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九剑博客
·六段电话录音泄露周永康犯死罪
·夏小强:习江斗升级 周永康被迅速宣布逮捕
·中共定罪周永康 核心罪行未曝光
·【禁闻】中共停用死囚器官?分析:掩活摘
·云南法院非法开庭 当事人当庭赞颂法轮功
·【石涛评述】拿下周永康 习近平背后有高人
·结局?罪名?遗罪?下一个?周永康案大盘点
·2个录音证实江泽民是活摘器官总后台
·清算周永康 核心罪行仍被掩盖
·独家:中南海查军队医院活摘器官
·看守所里的非法庭审:法官公诉人都蔫了(图)
·现场直播:《九评》十周年香港促三退反迫害
·两大“金库”曝光 传周永康贪腐上千亿
·追查国际: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 惨烈程度难以想象
·九评十周年 香港集会游行吁解体中共
·中共对社会各阶层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中共官员通奸成风 民间建议改名通奸党
·玉清心:周永康罪不可赦 必须被全部清算
·脱离中共 选择新生
·周永康案公布前 中共提前给大纪元“打招呼”
·追查国际继续追查周永康迫害法轮功罪行的声明
·《大卫战红魔》 勇夺世界网络影展首奖
·2年前洞悉周永康下台 大纪元报导成中国政局指南针
·周永康喊出6个字 克拉玛依大火真相掩盖20年
·追查国际汪志远:退出中共就是退出邪恶
·【今日点击】香港示威者:〝我们会回来的〞
·赵迩珺:“三退”人数近2亿 中国剧变临近
·律师为法轮功案辩护被当庭带走 160律师发声明追责
·追查国际针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中阶段性运动调查报告
·吉林法院公开违宪 当庭带走辩护律师
·掸尘:中共对无辜女性的摧残
·发动“西安事变”张学良:后悔闯下大祸(图)
·【禁闻】雨伞运动被清场 香港抗争成或败?
·欧中人权对话 提中共活摘器官
·20余议员加国会为法轮功发声 外长响应
·【历史今日】西安事变 中共藉邪恶手段避祸窃国
·四百多中共将领抗日阵亡?辛灏年解谜
·现场实录:七千港警横扫金钟 示威者拒以武制暴
·原中共38军退伍军人在北京再公开声明退党
·75天雨伞运动暂告落幕 港人“公民抗命”进入新阶段
·【石涛评述】最后的清场
·【历史今天】“南京大屠杀”背后的幽灵
·狮子山再现条幅:梁振英下台 伞运75天回顾
·加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给全球一亿受害者留位
·知名华人实名退出共产党实录
·【透视中国】辛灏年:谁在分裂中国(上)
·【今日点击】 2014年最后18天 中南海上演大戏
·世界人权日 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引关注
·聂树斌案异地复查 或藏〝按需杀人〞惊天黑幕
·阚神州:中共秘密杀害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暴行
·党媒揭秘〝国妖〞升迁〝三把梯子〞新四人帮呼之欲出
·李毅:雾霾频现 中共政权大凶之兆
·多重证据指认周永康犯下罪行远超死罪
·中共酷刑:吊铐
·他山:上庭为何不让谈两个关键问题?
·曝江泽民看中曾庆红情妇 曾避祸割让
·【禁闻】律师讲宪法被抓 家属维权遭恐吓
·沈阳惊现人体展 薄熙来未曝光罪行再被聚焦(慎入)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圈内人的话证实中共罪行
·辛灏年解析:中共为何高调纪念南京大屠杀
·【禁闻】铜锣湾清场 港人:清不走民主决心
·【禁闻】反酷刑缔约30年 中国酷刑受关注
·昆明三人一起读书 被中共非法判刑
·建三江法轮功案即将开庭 警方恐慌监控抓人
·香港占中图文全记录(12月5日-15日)
·毛泽东英语教师曾称多活12年 移植了聂树斌的肾?
·建三江法轮功案开庭 当局如临大敌设岗阻律师
·8律师突破重重封锁再进建三江 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
·建三江法轮功案继续开庭 律师指法庭违法耍赖
·建三江法轮功案第二天 八律师拒非法盘查
·八律师拒绝建三江非法庭审 控公检法违法
·2014中国年度汉字出炉 藏重大信息关乎性命
·追查国际:全面追查建三江司法系统的追查公告
·建三江案庭审违法严重 律师揭背后阴谋
·邢仁涛:习近平清算江泽民政变之必然
·杜斌新书《马三家咆哮》掀求救信背后的残忍迫害黑幕
·建三江非法控告法轮功案 律师揭中共定罪标准
·你不可不知道的〝建三江〞
·外界聚焦建三江 迫害法轮功官员接连遭恶报
·禁片:中共不等于中国
·一家四口身陷囹圄 “当代缇萦”撼动人心
·广东法轮功案非法开庭 律师做无罪辩护被架出法庭
·乌克兰主要媒体报导江泽民杀人历史及退党大潮
·前大内总管落马 令计划黑幕曝光
·专访杜斌:再揭马三家罪恶--这个星球无法容忍
·荷雨:摒弃邪恶共产主义成潮流大势
·龙泉墨客:法轮功学员的钱是这样来的
·陈果:谁在勾结外国势力?
·建三江庭审违法 律师一度被扣押
·辽宁非法庭审 律师当庭呼:法轮大法好
·【文化博物馆】走近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
·【禁闻】当庭遭〝驱赶〞 陆律师权益难保
·【石涛评述】习赶尽杀绝?权斗迈向零和游戏
·回顾2014 最感动人心的民主活动
·【热点解读】香港雨伞运动的收获
·【禁闻】揭马克思老底 看共产党来源
·最后的神启:揭开恶魔的面纱(图文)
·紫电:揭穿马克思主义谎言(图文)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上)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下)
·疑遭药物迫害 湘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慎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唐人2014年3月19日讯】(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导)二零一三年的冬至,明媚的阳光温暖着广州,路上的行人步履匆匆,期待着与家人团聚过节。可是就在冬至的前两天,一个女画家、作家却突然失踪,和身边所有的亲朋好友失去了联系,杳无音讯。

