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口述历史
[主页]->[历史资料]->[口述历史]->[唐冬英(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5]
口述历史
·【2011】工作笔记—贾之坦(1)
·【2011】工作笔记—邹雪平(1)
·【2011】工作笔记—章梦奇(1)
·【2011】工作笔记—罗兵(1)
·【2011】工作笔记—贾晓楠(1)
·【2011】工作笔记—李新民(1)
·李岗元(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9
·王本香(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0
·李好元(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1
·金慧兰(北京)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2
·刘翰文(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3
·刘翰文(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3
·王文玉(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4
·叶新基(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5
·张泽英(北京)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6
·李玉田(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7
·高玉荣(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8
·钱慧兰(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9
·罗运碧(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0
·姚光学(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1
·李兴富(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2
·刘顺芳(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3
·齐炳洪(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4
·廖镜二(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5
·谢历德(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6
·廖文广(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8-1960)之57
·张桂芳(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8
·周茂香(湖南)口述 “三年饥饿”(1959-1961)之59
·叶添英(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0
·叶石英(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1
·曾林俭(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2
·黄秋(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3
·黄运(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4
·叶敬英(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5
·叶日锦(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6
·龙天元(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7
·陈千妹(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8
·刘西坤(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9
·卢合胜(福建)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0
·戴堆坚(福建)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1
·叶耀浪(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2
·叶银英(广东)“三年饥饿”(1959-1961)之73
·戴碧娥(福建)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4
·谭元兴(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5
·黄法来(福建)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6
·黄果(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8
·赵家荣(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7
·谭当秀(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9
·宁彩云(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0
·杜志新(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1
·李必旺(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2
·裘二法(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3
·王秀珍(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4
·蔡长久(江苏)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5
·程朝镇(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6
·马光学(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7
·周火娣(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8
·董运泼(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9
·孙秀香(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0
·刘书臣(河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1
·张孝发(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2
·夏代妮(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3
·姜旺英(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4
·张志华(辽宁)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5
·曾凤芹(河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6
·谢玉穗(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7
·王炳恒(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8
·苏金秀(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9
·齐秀芳(河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0
·杨万祥(辽宁)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1
·陈清芬(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2
·董有恩(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3
·吴大雨(安徽)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4
·王来祥(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5
·付春鸿(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6
·杨启荣(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7
·延忠毅(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8
·贺俊英(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9
·高因琴(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10
·付有成(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11
·许士钟(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12
·程忠福(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13
·刘志芳(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14
·王淑芳(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15
·戴顺昌(山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16
·王淑英(安徽)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17
·陈秀贤(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18
·邱海云(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19
·王老三(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20
·贾珍次(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21
·赵永耀(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22
·刘玉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23
·龙心叶(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24
·龙天建 (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25
·邓冬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26
·龙天元(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27
·彭功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28
·唐西树(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29
·吴杨波(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30
·高喜荣(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31
·王莹莹(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3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唐冬英(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5

   讲述人:唐冬英(女,1938年出生,湖南省石门县白云乡鸡鸣桥村村民)
   采访人:贾之坦(男,1951年出生,湖南省石门县白云乡鸡鸣桥村村民,村民影像作者)
   口述时间:2010年12月
   采访地点:唐冬英家中
   (口述整理:吴文光)


   唐冬英(湖南)口述:“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15

   
   采访笔记
   
   唐冬英住在七队,离我家不过一里路,相互之间都比较了解。她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女儿早已出嫁,和平、树国、树中三个儿子均已成家立业,且都修起了楼房,今天是在她幺儿的屋里碰到的,屋里只她一人,幺儿去长沙打工,虽是腊月,却还未归。小孙女不知上哪儿玩去了,媳妇赵丫妹是个麻将迷,不知坐在了哪家的麻将桌上。
   
