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口述历史
[主页]->[历史资料]->[口述历史]->[丁祖鑫(湖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8]
口述历史
·宋机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8
·陈新民(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9
·吴任(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0
·谭承元(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0
·高景花(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1
·张贵英(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3
·邹全堂(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4
·刘汉文(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5
·龚兆先(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6
·张小妹(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7
·邓明欣(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8
·梁芳兰(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9
·陈香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0
·舒清友(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1
·赵远云(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2
·刘仁慈(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3
·肖开化(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4
·项妈(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5
·李子能(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6
·才翠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7
·李子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8
·唐桃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9
·王香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0
·周成顺(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1
·龙秋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2
·满从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3
·刘春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4
·普应珍(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5
·周呈友(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6
·邹爱玲(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7
·刘冬元(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8
·赵金先(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9
·夏望梅(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0
·欧阳桃姑(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1
·罗菊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2
·陈莲(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3
·刘仁富(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4
·针梨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5
·邹登科(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6
·殷会章(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7
·周俭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8
·刘美香(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9
·许清明(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0
·郭怀瑞(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1
·梁爱兰(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2
·龙秋姑(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3
·陈件苟(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4
·陈件苟(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4
·陈件苟(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4
·谭造华(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5
·唐金莲(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6
·谭对生(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7
·赵长凤(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8
·谭冬莲(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9
·马小翠(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0
·张高升(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1
·游景存(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2
·仙志英(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3
·芍玉琴(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4
·南清耀(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5
·刘花芳(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6
·张正芬(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7
·朱广建(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8
·杨春林(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9
·李文双(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10
·谢记明(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11
·李贵庭(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12
·刘全民(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13
·仙民军(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14
·刘春社(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15
·张小庚(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16
·李绍忠(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17
·冯四兰(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18
·罗攀业(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19
·刘灵芝(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0
·祁泉(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1
·李笙斌(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2
·王好堂(河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3
·杨美芳(河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4
·徐宝和(河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5
·李春芳(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5
·张大意(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6
·李九香(江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7
·郭厚松(江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8
·罗金凤(江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9
·郭德敷(江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30
·李氏英(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31
·张良(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32
·王桂英(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33
·叶富校(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34
·黄梅珍(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35
·王芬花(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36
·袁春富(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37
·姚小妹(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38
·郎广渭(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39
·张林妹(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40
·石香荣(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41
·李新凤(江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42
·杜胜发(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43
·骆惠英(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44
·贾玉珍(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4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丁祖鑫(湖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8

   口述人:丁祖鑫(男,1954年出生,湖北省随州市殷店镇钓鱼台村村民)
   采访人:章梦奇(女,1987年出生,草场地工作站驻站)
   采访时间:2011年12月
   采访地点:钓鱼台村,丁祖鑫家中
   丁祖鑫(湖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8


   
   采访笔记:
   大伯在跟我讲文革的时候逐渐进入一种微醺的状态,有时候是一种沉浸在回忆之中的表情,有时候是一副轻蔑的口气,有时候还放开动作比划起来,尤其后面唱歌的一段,更是满面红光。
   
   看着他这沉浸于回忆的样子,我不禁好奇,“文革”这10年对他的影响是什么?他并没有讲太多他自己的感受。我只能靠猜,是一段年少幸福时光?是激情燃烧的岁月?还是傻透了?
   
   口述正文:
   
   我也是红卫兵,我属于“钢工总”
   “四清运动”搞了(完)了以后,紧接着1966年,就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刚开始,那就也是提意见,七搞八搞,搞成了这个几派,几个组织。什么红卫兵组织,我们这儿是“钢工总”。
   
   湖北成立了几个组织噻,一个钢铁工程总公司,这就叫“钢工总”,“钢工总”这个组织是个红卫兵组织,也就是说是毛主席指点的;还有一个叫“钢二师”,“钢二师”在我们这里没有成立。我们这下面就统称“红卫兵”。到我们这乡镇来了,甚至到我们这村上来了,大队一层一层都有啊,都组织噻。
   
