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口述历史
[主页]->[历史资料]->[口述历史]->[周俭英(湖南)口述:“大跃进”口述(41)]
口述历史
·安转仔(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5
·周杨娇(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6
·【2011】李有杰笔记1:五保户张秀奶奶
·【2011】李有杰笔记2:老队长连春大爹
·李国泰(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7
·邹增堂(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8
·李连春(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29
·赵经梅(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0
·刘春光(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1
·舒清亮(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2
·返回村子之五
·返回村子之六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1950-1952)之1
·高悦启(北京)口述“土改”(1950-1952)之2
·孔庆玉(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3
·返回村子之七
·叶平幕(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4
·韩氏(河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5
·潘云琴(黑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6
·《自画像和三个女人》之一(章梦奇)
·返回村子之八
·李发兵(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7
·【2011】李有杰笔记3:“老支书”发兵爷爷
·笔记:一个人的纪录片(1)—吴文光
·“饥饿计划”:让年轻人来承担历史——载于 《看历史》杂志
·舒德高(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8
·返回村庄:讲述我们自己的“饥饿经历”
·【2011】工作笔记—贾之坦(1)
·【2011】工作笔记—邹雪平(1)
·【2011】工作笔记—章梦奇(1)
·【2011】工作笔记—罗兵(1)
·【2011】工作笔记—贾晓楠(1)
·【2011】工作笔记—李新民(1)
·李岗元(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39
·王本香(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0
·李好元(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1
·金慧兰(北京)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2
·刘翰文(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3
·刘翰文(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3
·王文玉(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4
·叶新基(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5
·张泽英(北京)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6
·李玉田(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7
·高玉荣(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8
·钱慧兰(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49
·罗运碧(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0
·姚光学(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1
·李兴富(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2
·刘顺芳(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3
·齐炳洪(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4
·廖镜二(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5
·谢历德(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6
·廖文广(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8-1960)之57
·张桂芳(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58
·周茂香(湖南)口述 “三年饥饿”(1959-1961)之59
·叶添英(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0
·叶石英(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1
·曾林俭(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2
·黄秋(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3
·黄运(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4
·叶敬英(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5
·叶日锦(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6
·龙天元(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7
·陈千妹(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8
·刘西坤(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69
·卢合胜(福建)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0
·戴堆坚(福建)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1
·叶耀浪(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2
·叶银英(广东)“三年饥饿”(1959-1961)之73
·戴碧娥(福建)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4
·谭元兴(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5
·黄法来(福建)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6
·黄果(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8
·赵家荣(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7
·谭当秀(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79
·宁彩云(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0
·杜志新(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1
·李必旺(云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2
·裘二法(浙江)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3
·王秀珍(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4
·蔡长久(江苏)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5
·程朝镇(陕西)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6
·马光学(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7
·周火娣(广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8
·董运泼(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89
·孙秀香(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0
·刘书臣(河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1
·张孝发(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2
·夏代妮(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3
·姜旺英(湖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4
·张志华(辽宁)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5
·曾凤芹(河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6
·谢玉穗(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7
·王炳恒(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8
·苏金秀(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99
·齐秀芳(河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0
·杨万祥(辽宁)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1
·陈清芬(湖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2
·董有恩(河南)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3
·吴大雨(安徽)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4
·王来祥(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之10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俭英(湖南)口述:“大跃进”口述(41)

   口述人:周俭英(女,1934年出生,湖南省茶陵县高陇镇长兴村周家屋村民)
   采访人:罗兵(男,1986年出生,草场地工作站驻站)
   采访日期:2010年7月
   采访地点:周俭英家
   周俭英(湖南)口述:“大跃进”口述(41)


   
   
   采访笔记:
    我去找老人的时候她正和老伴在屋后菜园里浇菜。对她我并不陌生,我和她孙子是同学,关系甚好,打小串门的时候就常能见着她。浇完菜,老人就来到堂屋坐下,在摄像机面前给我讲述她的故事。
    老人的大儿子,也就是我同学的父亲出生于1958年,似乎因此老人对五八年前后的记忆变得尤为深刻。讲述很集中,不管是关于大跃进还是关于大跃进之后的饥荒,老人总能很迅速地找到自己的位置。整个口述也整理成大跃进和三年饥荒两个部分。
   
   采访正文
   
    五八炼钢铁
    五八年炼钢铁,起一个大铁厂在那,西边(村西边),那时候几多人在那。我家老倌(老伴)也是天天在铁厂里炼钢铁去了,夜里还是有回来歇(睡觉),到那里吃饭,那里一个大食堂。我就背着新仔(怀着大儿子新仔)在屋里,就有好事(怀了孕),那时候。
   
    怀孕插白旗
    五八年我们也可怜。好比这些好事娘花(怀孕的妇女),这些老人,做不得事,还要插白旗子,还要斗,你怕是。他说你懒,实际上有些老人做不得。我先不是一样,背好事(怀孕了)做不得,又不是天天夜里说?又不是插白旗?
    他说,做不得就插白旗,拿你批,拿你斗,咋个咋个咯。在会上怎么不批?不说?不斗?好比开组长会,一组(生产队)的人开会噻,是这么说噻,批噻。他说,你有几个人了不起?他说后面这个老娘(老大娘),咋个咋个……就这样不得了。人家一路来没做惯,嫁到这就没种过田,人家怎么去做得咯?
   
