
   中队怕我们面对北京市劳改局的大员告什么‘天状’,大清早把全体人员集中起来,简单的训话后,全部带到玉米地去除草。实际上谁都没有除草,队长领着我们进入玉米地,大家扒在田埂上,看着三辆高级轿车在两辆212警车开道下,穿过玉米地前的马路,鱼贯而入劳改营。车队一过,大家在埋伏的地方一跃而起,跳着喊着:“鬼子进村了,鬼子进村了。”带队的薛队长又气又恼地扮着恶神样的脸面才骂了两句,就笑出声来。大家猜测这个劳改营将升级成大刑圈,或是政治犯关押地。一个多钟头后,又传来了:“鬼子撤退”的叫声。我们这些“八路”从“青纱帐”里爬起来,远眺着从我们的城堡──关押我们的劳动营的大铁门前,徐徐开来的五辆返回的车队。我们仍坚壁清野,饿得掰着生玉米充饥,那些玉米棒的子房都未长丰满,就被我们这群饿狼掰着吃了;队长也吃,因为他们也饿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