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口述历史
[主页]->[历史资料]->[口述历史]->[丁祖鑫(湖北)口述“四清运动”(1964)之5]
口述历史
·李国城(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
·吕转改(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
·余先堂(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
·罗世英(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
·贺曾华(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
·【李允女(河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
·【回到花木林之一】
·【回到47公里之一】
·回到邹家村之一
·剧场:与记忆有关——剧场《回忆:饥饿》舞台之一
·剧场演出《回忆:饥饿》舞台之二
·剧场演出《回忆:饥饿》舞台之三
·宋秋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
·彭开英(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
·笔记:返回之路——回到47公里2
·李浩(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
·邱家发(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
·辉从香(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1
·邹佩义(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2
·回到邹家村之二
·顾明(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3
·回到47公里之三
·回到47公里之四
·回到47公里之五
·倪美兰(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4
·俞茂立(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5
·刘湘生(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6
·潘宗美(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7
·返回村子之一
·回到邹家村之三
·万启升(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8
·杜凤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9
·邹佩瑶(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
·返回村子之二
·杨渡(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
·毕光荣(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
·李侨英(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
·李国芬(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
·返回村子之三
·返回村子之四
·安转仔(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
·周杨娇(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
·【2011】李有杰笔记1:五保户张秀奶奶
·【2011】李有杰笔记2:老队长连春大爹
·李国泰(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
·邹增堂(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
·李连春(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
·赵经梅(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
·刘春光(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1
·舒清亮(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
·返回村子之五
·返回村子之六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1950-1952)之1
·高悦启(北京)口述“土改”(1950-1952)之2
·孔庆玉(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3
·返回村子之七
·叶平幕(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4
·韩氏(河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5
·潘云琴(黑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6
·《自画像和三个女人》之一(章梦奇)
·返回村子之八
·李发兵(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7
·【2011】李有杰笔记3:“老支书”发兵爷爷
·笔记:一个人的纪录片(1)—吴文光
·“饥饿计划”:让年轻人来承担历史——载于 《看历史》杂志
·舒德高(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8
·返回村庄:讲述我们自己的“饥饿经历”
·【2011】工作笔记—贾之坦(1)
·【2011】工作笔记—邹雪平(1)
·【2011】工作笔记—章梦奇(1)
·【2011】工作笔记—罗兵(1)
·【2011】工作笔记—贾晓楠(1)
·【2011】工作笔记—李新民(1)
·李岗元(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9
·王本香(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0
·李好元(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1
·金慧兰(北京)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2
·刘翰文(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3
·刘翰文(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3
·王文玉(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4
·叶新基(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5
·张泽英(北京)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6
·李玉田(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7
·高玉荣(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8
·钱慧兰(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9
·罗运碧(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0
·姚光学(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1
·李兴富(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2
·刘顺芳(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3
·齐炳洪(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4
·廖镜二(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5
·谢历德(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6
·廖文广(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8-1960)之57
·张桂芳(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8
·周茂香(湖南)口述 “三年饥饿”(1959-1961)之59
·叶添英(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0
·叶石英(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1
·曾林俭(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2
·黄秋(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3
·黄运(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4
·叶敬英(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丁祖鑫(湖北)口述“四清运动”(1964)之5

   口述人:丁祖鑫(男,1954年出生,湖北省随州市殷店镇钓鱼台村村民)
   采访人:章梦奇(女,1987年出生,草场地工作站驻站)
   采访时间:2011年12月
   采访地点:钓鱼台村,丁祖鑫家中
   丁祖鑫(湖北)口述“四清运动”(1964)之5


   
   
   采访笔记:
   丁祖鑫是我的大伯,我回到村子里去采访拍摄都得依靠他,我住在他家里,吃在他家里。从最早他带我去寻找村子里的老人,再到我想在村子里立碑,然后是建立村图书室。他一直觉得我大学毕业后不干正事,质疑不断,但却一直默默帮助我。
   
   大伯是家里的老大,从前家里困难,他就早早辍学挑起家里还债的重任,他有一肚子故事,但想要他对着摄像机张嘴很难。大伯不太记得小时候挨饿的故事,但对“四清运动”和文革,却记得很清楚。
   
   口述正文:
   
   1965年“小四清”开始
   那个时候就要从1964年说起。1964年搞这个“四清运动”,“小四清”,“初步四清”,到65年就是“系统四清”。“系统四清”就是非常细致的清查。我搞不清“四清”是哪“四清”,“清理财务,清理财,清理物”,清理这个干部的思想,和群众联系。具体哪“四清”我还搞不清。
   
   那时候就是说生产队、大队,每个干部都要通过群众检举揭发,看他有不有问题,有不有经济上的问题,有不有政治上的问题,作风上的问题。我记得那个时候他们说是,王光美在桃园搞了个“桃园经验”,那就是搞“四清运动”。查下这个所有的干部,就是所有的干部都要被清查一道,清查你有没有问题,那叫“四清工作队”,“四清运动”。
   
   中央派来了工作队
   那个时候就是中央下派的工作队,一个生产队就是一个。我们一个大队7个生产队,就是7个人,7个加一个当官的。也就是说这个小组的组长,那就是8个人,一个大队为一组,这有个组长,连组长8个人,8个人的工作队。我们这儿(队上)有两个,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女的大概30多岁,不到40岁左右的样子吧,男的大概就在20多岁。
   
   工作队就在你这个家里走访,走访你这个队上,有些么收入,每年有多大的收入。这个队,生产队的队长怎么样?你拿的收入,那队长或者会计,有不有贪污的现象?有不有挪用的现象?有不有整社员的现象?那叫社员出来揭发,叫群众反映,群众揭发,揭发你这个队上的干部。不管你是队长也好,会计也好,犯些么错,有些个么问题。
   
   批斗的时候一个个站起来提意见
   揭发了以后,情节严重的就在大队里开会,搞批斗。再把这个人弄出来批斗。批斗的时候就叫你这个社员上去给他提意见。那把个人(被批斗的人)跟我这样坐到,弄个窄凳子到当中坐到,坐到脑壳低倒,还不准抬头。前面坐的全部是群众,团圈坐到,坐一圈,甚至几百人都有。 一个个人的,喊你起来给他提意见,揭发他的罪行。那时候就说叫“罪行”。那他就出来,他在那坐到,就在那说你某某人,你怎么怎么样,你坏到么程度,你贪污么事么事。你挪用么事么事,就作风上有么事问题,就跟他提出来,立证揭发地给他提出来。
   
   工作队排饭吃,就是不吃“四不清干部”和地主的
   那个时候工作队就是排饭吃(在群众家挨个吃),每天排饭吃。每顿给半斤两票,一角二分钱,在哪个(家)吃就发哪个去。比方今天中午在我的(家)吃,吃了以后就拿半斤粮票,钱。开始是一角二分钱,到最后是两角钱。哦,“四不清干部”的他还不吃,这个地主的、富农的他不吃,掉(剩)下的都吃,都排着(挨个)吃。
   
   工作队快走了,就重新选干部
   所以到65年,这个“系统四清”基本上搞得差不多了,你干部,该罢免的罢免,该辞职的他辞职,该批斗的批斗,这个情节严重的该坐牢就坐牢。哦,搞到这个程度。
   
   所以搞了以后呢,就再选,群众选。还有一个群众代表噻,生产队有一个群众代表,这个代表就代表群众的意见,他来断定这个人怎么样,这事怎么样。
   
   
    来源:新浪博客《民间记忆计划》-----草场地工作站
(2014/03/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