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郑恩宠
·上海李耀新倒台大块人心
·人权律师团一面时代旗帜
·向谢燕益律师妻原姗姗祝福
·中美之差最大在律师地位和
·孔杰荣评毛邓习的律师政策
·维权律师的前世今生
·官员占房千万套真假反腐试金石
·专访江天勇律师
·上海百姓维权有进步有希望
·梁家杰律师评习近平两条出路
·美国历史上最成功刑辩律师
·何为《全球人权问责法》?
·《709人们》香港上映记录时代英雄们
·周恩来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709案和人心向背舆论战
·隋牧青律师被传唤
·法官离职工作不满占大多数
·2016年12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谁将李富春律师整疯?
·请律师民告官促上海市长下台
·上海人权律师林礼国挑战最高法官
·谢阳律师遭酷刑他挺过来了
·知识、法律界联署要周强辞职
·陈桂秋教授:揭709案酷刑细节
·谢阳律师亲笔控告两检察官
·人权律师评2016十大人权案件
·1月24日“国际处境危险律师日”
·李和平、王全璋遭电击酷刑
·谢阳律师亲笔控告监舍警官暴力
·谢阳亲笔控告警官阻扰律师会见
·全球25以上城市聚焦中国维权律师
·网络“翻墙”禁不住
·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2017公布财产决定中共命运
·许昕、斯伟江律师为赵春华出色辩护
·十九大政治局韩正出局应勇上位
·百律师成立“谢阳刑讯逼供控告后援团”
·八国外交官探王藏、叶海燕、倪玉兰
·敢为政治犯辩护律师吴魁明
·30万律师成重点监察对象
·律师酷刑表明当局绝不向维权者让步
·张春桥幽灵和709律师酷刑
·对谢阳律师的起诉状
·欧盟促中国政府查谢阳受酷刑案
·不尊重律师人权的访民会有好结果?
·专访陈建刚律师
·祝7律师获勇气奖
·转载来源:谷歌
·美议员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国际社会声援被捕中国律师
·李金芳:中国的“辩护人”
·余洁: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记人权律师王全璋
·人权律师之妻时代骄傲
·709律师家属天津行
·吴淦严词拒绝认罪
·耿和:高智晟新书英文版发行
·2017年1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美议员会见中国律师家属
·访民王芳不认罪他人事不知道
·王全璋律师被起诉
·709律师家属情人节礼物
·709律师家属获奥斯卡人权奖
·陈旭下台吴志明落马指日可待
·709律师家属致美欧政界关注酷刑
·倒台陈旭是韩正的亲信
·2017年2月中国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杨海鹏提前20天向我透露陈良宇将倒台
·李和平回家韩国律师当总统
·709律师家属需做长期软禁准备
·上海将空降市委书记或市长
·陈旭案引发上海大地震?
·我与92律师公民要求查明709案酷刑
·三律师妻子参加美国会听证
·709案高调开场低调模糊收场
·害怕人权律师当总统系709案实质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美国帮助中国百万法律人的使命感
·五律师妻子在美国会听证会作证
·美听证会期间上海通知对我特别保护
·上海教堂广传美国会听证会
·美总统为何亲自拍板营救709律师家属
·论对709案施害者的饶恕
·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遭法院粗暴对待
·隐瞒伊朗总统是法学博士为什么?
·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欧盟为何对709律师与访民大不同?
·陈旭倒台当局派员问候放松管制
·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习近平反腐有成就709属败笔
·维权公民靠美元雨是靠不住的
·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709家属与访民在美待遇大不同
·女儿从上海被营救到美国前后
·民众看望709律师、家人未来总统候选人
·德副总理外长会709律师家属
·上海市民呼吁释放709律师成健康力量
·文在寅高调参加“光州事件”37年纪念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转载来源:自由亚洲
   主页 | 专题 | 聚焦港澳台
   
   
    【聚焦香港】四个香港人的“占中梦”(一)


   2013-09-18
   
   
    香港女作家陈慧批评,这十多年来香港没怎样变,只是有些人不尊重基本法精神,导致今日的现象。(粤语部海蓝拍摄)
   
    香港的“占领中环”行动,被喻为公民抗命第一波,外界预测将会镇压收场、流血告终。四位来自不同阶层的香港人,包括土生土长作家、传导人﹑基层女工及基金经理,道出各自原因,为何人到中年仍要成为“死士”或后援。(海蓝报道)
   
