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格丘山 :悼李大勇]
走向大自然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席近平将中国带向太阳中心 (上)
·乘着象棋的记忆漫游人生(一)
·我的中国观 -- 《我的人生》出版前言
·章子怡被指陪薄熙来上床? 告诽谤败诉
·纪念文化革命五十年, 全文发表--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一)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二) 初见
·斗争会和丘德功的首次脱险
·( 三 ) 招祸
·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1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六) 谁是凶手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纪念吴宏达
·test 毛泽东时代-- 恐惧, 欲望与狂热的交响曲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一场悲壮的大战---美国2016年大选
·鲍勃·迪伦的詩
·电影“归来”有感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 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历史正在演出精彩的一幕!
· 台湾啊 台湾!
·小论川普 与希拉里的区别
·为什么刘亚洲会触礁?
·再说被老虎咬死者怎么不对, 我还是同情他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医生张崇
·谈谈我对516的感觉
·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趣谈美国华人媒体
·我为什么支持川普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普京对中国的误解
·残酷的世界和中国现实
·叫我们怎么在网上抓特务?
·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
·中国造法律和中国造审案
·蔡英文有一只妙棋
·我对郭文贵的期望和等待
·人类的缺陷
·可怜的刘晓波啊, 生在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国家
·刘晓波死的悲剧意义远胜于歌功颂德
·刘晓波的死告诉了我们什么?
·我要是刘霞会这么选择余生
·啊! 朝鲜, 中国, 美国! (上)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从“郭文贵收到法院传票 保镖回国投诚” 谈自由社会美国的不足
·独评自由言论精神荡然无存, 我支持胡平的讲话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在美国的中国人 (一) 方女士
·什么人应该从美国滚回去?
·在美国的中国人 (前言)
·简单说说共产党这几个头头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二) 台湾同学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我在LAMAR 的日子(一)大陆同学 (上)
·我对这个声明感到愤怒
·中国用红黄蓝大结局向世界宣布中国进入畜生时代
·郭文贵事情过后的反思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一)初到与大陆同学 (下)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三) 徐进事情
·中国欺骗风正横渡太平洋向美国刮来
·格丘山遇到胡锦涛
·为假将军叫冤
·难道我们这个时代还不如袁世凯时代?
·司令我知道你新见解是没有的
·我是怎么改变对曾节明的看法的 (一)
· “翻白眼” 事情为什么这么恶劣
·解放军为什么要砍首蔡英文
·从毛泽东梦到习近平的梦 ------愈做愈可怕的中国梦
·中共打一场人民说谎战争
·北京打了一张漂亮的外交牌
·暴风雨的前奏曲:中朝美外交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我认识李大勇是他在UNIVERSITY MICHIGAN 做博士后的时候。那时我刚开始工作,楠楠得了大肠癌, 被西医判了死刑,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 我只得向自己一直不以为然的所谓博大精深的中医求救。 气功自然是我求助的重点。
   
   那时候网络还不兴旺,我可能是在小报上发了个启事,求会气功的人士能够免费教授。 这时候收到一个电话,是一个浓重的湖南口音的人打来的。 他就是李大勇, 我喜欢李大勇这个名字,好记, 而且大众化。 从电话中听,李大勇不是那种口若悬河的人,给人的印象说话实在和简略。
   


   那时李大勇刚到美国不久,还没有车,我们就开车去他家拜访和求教。 见到一个瘦高,带有学卷气息的学者, 还没有完全脱出青年的英气。 他颧骨高出, 瘦骨嶙峋, 令我想起佛教里面的罗汉。 他的妻子姓刘, 我们叫她小刘, 长得娇小,给人的印象很有东方女子的淑惠,与李大勇是非常MATCH 的一对。李大勇待人很谦虚, 我比他大几岁, 总是客气地叫我黄老师。
   
   李大勇先给我表演了一个气功小技,他将意念用到他的一个手上,然后将二个手合起来让我看,那个被用意念的手的手指显然长了一截。
   
   
   然后我们到了一个空阔的草地上,李大勇躺在地上,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打滚, 一开始很慢,后来愈滚愈快,到最后又慢慢停住了。他说在滚动时身上的毒气就给大地吸走了。
   
   
   我们也照着李大勇的样子滚了起来, 我觉得非常神奇, 因为除了开始的滚动是自己启动的, 后来就像有一个推力在推动自己滚,速度愈来愈快, 到最后这个力又渐渐小了,自己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什么力量呢?我至今也不知道。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能滚起来, 不但速度快,滚的距离也很长, 就是楠楠滚不动, 启动后,速度起不来, 很快就停住了,楠楠是我们这些人中学东西最快,身体最灵活的小姑娘, 为什么她反而滚不动呢?李大勇说, 因为她身体中毒气太多了,身子重,所以滚不动。
   
   
   就这样我们经常去李大勇处打滚,慢慢就熟了,李大勇告诉我,他和小刘每天半夜都起来打坐,就是两条腿交叉盘住,人直坐的那种佛教仪式。 他说半夜万籁俱寂,这时打坐效果最好。
   
   
   有一件事我印象很深刻,李大勇后来要买车, 我就自告奋勇去帮他挑车, 其实我学开车也只是这几年的事, 对车也没有懂多少,后来帮李大勇挑了部非常差的车, 可能还被撞过, 开回去的路上, 被后面的一个车紧追着,我们不得不停下来了,原来后面的开车人发现我们的车梁是歪的,说很危险, 我们知道上当了,赶紧开回去,化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退了。回来路上李大勇一点没有责怪的样子。
   
   
   我虽然对计算机很熟,但是网络刚出来时,我并不知道。 李大勇在UM 电机系做博士后, 所以接触新东西很早,网络的基本概念还是李大勇告诉我的, 当时觉得非常神奇, 也非常激动, 我知道网络的出现使每个人都有了说话的权利, 这对于在中国共产党长大的人简直觉得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与李大勇相交了二三年,他从来没有与我谈起法轮功的事情。 后来与李大勇分别后,看到法轮功中有一个重要的人叫做李大勇时,我也不能肯定他就是我认识的李大勇。 我去了一个电话给他,才发现就是同一个人。但是由于双方环境非常不同, 也没有再联系。 从照片上看,他胖了,也显得老成了。 不知怎么, 我还是喜欢在ANN ARBOR 看到他的样子,那个英姿勃发的样子。
   
   现在听到他离世的消息,震惊和难过, 还在英年的时候,怎么 这么早就离开了。 是以写下这篇短文为他送行。
(2014/03/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