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口述历史
[主页]->[历史资料]->[口述历史]->[刘全民(陕西)口述:“大跃进”口述(43)]
口述历史
·付玉娥(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8
·程文碧(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9
·刘敦平(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0
·先宗诗(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1
·穆良昭(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2
·蜀家清(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3
·王改(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4
·吴廷恰(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5
·罗招英(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6
·宋机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7
·马竹贤(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8
·李成玉(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19
·谭冬仔(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0
·夏常英(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01
·杨春云(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1
·吴廷易(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2
·马金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3
·朱广建(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4
·才相敬(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5
·刘金兰(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6
·刘士德(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7
·杨求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8
·谭佑起(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29
·王宏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0
·龚新(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1
·李鑫田(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2
·熊雪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3
·龙心叶(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4
·陈安全(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5
·李子春(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6
·杨官亚(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7
·覃士菊(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8
·王福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39
·王桂兰(辽宁)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0
·李蓝(辽宁)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1
·张希荣(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2
·陈凤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3
·陈淑仙(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4
·胡乃清(四川)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5
·邹登昌(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7
·宋机英(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8
·陈新民(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49
·吴任(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0
·谭承元(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0
·高景花(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1
·张贵英(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3
·邹全堂(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4
·刘汉文(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5
·龚兆先(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6
·张小妹(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7
·邓明欣(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8
·梁芳兰(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9
·陈香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0
·舒清友(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1
·赵远云(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2
·刘仁慈(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3
·肖开化(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4
·项妈(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5
·李子能(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6
·才翠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7
·李子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8
·唐桃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9
·王香珍(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0
·周成顺(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1
·龙秋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2
·满从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3
·刘春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4
·普应珍(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5
·周呈友(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6
·邹爱玲(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7
·刘冬元(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8
·赵金先(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9
·夏望梅(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0
·欧阳桃姑(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1
·罗菊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2
·陈莲(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3
·刘仁富(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4
·针梨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5
·邹登科(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6
·殷会章(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7
·周俭英(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8
·刘美香(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9
·许清明(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0
·郭怀瑞(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1
·梁爱兰(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2
·龙秋姑(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3
·陈件苟(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4
·陈件苟(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4
·陈件苟(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4
·谭造华(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5
·唐金莲(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6
·谭对生(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7
·赵长凤(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8
·谭冬莲(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9
·马小翠(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0
·张高升(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1
·游景存(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2
·仙志英(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3
·芍玉琴(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4
·南清耀(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5
·刘花芳(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全民(陕西)口述:“大跃进”口述(43)

口述人:刘全民(男,1937年出生,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龙驹寨镇西街社区)
   采访人:刘龙坤(男,1992年出生,西安美术学院影视摄影2011级)
   采访时间:2013年1月25日
   采访地点:刘文(我四叔)家
   (口述整理:吴文光)

   刘全民(陕西)口述:“大跃进”口述(43)

   
   
   采访笔记:
   刘全民是我爷爷的弟弟,我管他叫二爷,听爸爸说我二爷曾经在单位上从事过很多工作,而且三年困难时期已经参加工作,阅历丰富,我很想问问他,了解一下他所知道的历史。几天前我在街上遇见他,告诉他我的想法,他欣然接受了我的采访。这天准备去他家里采访,可是好几年没去他家了,还怕找不到,打电话给堂弟,让他和我一起去,没想到他告诉我二爷就在他家,我直奔他家里。
   
   采访开始,我从出生、年龄问起,他虽然年龄大了,但是听觉还是很好的,毕竟是有文化的人,对答如流,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说着说着,说到激动处,他的眼眶竟泛起了泪花,声音有点哽咽,接着一股热泪从眼角滑出,顺着脸颊流下。看见这个情况,我突然又不知道怎么办了,有点哑然,但又不想停止拍摄,于是我递给他一张纸巾,他擦拭了泪水,又继续向我讲述那些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往事。我没有问他问什么会流泪,我知道那是回想起曾经的苦难之后真情的自然流露。看得出,那些年的苦难在他脑海里留下了多么深的烙印,一辈子挥之不去。
   
   采访进行将近两个小时,视频素材有29G多,直到将内存卡存满,采访才被迫结束。虽然还有一些细小的问题想请教我二爷,但是内存不足,也最终作罢。
   
   回来整理素材时才真正意识到,有多么困难。整理口述文本时用了两天多的时间,仅口述部分就整理了一万多字,我一想到老师布置的作业,最少采访十位老人,那要是个个都能说会道,那我一定会疯掉的,那我这一个寒假就不用干别的了,整天坐在家里打字得了。
   
