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独往独来
·朝鲜的26种怪象你知道多少?朝鲜以罕见言辞抨击中国卑鄙、低级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 易中天--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
·董狐;另眼看《人民的名义》中的‘包子’与‘猴子’
·朝鲜半岛危机真相——中共丧尽了道义(六) —— 中共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养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惠风博客;彭德怀趁中日淞沪血战猛攻赣州
·董狐:坚决支持郭文贵抗暴反腐,揭露习王孟付四人帮打郭新手段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朱忠康;形色色右派是怎样被打成的?
·朱忠康: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谁输谁赢?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董狐:郭文贵爆料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将使世界反共正气开始上升
·董狐;郭文贵爆料,瓦解了习王联盟,粉碎了习‘皇帝梦’,中共还有20大?
·董狐;王岐山‘黔馿技穷’,习近平‘调虎离山’
·董狐;王岐山被‘调虎离山’记
·张洞生;觉醒的民众应与反共民主行动派一起,结束中共暴政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1)
·张洞生:支持配合郭文贵,痛打盗国贼落水狗王岐山
·二大爷别院|计程车司机: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的挣扎和觉醒
·曾庆红握有习近平“作风问题”检讨
·王之:齐奥塞斯库同志的故事
·董狐;对19大和以后的政治形势一些管窥之见
·赵岩专访郭文贵10•31文字版
· 陆道渊 :‘庄子切棒悖论’、‘调和级数悖论’等的浅简彻底解决
·日本专题 了解现代化高科技的日本
·比南京大屠杀更甚 以杀人为乐的广西文革大屠杀
· 陆道渊:对数学基础的0和1的新认识
·朱忠康:重评毛泽东
·川普总统在韩国议会上的精彩演讲
·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张洞生著台湾出版的《黑洞宇宙学概论》在大陆《天猫Tmall》出售
·徐文立:真实的以色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朱忠康:中国最高端出了个谎话连篇的造假者
·自由亞洲電臺:为什么袁立必须消失?
·张洞生:对中共专制独裁政权向自由民主制度转型的探讨
·新浪博客:孔子和平奖已成为获奖者的魔咒?
·反思录 ——从当代历次重大冤案中,探索真实的毛泽东
·袁隆平:仰天长叹 中国最大的劫难已无法避免
·张洞生:王岐山当上了国家副主席,就拿到了免死金牌吗?
· 林彪打败国民党的真正原因
·傅国涌:最早洞悉文革真相的人
·袁征: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五分钟
·苏联及苏共解体的真正原因
·格致夫:王岐山曲线回归 暴露习近平一真相。吉歌核爆
·袁隆平谈粮食问题
·习近平已被王岐山操控且难以自拔
·xpt博客:美国贸易战 干得好
·文庙的博客:南韩自挖坑 习近平葬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
·云峰侠客;习近平走投无路 金正恩乘虚而入
·溪谷闲人;习二中国挑起经济战、贸易战
·鲍彤:热热闹闹但是毫无法律含义 ——续评2018人大修宪
·石破天惊:林彪专机黑匣子录音被俄罗斯解密!
·Pascal的博客:对华人最坏的国家我们认为最友好
·舞者博客:习近平必须下台的十大罪状
·为了忘却的记忆:反美斗士们,叶落归美
·贾舟子的博客;大解密:毛泽东写给汪精卫的密信
·溪谷闲人的博客: 身段放软嘴巴硬,博鳌论坛孤独求败
·高伐林博客:叙利亚为何蠢到用毒气遭来美国空袭?
·文庙的博客:中美贸易战打碎了厉害国的强人玻璃心
·黄浦江不死的游魂 石挥
·格丘山;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乡干部:从一个乡镇干部的视角看待习近平
·乡干部:谁说中国人素质低不能搞民主?那是胡扯!
·董狐;三字经
·乡干部:2017的乡村:瞎忙和作死
·美国战略:中国人从来没有弄懂美国的军事和外交
·中国的敌人是谁?
·大面积停产,中国的实体经济究竟是被谁打垮的?
·胡亥的博客:川普开打贸易战 习王体制经受极端考验
·巴山老狼;专制中国:被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溪谷闲人:美国经济进入数十年来最佳繁荣期
·吉歌的博客:从六四到六五:反共反习大联盟成立!
·生命之轻的博客:刘鹤无恙习堪忧
·吉歌的博客:敲醒袁红冰:以最大文明战胜中共
·轼前秈苑川金会底牌尚未揭开,习近平已被扒光底裤
·贾舟子:颠覆你的认知: 伊拉克与阿富汗现状
·云峰侠客:习近平当政五年 败招迭出国运逆转
·贾舟子的博客:美拿伊朗高官及其子女开刀了
·王博看美加:解读蓬佩奥在美国投资峰会上的讲话
·韓 旭:李克强龙兴之地—— 河南政坛可能掀起政治风暴
·吉歌的博客:核爆:王健自杀,习近平鲸吞海航
·挺不错的博客:贸易战势如劈竹,川普总统众望所归
·挺不错的博客:芯片打击大脑,大豆打击中国人的胃
·蔡慎坤:谁丢了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
·胡亥的博客:网络流传中共政变不是空穴来风
·吉歌的博客:核爆:韩正查海航,王岐山随时自尽
·吉歌的博客:谈野兽的本能:透视习近平被罢免
·胡亥的博客:习近平权力真空,江泽民仍掌8341
·文庙的博客:习近平能仿效华国峰而善终吗?
·吉歌的博客:核爆:为什么海航是习近平的?贯君的父亲是习近平
·今天起,世界变了。 信源:世界日报
·胡亥的博客:世贸组织末日 习王体制大厦将倾
·芬兰唐夫的博客:看看刁远凹究竟有多蠢
·文庙的博客:中美战略对抗激化华人立场惊天剧变
·巴山老狼: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挺不错的博客:美国重建了中国,不会再犯傻了。
·老度的博客:习近平在军中能定于一尊吗?
·贾舟子的博客:古有诸葛亮,今有杨其静
·挺不错的博客:“留学生几乎都是间谍”引发的思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一个人就是要在关键的时刻站出来讲话”
   
