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九剑博客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唐吉田遭黑头套吊铐毒打警威胁“肾摘掉、挖坑埋掉”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禁闻】维权律师全获释建三江恐怖完结?
·感恩寒食清明人心
·律师建三江遭活摘威胁国际律师团谴责中共罪恶
·唐吉田:建三江威胁〝活体取肾〞
·学者揭中共收走年国民财富一半仍不愿减税
·大陆黑帮成员逾百万曾庆红发动另类政变
·俄军事评论员披露江泽民的一个惊人秘密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问候建三江4律师吁制止中共暴行
·《大纪元时报》英文版赢纽约16项年度新闻会议大奖
·中国器官捐献率曝光引出惊天黑幕
·建三江警察雷人语录猛翻中共旧帐
·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
·建三江事件法轮功律师吁国际彻查活摘
·【热点互动】执法犯法建三江为何有恃无恐?
·黄万里:将来应放三男一女铁像跪向三峡请罪
·各级〝610〞是如何操纵升级黑龙江建三江对民众的迫害的?
·法轮功严禁性乱中共脏口喷人被揭穿
·纳粹高官艾希曼受审的启示
·江泽民做好了最坏打算
·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神韵音乐让人豁然开朗
·荷兰国会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4月10日全球看中国
·大陆的大律师们集体“反了”
·【陈思敏】江泽民一家都是贼祖孙三代一起贪
·《乌克兰青年报》报导中共活摘器官
·中共造谣的背后
·要做个明白人,不要做糊涂人
·法轮功没有“男女双修”
·从建三江洗脑班的恶行看中共的本质
·中共炮制“双修”谎言栽赃法轮功
·曝江泽民周永康暗控腾讯QQ微信成政治工具
·欧洲大陆游客:出来先办退党
·建三江酷刑折磨惊人四律师共被打断16根肋骨
·插播《九评》被害离世待嫁夫君还在狱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唐人2014年3月19日讯】(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导)二零一三年的冬至,明媚的阳光温暖着广州,路上的行人步履匆匆,期待着与家人团聚过节。可是就在冬至的前两天,一个女画家、作家却突然失踪,和身边所有的亲朋好友失去了联系,杳无音讯。

   

   

   广州法轮功学员何文婷是一位女画家,原籍湖南邵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何文婷与先生黄广宇在广州大学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校区派送翻墙软体光盘时,遭不明真相的学生诬告,被该校保卫处绑架至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小谷围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在番禺沙湾看守所至今。何文婷绝食抵制迫害,遭到警察残忍的暴力灌食。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何文婷与先生黄广宇。(图片:明慧网)

   

   

   何文婷,一九八六年生,湖南道县人,毕业于道县二中,多次在市级以上的征文中获奖并在国家级报发表小说和漫画若干,十四岁就加入了永州市作家协会。何文婷的丈夫黄广宇,一九八四年生,广东饶平人,二零一零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是中国后现代研究所研究生,长期致力于研究和探索古典油画精神和技法。二零一二年在广州市艺博馆参加春苗画展。油画作品被收录于李正天教学著作《光色定调论》。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何文婷,一个热衷于用画笔留住美丽的女子,一个用心写出一首首充满灵性诗歌的女子,认识她的人都说她恬静大方,善良而美好。然而,曾经的她却是一个被社会大染缸荼毒甚深的叛逆少女。 (图片:明慧网)

   

   

   从叛逆少女到一位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温柔女性,文婷曾不止一次地说过:〝在我最迷茫痛苦的时候,是法轮大法带我走出了那个漩涡,真的很幸运大法救了我,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法轮大法成就了今天的我,不然今天社会上就会多一个失足少女。大法在我心里扎了根了,无论怎样,我都会坚修到底。〞

   

   何文婷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却有着与生俱来的对美术与文字的爱好,在学校时就是小有名气的小作家、小画家。可是在社会各种不良讯息及潮流的影响下,不满十八岁的她却一再离径叛道,不满自己的家庭、为所谓的爱情私奔、与家里人决裂,最终独自一人离开了家,过着荒诞的生活。

   

   在所谓艺术的追求上、在情感的路上,年少的她一度充满了迷茫与困惑,而她的身体也在无度挥霍中越来越差,年纪轻轻就多种疾病缠身。在身心极度痛苦的时候,文婷遇到了在外讲真相的大法弟子,了解了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家修炼大法,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从此,她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告别了颓废荒唐的过去,开始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不久缠绕文婷许久的病症统统消失了,这更进一步坚定了她修炼的决心。