   我当时也是红卫兵啊,全部都是红卫兵。哎,每个人配个袖章,高头写的有“钢工总”,那我们属于“钢工总”这个组织里面的。所以呢,我们都是,17岁以上的公民都属于“钢工总”,只要你不是地主,不是富农,不是“四不清干部”,都可以,都在这个组织里。
   
   学生就搞串联,我们村有一个人还去了北京
   我们那学生呢,搞串联。为么事要搞串联?这个场(地方)到那个场(地方)去,相互学习,还有的到北京去。那毛主席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那就是出来的人,有“钢工总”的,有这儿的那儿的。
   
   我哪都没有去,我小些。村子里面有一个去了,有一个去北京了,他现在在殷店,搬到那边去了。他那个时候在天河口读书嘛,天河口老初中嘛。我们那时候也不羡慕他,根本就搞不清。我还没到那一定的程度。那时候就是那么回事。
   
   “地富反坏右”
   文化大革命总是那样的,说是“地富反坏右”,地主、富农、反动分子、右派,包括这个“四清干部”。这些人搞住了,就弄到去游街,游乡,搞个长帽子,用个纸,卷个这么长的帽子,尖尖的戴到脑壳上,前面挂个牌子,就去游。这个队上走到那个队上,那个组里走到那个组里,走到去游,游得到一定的时候,就找个地方开会,开会就正式提他的意见、批斗。
   
   “打砸抢”
   搞“打、砸、抢”。为什么要搞“打砸抢”呢?你就看,对于这个“四不清干部”,也就是说是一个“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啊。“当权派”就是说他是当官的。那毛泽东提出来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像我们那个时候是在学校里,我在黄家湾学校。我们那个学校有个校长,我们这边老百姓认为这个校长还可以,是值得信任,还是一个好干部,而另外一派的组织呢,就说这个人不行,是个“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后来两方面,两队里面就造成了矛盾,一个要保他,一个要斗他。
   
   这样就开始,先开始舌战,争,搞辩论,最后呢搞得不行就打。就那样搞起来的,“打砸抢”就是为这,就这样搞起来的。就说我们学校的这个秦红云校长。我们所有的老百姓,学生家长,包括大队干部,大队的贫协主席,都认为我们的秦校长是个好校长。那些红卫兵,包括学生。我们现在叫殷店镇,那个时候叫殷店公社,或者是殷店区 ,那个时候他们那的人呢就说他不行。你说不行我说行,你整那个人我就去救那个人,你要批斗他我就要保住他,就那样形成的,就搞打起来了。“打砸抢”就这么回事。
   
   “5.11事件”
   正因为这样呢,我们这个秦校长,秦红云校长,就在那黄家湾的,那个时候是石门公社。石门公社呢就造成了个“5.11事件”,也就是1967年5月11号,叫“5.11事件”。
   
   “5.11事件”是么原因呢?那一天的晚上呢,那时候叫殷店区,殷店区的红卫兵就来批斗秦校长。我们这下面的,整个石门公社的老百姓,有组织,也有红卫兵组织噻,就来保他。一个要批斗他一个要保他,那天晚上就发生了武力冲突。发生武力冲突,那时候也没搞(批斗)成。为么事说呢,我们老百姓人多些,把秦红云保起来了。他们来了以后呢,就看老百姓人多了就没搞成,就走了。
   
   区的红卫兵那一派他们的人主要是区干部,区职工,再一个学校的,教育界的,组织的一个红卫兵组织。我们呢就是老百姓,老百姓和学生家长和下面的村干部,组织的一个红卫兵组织。所以这个组织要保这个,那个时候就叫“保皇派”,那个就属于叫“造反派”。这样呢就发生了一次冲突。搞成一个“5.11事件”。
   