   坐下后拉了几句家常,我便转入来的目的(我正在调查文革期间发生在我们村的“反革命集团案件,唐妈的老伴当时是村支书,也被牵扯其中):“唐妈,俺来主要还是想听听李支书当年是怎么被打成反革命的?”“不提那些事了……说出来又起什么作用呢!”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只说两句,双眼就开始发红了。
   
   口述正文
   
   丈夫被抓
   
   那时七零年的下半年,一天大队突然把他叫去,一去就把他关在了大队的那个电话室里,一关就是三个多月。我一个妇女在家,三四个孩子,小的只两三岁,除一堂家务外,集体工一会儿也不能迟到。像俺这种反革命家属,一迟到了,晚上就要开俺的批斗会。
   
   女儿送饭
   
   那时俺丫头金香在小学(小学设在当时的大队部)读书,每天我做好饭后,就用一个炖砵装上,她手提不起,就将砵放入一个小背篓里。让丫头读书顺便给他爸爸背去,每次送到,都不能亲手交给她爸爸,而只能交给贾之X他们(专案组的人)手里,他们要在饭砵里用筷子反复地盘几次,怕是有家属在饭底下埋有纸条,替这个“反革命集团“通风报信。检查完后还要用鼻子在饭钵里闻了又闻,怕是放了毒药,让犯罪分子畏罪自杀。
   
   记得那是冬月十四的一天早饭后,俺丫头背着个饭钵,刚走到那大公路上,被李狗吧、苏伏吧几个突然跑近,将她摔倒,饭钵被甩出来,摔得粉粹,饭菜也洒满一地。丫头哭嚎着,可这些人却嘲笑着跑开了。俺丫头想转身,又怕上课迟到,只得怏怏地来到学校,把还剩有少许饭菜的背篓交给他们,她父亲又只得饿肚子了。像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因为他们对“反革命的崽子”是随时可任意欺侮的。
   
   儿子被歧视
   
   那时大儿子和平在白云中学上初一,有一天他回到家里,硬是不去了,在我的一再追问下,他才哭哭啼啼地对我说:平时同学都欺负我,老师也歧视我,学校一开会又把我叫到台前,要我交代爸爸是怎么要搞反革命的。
   
   我对他说:儿子你忍耐些吧!你爸爸没有搞反革命,终有一天会搞明白的,你还是上学去吧,不读书怎么行呢?在我的再三劝说下,他还是去了。但读完这一期,他却怎么也不去了。还只十三四岁的他,连背把锄头都还吃力,却每天跟着我出集体工,但他却从不叫累,真是穷人的孩子……
   
   母子困难
   
   到了这年年底,人家都准备过年了,我们母子五个守着这个清冷的家,过年米都还没有着落。就是把他抓去后,没有个挣工分的。待到年终决算,还超支五十多元,交不起超支款,生产队的粮食就不发给你。
   
   这事被老莫(原在一起搞过的大队支部支委)晓得后,他给我们送来了二十元,我又把家里三十多斤的一头小猪卖了。钱还不够,就把家中仅有的、过年准备让孩子们吃的两只鸡也给卖了,凑上,到腊月二十八才称回粮食,过年总算吃上了一餐饱饭。
   
   被逼上吊
   
   后来听人家说他在大队上吊了,只是没吊死。我跑去看他,还有短枪守门的,不但不让我进去,还恶狠狠地对我说:你家这个反革命分子想利用自杀来威胁我们,那只是罪上加罪。
   
   我心想,他上吊了,虽没死,还受得住吗?人抓了,我不说,在这生死关头连看也不让我看上一眼,我坐在大队食堂耳门外的一个土堆上,嚎啕大哭了起来:天哪!你不能死啊,你的儿女还小哇!
   
   把他放回来后,他是杵着个木棍回来的。当他一步一步地靠近家门时,我几乎认不出他了,满脸的胡渣,满身的气味,衣服已成了灰黑色,全是皮包骨,咳嗽不止。他怎么变成了这么个摸样啊?我哭了起来。
   
   
    来源:新浪博客《民间记忆计划》-----草场地工作站
(2014/03/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