    有话说不清
    五八年大跃进,吃是有得你吃啊,做不得就冇得你吃。我怀着我家新仔在身上,做不得,做不得就冇吃啦,做得的就有吃。他们说去担管(炼铁担铁管),搞这些,他们这些做得的,回来吃糍粑,吃油饺(油煎饼)。我们这些人冇啊,冇吃啦。做不得有咋个给你吃?
    当时就XX哑巴,你们不认得咯,塘边屋XX。他屋里现在不是冇后(没有后代)了呢?冇人气了。等于我背着他(怀了孕)在身上是五八年,庚寿(村大队长)的婆娘背着长生(怀着儿子长生)……他跟庚寿很好,齐家(一起)是干部噻。他就说:同英嫂可能生得早,放假,放她两个月的假。我呢,可能还没(这么早)。实际上然后庚寿的婆娘养(生)长生还养得迟,我们还养(生)得早,是这样惩罚你啊,你也真是……这话也去说得清?
   
    临产要出工
    我们那时候是可怜。你像我们那时候,背着(怀着)新仔在身上,临产前硬是做不得了,你怎么做不得都要做。他还要分任务给你,我那时候还分……东南(地名),你们罗家屋前面那个地方,一天分四分田给我们种。临着要养了,还一天要割四分田的禾(水稻),那种干田,都是蹲着割。做不得的就冇吃了,你冇办法,还是要做,天天要去,拼命也是要去啊。落雪落雪要去,落雨落雨要去,可怜,真的是……五八年搞到六零年。然后就是带着这个新仔,屋里又冇大人带。
   
    送奶要扣分
    我的儿子给别人带,一天还要分好多(多少)分子给别人,总共才几分分子。搞黄禾塘坝,搞到黑夜黑(半夜)回来,摸夜路回来。
    我们那个时候是可怜,真的搞集体是……夜的夜工,早得早工。你带咋个小孩也做得,有时候送奶都不给你送…………送奶,我们先到东南(地名)做事,栽东南的田,回来送下奶,要扣五厘分子,你怕是……这下(现在)这些人是好啊。
   
    迁居落江
    五八年不是说把我们这里的正屋(住房)来关牛,他们坐到(住)在落江(村第三生产队),落江先也只是两个大门,没咋个屋。把落江的牛栏收了,猪栏收了,给我们这里周家屋(村第四生产队)的人去住。不就把家家户户这些人家收啊?哪家人家没收尽?那边两户人家有茶山,每个人收了百多斤油下去,这时候是搞乱的。这时候金X当队长,收了这些油放落江,第二天他们架起锅煎东西,这些过得好的就吃了,我们是看都不看。我做不得事,我也不吃。收了别人边上两家百多茶油下去,收尽了,一下得他们落江得了,你怕是……那时候他们落江发了财。周家屋全部收了下去了,在他们落江。说是这样搞。
    你奶奶,那时候不也是迁居迁到了落江?合并的时候,你奶奶在江家龙(村第六生产队)住,也在落江住了。塘边屋(村第一生产队)、罗家屋(村第二生产队)、周家屋全迁到了落江,住的住牛栏,住得住他们家收出来的杂屋。我是没下去,我是不下去,我们这里周家屋有几个没下去。我背崽(怀孕)在身上下去怎么搞?我反正也做不得咋个。他们做得的怎么冇吃?我们做不得的,有好事(怀孕)的……夜里还要你舂米,舂到半夜三更。夜里去夜里回,我没去那里住。
    这样等我孩子他伯伯回来了,先也是……土改就是当秘书,老干部,他是调到外面去了。然后回来开会发脾气,他说,你们哪里有这个道理,毛主席哪里有这个政策,要我们正屋不住,搬到下去住牛栏?把我们的正屋给你们放牛?住你们这些矮屋?住得住堂屋,哪里有个这道理?就这样,然后我们才回来,搬上来自己屋里住。不是还有得你回来?
   
   
   来源:新浪博客《民间记忆计划》-----草场地工作站
(2014/03/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