   赵医生是“牛鬼蛇神”
   另外呢,我亲自眼见看到的啊,我们那时候是小娃儿跟着一路(起)去。就是一个卫生院的老医生,姓赵,叫赵继武。可能我分析……我到现在我还搞不清他是什么样的人,只晓得他是个老中医,胡子修这么长,拿一个旱烟袋,抽烟的一个烟袋,过去老人抽的旱烟袋,这么长的竹竿啊,中间放个烟袋,点着火以后就跟这样抽(头后仰,手往前伸)。这个人呢,还比较有点突出,所以就把他揪到,弄出来批斗,说他是……可能在那个时候(解放前)是在哪个部队下来的,所以他是个老军医,硬说他是这个“牛鬼蛇神”,也不说他是“当权派”,因为他没当官,就说他是“牛鬼蛇神”一类的。
   
   是“牛鬼蛇神”,就跟他弄来批斗,搞得揪到,搞个高帽子给他游乡,游到这个场,游到那个场,最后开个会就批判他。这个我亲自眼见的。
   
   唱错歌,被当作“牛鬼蛇神”
   我们这儿边的一个老头呢,他成分不好,他是个富农成分,本来就是骚(特别)害怕,那个老汉儿嘛,他又不识个字,也搞不清说的什么东西。
   
   我们那个时候唱的一个歌叫《红红的太阳放光辉》,我就只记得这两句:“红红的太阳放光辉,毛主席派来了工作队”。哦,是这样唱的。所以呢这个老头呢就唱不到,他唱“红红的太阳下黄灰”,这被红卫兵小将听到了,好,说这个人呢是个“牛鬼蛇神”,“地富反坏右份子”,乱造谣,说“红红的太阳下黄灰?”就是侮辱我们毛主席,就跟他弄到去游斗。搞这么长的帽子,这么尖尖的带到脑壳上,这儿(指胸前)搞个牌子挎到,写的“牛鬼蛇神XXX”,就跟他弄到游斗了一天。那个时候我们红卫兵,包括农村的社员都跟到一起游。不跟到一起不行啊,说你不进步。游斗了一天,第二天就放了。
   
   见面都要打“暗号”
   文化大革命那个时候呢,在我们大队,那个时候的一言一行,都要按照毛泽东思想来搞。为么事说呢,你比方说我们出门了,上街,碰到一个熟人,那个人说“毛主席语录”,你就要说“为人民服务”,或者说“愚公移山”,或者说“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反正是任何一个人你走到那,你都可以拦一个人,你说:同志,毛主席语录。或者你说,这个:为人民服务。我看到你就说“为人民服务”,那时候就跟对暗语一样。你就要答“完全彻底”。
   
   我说“为人民服务”,你就答“完全彻底”。我说“毛主席语录”,你可以说“为人民服务”或者说其他的,反正就是毛主席语录一类的。我要说这个“为人民服务”,你就要说“完全彻底”,我要说“愚公移山”,你就要说“坚定不移”。
   
   “复课闹革命”
   那是文化大革命,那时候基本上就在闹革命了。正中期的时候,“复课闹革命”,也就是说,那个时候的运动主要是学生搞起来的。毛主席写了一张大字报,毛主席说要“复课闹革命”,也就是说,边读书边闹革命,边读书,边工作,边搞革命。
   
   “早请示晚汇报”
   那个时候文化大革命都教,搞得有辅导员噻,一个生产队有一个辅导员。这个辅导员开会的时候,首先第一步要“全体起立”,第二,“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再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这是开会之前。
   
   最后你就像,涉及到一个家庭,你要有个识字的话,吃饭之前必须要把毛主席语录拿到,读一段毛主席语录,才能吃饭,或者说“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林副主席身体健康”,说了才能吃饭。所以那个时候就搞到那个程度了。
   
   我们那个时候在外面搞测量,搞测绘地形图,在上班之前要读一段毛主席语录,才出去上班。下班以后,要读一段毛主席语录才叫吃饭。所以中间如果要有人,说一点不对,就说你这个人是“臭老九”。你再好的学位你没得政治就不行,就把他逮到批斗。
   
   
    来源:新浪博客《民间记忆计划》-----草场地工作站
(2014/03/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