   ——访原武汉军区司令员 陈再道
   

   --------------------------------------------------------------------------------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陈再道
   
     第一任和最后一任的领导人总是会在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的。谁也不会想到,曾经在文化大革命中演下一段精彩历史的陈再道,会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历史上的最后一任司令。人们只要一提起他,很自然地就要想到所谓的“武汉反革命暴乱事件”。
   
     我见到他的时候,也谈起了发生在1967的这件事情。他听我说完,就连连摆手:“事情与社会上相传的大有差距,你可千万不要只是根据社会上的传闻来看待我呀。那个事件不是我策划的,也不是我和造反派们存心对着干。其实,武汉的造反派刚刚发出[ 二•八声明]的时候,恰恰是北京所谓中央文革支持的五大学生领袖之一的谭厚兰等人首先找我,对我说:“[工总]的声明把斗争的大方向指向了武汉军区和广大的解放军,指向广大的干部,他们的大方向错了。[ 二•八声明]是大毒草。不但我们这样看,《红旗》杂志的革命左派林杰同志也是这样看的。我急忙问到:[ 是不是那个和关锋一起写《〈海瑞罢官〉、〈海瑞骂皇帝〉是两株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的林杰?] 他们说:是。林杰看到那个声明后,在接待武汉新华工在京的代表时,就明确地说:[ 二•八声明是反毛泽东思想的,是与红旗社论相违背的。这下我们有底了,这也是我们对后来的王力很不客气的一个原因。当时,武汉三镇到处出现了《中央文革成员〈红旗〉杂志社林杰同志谈二•八声明》的大字报。我们以武汉军区名义发出了《二一八公告》不能说没有受他的影响。早在一月中旬,北京师范大学井岗山一百多人到了武汉,首先支持[百万雄师],对[钢工总]进行批判,说:[ 工人总部的头头修了,要彻底砸烂工人总部 ],当时北航红旗对他们的做法提出意见的时候,谭厚兰等人就说:[ 我是中央委派的,我们是中央文革小组派来的。] 现在就看的更清楚了,就是林杰这些人派来的。当时我们想,都是北京受中央文革小组支持的造反派组织,你支持这个,我支持那个,我们军区到底该支持哪一个组织呢?实在是叫人伤脑筋的事情。支持谁都可能出现问题。但是相比之下,工总反对解放军,打击一大片,我们根据中央一些领导人的指示,取缔了这个组织,抓了他们的几个头头,这就惹下了麻烦。后来党中央和毛主席、周总理都支持钢工总,让我们立即释放被抓的那些群众头头,我们也只好执行了。当时,广大指战员心里不服气呀!”
   
