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再谈新疆问题]
藏人主张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新疆问题

   
   再谈新疆问题(魏京生)
   
   2014-03-11 | RFA
   


   
   我一样反对以恐怖暴力的手段镇压老百姓。
   
   昆明的恐怖袭击,再一次把新疆问题摆在了大家关注的热点上。议论纷纷,各种说法都有,也都有一定的道理。比如说民族问题;宗教问题等等,都没有离题。这些至少是造成民族矛盾激化的重要原因。
   
   但是我想反问一下大家:民族矛盾一直都存在,为什么过去没有现在这么激烈?宗教矛盾在六七十年代比现在还要严重,为什么当时表现出来的矛盾反而不如现在这样激动人心,动不动就引发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呢?这恐怕有一些更重要的因素没有被大家注意,或者被政府故意隐瞒了。
   
   比如说贪污腐败,欺压良善,贫富差距,招工歧视等等,就是五六十年代所没有。或者说比较轻微,没有引起老百姓的反感。这和当时内地的情况差不多。无论内地还是新疆,人们当时关注的主要是生活水平,和改革共产党的制度。
   
   疆独分子当时就有,不是现在才出现的,而且最早的疆独,至少其中一两支还是共产党自己培养的,并且进入了政府和军队以及党组织。可他们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动乱,因为没有疆独的群众基础,靠几个人煽动不会有什么真正的运动出现。
   
   现在为什么会有这个基础了呢?其实和内地人民的反共情绪是一样的。贪污腐败,社会不公,贫富差距,司法腐败等等,是引起人们愤怒的根本原因。这些因素的积累和叠加效果,在内地就是反政府情绪和仇官仇富心理的高涨。而在少数民族地区,它往往会和潜伏的民族隔阂,宗教隔阂汇合,造成表面看上去的民族宗教问题。
   
   而且在少数民族地区,和民族宗教问题结合起来,几乎是必然的。因为在这些地区,比如说在新疆,本来就有蛰伏了多年的民族独立势力和宗教分离势力。在没有雨露阳光的环境下,他们只作为种子埋藏在土壤中。在环境适合的时机,他们会立刻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所以在少数民族地区,官府的贪污腐败和司法不公,几乎百分之百被引导到了民族宗教问题上。
   
   例如在南疆这种普遍比较贫困和缺乏教育的地区,宗教的阿訇们说话的可信度显然是最高的。在八十年代清真寺大发展的时代,肯定有不同来源的宗教极端分子和独立运动的成员混迹其中。利用宗教在教民心目中的崇高地位,散布民族仇恨和宗教隔阂。但是我认为当时的效果并不是很理想,运动只是在小规模的缓慢发展。因为当时还没有很严重的社会矛盾,传统积累的老百姓之间的友好和信任,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完全破坏的。
   
   但是进入到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各级官员越来越不讲理,各级司法完全成为富人和官方的走狗的时候。人们开始困惑,想不通。到清真寺里寻求合理的解释来平静心态,这是所有宗教信徒的日常功课。一些知识文化水平比较高,见多识广的的维吾尔人,会有自己的分析,不一定会把问题向民族和宗教问题上扯。
   
   但是在南疆广大的贫困地区,周围都是和自己差不多贫困和愚昧的人。除了清真寺的阿訇,几乎就没有什么有头脑又值得信任的人了。于是种子就开始迅速的生根发芽。把社会丑恶现象描述成非穆斯林的邪恶;把社会不公和贫富差距描绘成是汉族人在欺压和剥削咱们维族穆斯林。甚至在基层剥削和欺压他们的维族基层官吏,也很方便的被定性为汉族人的走狗,维族人的内奸。
   
   其实这套说法很符合逻辑,严丝合缝。和共产党的很多骗人的伎俩如出一辙,而且很容易被愚昧和没出外见过世界的愚民所相信。有知识的维族人多数会知道这是低劣的谎言,是把假话藏在前提里的诡辩术。但对愚昧贫穷而又急于抓住一把稻草的可怜的穷人来说,这是唯一可信的道理了。民族宗教矛盾的种子就这样在基层开始成长起来。
   
   特别是所谓的改革开放和邓小平的猫论流行之后。社会心态变得非常的浮躁,大家关心的就是怎么发财致富,怎么贪污腐化,怎么欺男霸女。至少也是让富的更富,尽快提高鸡的屁好为升官积累资本。连贫困地区的救济款都敢贪污,怎么不会激起民变呢。这时候在清真寺外的疆独分子就有了广泛的市场。
   
   很快温和的维吾尔大会就不再受到欢迎了。更极端的恐怖主义听上去更解气,看上去似乎会有效。特别是对那些没文化又被欺压到了社会最底层的穷人来说,极端主义显然更有吸引力。而被塔利班和巴勒斯坦恐怖组织训练出来的恐怖分子,也有一整套有效的洗脑方法。虽然不可能说服所有人去搞恐怖主义,但只要有一小部分被说服,就已经可以到处制造恐怖事件了。恐怖主义不在乎兵员的多寡。
   
   我一贯支持新疆西藏的独立运动,这是人家的基本政治权利。在民主国家里,这是完全合法的政治活动,受到宪法的保护。是不可剥夺的人权之一。但是我坚决反对恐怖主义;反对以平民的生命做威胁来达到政治目的。这是一种懦夫才会接受的最无耻的主义。
   
   但我一样反对以恐怖暴力的手段镇压老百姓。新疆书记张春贤的不施仁政的说法,和恐怖分子异曲同工。就是要以恐怖主义对恐怖主义,能找到的最方便的对象自然是普通老百姓。这能吓坏恐怖分子吗?可笑。不从根上解决问题,即使暂时把恐怖活动压下去了,然后他升官去了。可是已经发芽生长的恐怖主义会有广泛的社会基础,不会被暂时的官方恐怖主义所消灭,这和当时内地的情况差不多。而将会成为中国社会长久的祸害。
(2014/03/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