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独往独来
·曾庆红握有习近平“作风问题”检讨
·王之:齐奥塞斯库同志的故事
·董狐;对19大和以后的政治形势一些管窥之见
·赵岩专访郭文贵10•31文字版
· 陆道渊 :‘庄子切棒悖论’、‘调和级数悖论’等的浅简彻底解决
·日本专题 了解现代化高科技的日本
·比南京大屠杀更甚 以杀人为乐的广西文革大屠杀
· 陆道渊:对数学基础的0和1的新认识
·朱忠康:重评毛泽东
·川普总统在韩国议会上的精彩演讲
·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张洞生著台湾出版的《黑洞宇宙学概论》在大陆《天猫Tmall》出售
·徐文立:真实的以色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朱忠康:中国最高端出了个谎话连篇的造假者
·自由亞洲電臺:为什么袁立必须消失?
·张洞生:对中共专制独裁政权向自由民主制度转型的探讨
·新浪博客:孔子和平奖已成为获奖者的魔咒?
·反思录 ——从当代历次重大冤案中,探索真实的毛泽东
·袁隆平:仰天长叹 中国最大的劫难已无法避免
·张洞生:王岐山当上了国家副主席,就拿到了免死金牌吗?
· 林彪打败国民党的真正原因
·傅国涌:最早洞悉文革真相的人
·袁征: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五分钟
·苏联及苏共解体的真正原因
·格致夫:王岐山曲线回归 暴露习近平一真相。吉歌核爆
·袁隆平谈粮食问题
·习近平已被王岐山操控且难以自拔
·xpt博客:美国贸易战 干得好
·文庙的博客:南韩自挖坑 习近平葬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
·云峰侠客;习近平走投无路 金正恩乘虚而入
·溪谷闲人;习二中国挑起经济战、贸易战
·鲍彤:热热闹闹但是毫无法律含义 ——续评2018人大修宪
·石破天惊:林彪专机黑匣子录音被俄罗斯解密!
·Pascal的博客:对华人最坏的国家我们认为最友好
·舞者博客:习近平必须下台的十大罪状
·为了忘却的记忆:反美斗士们,叶落归美
·贾舟子的博客;大解密:毛泽东写给汪精卫的密信
·溪谷闲人的博客: 身段放软嘴巴硬,博鳌论坛孤独求败
·高伐林博客:叙利亚为何蠢到用毒气遭来美国空袭?
·文庙的博客:中美贸易战打碎了厉害国的强人玻璃心
·黄浦江不死的游魂 石挥
·格丘山;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乡干部:从一个乡镇干部的视角看待习近平
·乡干部:谁说中国人素质低不能搞民主?那是胡扯!
·董狐;三字经
·乡干部:2017的乡村:瞎忙和作死
·美国战略:中国人从来没有弄懂美国的军事和外交
·中国的敌人是谁?
·大面积停产,中国的实体经济究竟是被谁打垮的?
·胡亥的博客:川普开打贸易战 习王体制经受极端考验
·巴山老狼;专制中国:被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溪谷闲人:美国经济进入数十年来最佳繁荣期
·吉歌的博客:从六四到六五:反共反习大联盟成立!
·生命之轻的博客:刘鹤无恙习堪忧
·吉歌的博客:敲醒袁红冰:以最大文明战胜中共
·轼前秈苑川金会底牌尚未揭开,习近平已被扒光底裤
·贾舟子:颠覆你的认知: 伊拉克与阿富汗现状
·云峰侠客:习近平当政五年 败招迭出国运逆转
·贾舟子的博客:美拿伊朗高官及其子女开刀了
·王博看美加:解读蓬佩奥在美国投资峰会上的讲话
·韓 旭:李克强龙兴之地—— 河南政坛可能掀起政治风暴
·吉歌的博客:核爆:王健自杀,习近平鲸吞海航
·挺不错的博客:贸易战势如劈竹,川普总统众望所归
·挺不错的博客:芯片打击大脑,大豆打击中国人的胃
·蔡慎坤:谁丢了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
·胡亥的博客:网络流传中共政变不是空穴来风
·吉歌的博客:核爆:韩正查海航,王岐山随时自尽
·吉歌的博客:谈野兽的本能:透视习近平被罢免
·胡亥的博客:习近平权力真空,江泽民仍掌8341
·文庙的博客:习近平能仿效华国峰而善终吗?
·吉歌的博客:核爆:为什么海航是习近平的?贯君的父亲是习近平
·今天起,世界变了。 信源:世界日报
·胡亥的博客:世贸组织末日 习王体制大厦将倾
·芬兰唐夫的博客:看看刁远凹究竟有多蠢
·文庙的博客:中美战略对抗激化华人立场惊天剧变
·巴山老狼: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挺不错的博客:美国重建了中国,不会再犯傻了。
·老度的博客:习近平在军中能定于一尊吗?
·贾舟子的博客:古有诸葛亮,今有杨其静
·挺不错的博客:“留学生几乎都是间谍”引发的思考
·挺不错的博客:美国铁壁合围,中国瓮中之鳖
·习近平毫无招架之力 川普将中国逼入死角
·他当穷光蛋,住农村、开破车…全球最穷总统退休了
·北戴河之后,中共的局势越来越严峻更无解
·胡亥的博客:天不生川普,万古如长夜
·jkerry博客:写一写这个川普被“弹劾”的可能性
·ZT:终结共产主义 — 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
·挺不错的博客:惨遭围堵,“中国高科技”成瓮中之鳖
·挺不错的博客:中国GDP泡沫:想骗别人,先骗自己
·特有理:极不光彩的“川普政府抵抗者”
·鱼囊的博客:老人帮非江湖温朱李而另有其人
·习近平他身边正在发生的无声政变
·袁 凌:毛泽东时代的五大著名劳教营
·旧文再贴: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吉歌的博客:核爆:为范冰冰,习近平愿弃江山
·查韦斯的社会主义搞垮了委内瑞拉,习共正步其后尘。
·hancock的博客:中国慌了,失业大潮将滚滚而来……
·文庙的博客:中美经贸脱钩, 军事对抗和冲突将成为选项
·巴山老狼的博客: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古林风的博客:川普日记: 中国体制成功但只适合自己
·勿忘董瑶琼 设法营救董瑶琼 延续泼墨事件的后续影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贾也:克里米亚公投,中国失声切不可失身
   