     “1967年7月20日的事件是不是你利用群众和指战员的情绪一手制造的?”
   
     陈再道肯定地说:“如果说我对谢富治和王力传达的中央指示有意见,这是事实。因为中央认为造反派的[ 二•八声明]的大方向是正确的,是革命的声明;[工总]必须平反,因[工总]问题被打成反革命的,一律平反;被捕的,一律释放。既然中央和毛主席认为我镇压反革命是错误的,那我除了改正再没有别的选择。我当着毛主席的面保证:[ 我坚决听毛主席和党中央的话,你让我给军区的同志们做一下工作,我保证转好弯子。] 7月18日,毛主席到了武汉了,周总理也来了,他们当着我的面这样讲,我哪敢不执行呢?但是,王力和谢富治不等我们先做工作,抢先表态。这就给正在给火头上的[百万雄师]和军区及部队上的同志泼了一盆油而不是水。你看看当年他们自己的传达吧:
   
     “7月19日下午,8201部队中极个别的反革命分子,以传达谢富治和王力同志的讲话为名,大肆攻击中央代表,大肆造谣,把一切事情都加在王力身上,煽动部队战士起来闹事,实际上是把矛头指向中央文革,指向毛主席革命路线。他们还组织人到[百万雄师]中去串联,密谋策划了当天夜里的反革命暴乱。7月20日早晨零点,三卡车[百万雄师]暴徒开始冲击中央首长的驻地——东湖宾馆,扬言要谢富治副总理和王力同志去军区回答问题。同时军区门口和院内集结了成千上万手持长矛大刀的[百万雄师]队伍和全副武装的8201部队,其中一部分已经开始向东湖宾馆移动。这时,谢富治和王力把陈再道、钟汉华找来了。可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陈再道却趾高气扬地说:[这回可要靠你们做工作啰,我们无能为力呀。] 当时,守卫在首长驻地的也是8201部队的人。他们在陈再道的操纵下,居然敞开大门放[百万雄师]和8201部队的一小撮坏蛋长驱直入。清晨六点钟,全副武装的人突然出现在首长驻地的二号楼走廊上,他们杀气腾腾,东串西跳,直奔首长住房而来。在这紧急时刻,北航红旗的小将冲上来保护首长,但是他们冲进王力的住房去,把材料全部抢光。王力被一些暴徒把领章、帽徽撕掉,军装被撕开,把内衣全部撕破,拉到军区内游斗、殴打,全身多处受伤,一只眼睛被打肿,左脚被踩成骨折。对王力同志的围攻从早晨六点到下午三点,长达十来个钟头!真是疯狂到了极点!当谢富治听到王力同志被绑架到军区的消息后,立即带领剩下来的几个同志坐上车到军区去。军区的门口已被一队一队的汽车、消防车挤的水泄不通,车上全是全副武装的8201部队和[百匪]。有一个消防队员,认出了谢富治,就扒着车子大叫:[拿刀子过来,拿刀子过来!]幸好车子开的较快,谢富治副总理才免遭毒手……”
   
     陈再道把手中的这一篇当年的传达材料扔到桌上,对我说:“就是在这个材料里,他们也说不出我是怎样操纵和策划的,其实根本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当然,我没有按照中央文革小组的要求,支持钢工总和钢九一三,这是事实。观点不同和支持群众绑架王力、谢富治是性质不同的。当然,现在王力和谢富治都被打成反党分子了,但是我不能因为他们现在出了问题就去篡改历史的真相。”
   
     历史上的精彩事件,往往与参与事件的人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1967年,文化大革命中的爆发的武汉事件,如果不是陈再道担任武汉军区的司令员,历史也许是另外一种演绎。是啊,谁敢当着毛泽东、周恩来的面,直抒心中所想?他!陈再道是也!不管历史会怎么样的发展,也不管未来的人们会对昨天的历史作怎样的评价,陈再道的这段精彩表演是怎样也不会被人们所忘记的。现在,有那么一些人正在厚颜无耻的伪造历史,千方百计地洗涮他们过去的耻辱。拼命往他们脸上贴金,这种愚弄人们的表演是和他们拼命地禁止历史真实的再现所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
   
