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口述历史
[主页]->[历史资料]->[口述历史]->[许清明(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1]
口述历史
·俞桂娟(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48
·贾有定(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49
·张桂芝(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50
·齐炳洪(云南)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1
·李连春(云南)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2
·民间记忆计划——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3
·闫岭岗(山东)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4
·李发兵(云南)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5
·李好元(山东)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6
·李玉田(山东)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7
·肖开汉(湖南)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8
·晏大如(湖南)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9
·杨广月(湖南)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10
·龙天元(湖南)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11
·龙天建(湖南)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12
·程朝镇(陕西)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13
·李必旺(云南)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14
·刘合明(陕西)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15
·刘忠富(陕西)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16
·胡国珍(陕西)口述“大跃进”(1958-1960)之17
·李元芹(湖南)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18
·杨官亚(湖南)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19
·贾之杰(湖南)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20
·王吉生(湖南)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21
·柏青松(陕西)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22
·黄梅德(湖南)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23
·刘秀德(山东)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24
·吴玉梅(湖南)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25
·李银珍(湖南)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26
·崔元发(山西)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27
·郑远福(陕西)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28
·邹金萍(山东)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29
·于俊庄(河北)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30
·吴廷易(四川)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31
·欧仁基(湖南)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32
·谭佑起(湖南)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33
·李鑫田(山东)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34
·张希荣(山东)口述“大跃进”(1959-1961)之35
·刘香英(湖南)口述:“大跃进”口述(36)
·舒清友(湖南)口述:“大跃进”口述(37
·莫德芳(湖南)口述:“大跃进”口述(38)
·欧阳桃姑(湖南)口述:“大跃进”口述 39
·田宏珍(湖南)口述:“大跃进”口述(40)
·周俭英(湖南)口述:“大跃进”口述(41)
·龙秋姑(湖南)口述:“大跃进”口述(42)
·刘全民(陕西)口述:“大跃进”口述(43)
·李贵庭(湖北)口述:“大跃进”口述(44)
·张小庚(河南)口述:“大跃进”口述(45)
·王来国(陕西)口述:“大跃进”口述(46)
·李春芳(云南)口述“大跃进”(1958-1961)之47
·张大意(陕西)口述:“大跃进”口述(48)
·李连春(云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
·李发兵(云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
·舒德高(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3
·钱蕙兰(云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4
·罗运碧(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5
·谢历德(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6
·马光学(湖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7
·单再连(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8
·郭学亮(河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9
·柳志云(陕西)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0
·吴廷恰(四川)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1
·吴廷易(四川)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2
·谭佑起(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3
·邹登昌(山东)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4
·唐冬英(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5
·贾珍文(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6
·张年和(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7
·覃贵珍(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8
·陈新民(湖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9
·罗菊英(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0
·许清明(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1
·刘伯成(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2
·谭对生(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3
·南清耀(陕西)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4
·王来国(陕西)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5
·李贵庭(湖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6
·张明英(湖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7
·丁祖鑫(湖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8
·蜀家清(湖北)口述“四清运动”(1963)之1
·夏常英(湖北)口述“四清运动”(1963)之2
·陈新民(湖北)口述“四清运动”(1963)之3
·李贵庭(湖北)口述“四清运动”(1963)之4
·丁祖鑫(湖北)口述“四清运动”(1964)之5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1950-1952)之1
·高悦启(北京)口述“土改”(1950-1952)之2
·叶新基(广东)口述“土改”(1950-1952)之3
·苏美玲(云南)口述“个人史”
·舒德高(湖南)口述“土改”(1950-1952)之4
·黄羽翔(广东)口述“个人史”1
·黄羽翔(广东)口述“个人史”2
·黄羽翔(广东)口述“个人史”3
·黄羽翔(广东)口述“个人史”4
·贾之坦:我的“大跃进”和“三年饥饿”回忆之一
·贾之坦:我的“大跃进”和“三年饥饿”回忆之二
·贾之坦:我的“大跃进”和“三年饥饿”回忆之三
·天地无情回忆录(之一):任定其
·天地无情回忆录(之二):任定其
·天地无情回忆录(之三):任定其
·天地无情回忆录(之四):任定其
·天地无情回忆录(之五):任定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许清明(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1

   口述人:许清明(男,1953年出生,湖南省茶陵县高陇镇长兴村罗家屋村民)
   采访人:罗兵(男,1986年出生,草场地工作站驻站)
   采访日期:2011年1月
   采访地点:长兴村,罗家屋许清明家
   许清明(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21


   
   
   采访笔记
   
   关于文化大革命,许清明他是亲历者,作为当地的红卫兵司令员,更是各种活动的直接参与者。忆起文革,忆起自己意气风发的少年时光,许显得有些激动。我估摸,文革时期是他一生中最受人瞩目,最受人尊重的时候,一生难忘。
   口述正文
   
