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郑恩宠
·300人权律师团新年献辞
·从美丽岛到台湾大选
·TPP与中国人权律师团元旦声明
·官媒:中国出路是宪政制度变革
·“法商”和依法治国
·习近平对上海要动手了
·孟建柱为何突然与12律师座谈?
·季刚被查为何震动上海?
·北京、上海将有反腐风暴?
·两律师获释和孟建柱会见12律师
·全球108团体呼释放律师和孟建柱见律师
·周恩来令销毁大饥荒死亡数据
·谢阳律师被捕
·关注香港九月立法会选举
·中国女律师入狱台湾女律师当总统
·蒋经国有否看错李登辉?
·高智晟赞赵威等良心犯
·红色高棉最终拒绝大选而灭亡
·蔡英文胜选台湾有女总统
·基督徒法学博士后成台湾总统
·选律师成总统是我的中国梦
·王宇、赵威中国未来女总统?
·蔡英文其人
·两岸关系非独统是人心向背
·9任律师成民进党主席
·国民党败选权贵经济失败
·维权律师已做好“入狱安排”
·美丽岛事件影响中国大陆
·各方呼吁重点救助维权律师家人
·律师为何当和尚?
·唐荆陵律师和习近平法博士
·出自河南的考拉和李和平律师
·很少有人理解高智晟律师
·中共为何还能长期保住执政地位?
·上海政协2副主席9常委请辞
·当面批评上海一些访民是混蛋!
·上海访民又请本地律师了
·为何有人对援助资金急吼吼?
·上海拆迁户感谢政府和律师善意
·同维权律师关系不同命运也不同
·大多数访民是失败者白辛苦一场
·高智晟当年预见陈良宇倒台
·上海访民高价请律师申诉是进步?
·访民千里迢迢看望入狱律师父母
·年初一逛上海蒋美丽出境被阻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访民比他人更忠于迷信共产党
·上海有访民热脸贴他人冷屁股
·三种国家赔偿法你可得哪种?
·海外有限资金应援救谁?
·一个大写的上海人国务院秘书级律师
·农民工自由进城定居是中国第一大问题
·迷信领袖批示的后果
·免费坐车上访是文革破坏行为
·参加圣诞聚会访民翻天覆地变化
·中共亡党新政府照样不解决访民问题
·独立中文笔会员谈访民问题
·非暴力须成本访民不是非暴力诉求
·言论自由是建立事实基础上
·瓦解朝鲜独裁政权人人有责
·瓦解朝鲜政权难民涌入中国
·习近平关注留学生在美成为基督徒
·王炳章女儿在加大学读法律
·郭国汀律师三次飞跃
·美制裁朝鲜习近平批示访民方案
·联合国秘书长是律师基督徒
·勿忘王若望先生
·台湾第三大党主席是律师、法博士
·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读美国两年制大学不错选择
·逸风:《再谈访民》
·批评区政府不敢批评韩正的上海访民
·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
·大批法官辞职中国希望
·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就入狱
·中共还有多少明天和未来?
·与上海沈佩兰谈了五小时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考证习近平法学博士真与假?
·张凯律师总统梦应是中国人的梦
·“两会”前维权律师继续发声
·郎咸平儿子在上海读法学博士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习近平绝不会让法官年薪30万
·取消电视认罪关键看习近平
·人大发言人答维权律师被逮捕
·习近平不听政协律师委员声音
·律师政协委员提出ABC提案
·我与80律师敦促3千人大代表释放被捕律师
·政府工作报告绝不解决访民个案问题
·《民法典》都无维权还能成功?
·联合国12成员谴责镇压律师、异见人士
·司法改革胜算并不大
·律师出境受阻上海访民不受阻
·709逮捕律师案习近平如何收场?
·上海冯军案牵出重重黑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转载来源:自由亚洲
   主页 | 专题 | 聚焦港澳台
   
   
    【聚焦香港】四个香港人的“占中梦”(一)


   2013-09-18
   
   
    香港女作家陈慧批评,这十多年来香港没怎样变,只是有些人不尊重基本法精神,导致今日的现象。(粤语部海蓝拍摄)
   
    香港的“占领中环”行动,被喻为公民抗命第一波,外界预测将会镇压收场、流血告终。四位来自不同阶层的香港人,包括土生土长作家、传导人﹑基层女工及基金经理,道出各自原因,为何人到中年仍要成为“死士”或后援。(海蓝报道)
   
    香港土生土长女作家陈慧,成名作品《拾香纪》令人重拾回归前对香港的回忆,以往在香港的政治舞台或社运活动,很少看见陈慧的踪影。曾是商业电台节目监制的她,现时在演艺学院教授编剧课程,除了作品对香港流露深厚感情之外,陈慧似乎跟政治扯不上边,但第一批“占领中环”行动(简称占中)的死士名单中,赫然看见她的名字。
   
    年逾50岁的陈慧,曾几何时受过殖民地教育,原来年青时是一名“左派”,父亲亦来自工会。她说自己很爱国,曾经向父亲要求到大陆读书,现在参与“占中”,变成里外不是人的“猪八戒”。
   
    外界对陈慧的“忽然政治”,有点意外,她郤不认同这个说法。她指,生活便是政治,由选择居所位置到那里购物,其实已涉及政治,政治是公民常识,“共产极权国家如北韩(朝鲜),完全没有选择,生活便不是政治,因为你没有选择,但香港可以选择生活,港人最值得骄傲是可以选择。”
   