   引言:克里米亚公投,中国官媒“妾身相给”

   
   此次克里米亚公投,中国官方虽然在联大上投了弃权票,态度是模棱两可,但是官媒表现却是态度明显,无条件地倒向了俄罗斯这一边。
   
   面对公投结果,首先是央视大有狂欢一回的意味,似是赌徒押宝押中般,喋喋不休,一边说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名至实归,是意料之中的事;另一边则调侃欧美制裁俄罗斯,谁制裁谁还不知道,因为俄罗斯掌握着欧洲的“能源命脉”,当然还会计算中国能不能从中渔利,如何利益最大化等等。而《环球时报》呢,更是“疾风知劲草”,好有“风骨”,一如既往地自带干粮为俄罗斯洗白:“克里米亚公投是美欧说的‘俄军枪吓’的么?应该说不是,这里80%的人是说俄语的俄族,一些地区的比例更超90%,他们打内心自认为是俄罗斯人超过乌克兰人,你说还需要用枪逼他们什么?”
   
   面对CCTV和《环球时报》的锯屑高论,我觉得无话可说。我知道我们中国自近代史以来一直被虐,但万万没想到能虐出如此境界来,是数典忘祖呢?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还是洗脑洗成脑残,早已超越了人类正常的思维?
   
   历史上特别是近代史以来,中国遇上了俄罗斯,一直被强奸,割土赔款,但强奸久了,中国竟然把“奸夫”当作了“老公”来处了,总一副“妾身相给”的作态——这是万万不可以的!
   
   
   
   一、枪口下的“公投”:切割中国的利器
   
   按理说,面对克里米亚公投,最触景生情的是中国,有椎心泣血之痛才是,所以应该坚决反对,才是正常反应。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俄罗斯主导了两次针对中国的“公投”,让中国丢失200万平方公里领土。
   