    我是红卫兵司令员
   
   文化革命,在这罗家屋(村第二生产队)那个咯……我就在读书,在麻原,就在傲厂里(村第八生产对,村小学的位置)读书咯。政府跟学校,都重视我,等于我家是贫农根子咯。六六年文化革命,我当红卫兵司令员。咋个红旗军,香港风雷,红卫兵,造反派……完整就是这四样咯,等于就是参加这些组织咯,是吧。我就是学生咯,就是红卫兵咯。
   先六几年,三个单位培养我,学校,公社,大队,很重视。先肖连焦当书记咯,谭杨生当书记咯,在我家吃几多饭啦,学校里老师也在我这里吃过饭啦,在我家。很重视啦。
   那时候读书有学生减免咯。那时候六几年读书便宜啦,一个学期三块五角钱,读半年。我没交钱,本子啦,书啦,都是学校里发给我。这些学生读书,讲哪个屋里生活比较苦一些,老师要我提名单,减免咯,要我开口,说某某学生咯,哪些减得哪些减不得,就由我选择咯。
   
    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
   
   我六六年在县里讲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在县里讲用搞了22天。就是等于是……校长啦,主任啦,班主任啦,或者这些老师咯,他们就研究……提名提到我去代表,认为我是贫农根子,等于说原先在这里茶陵(县)土改咯,老家是衡山的咯,是衡山讨米上来的咯,就等于苦咯。
   我就讲这些成绩咯……你怕我那个啦,我做了几多好事,给五保户弄柴……先五保户,先搞集体的时候,六三六四,六五……这个几年,这个老李(罗家屋五保户)还没死,我经常弄起柴给他烧。那时候砍柴我还记得,一条沟,蛮宽,跨不过,把柴放到沟里,踩到柴过来,不打湿脚。还有帮五保户担水;还有五保户有病,我请医师给五保户看病;有时候在路上,背小孩;落雨蛮深的水,我胆量大,背同学过河……不是哪里全公社的学生就我一个人在那讲用呢?另一个的话,就是联系毛主席著作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咯,就是讲自己的本职咯,自己的理想咯,说自己克服自己吃苦咯,给人家享受咯,是这个意思咯。
   这五个大队讲用,我哪个大队没到啦?白龙、九度、马度、水头、长兴。我在一千五百人头上讲话啦,这还吹咋个牛皮啦?怕是哄着你?我们还照了相啦,就是这几个代表,等于是先进代表咯。
   
   毛主席选集卷烟用
   
   毛主席选集,四本啦,各家各户,哪个人家没发?冇了啊,一本都冇了,这哪里有啊?原先我吃山烟(烟丝,需拿纸卷着抽),吃烟吃掉了。六几年啦,几十年啦,三四十年了还有?这怎么会留到……土改证都冇了,都冇,都没救到(留着),晓得是虫打(蛀)掉了还是搞到哪里去了啦。
   
   吃饭是个大事情
   
   然后读了书以后,就累力咯,就修水利,在东刊(地名)修水库咯,然后就到了平水(镇)龙集州修水利咯。我在龙集州搞两年,七八年跟七九年,我在搞后勤咯……天天晚上要学习啦,同县委干部,读文件,读报纸啦,研究……安排这些事啦。
   我同县委干部还吵架,他不敢拿我怎么样啦。吵架是省里的来参观,正到吃饭,我在吃饭,这个干部他要我去……我端起钵在吃饭,他说要我去摆碗筷子,摆桌席。我这个人的性子,也是倔强的人,我说:毛泽东主席说了,吃饭是个大事情。我说,你摆筷子摆碗,你冇炊事员?冇服务员?是不是?我搞后勤我就搞后勤的事啦,各行各业啦。
   
    小事故改变大命运
   
   是六九年吧,是你奶奶起屋(盖房子)这一年,大概是七八月吧。我就在龙背山(地名)那边,爬到松树上砍柴。那时候细(年龄小)啦,十多岁,拿起刀爬到树上,砍松树枝叶,砍到屋里烧。这么大一窝牛脑蜂在树上啦,跟蜜蜂一样,结一坨这么大的。牛脑蜂跟黄蜂一样,比黄蜂还大,蛮大一只,有这么大一只(比划),喊牛脑蜂。藤结在这个松树上,叶子遮了不看得(牛脑蜂窝)咯。先冇年纪脑壳要灵通一点,做事性子急点咯,快一些,没注意咯。剁,震动了这个树咯,震动了它就飞咯,往下飞就叮咯。
   
   我癫了一年,第二年整整歇了一年,整整一年没做一点事。你问你家奶奶,你奶奶就晓得咯。说去压(摘)棉花,那时候集体栽了棉花噻,分到各户,一箩棉花怎么派(担)?棉花就丢在那里小关(地名)的马路边上,这个人呢,就走到哪里?走到那里马度屋(地名)去了,走到我舅舅家去了。好,这是一回。然后寻到我回来了呢,第二天,提了背篓,说去捉鱼,捉泥鳅,夏天噻。哪里捉啦?背篓解在乜坵(地名)去五公里(地名)的山上,有电线杆的地方,一个鹏兆(快马加鞭的意思),走到哪里?走到县里(县城,丢背篓的地方离县城40公里)。这些事都记得啦,等于是吃酒一样,酒醉心灵。这个人做事的过程,怎么都记得。
   然后是他啦,这里烂布的爹爹,带我到八团(乡)麦壮(音译,地名),喊(外号)马骨子,名字叫吴普亮,他辟邪,用药,搞好了。
   我不是牛脑蜂叮我哪里有撵耙犁(当农民)呢?
   