     尽管文化大革命中的传闻,与历史的真实有些差距。但是陈再道是的确是一位有性格、有牛劲的人。我后来再和这位传奇人物打交道的时候,他依然不改他那种“牛劲”。“我是全军公认的一个敢讲话的军人。”陈再道坦率地对我说:“一个人就是要在关键的时刻站出来讲话。人为什么要长嘴,长嘴一是为了吃饭,二就是要讲话。一个人不吃饭可以,但是不讲话是不行的。”
   
     这就是真实的陈再道。直爽、豪放、硬朗、刚强,这就是他的性格。认准一条理,九牛也拉不回,这也是他的脾气。但是,在我眼里,我所感觉到的陈再道,却是一位和善、亲切的老人。他满头银发,笑容满面,谈吐文儒,举止沉稳。一点也看不出曾经是一位叱咤风云,驰骋疆场的勇士和战将,倒象一位宽厚、渊博的学者。哦,岁月地流逝也能改变一人的性格。他毕竟是年过八十的老人了。但是他在战士面前,要求还是非常的严格的。有时哨兵站的不规矩,他会用手杖点点战士的脑袋,大声喝斥:“站好,你这怜巴的球样,像个当兵的吗?”
   
     陈再道本来姓程,是湖北省麻城县乘马岗区程家冲一个农民的孩子。1926年9月,当共产党在他家乡闹农会的时候,这个父母全亡、孑然一身的苦孩子第一个报名参加了义勇队。知道戎马驰骋的岁月,他才发现当初报名时,把他的名给写错了。但他不想给组织多找麻烦,索性将错就错,就姓了这个耳朵陈吧!
   
     他参加农会的第二年,爆发了黄麻起义。他凭着一身勇猛,积极参加。所以又过一年,更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员,红军长征开始后,他在第四方面军里由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师长、副军长到军长逐级上升。抗战开始后,他是八路军386旅副旅长,后来成为东进纵队和冀南军区司令员,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二纵队司令员,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兼河南军区司令员。解放以后,他从解放军武装力量监察部副部长,提升为武汉军区司令员。
   
     1965年底和1966年初,毛泽东在武汉和杭州的时候,曾经两次把它叫到自己面前,给他交底:“中央可能会出现修正主义分子,你是听谁的呢?听我的,还是听什么人的?你不是已经揭露了罗瑞卿了吗?岂止一个罗瑞卿呢,还有比他大的呢,他们都盼望我下台。就像赫鲁晓夫搞斯大林那样来搞我,就像勃日列涅夫赶赫鲁晓夫下台那样来逼我下台。这都是可能的,你不要以为我是在和你讲故事。你们要有这个思想准备,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你们怎么办?”陈在道毫不犹豫地说:“主席,你放心,我是坚决地站在你这一边的,坚决地要和一切修正主义分子进行斗争,而且要斗争到底。我除了你其余谁都不认。这点,已经有人跟我打了招呼了。”毛泽东对这个将军表示了自己很欣赏。
   
     文化大革命中,他以1967年7月的那场“反革命暴乱”、“绑架中央文革”的罪名惨遭批斗,投入监牢。当时,毛泽东很欣赏他的勇气和胆略。正是由于老人家的担保,他才大难不死。他在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说:“当时,中央文革组织的批斗会上,王力、关锋、陈伯达那些人一直要我承认我是反对毛主席的,让我承认我是为了对付毛主席才发生武汉事件的,我知道只要我一胡说了我的脑袋就得搬家,所以我是死活不承认。我横下一条心,你们要我胡说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承认我是反对毛主席的。这一条实际上是救了我的命。毛主席每次都调看批斗我的会议记录,都看我写的检查。其中,我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里面有这样的话:毛主席呀毛主席,只要你这次救了我这一命,我永生永世都忘记不了,我要永远跟着您革命到底。看来,还是毛主席理解我。最后是他老人家发话:[ 陈再道就是那么多的事情了,你们不要把他逼死,他并没有反对我嘛。] 这才有了我的今天。现在我要老老实实地承认,有人说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是个人品德方面的问题,完全是胡说八道,我自己的许多事实都证明了这一点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