   

   以前总是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经济困难、得过且过。修炼后,文婷改掉了种种的坏毛病,主动与人沟通、与家人修复关系,向父母承认自己当初的过错,孝敬父母,关心哥哥和弟弟,也努力地学习知识,兢兢业业地工作。她在茶馆里端过盘子、在影楼做过一个月三百元的学徒,閒暇时还自学电脑绘图,虽然辛苦,可生活充实快乐。

   

   然而这种历经艰辛换来的踏实生活并没有维持多久,因讲述〝法轮功教人向善〞的真相,二零零九年,文婷在工作所在的影楼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一个警察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污言秽语地辱骂她,并将她拘留了十五天。面对突如其来的迫害,年仅二十三岁的文婷没有被打倒。在看守所,文婷每天都笑盈盈地唱着大法弟子的歌曲,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身边的人讲述着大法的真相。一位被拘留的女孩羡慕地问她为什么给人的感觉总是这么快乐,文婷和她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她怎样去做一个好人。文婷的真实故事打动了同监室的每一个人,最后那位女孩说:〝姐姐,你说得真好,我也要像你一样做个好人,不再做坏事,不再让家里人为我担心。〞

   

   二零一零年,文婷带着仅有的一点积蓄来到广州,寻求自己的绘画艺术之路,邂逅了另一位与她有着相同梦想的年轻画者,她的先生黄广宇。结婚后,他们夫妻志同道合,在努力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做一个好人的同时,全力投入到艺术创作中,以复兴传统写实绘画为己任,创作出许多优秀作品,得到了专业人士的高度评价。

   

   心灵的升华,艺术创作水平的提升,文婷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洪大威力。她明白,之所以现在还有人不了解法轮功,是因为中共的歪曲宣传和方方面面的封锁,人们接触不到真相。翻墙软体是打破这种封锁的有效途径。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文婷因发放翻墙软体被非法关押后,亲朋好友无不惦记着她,揪心等待着她的消息,然而等到的却是她托人从看守所百般辗转带出的记录着她遭受种种迫害的日记!长发被毁、镣铐加身、灌食动刑、不见天日……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沙湾看守所位于番禺公安基地内。(图片:明慧网)

   

   

   文婷在日记中写道:〝高窗下,一束明亮的阳光打在我面对的墙壁前,我细数自己走过来的日子,早已像蜕去几层人皮的感受……想到第一个难眠的夜晚,泪水流湿了衣襟,在这之前,我还每天躺在一个温暖的被窝里拥有令人艳羡的一切──幸福的家庭,轻松的工作,似锦的前程,我会拿着画笔去展现心中的美好……这一切,一夜之间就变了,我开始静思自己,关于信仰,关于生命,关于此世今生……〞

   

   〝我问自己,后悔吗?不悔!信仰‘真、善、忍’是我永生的荣耀!……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我问自己,怕吗?即使身体在控制不住的颤抖,但那颗渴望归真的心是如此明确! 〞

   

   〝在这里,我绝食,被迫野蛮灌食,手铐、脚镣、五花大绑、固定在冰冷的床上。胃在不断痉挛,伴随呕吐和本能流下的眼泪……阳光又一次洒进来……这一刻,我好想把它画下来,我亲身经历的一切,我看仔细了胃管的样子,手铐的样子,铁窗的样子,那些制服上的标志!我看清楚了,自己手上的淤青,嘴唇上的血痂,赤脚和头发上的秽物。写到这里,泪水又不争气地淌下来……〞

   

   〝一扇窗,隔住了两个世界,一堵淫威高墙劫持了人们的道德和判断,一个坚不可摧的正念,可以伴我抵御惊涛骇浪,这页揉皱的卫生纸记载着无以言说的血泪和期盼!……〞

   

   冬夜寒冷,在人们万家灯火,团聚过大年时,她在瑟瑟寒夜用血泪写下了这一篇篇遭遇迫害经过的日记,呼唤着世人的良知和善念。我们相信,这只是她被迫害的冰山一角,更多不公正的对待因条件的限制并不能完全地传达出来。

   