   

   

   广州法轮功学员何文婷是一位女画家,原籍湖南邵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何文婷与先生黄广宇在广州大学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校区派送翻墙软体光盘时,遭不明真相的学生诬告,被该校保卫处绑架至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小谷围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在番禺沙湾看守所至今。何文婷绝食抵制迫害,遭到警察残忍的暴力灌食。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何文婷与先生黄广宇。(图片:明慧网)

   

   

   何文婷,一九八六年生,湖南道县人,毕业于道县二中,多次在市级以上的征文中获奖并在国家级报发表小说和漫画若干,十四岁就加入了永州市作家协会。何文婷的丈夫黄广宇,一九八四年生,广东饶平人,二零一零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是中国后现代研究所研究生,长期致力于研究和探索古典油画精神和技法。二零一二年在广州市艺博馆参加春苗画展。油画作品被收录于李正天教学著作《光色定调论》。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何文婷,一个热衷于用画笔留住美丽的女子,一个用心写出一首首充满灵性诗歌的女子,认识她的人都说她恬静大方,善良而美好。然而,曾经的她却是一个被社会大染缸荼毒甚深的叛逆少女。 (图片:明慧网)

   

   

   从叛逆少女到一位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温柔女性,文婷曾不止一次地说过:〝在我最迷茫痛苦的时候,是法轮大法带我走出了那个漩涡,真的很幸运大法救了我,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法轮大法成就了今天的我,不然今天社会上就会多一个失足少女。大法在我心里扎了根了,无论怎样,我都会坚修到底。〞

   

   何文婷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却有着与生俱来的对美术与文字的爱好,在学校时就是小有名气的小作家、小画家。可是在社会各种不良讯息及潮流的影响下,不满十八岁的她却一再离径叛道,不满自己的家庭、为所谓的爱情私奔、与家里人决裂,最终独自一人离开了家,过着荒诞的生活。

   

   在所谓艺术的追求上、在情感的路上,年少的她一度充满了迷茫与困惑,而她的身体也在无度挥霍中越来越差,年纪轻轻就多种疾病缠身。在身心极度痛苦的时候,文婷遇到了在外讲真相的大法弟子,了解了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家修炼大法,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从此,她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告别了颓废荒唐的过去,开始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不久缠绕文婷许久的病症统统消失了,这更进一步坚定了她修炼的决心。

