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口述历史
[主页]->[历史资料]->[口述历史]->[覃贵珍(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8]
口述历史
·张明英(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79
·刘江仔(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80
·辉仕兰(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81
·李殿荣(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82
·郅东明(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83
·王义方(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84
·彭二秀(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85
·王义廷(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86
·蒋桂兰(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87
·王范启(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88
·邹金萍(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89
·周雪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90
·周年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91
·尹中娥(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92
·胡德培(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93
·尹乜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94
·邹佩浮(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95
·谭理仔(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96
·谭玉娇(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97
·陈凤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98
·谭晚苟(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99
·谭顺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0
·邹佩吉(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2
·管琴英(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3
·谭茶菇(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4
·刘朝贵(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5
·葛海群(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6
·刘朝云(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7
·付玉娥(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8
·程文碧(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9
·刘敦平(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0
·先宗诗(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1
·穆良昭(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2
·蜀家清(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3
·王改(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4
·吴廷恰(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5
·罗招英(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6
·宋机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7
·马竹贤(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8
·李成玉(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9
·谭冬仔(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0
·夏常英(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1
·杨春云(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1
·吴廷易(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2
·马金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3
·朱广建(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4
·才相敬(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5
·刘金兰(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6
·刘士德(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7
·杨求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8
·谭佑起(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9
·王宏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0
·龚新(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1
·李鑫田(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2
·熊雪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3
·龙心叶(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4
·陈安全(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5
·李子春(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6
·杨官亚(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7
·覃士菊(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8
·王福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9
·王桂兰(辽宁)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0
·李蓝(辽宁)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1
·张希荣(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2
·陈凤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3
·陈淑仙(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4
·胡乃清(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5
·邹登昌(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7
·宋机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8
·陈新民(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9
·吴任(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0
·谭承元(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0
·高景花(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1
·张贵英(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3
·邹全堂(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4
·刘汉文(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5
·龚兆先(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6
·张小妹(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7
·邓明欣(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8
·梁芳兰(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9
·陈香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0
·舒清友(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1
·赵远云(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2
·刘仁慈(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3
·肖开化(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4
·项妈(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5
·李子能(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6
·才翠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7
·李子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8
·唐桃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9
·王香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0
·周成顺(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1
·龙秋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2
·满从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3
·刘春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4
·普应珍(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5
·周呈友(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6
·邹爱玲(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7
·刘冬元(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8
·赵金先(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9
·夏望梅(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覃贵珍(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8

   讲述人:覃贵珍(女,1930年出生,湖南省石门县白云乡鸡鸣桥村村民)
   采访人:贾之坦(男,1951年出生,湖南省石门县白云乡鸡鸣桥村村民,村民影像作者)
   口述时间:2010年1月
   采访地点:覃贵珍家
   (口述整理:吴文光)


   覃贵珍(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8

   
   采访笔记
   我叫她覃妈,她老伴吴远优41岁就死了,当时是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期间,我是在调查发生在本村文革期间的这个人为“反革命案件”时,找到当年的受害人家属采访。
   
   和吴杨杰(覃妈儿子)聊了会天,又转向靠大门边的覃妈说:“覃妈,您身体还是这么好啊!”“哎呀!坦会计你今天怎么转到这里来了啊!来坐、坐。”边说边起身拖了就近的一把椅子。她每天就这么呆在家里,巴不得有个人来和她说说话。
   
   我今天是有意专门来找她聊天的,巴不得她这么一说,我赶紧靠近她坐了下来。
   覃妈向着我说:“坦会记,这人老了,搞不好了,近来我腰上又出了问题,在床上困了二十多天,今天才起床……”
   “今年多大了”
   “八十岁了。”
   “老伴要在呢?”
   “他比我大一岁,走的时候才四十一!”
   “只四十来岁,真是冤枉他了啊。”
   
   老人的神经被我的“冤枉”二字触动了, 她开始和我说起来。
   
   口述正文
   
   出身地主,被诬陷参加反革命集团
   
   我是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结婚的,我老伴读书出身,没搞过什么事。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的下半年就解放了,我们就被当成“恶霸地主”,被赶到了吴家老屋里住了下来。
   