   (采访文本整理出来有1万1千余字,整理成口述文本,有9千余字,分为“大跃进”(6千余字)和“三年饥饿”(3千余字)两个内容——口述文本整理者注)
   
   口述正文:
   
   简历
   我当时是,57年当兵回来,58年到59年在农村,那就是吃食堂,在铁厂当会计,在食堂当会计,后来当大队长,“三年困难时期”基本上是在农村。
   
   60年以后我参加工作,任龙驹青年干部,61年到76年在月日(乡)当武装干部,后来到76年6月到竹林关张塬公社当书记,后来又调到西岭公社当书记,到81年调到竹林关工商所当所长,到86年,上来到(丹凤)县工商局当过去劳动协会的秘书长,一直到97年才退休。那一段历史都是我经历过的。
   
   “三面红旗”
   1958年到1962年是我国三年经济困难困难时期,群众生活比较苦。当时国家来说,是实行“三面红旗”,一个是总路线;一个是大跃进;一个是人民公社化,再加上苏联逼债,中国发生旱灾,是经济特别困难,所以这三年在中国历史上,特别是解放以后,是最困难的三年,群众受尽了苦。
   
   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是“三面红旗”。啥叫“总路线”?就是“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建社会主义”,这就是总路线。谁违反总路线谁就是反对三面红旗,这就是(要)处理你。
   
   啥叫“人民公社”?人民公社就是把这工、农、兵、学、商全部要统(一)起来。“一大二工”,“一大”就是工、农、兵、学、商这五位一体,统(一)起来;这个“二工”就是那核算单位,以生产队核算,大队核算,公社核算,到县上核算。那帽子戴的很大,底下没有东西,就是那“一大二工”。
   
   当时那个时候就是到处写的就是“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谁反对“三面红旗”谁就是反革命。
   
   “刮五风”
   现在再给你说那个“共产风、“命令风”、“浮夸风”、“瞎指挥风”。1958年到1962年,我感觉最深的,主要是那个“五风”,它们都黏到一块去了。在人们脑子里,在所有干部脑子里都记忆都很深。所有的群众,一提到58年、62年都能说一大套当时的情况。
   
   这是在我脑子里记忆深就是困难时期,那群众确实把苦受了,干部也把苦受了。这个“五风”就代表当时那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出现的问题。
   
   “五风”之一:“共产风”
   “大跃进”就是“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说的要很快实现共产主义,就是要跑步。这个“共产风”,就是打(毁坏)磨子、搜粮,就是那一刀切,这就是那“共产风”,就是不管是谁的羊,不管是谁的啥,收了就收了。当时把这银镯子,铁锅都收了,都交的炼了铁了。那时候全部都成了这样,那时候就是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那现在都成了共产主义了,就不要有私人有啥。
   
   再一个就是“三光”,在生活上实行这“三光”,就是“磨子扳光,锅灶打光,粮食收光”,这个在人们脑子里深刻得很。你弄别人,别人弄你。这一帮子打那一帮子,那一帮子打这一帮子,都是互相(打)。那时弄得比较彻底,所以那个在人脑子里(印象深刻)。
   
   特别是扒人家锅灶,让自己回去先把自家的锅灶扒啦,让你回去首先没啥做饭。我记得你婆从楼上把一个脸盆拿下来烧开水,那时没有锅。就是你要吃饭要喝水都要到食堂去,食堂离得远,所以没有啥(做饭)。当时锅灶一扳,没有啥做饭了;磨子一板,没啥推磨子了;粮一收就没有粮了,就是说把你(的吃的)弄断了,吃不上了。所以当时那时候人(们)情绪比较大,反感很大。
   
   “五风”之二:“浮夸风”
   大跃进,钢铁“放卫星”,农业“放卫星”,这各行各业都要“放卫星”,就是要快,高速度,要快,这是当时那(情况),所以出现那浮夸风的很多。那在当时宣传的也厉害,人家说,提的口号也怕怕。我记提那口号就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再一个就是”脚踏地球手板天,搬起大山作枕头”,再一个就是“要树立敢想、敢做、敢干的共产主义风格”。啥都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就是那一种宣传。
   
   那时候提的口号是“十五年内要赶上英国”,说十五年内要赶上英国中国人有没有信心?那确实……那锅铁都收了,那农村的农具都收了,就是要凑够那些铁的任务,那个大炼钢铁运动那确实也轰动很大。
   
   这是那个高指标。还有那个地里产量,你说四百斤,他说五百斤,有人说我六百斤,有人说我八百斤,有人说我一千斤,有人说我两千斤……那谁弄得越高就说那(谁)先进。像炼钢铁,说是十万斤。实际上“高指标”就是空话,空数字。你不报那就要受批判哩。
   