   

   以前总是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经济困难、得过且过。修炼后,文婷改掉了种种的坏毛病,主动与人沟通、与家人修复关系,向父母承认自己当初的过错,孝敬父母,关心哥哥和弟弟,也努力地学习知识,兢兢业业地工作。她在茶馆里端过盘子、在影楼做过一个月三百元的学徒,閒暇时还自学电脑绘图,虽然辛苦,可生活充实快乐。

   

   然而这种历经艰辛换来的踏实生活并没有维持多久,因讲述〝法轮功教人向善〞的真相,二零零九年,文婷在工作所在的影楼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一个警察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污言秽语地辱骂她,并将她拘留了十五天。面对突如其来的迫害,年仅二十三岁的文婷没有被打倒。在看守所,文婷每天都笑盈盈地唱着大法弟子的歌曲,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身边的人讲述着大法的真相。一位被拘留的女孩羡慕地问她为什么给人的感觉总是这么快乐,文婷和她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她怎样去做一个好人。文婷的真实故事打动了同监室的每一个人,最后那位女孩说:〝姐姐,你说得真好,我也要像你一样做个好人,不再做坏事,不再让家里人为我担心。〞

   

   二零一零年,文婷带着仅有的一点积蓄来到广州,寻求自己的绘画艺术之路,邂逅了另一位与她有着相同梦想的年轻画者,她的先生黄广宇。结婚后,他们夫妻志同道合,在努力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做一个好人的同时,全力投入到艺术创作中,以复兴传统写实绘画为己任,创作出许多优秀作品,得到了专业人士的高度评价。

   

   心灵的升华,艺术创作水平的提升,文婷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洪大威力。她明白,之所以现在还有人不了解法轮功,是因为中共的歪曲宣传和方方面面的封锁,人们接触不到真相。翻墙软体是打破这种封锁的有效途径。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文婷因发放翻墙软体被非法关押后,亲朋好友无不惦记着她,揪心等待着她的消息,然而等到的却是她托人从看守所百般辗转带出的记录着她遭受种种迫害的日记!长发被毁、镣铐加身、灌食动刑、不见天日……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沙湾看守所位于番禺公安基地内。(图片:明慧网)

   

   

   文婷在日记中写道:〝高窗下,一束明亮的阳光打在我面对的墙壁前,我细数自己走过来的日子,早已像蜕去几层人皮的感受……想到第一个难眠的夜晚,泪水流湿了衣襟,在这之前,我还每天躺在一个温暖的被窝里拥有令人艳羡的一切──幸福的家庭,轻松的工作,似锦的前程,我会拿着画笔去展现心中的美好……这一切,一夜之间就变了,我开始静思自己,关于信仰,关于生命,关于此世今生……〞

   

   〝我问自己,后悔吗?不悔!信仰‘真、善、忍’是我永生的荣耀!……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我问自己,怕吗?即使身体在控制不住的颤抖,但那颗渴望归真的心是如此明确! 〞

   

   〝在这里,我绝食,被迫野蛮灌食,手铐、脚镣、五花大绑、固定在冰冷的床上。胃在不断痉挛,伴随呕吐和本能流下的眼泪……阳光又一次洒进来……这一刻,我好想把它画下来,我亲身经历的一切,我看仔细了胃管的样子,手铐的样子,铁窗的样子,那些制服上的标志!我看清楚了,自己手上的淤青,嘴唇上的血痂,赤脚和头发上的秽物。写到这里,泪水又不争气地淌下来……〞

   

   〝一扇窗,隔住了两个世界,一堵淫威高墙劫持了人们的道德和判断,一个坚不可摧的正念,可以伴我抵御惊涛骇浪,这页揉皱的卫生纸记载着无以言说的血泪和期盼!……〞

   

   冬夜寒冷,在人们万家灯火,团聚过大年时,她在瑟瑟寒夜用血泪写下了这一篇篇遭遇迫害经过的日记,呼唤着世人的良知和善念。我们相信,这只是她被迫害的冰山一角,更多不公正的对待因条件的限制并不能完全地传达出来。

   

