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每年二百万被害人获赔无门]
郑恩宠
·建议祝圣武律师向司法部提起复议
·中国被吊证律师联合发声
·上海人权律师李明
·25律师和400公民联合声明
·上海斯伟江律师评央视认罪
·文东海律师遭长沙警方约谈
·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校长声讨荒唐
·律师已成国家不点名敌人
·十九大重用韩正属习近平低级错误
·北京出现“黑心律师”宣传牌
·港媒:十九大前暴亡党五大危机
·限制律师言论是限制全国公民言论
·彭永和律师退上海律协诉收费7000万
·吴爱英倒台709案会平反?
·习近平高度肯定舒晓琴对访民政策
·十九大前被传唤20日提前会上海
·国家信访局长十九大前接见访民
·十九大前被刑事传唤20日提前回上海
·习近平接班人梯队李克强等四人
·教训:35冤案26件未听取律师辩护
·外媒:韩正明升暗降被调虎离山
·李强接替韩正将打多少上海老虎苍蝇?
·党章淡化“三代表”姜维平论江家出事
·没有中国律师郭文贵必然失败!
·中共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
·中国无罪判决万分之八西方20%
·向10万党员律师要免费法律援助?
·李强主政上海是合适人选
·习近平与韩国人权律师总统达成和解
·十九大后祝圣武律师行政复议公开
·中国律师权益关注网办的好!
·习近平将推出律师调查令制度
·文东海是不怕丢饭碗的人权律师
·地方文革史交流网办的好!
·王宇等70律师709家属等15人联名信
·台湾四人权律师
·越南废除户籍制度欢迎习近平
·十九大后各地老虎相继落马
·关注上海律师欲跳黄浦江暴司法黑幕
·上海法院丢失起诉人诉状黑幕重重
·十九大后黑龙江6厅官同日被捕
·美国是律师谈出来而非打出来的
·网络禁不住翻墙并不难
·上帝拣选律师缔造了美国
·不修订《国家赔偿法》难得人心
·中共高层论亡党和被历史淘汰
·民众期盼中共虚心学习越南改革
·有关台湾《政党法》信息
·在台湾国民党的党产被没收
·李昱函律师被捕人权律师成政敌
·上海丁德元案的几个看点
·江天勇律师案11月21日长沙中院开庭
·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大搞电视认罪中宣部高管也会落马?
·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每年二百万被害人获赔无门

   转载来源:自由亚洲
   主页 | 中国 | 政治
   
   
    北京检察长:中国每年约200万刑事被害人获赔无门


   
   
   图片: 北京市检察院检察长池强。 (网络视频截图)
    刑事犯罪案受害人如何获得赔偿?成为正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代表关注的话题。北京市检察长池强建议,国家应制定出台刑事案受害人救助法律,以维护司法公正、避免受害人产生报复社会的心理。
   
    北京市检察长池强在“两会”北京团参加审议时,使用“水中月、镜中花”的词句形容目前中国刑事案件办理过程中,受害人一方在饱经犯罪摧残之后,又无法获得民事赔偿的窘境。
   
    3月11号出版的《北京晨报》报道说,据北京市检察院检察长池强披露,2001年以来,中国每年刑事犯罪立案数均在400万起以上,破案率为40%至50%。除已破案的外,每年约有200万被害人无法从被告人处获得赔偿。池强认为,如果被害人得不到国家救助,不仅会怀疑法律的公正,还很有可能产生报复社会的心理,因此建议中国应制定出台刑事被害人的救助法。
   
    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就此表示,他本人多年前就曾呼吁通过立法,对刑事案件受害人以及包括民事事故受害人等进行过渡性生活补偿。但目前来看,中国能否出台全国性的救助法规条例却仍不明朗:
   
    “中国目前刑事被害人确实很难得到赔偿,我在很多案件中也遇到这种事情。我的一位当事人被打成严重残得不到赔偿,到处去控告。假如国家建立救助机制,被告人就是无能力赔偿的情况下,由国家先赔偿。国家有义务、《宪法》也有规定,所以建立这样的制度很有必要。”
   
    刘晓原律师指出,针对中国各地实际存在的救助方式不规范、不平衡等问题,在推动刑事案件被害人救助立法过程中,应着重衡量个案实际状况,以及国家统一的补偿标准:
   
    “每年中国发生这么多刑事案件,有些是被告人不愿拿钱、有些可能也是受害人家属要的数额很大,但现实中很多被告人家中也是很穷的,造成被害人死亡或伤残根本赔不起。国家应该建立这种救助基金,标准也应与国家赔偿法是一样的。”
   
    中国大陆近年来群体性冲突,以及在公共场所对无辜民众实施暴力的事件明显增多,救助被害人的问题也持续引发社会关注。按照目前中国的法律法规,受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经济损失,主要需通过刑事案提出附带的民事诉讼,并由被告人及其赔偿义务人作出相应赔偿。
   
    中国最高法、最高检以及公安部、民政部等八个中央级部委2009年虽也出台《关于开展刑事被害人救助工作的若干意见》。但现实中,很多被告方没有赔偿能力或赔偿能力不足,以致法庭判决犹如一纸“司法白条”,受害人一无所获、生活无着的问题仍大量存在。
   
    中国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认为,从国家法律层面解决中国刑事受害者的救助问题具有现实意义。但国家在实施救助工作中,如何避免损伤纳税人的权利却也是值得研究的问题。他说:
   
    “我认为对于国家应当负责任的问题,比如暴力袭击、伤及无辜,这种情况下国家应当负责任。因为暴力袭击是政府对(保护)人民安全没有到位。但如果是出于个人的恩怨、报复、仇杀,有责任人的情况下也一概要国家赔偿的话,国家支付的是纳税人的钱,这对纳税人也是不公平的。”
   
    张赞宁教授认为,除救助数百万刑事犯罪受害人之外,如何实现关注民生、民权的政策以降低犯罪,则是目前国家立法和行政机关改革亟需关注的问题:
   
    “首先,国家统治阶层应该实行仁政。我们这个国家总是讲‘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我觉得这话不一定有道理。如果政府实行民主政治、开放政治,民间的一些积怨能够得到疏解、有解决的途径,那么犯罪率肯定会下降。现在最主要是通过高压政策维稳,往往加剧社会矛盾、增加犯罪率。”
   
    《北京晨报》的报道还说,北京市检察长池强建议人大,救助机制应遵循应急救难的原则。国家帮助刑事被害人只能是暂时、救急,而非长期或固定的赔偿。他认为,国家相关救助的数额应综合考虑刑事犯罪被害人的急迫性困难、犯罪造成的实际损害、被害人经济状况,以及维持被害人在当地基本生活水平的最低支出等因素。
   
   
   (记者:何平 / 责编:嘉华)
(2014/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