   再加上农村的高指标,“高指标”,就要说要高指标追上英国,追上美国,要“赶英超美”,当时那个决心(很大),谁如果不这样干,就是毛主席说的,那就是懦夫,就是小脚女人走路。应该要完成,都争得要完成,但那技术跟不上去,那你就没办法。
   
   你比方说这个教育,叫你干部下去扫盲,有的开会说,三个月把你这个村的(文)盲扫完。那扫盲是识字呢,那不是一天两天能扫(完的)。有些人说,那三个月不行,那要不得,那就批判哩;有些人说三个月能行,有的(人)说我两个月行,有人说我一个月行,有的说我回去今天晚上就给它把盲扫了,那就浮夸哩,那实际上就是逼得要你越快越好。
   
   “五风”之三:“命令风”
   当时那个“命令风”比较严重,你若果违反食堂的纪律,或者劳动生产的纪律,或者任务完不成,就把你绑了,把你绑的挂起来了,受到批判、斗争,甚至逮捕法办。那当时在那一方面那纪律很严,所以那少数在食堂偷烙馍的,那都法办了。
   
   我在月日(乡)甘江沟铁厂还当过会计,当时那个“放卫星”,大跃进“放卫星”,那是黑夜白天苦战,就是“白战太阳夜战星,看着星星打马灯”,“黑夜背碳拉风箱”。我在铁厂上,日夜不得休息,吃涩柿子,吃生红薯,不小心就把你绑的吊起来了,那时候“命令风”比较严重。
   
   我记得我当时是绑了两个人,一个是月日岭的石满堂,一个是保仓(村)十字坡的刘王俊,这两个(人),一个是吃了涩柿子,把人家群众涩柿子吃了,绑住,吊起来了;再一个是到地里挖吃生红薯,把(他)绑的吊起来了。我亲眼见的是绑了这两个。后来人家又叫反“命令风”,又叫人检举,那也没人检举。那到处都是这样,也不是谁一个。这是我亲眼见过绑了这两个。
   
   还有,人家下的命令,叫各地都去甘江沟送碳,那送不来了就要逮捕。我记得是铁厂骗了两个人到散河“催碳”去了,当时厂里限一天要给(甘江沟)拿四百八十斤碳,结果底下(散河)没给够,那下去的人说他(送炭人)不来了,就把他支书、队长的头要提来,是那样给下的命令。
   
   结果那人下去就没有碳,所以把那个支书韩宽以及卞鑫娃,把那两个给叫上来了。我当时给何乡长说,你叫下命令,没有碳了,就要把人头拿上来,咱把人叫上来,那你说那怎弄?何乡长说,我要多少就背多少!我说那你要从实际出发,那没有(碳),你说你要头呢,那咱这炼铁呢,一个两个人头把这铁也炼不起来。
   
   何乡长说,背多少是多少,还能不背一点儿来!把这两个绑起来,吊起来!
   
   这狗日的是胡指挥,这一弄把这两个绑起来了可咋办。我和何乡长说,他两个这一回任务完成得差,咱叫他们下去,他们再不上(碳)来再说。就那样,人家把那绳又解了,说算了,那下去再叫(碳)去。结果他们一夜都没睡觉。那就黑夜白天把人弄得很疲惫,也就没办法。
   
   “五风”之四:“瞎指挥风”
    “瞎指挥风”,就是“地挖一丈深,下种一百斤,施肥一万担,亩产十二万”,下这个命令。下这个命令就要照这个命令办,那当时办不到,谁办不到了就把谁绑了。
   
   有个例子就是,当时拿尺子量一方寸,要(播)十二颗麦,你撒不下这(么多),不准你套牛。当时公社去个干部一个叫窦XX,是宣传部长;一个是办公室主任叫XX,这两个下去到北楼,拿尺子一量,发现不够十二颗麦,是那老汉刘西村套的牛,刘西村顶撞人家(两位干部)说:“那你叫十二颗麦,那群众吃不吃?”
   
   那当时给他顶的帽子是“反对大跃进”,把他拉的绑到河南公社,隔了一夜,第二天把他送到法院,法院把他问了问。人家普遍都是那(情况),法院说了一下他,又把他放了。
   
   吃食堂
   再一个就是食堂化,这个58年到62年,这个农村发生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吃食堂,就是食堂化,食堂化当时国家就是说,人民公社就是食堂的心脏,所以公共食堂在全国兴起。
   
   食堂化那全国是普遍的,人数是有多有少,比如说咱这个山里,这食堂大体上就是五十人左右,像这县城这就是几百人。那就是主要看(人口)集中的地方人多,(人口)分散的地方就少。当时像咱这个山里还有这个个贫困户,还有这个单庄独户,人家(食堂)后来还发展成可以给你秤粮,可以拿回去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