   在中国大陆,在中共一再的粉饰太平下,这个女子在承受着世人难以想像的痛苦迫害。然而,在这片土地上,同样为坚持信仰而遭受苦难的法轮大法弟子却是数不胜数。

   

   

   附:女画家狱中日记:手铐、脚镣、野蛮灌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四日】以下是何文婷在狱中写下的日记,托人辗转带出。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

   

   这些日记将要见证我被中共迫害的过程。昨天,我和功友因派送自由门翻墙软体而被广州外语学校保卫科绑架,我拒绝上小谷维派出所的车,被五、六人强行摁头,抬腿,铐手塞进警车.在派出所要给我拍照,两女一男抓我胳膊,揪头发,仍没拍成。半夜一点半左右,送我们去体检后骗说送我们回家,结果被推进番禺看守所。二点,我被推进一间昏暗的女仓,几个女犯上来迅速扒光我的衣服,强制换囚服,不给穿内衣,内裤也是纸做的。我失声痛哭,这是对我莫大的羞侮!

   

   被子很薄,冷得发抖,无法入睡,手脚冰凉,高窗外一男狱警说:那个不报姓名的法轮功不给被子盖!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一早又被拉去强制体检,被迫戴手铐、脚铐,我们拒绝配合体验后被送返看守所。我不是犯人,不该穿囚服,我将衣服脱下,面对着墙壁,要求穿回自己的衣服,冷得每个细胞都在抖,一刻不停地抖。姓林的狱警过来威胁女犯们轮流看管我,强制我穿上衣服,如果我不听就惩罚她们。她们怨声一片,都在骂我。我心里难过,想救她们……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我一直绝食绝水。中午,一群狱医来检查我身体,我拒绝,他们抓住我的手脚按在地上,扯破我的棉衣,我大声喊:〝我是合法公民,你们无权这样对待我,放我出去,我自己会吃会喝……〞叫喊中,我的嘴唇渗出血,又干又裂。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今天上午被绑去强迫灌食,五、六个警察,男犯按住我的手、脚在床上,往我鼻里插胃管,痛得几乎昏厥过去,呕吐不止,眼泪不断,我听到自己惨痛的尖叫,以前,只是在网上看到过这种灌食迫害,如今,我也经历着……我质问他们:〝你们就忍心看着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被这样对待吗?你们也有妻儿老小!我只是要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还我清白,我不恨你们,不怨你们,真心希望你们良心上有个正确的选择!〞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图片:明慧网)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今天两次被迫灌食,七、八个男犯和警察抓住我的手,抬腿,戴手铐,我拚命挣扎,摔在地上,他们摁住我,在地剪我头发,我大吼:〝你们谁有权利剪我头发?〞剪刀吓得弹开,一个男犯又来剪,剪得乱糟糟一团,头发落满地,剪完就抬去灌食,我的鼻子被插出血来,呕吐得满头满身都是污物,女犯们远离我,嫌我脏。她们被毒害得太深……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今天又是两次被迫灌食,我的手被铐得满是瘀青,呕吐中带出血来,我照样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信仰无罪!〞下午,姓杨的狱警找我谈话,试图歪曲大法给我洗脑,我一概否定,澄清真相。她恼羞成怒,她说:你就是死在这儿都没人管你!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

   

   今天是我第二次绝食、绝水的第六天。被灌食四次,昨天插胃管时伤到了胃,胃本能反抗,灌不进任何食物,当时几乎昏死过去,呼吸不了。今天一早,几个男犯又来抬我去医务室,几个狱医过来将我捆绑、铐手、铐脚,我被五花大绑、张开大腿固定在床上,我睁开眼睛数了数,共有十人,按手臂、大腿、头部,插胃管的是医务长,插左鼻、捅到胃里、灌食,我的胃不住地痉挛、反抗、呕吐不止,每一次呕吐都伴随着剧痛和本能流下的眼泪……从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半一直插着胃管,被固定在冰冷的床上,中途灌食四次,靠嘴困难呼吸,脖子稍一动,喉咙刀割一般疼痛,被抬回女仓时已浑身无力,站立不了。此时,我的嗓子已经严重沙哑,左鼻肿起来。

   

   这些记录了我被迫害的日记,将会像当初揭露马三家劳教所的罪行一样令世人震惊。在当今中国,在标志著文明的广州,竟然还有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发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