   在中国大陆,在中共一再的粉饰太平下,这个女子在承受着世人难以想像的痛苦迫害。然而,在这片土地上,同样为坚持信仰而遭受苦难的法轮大法弟子却是数不胜数。

   

   

   附:女画家狱中日记:手铐、脚镣、野蛮灌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四日】以下是何文婷在狱中写下的日记,托人辗转带出。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

   

   这些日记将要见证我被中共迫害的过程。昨天,我和功友因派送自由门翻墙软体而被广州外语学校保卫科绑架,我拒绝上小谷维派出所的车,被五、六人强行摁头,抬腿,铐手塞进警车.在派出所要给我拍照,两女一男抓我胳膊,揪头发,仍没拍成。半夜一点半左右,送我们去体检后骗说送我们回家,结果被推进番禺看守所。二点,我被推进一间昏暗的女仓,几个女犯上来迅速扒光我的衣服,强制换囚服,不给穿内衣,内裤也是纸做的。我失声痛哭,这是对我莫大的羞侮!

   

   被子很薄,冷得发抖,无法入睡,手脚冰凉,高窗外一男狱警说:那个不报姓名的法轮功不给被子盖!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一早又被拉去强制体检,被迫戴手铐、脚铐,我们拒绝配合体验后被送返看守所。我不是犯人,不该穿囚服,我将衣服脱下,面对着墙壁,要求穿回自己的衣服,冷得每个细胞都在抖,一刻不停地抖。姓林的狱警过来威胁女犯们轮流看管我,强制我穿上衣服,如果我不听就惩罚她们。她们怨声一片,都在骂我。我心里难过,想救她们……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我一直绝食绝水。中午,一群狱医来检查我身体,我拒绝,他们抓住我的手脚按在地上,扯破我的棉衣,我大声喊:〝我是合法公民,你们无权这样对待我,放我出去,我自己会吃会喝……〞叫喊中,我的嘴唇渗出血,又干又裂。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今天上午被绑去强迫灌食,五、六个警察,男犯按住我的手、脚在床上,往我鼻里插胃管,痛得几乎昏厥过去,呕吐不止,眼泪不断,我听到自己惨痛的尖叫,以前,只是在网上看到过这种灌食迫害,如今,我也经历着……我质问他们:〝你们就忍心看着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被这样对待吗?你们也有妻儿老小!我只是要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还我清白,我不恨你们,不怨你们,真心希望你们良心上有个正确的选择!〞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图片:明慧网)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今天两次被迫灌食,七、八个男犯和警察抓住我的手,抬腿,戴手铐,我拚命挣扎,摔在地上,他们摁住我,在地剪我头发,我大吼:〝你们谁有权利剪我头发?〞剪刀吓得弹开,一个男犯又来剪,剪得乱糟糟一团,头发落满地,剪完就抬去灌食,我的鼻子被插出血来,呕吐得满头满身都是污物,女犯们远离我,嫌我脏。她们被毒害得太深……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今天又是两次被迫灌食,我的手被铐得满是瘀青,呕吐中带出血来,我照样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信仰无罪!〞下午,姓杨的狱警找我谈话,试图歪曲大法给我洗脑,我一概否定,澄清真相。她恼羞成怒,她说:你就是死在这儿都没人管你!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

   

   今天是我第二次绝食、绝水的第六天。被灌食四次,昨天插胃管时伤到了胃,胃本能反抗,灌不进任何食物,当时几乎昏死过去,呼吸不了。今天一早,几个男犯又来抬我去医务室,几个狱医过来将我捆绑、铐手、铐脚,我被五花大绑、张开大腿固定在床上,我睁开眼睛数了数,共有十人,按手臂、大腿、头部,插胃管的是医务长,插左鼻、捅到胃里、灌食,我的胃不住地痉挛、反抗、呕吐不止,每一次呕吐都伴随着剧痛和本能流下的眼泪……从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半一直插着胃管,被固定在冰冷的床上,中途灌食四次,靠嘴困难呼吸,脖子稍一动,喉咙刀割一般疼痛,被抬回女仓时已浑身无力,站立不了。此时,我的嗓子已经严重沙哑,左鼻肿起来。

   

   这些记录了我被迫害的日记,将会像当初揭露马三家劳教所的罪行一样令世人震惊。在当今中国,在标志著文明的广州,竟然还有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发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