   第一次“公投”是唐努乌梁海地区,导致地区分离。从操作手段而言,克里米亚公投就是此次“公投”的故伎重演,具体方法就是三部曲:先控制上层议会,再“公投”独立为图瓦共和国,最后并入俄罗斯联邦。唐努乌梁海地区面积24万平方公里,苏俄先借剿灭残余白军之名,进入并控制唐努乌梁海地区,然后在1 921年3月导演一场所谓的“公投”,最终“名正言顺地”把这片中国固有的土地分离,最后成为俄罗斯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第二次“公投”是外蒙古地区,导致蒙古独立。从沙俄到苏俄,再到苏联,我们好邻居、好导师一直以来都在孜孜不倦地策划着蒙古与中国的分离,可谓贼心不死。在1945年,在苏联的精心策划之下,进行了一场所谓的“公民投票”,结果有98%的选民参加了投票,一致赞成独立的,并且硬生生地搞成所谓的“有效公投”,最终把蒙古从中国给分离了出去。“一寸河山一寸血”,就因为蒙古与中国分离,使得中国的地图从此从“枫树叶”变成了一只“鸡”。
   
   就这两次“公投”让中国丢失了200万平方公里,这得有多少个钓鱼岛的面积啊?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面对克里米亚公投,我们难道真的可以无动于衷?难道还在为这个深深地伤害过我们的国家,不停地打气,不停欢呼?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其次,俄罗斯主导的“克里米亚公投”,可能会让中国泛起地区分离主义的思潮。
   
   克里米亚“公投”绝对是开了个坏头,无疑鼓舞世界各国的地区分离主义者。就拿世界三大国俄、美、中来说事: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多民族的邦联制国家,国内面临的车臣等独立问题并不少,如此怂恿克里米亚独立,无疑给其国内的分裂势力树立一个典型,当然俄罗斯是一个战斗的民族,最终会诉诸武力,在国土问题上从来没有妥协过。美国虽然没有尖锐和复杂的民族矛盾,但是政体却是联邦制,从理论上讲有面临分裂的危险,所幸的是,林肯时期就给国家免于分裂奠定宪法基石:各州不能用公投的方法脱离美利坚合国。所以,美国呢是从法理上免除了国家分离的危险。
   
   再回到中国,其实地区分离主义最能影响是我们中国,因为中国面临着台湾、西藏、新疆等诸多问题。所以,此次联大讨论的时候投了弃权票,而在公投结果公布,官方的态度又无疑在“认可”这种地区分离主义运动,所以隐患重重。
   
   万一将来中国也面临像乌克兰克里米亚“公投”一样的难题,试问中国需要哪些国家来支持呢?
   
   
   二、被”置换”的人民:痛失成局的海参崴
   
   环球时报说俄罗斯人在克里米亚占了多数,说及这个,可能会让人想到忧伤的故事,那就是鞑靼人的命运。
   
   对于鞑靼人大家都有些印象,与蒙古人有关。鞑靼人曾经是克里米亚岛的主体民族,但是由于政治迫害的原因,被无情地给置换了,最终有现在的民族构成:俄罗斯族成为克里米亚的多数,而鞑靼人成为少数。
   
   这可能是斯大林有意为之,他以许多克里米亚鞑靼人与德国合作为由,将全部克里米亚鞑靼人强制移民到中亚,而克里米亚的地位也由自治国换行政州,据称有46%的人在流放中死于饥饿或疾病,数十年后在斯大林死后才允许回到故土,这个回归过程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但是已经无法改变成为少数的命运了。
   
   其实,对于这些深受政治迫害的鞑靼人而言,他们多数是不希望加入俄罗斯,但是作为少数族裔,他们的诉求恰恰淹没在了“公投”赞成的多数中。
   
   说起这段历史,对于中国人来说也有类似的经历。让历史照亮现实,曾经的海参崴就是绝佳的例子。
   
   海参崴原是是中国的故土,是沙俄通过《中俄北京条约》割走的,原本满族人和汉人在那里长期繁衍生息,在那里属于主体民族,但是在苏联斯大林统治期间,针对中国遗民的清洗也开始了,在海参崴城内的几十万中国满族、汉族几乎全被杀或强制迁移,后迁至的朝鲜人也被全部迁走。在后斯大林时代的苏联时期,即1958年至1991年间,苏联当局规定只有苏联人可到访海参崴及居住,也就是慢慢地把原居民给置换了,于是,中国人便被永远地驱逐出本属于他们的故土。
   
   本来海参崴就像香港和澳门一样,都是中国的游子,是我们中华儿女心中的永远的痛,而今香港、澳门已经回归祖国,但是海参崴却永远地与祖国分裂了,名称也变成了“符拉迪沃斯托克”了。特别是某人在1991年大笔挥挥,让海参崴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大片土地从法理上也成为俄罗斯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木已成舟,说来也是徒自伤怀。
   
   
   