    抄地主的家
   
   抄地主的家,那时候大部干部一起,带着到那抄家啦。散了学,暗边了(傍晚),夜里,我也跟着抄了啦。等于是一帮人,一帮干部啦,大队干部跟生产队干部,贫下组长啦,红卫兵;当领导的就……红旗军当领导的啦,造反派当领导的啦,这些人啦,一起……就抓到这些地主审啦。这里塘边屋(村第一生产队)王玉虎啦,罗家屋(村第二生产队)彭向前,落江(村第三生产队)就是赵雪琼啦,长兴就是金仔阿脑古(村第十一生产队)啦,傲厂里(村第八生产队)就是金泉啦,三元啦,东边(村第九、十生产队)就是他啦,这个……哑巴子啦,江家龙(村第六生产队)就是阿喜啦……就是石生,现在当村长的这个,他爹爹喊(叫做)阿喜,一起十多个啦。
   抓到他们这个啦……就是开群众会啦,喊起这些群众一起开会啦。抓到他们坐台上啦,批评他这些缺点啦。这里斗老彭也是一样啦,说他在生产队,教犁(教牛犁田),掐着牛在田里沤啦。说这些事啦,是这个意思啦。抓到这些地主修路啦,修马家屋(地名,隔壁村)到这里长兴进口这个路,他们是搞初胚。那时候开会呢,办生活呢,就逼着这些地主送柴,一个地主送一担柴,担到公社,用粪箕担,劈柴。白天做事,夜里又审,搞了个数个月啦。
   
    地主之死
   
   阿喜是文化革命死了的啊,那时候抓了在……胡XX起屋的这个地方,原先也是个学校啦。都抓在这个里面,关在里面。然后就又关在这里……周家屋仓库里啦,夜里睡在里面。娘花人(地主的妻子)送饭啦,送饭给地主吃,给男子吃,屋里炒熟菜送过去。
   
   死就是……王玉虎,三元,金泉,死了这个三个吧。吊颈就是……王玉虎是吊颈吊死的。塘边屋王玉虎,他也是外地人咯,等于他是在这里上门咯。王玉虎好打呢,手里有两下呢。他是为婆娘送饭,喊X嫂,我记得。X嫂骂了他,说你这个背时鬼,要我送饭,我只送了今天我不再送了,嫁给你这个背时鬼,是个地主,弄得我来送监饭……等于是她和地主划清界限咯,是这个意思咯。他就听得说不送饭给他吃,他就火躁(生气)咯。
   
    唱红歌
   
   文化革命,三天两头开会,开群众会。那时候又开会,又唱戏啦,又放电影啦,那个几热闹啦。斗公社干部……肖连焦我们也斗了啦。一起参加开了会,开群众会,几多人啦,全公社的啦。九度,白龙,马度,长兴,水头,都插起红旗到这里江家龙树山里(地名)开会啦。原先公社就在树山里啦,就是现在拆掉了咯。原先公社有好多屋啦?也是几间屋,一边是三四间房子吧,两层。
   
   大队组织人员啦,参加排戏啦,唱“红灯记”啦,“智取威虎山”啦,“打铜箩补锅”……唱这些啦。原先唱歌是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咯,一个唱这个……革命的歌啦;一个唱这个农民的歌,唱学习雷锋的歌咯,唱这些歌啦。我现在也是唱不成,唱不完全……
   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爱着文明不忘本,立场坚定斗志强,立场坚定斗志强。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
   不是咯,第二段不是这样唱。
   
   学习雷锋好榜样,艰苦朴素紧紧上,紧紧握住手中枪,阶级主义思想多高尚,阶级主义思想多高尚……
   丢掉了(忘记了),不记得了,然后第四段是……
   学习雷锋,好榜样,努力学习天天向上。
   这个是雷锋里面的。还一个是……我们都是神枪手啦,也是民兵里面的歌咯。
   
   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臭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在这深深密密的树林里,没有吃,没有穿,只有让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谁要霸占……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丢掉了,还一个,我是小农民,手拿锄头兵……以前读书的时候是都唱得出啦,先几多歌,唱毛主席就有几个歌……
   
   毛主席就像一盏灯,灯下就算一丈钉(歌词音译)。毛主席指示我照办,毛主席说法我执行,毛主席说话要执行,要去做……
   
   
    来源:新浪博客《民间记忆计划》-----草场地工作站
(2014/03/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