   文化大革命时,我们是“阶级敌人”,日不出队,夜不出户,随时都被喊去批斗。到了七零年初,说是他和杨官元几个搞了一个反革命组织,开始就把他搞到大队,捆,跪撇块柴,但整完之后还是把他给放回来了。
   
   记得是二月十二的那天,家里已没得么哒吃的了,我在隔壁老二(吴远大)家去借,哪知他家也不很(多)了,总算给我均了一小碗,我多加了点水煮了点粥,他吃得很少,是不想让孩子饿着。
   
   被隔离审查
   
   早饭后,李队长来叫他,说大队要他去一下,听到后他就赶忙走了,因我们这些地主分子是慢不得半拍的。哪知这一去他却再也没回来。
   
   他去后,见他下午都没回来,我又找隔壁的吴杨波家借了点米,加上柜子里仅有的点红薯米,凑合着煮了点干的,再加上萝卜,白菜,炒菜当然是烧红锅(没油)了,盐还是有的,再加上点辣椒沫算是调味品,我满满地给他盛了一大碗,往大队送去了。
   
   来到大队一打听,说是已把他搞到中学去了,我赶紧到中学,说是关在中学的那楼上的,我又来到楼上,可值班的人却不让我进去,我只好把饭交给他,后来每次送饭我都只能送到值班的人那里。
   
   他被关在中学后,专案组长贾X修派人把我叫到他家里去了好几次,要我交代我老伴参加了反革命会议,并糊弄我说他自己都已承认了,就是看我老不老实,说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没有的事我也不会去承认,贾X修就拍桌打椅,那样子真是恶得很,可怕得很。但我还是没依他的,始终没有按他说的去盖章画押。
   
   隔离审查期间,有一次十六队的贾珍南悄悄给我递来一个纸条,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老覃,这真就骇(怕)死人呢!”就这么几个字,他不知是哪里找的笔写的。贾珍南当时是个基干民兵,在那里看守过他。在我们覃家来讲,他的老伴也姓覃,岳父家都是王家堰的。所以他还是冒着很大的风险,暗中给我送来了这个纸条。但他的惊吓我又有什么法呢!看后只是悄悄地哭了一场。
   
   四月初六我早早地起床后,跟平时一样做完家务又去给他送饭,来到屋前的大公路上,正好碰到李队长在挨家挨户催工,他见我就说:覃桂珍:今天温室的秧苗要移栽了,早饭后任何人都不能迟到,更不能请假,要不就加倍惩工分。我赶紧回答说:我不会迟到的,给俺屋里把饭一送到就马上转身。
   
   送饭,见面
   
   去到关他的那个教室门前,却没有人看守,我趁机和他见面了,两个都不知说什么好。一近到他身前,就是一股难闻的气味,不讲换衣换袜,已两个来月连手脸也没洗过。
   
   还是他先开口了:老妈子(老婆),不知什么时候能放我回去,这日子我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呢!我说:我怎么知道,即使有什么消息人家也不会和我说啊!
   
   他又想说什么,我抢先开口了:刚才出门时队长还交代了的,今天在五十担(田名)搞温室的秧苗移栽,迟到了要加倍罚工分的。
   
   他说,看守他的人是回家吃早饭去了,如果他赶来看到,一汇报到贾X修那里,那又了得?他说:你就帮我把这双袜子拿回去洗洗吧。他从像狗窝的地铺上拿起双袜子,递给了我。我不等他再说什么,急忙掉头。
   
   自杀
   
   下午我又赶到中学后门口送饭,只见那后门边站着贾X修(副支书、专案组长)和高国荣(大队民兵营长)。高国荣拦住我说:你转身吧!不需要你送饭了!怎么突然不要我送饭了,难道要把他押往县里(坐牢)不成?我愣在了门边。
   
   贾X修吼道:你这个地主婆,叫你回去你就回去,还没听到么!
   
   回家后,不一会他兄弟老二走近我说:刚才贾国淼专门跑来说:老大在中学吊死了,是畏罪自杀。我当时晕倒在了地上。
   
   天黑时,几个“地主分子”和“坏分子”用个梯子抬着俺屋里(老伴)回来了,直接往我屋后的那小丛山凸抬了上去埋了。
   
   
    来源:新浪博客《民间记忆计划》-----草场地工作站
(2014/03/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