   三、除了国家利益,还有国家正义
   
   可以这么说,乌克兰现在面临就是中国曾经面临的,乌克兰克里米亚现在面临的就是中国唐努乌梁海地区面临的,而克里米亚鞑靼人面临的就是海参崴中国遗民所面临的。乌克兰还是东斯拉夫人种,跟俄罗斯是近亲,俄乌关系尚且如此,中国是蒙古人种,跟俄罗斯扯不上亲的,从俄罗斯扩张到中国疆域以来,历史都给俄罗斯坑的,而且坑了一次又一次。
   
   但是,中国人总是无条件地给狼子野心的俄罗斯站台,有人会搬出各种说辞,诸如“抛开历史包袱”的说辞或“国家利益至上”的藉口。这些人都打着有利可图的如意算盘,比如此次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公投”,认为俄罗斯与欧美西方国家剑发弩张,认为这是“鹬蚌相争”,中国虽然不至于扮演“渔翁”的角色,但是至少可以左右逢源,美欧将制裁俄罗斯,在制裁与反制裁中,他们会“双输”;而中国这个没明确态度的国家则游走于两者之间,可能得到的是“双赢”。
   
   是的,我们是要谋求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大国博弈需要纵横捭阖,需要有点手段,但是在谋求国家利益同时,有一样东西可能比国家利益更重要,那就是国家正义。
   
   就像这次乌克兰面临的问题,过去中国曾经在“被迫”的情况经历过,也不能够保证将来不会再次出现,毕竟中国还是存在着各种地区分离主义的运动的。当大家都在提“国际法”和“自然法”的时候,都在对俄罗斯表示严正抗议的时候,一个曾经深受“公投”之害的国家,却事不关己地在一边看好戏:不仅忘记了自己曾经受到的伤害,而且忘记了国家的正义。当这种心态成为常态之后,我们自然而然地站在了伊拉克萨达姆、利比亚卡扎菲、叙利亚巴沙尔这一边,虽然为国家利益站队无可厚非,但是除了国家利益还有国家正义,希望更正当更充足的理由——那就是国家正义去站队,而不是因为站队而站队。
   
   
   结语
   
   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是故以乌克兰为镜,可以明俄罗斯之于中国用心!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March 22, 2014
   
   ——回应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冈察洛夫等人文章
   2001 年7月16日,江泽民、普京在莫斯科签订《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条约第六条涉及中俄边界问题。在这一条约签订前半个多月,6月29日在洛杉矶出版的 《新闻自由导报》刊出了我在6月19日写的〈中俄边界和不平等条约〉一文①。在条约签订前夕,香港《动向》杂志刊出了我写的《中俄边界:退让三百年》一文 ②。这两篇文章,我提出,中俄两国如果签订「新条约」,「有必要遵守『三不』:不承认中俄历史上一切不平等条约;不承认中俄历史上不平等条约强加在中国头 上的『边界』,不能从这些不平等条约为基础划定中俄之间的正式边界;不与俄国缔结任何『军事同盟』或『准军事同盟』」。
   2002年11月,我在香港《动向》杂志上发表了〈中俄边界问题必须再议〉一文,重申了上述有关不承认不平等条约问题。
   2004 年10月,香港《二十一世纪》双月刊发表了冈察洛夫(Sergey N. Goncharov)、李丹慧的〈俄中关系中的「领土要求」和「不平等条约」〉一文(以下简称「冈文」)。冈文引述了我在《动向》杂志上的文章中的内容后 说:「遗憾的是,类似的见解立即见诸俄罗斯和中国的有关报刊上,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两国的社会舆论,并造成了相互间不信任和疏远的气氛。」③
   冈 察洛夫在刊登这篇文章时,注明了「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的官方身份。冈察洛夫以俄罗斯官方身份在香港发表的文章,也许看不到中国官方反应,在这 种情况下,我不得不作出回应,不仅为我遭受冈察洛夫片面引证的文章中的观点辩护,而且,以「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为基础,遵循国际法和正义的原则,为 我的祖国──中国作说明和辩护。
   第一个事实:毛泽东认定中俄割土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冈文引用了毛泽东在1964年7月至10月会见日本、法国、朝鲜和阿尔巴尼亚人士的几次谈话。毛泽东表示,他并不要收回沙皇政府时俄国割走中国的150多万公里的领土,但毛泽东始终坚持,当时为割走这些土地而签订的中俄两国之间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