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官们的“博士”衔]
非智专栏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们的“博士”衔

   官们的“博士”衔
   非智
   
    中国“两会”刚结束,记者们期望着李总理在记者招待会的讲话将有什么新亮点,结果,话讲的很好,但没有人们所期望的“亮点”,周家的事不谈,还是留给人们一些悬念。倒是今年的“两会”代表和委员中传出了一些颇为“闪亮”的议论,其中之一,就是前北京市市长,现政协常委孟学农的一番话,“有些人读什么博士?图虚名,招实祸。真想建议中组部把这些博士招来考一下。好几个贪官都是博士。我抨击不学无术、注水的博士。”
   


    孟学农没有挂着个“博士”头衔,应该是名副其实的硕士。对一个真才实学的人来说,最痛恨的是那些不学无术之徒拥有着最高的注水“学位”,便以此招摇撞骗。这种拥有最高“学位”而招摇撞骗,最多的表现在于政府的高官。目前在位的省部级以上有多少博士,尚还没有统计数字,但令人惊讶的是,那些腐败高官被爆出来后,多数拥有着最高学位“博士”衔。十八大以后落马的厅级以上高官,竟有五分之一是博士,副部级以上的有衣俊卿、季建业、刘铁男、王永春,再加上已判刑入监狱的前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以及最近正在被调查的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落马高官的博士人数实在惊人。在这些博士高官中,有多少是真才实学,不得而知,但根据媒体报道,中国从改革开放以来,博士学位授予量,超过50万,早在六年前就已越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博士国。在这些众多的博士中,有着一定数量的高官。中组部经过调查,确认有9成以上的官员参加各类研究生班, “学位速取”,获得假文凭。
   
    其实,对于高官们的假文凭假博士国内人早已知道,只是谁也不敢真的去揭这个疤。自号为“打假英雄”的方舟子,几年前理直气壮地揭批唐骏的假博士,搞得大家叫好,到最后,人们才明白他只是打了一个没有权势的打工者,实际上是小骂大帮忙,面对这么多高官假博士假文凭,方舟子假装不知道,视而不见,不吭一声。所以,对方舟子这种人得特别警惕,不要轻易中了他的“小人之计”。也有好事之人在2009年就对当时的省部级以上高官博士做了大盘点,从当时的陕西省长袁纯清、宁夏回族自治区书记王正伟等,到时任的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潘逸阳盘起,足有20个之多。我想,除了这些已知道的博士高官,应该还有更多,因为还有些省部级领导正在速成研究,等待着获取博士学位,有些则可能被漏算,或者已速取了博士,但还没有升到省部级这一级别,因为其中就没有十八大后被调查的那几位博士,也没有王立军这位警界的解剖学“博士专家”。
   
    中国高官博士头衔的时髦,令我想起了古代考科举的进士出身。那时当官的,都要讲究个出身,如挂上个某科进士出身,则身价百倍。现代的官员,也极为看重这点,给自己挂了个博士,似乎就成了科班出身的官员,更为正宗,更有升官的可能。但不同的是,古代的科举进士,不管怎样的读圣贤书,考八股文,毕竟还是经过一番努力,花些钱财,通过考试而得功名。现在中国的一些高官,则是一不用费心思,二不用花钱财。心思文章由秘书代作,学费自有纳税人垫付,什么都不花,却能得到个科第进士之衔,说明现代官员是“与时俱进”,更为“聪明”。但实际上能培养造就出如此“聪明”的官员,是目前的这个体制,以及这个体制下的教育机制。
   
    没有这样“官即权力,权力可换来一切”的官本位体制,没有这种丧失了“教人以诚,育人以德”,而是一切向钱看向官看的教育机制,就不可能产生那些专为高官量身定做的研习班和速成学位。沈培平本是个文科生,没有任何理科基础,文革后恢复高考时,不过是一个文科大专生,但在当了领导之后,却拥有了“理学博士”,而且,授予他“理学博士”的还是全国著名有悠久历史的北京师范大学,听起来是很传奇的,可实际上是很耻辱。是对北师大的耻辱,是对中国教育机制的耻辱。这些注水的不学无术的冒名博士的存在,其实也侮辱了那些真才实学,经过努力奋斗,经过十年寒窗而读完博士学位的学者,侮辱了真正的学问家和知识分子。这有如那些只会唱歌没有军事知识和经验的文艺兵拥有了将军衔一样,是对那些真正从战场过来的有知识有经验的将军的一种侮辱。
   
    这种注水冒名的博士如此之多,竟使得我在收到这类既是高官又有博士学位的名片时,产生了对于其学位真实性的怀疑,进而对于该高官人品的怀疑,于是,心里的不敬也就有时油然出来。当然,我深知这是一种偏见,那些既是高官又有学位的,很多是真才实学之人,这样的官员我就见到不少,包括外交部派驻海外的高级外事人员,不乏这种才华洋溢,真才实学的高学位人才。不过,当那些腐败官员包括厅局级的彭智勇、罗广、栗志光等博士落马后,媒体或某个学术单位、某个大学急急出来澄清他们的学历是怎样怎样的假,我就很难确定这些官们的高学位是否真实可靠。最为典型的要数沈培平和王立军了,两个假博士在位时竟然都被聘为教授,有的还不止被一个大学聘为教授,据说,王立军拥有20几个学术机构和大学的教授衔。这种可怕的做假已是公然,在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而且是张着知识学术之旗帜,在二十一世纪的神州大地,这是对知识的犯罪,对教育的羞辱,对文明的践踏,对斯文的蔑视,也是对执政者的黑色幽默。
   
    在中国,各行各业都在作假,都敢作假,我在想,根源就在此。如果连“尊德性而道问学”的最高学府都在作假,那么,还有什么部门行业不能作假,不敢作假?怎样的师傅教出怎样的学徒,同样,怎样的学府,培养出怎样的学生,传播出怎样的核心价值。
   
    中国高官的注水“博士”们,在也是高官的孟学农的抨击下,引起媒体公众的注意,想必也一定会引起当政者的注意,我们当然也同孟学农有着相同的期望,那就是“中组部把这些博士招来考一下”,看他们是驴是马,还是连驴和马都不是的另类?
    2014年3月17日佩斯
(2014/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