    生活在香港,陈慧认为关心政治是公民行为,社会政策在影响生活,怎能不关心政治,目前的选举制度及政制,令她没法直接接触核心的东西,甚至发声或拨乱反正,因为未有普选。陈慧对现在的中国,有一定的了解,她明白当权者剥夺公民权利,并升华为权力,但公民有纳税,实有权利监察政府,惟现在看见的中共是权力倾斜,剥夺一切权利,包括知情权,无非令整个公民社会不能运作,所以出现所谓维权。她坦言没法想像大陆人承受的苦,例如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妻子刘霞情况,香港人生活在自由的地方,支持他们是应该的,但她不想多说因为没有深入探讨。
   
    既然香港相对大陆,是一个自由的城巿,问题出在哪里,为何要占领中环?陈慧感慨说,这十多年来,香港没怎样改变,这个城巿依然安静,只是某些人的变化,基本法没有改变,只是有人作出“人大释法”。她直言中英为何谈判多时订立基本法及一国两制,中国大可直接收回香港,没必要长时间谈判,她认为有人不尊重基本法精神,导致今日的现象。她巧妙引用中国前总理朱熔基对香港的比喻,“香港如老太太使用的宜兴茶壶,她能卖天价,但不要洗掉茶渍”,但十六年来,香港所发生的事,就是有人要去洗掉茶渍。
   
    经历七、八十年代香港的陈慧,认为她那一代人,仍相信基本法及一国两制,但八、九十后的青年则未必﹐她指,一个17岁青年所经历的香港,是个不值得信任的城巿。从出生至成长,听父母说得最多是“负资产”,由首任特首董建华脚痛下台,第二任特首曾荫权说只为“打好这份工”,他即将18岁有投票权,但两位争做特首的候选人,仅得千人有份选,然后一个有僭建问题败选,当选的亦陷入僭建谎言。陈慧坦言,如果她今年17岁,一定会激进,因为这个城巿看不见希望,形成官逼民反。此外,作为上一代人,她站出来投身占中行列,为的是让年青人看老一代怎样进行占中商讨,从而尝试与中方商讨普选方案。
   
    她说: 有句说话似乎很徧颇,叫做官逼民反,我说要是民反起来,一定是官逼,我们说话你不听,那便翻枱。你问我,最好当然是商讨,为何要占中,其实占中也是倾谈,正正是书生论政,有说书生论政是做梦。对,这是做梦,中华民国成立之前,都是一个梦。
   
    最后问陈慧,占中可能镇压收场,你怎样面对,她想也没想便说,那便回家。再问,难道你不怕秋后算帐,失掉大陆巿场,她豪不犹疑地答,她不需要大陆巿场。
   
    参与占中的死士行列,首先要填一份“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意向书,其中第三项是“参与公民抗命的行为,并之后会主动自首并于法庭不作抗辩”,这一条,对甚少经历动荡的香港人而言,有点胆战心惊。
   
    今年3月27日占中行动正式启动,翌日驻港解放军随即演习,军人枪炮瞄准中环,替占中掀起序幕。时事评论员程翔亦在第一次商讨日预言,占中可能流血收场。
   
   
    基督教传导人陈建荣认为,若政府能与巿民达成普选共识,根本不用占领中环。(粤语部海蓝拍摄)
    年近五十岁的陈建荣,基督教传道人,家有妻小,两名儿子年仅十岁及八岁。他在填写意向书时,剔了最激的第三项,愿意加入死士的行列。问他可有想清楚,他笑著说,妻子与他很一致,预备办后援会,不少朋友会做后援。但问到可有向儿子交代,占中最后一击要到警察局自首,他认真地说,每逢一些重大决定,都会向儿子说,让他们知道父亲做什么事,今日他们或许不完全理解,相信将来会明白。他对占中可能违法,引用推动者的说法向儿子解释,公民抗命是以违法行动,去争取正确的诉求,所争取的是未来人的利益,行动亦以和平非暴力方式进行,他自愿承担责任。
   
    他说: 公民抗命前题下,最大分别违法行动,希望争取未来的人的利益,而不是为了我个人的利益。我亦不准备去逃避任何刑责,去做的时候,会选择自首,亦以和平非暴力的形式进行。儿子一个八岁、一个十岁,我觉得小朋友,跟他解释一些事情,他是会明白,或者令他知道一些会出现的事。
   
    陈建荣未做传道人之前,一向做青少年辅导工作,亦是资深历奇训练导师,经常举办青少年夏令营,投身占中这类行动,倒是第一次。他一如其他香港人,适当时候会参加游行,关键时刻如89年64事件及03年7.1游行,他都有挺身而出。陈建荣形容,过去数十年,香港一直争取政制发展,回归前后选举的改变,也是一种进程,他一直平静等待,但现在已回归十六年,他深感普选遥遥无期。
   
    外界批评占中行为过激,很多方法可以争取普选,无须走到这一步。陈建荣原本也是沉默的一群,但他认同普选已到了临界点,唯有站出来。他有所领悟地说,基本法称可以普选特首,中间需要进程,中央政府强调循序渐进,巿民听了多年,其实在拖延,严格来说,中国不想香港有普选。他从来觉得民主不会轻易得到,如果香港政府或中央政府不走向普选方向,根本只可以用较激进方法争取,而且这是和平非暴力,如果政府与他们达成普选共识,根本不用去到占领中环这一步。(待续)
(2014/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