    香港土生土长女作家陈慧,成名作品《拾香纪》令人重拾回归前对香港的回忆,以往在香港的政治舞台或社运活动,很少看见陈慧的踪影。曾是商业电台节目监制的她,现时在演艺学院教授编剧课程,除了作品对香港流露深厚感情之外,陈慧似乎跟政治扯不上边,但第一批“占领中环”行动(简称占中)的死士名单中,赫然看见她的名字。
   
    年逾50岁的陈慧,曾几何时受过殖民地教育,原来年青时是一名“左派”,父亲亦来自工会。她说自己很爱国,曾经向父亲要求到大陆读书,现在参与“占中”,变成里外不是人的“猪八戒”。
   
    外界对陈慧的“忽然政治”,有点意外,她郤不认同这个说法。她指,生活便是政治,由选择居所位置到那里购物,其实已涉及政治,政治是公民常识,“共产极权国家如北韩(朝鲜),完全没有选择,生活便不是政治,因为你没有选择,但香港可以选择生活,港人最值得骄傲是可以选择。”
   
    生活在香港,陈慧认为关心政治是公民行为,社会政策在影响生活,怎能不关心政治,目前的选举制度及政制,令她没法直接接触核心的东西,甚至发声或拨乱反正,因为未有普选。陈慧对现在的中国,有一定的了解,她明白当权者剥夺公民权利,并升华为权力,但公民有纳税,实有权利监察政府,惟现在看见的中共是权力倾斜,剥夺一切权利,包括知情权,无非令整个公民社会不能运作,所以出现所谓维权。她坦言没法想像大陆人承受的苦,例如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妻子刘霞情况,香港人生活在自由的地方,支持他们是应该的,但她不想多说因为没有深入探讨。
   
    既然香港相对大陆,是一个自由的城巿,问题出在哪里,为何要占领中环?陈慧感慨说,这十多年来,香港没怎样改变,这个城巿依然安静,只是某些人的变化,基本法没有改变,只是有人作出“人大释法”。她直言中英为何谈判多时订立基本法及一国两制,中国大可直接收回香港,没必要长时间谈判,她认为有人不尊重基本法精神,导致今日的现象。她巧妙引用中国前总理朱熔基对香港的比喻,“香港如老太太使用的宜兴茶壶,她能卖天价,但不要洗掉茶渍”,但十六年来,香港所发生的事,就是有人要去洗掉茶渍。
   
    经历七、八十年代香港的陈慧,认为她那一代人,仍相信基本法及一国两制,但八、九十后的青年则未必﹐她指,一个17岁青年所经历的香港,是个不值得信任的城巿。从出生至成长,听父母说得最多是“负资产”,由首任特首董建华脚痛下台,第二任特首曾荫权说只为“打好这份工”,他即将18岁有投票权,但两位争做特首的候选人,仅得千人有份选,然后一个有僭建问题败选,当选的亦陷入僭建谎言。陈慧坦言,如果她今年17岁,一定会激进,因为这个城巿看不见希望,形成官逼民反。此外,作为上一代人,她站出来投身占中行列,为的是让年青人看老一代怎样进行占中商讨,从而尝试与中方商讨普选方案。
   
    她说: 有句说话似乎很徧颇,叫做官逼民反,我说要是民反起来,一定是官逼,我们说话你不听,那便翻枱。你问我,最好当然是商讨,为何要占中,其实占中也是倾谈,正正是书生论政,有说书生论政是做梦。对,这是做梦,中华民国成立之前,都是一个梦。
   
    最后问陈慧,占中可能镇压收场,你怎样面对,她想也没想便说,那便回家。再问,难道你不怕秋后算帐,失掉大陆巿场,她豪不犹疑地答,她不需要大陆巿场。
   
    参与占中的死士行列,首先要填一份“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意向书,其中第三项是“参与公民抗命的行为,并之后会主动自首并于法庭不作抗辩”,这一条,对甚少经历动荡的香港人而言,有点胆战心惊。
   
    今年3月27日占中行动正式启动,翌日驻港解放军随即演习,军人枪炮瞄准中环,替占中掀起序幕。时事评论员程翔亦在第一次商讨日预言,占中可能流血收场。
   
   
    基督教传导人陈建荣认为,若政府能与巿民达成普选共识,根本不用占领中环。(粤语部海蓝拍摄)
    年近五十岁的陈建荣,基督教传道人,家有妻小,两名儿子年仅十岁及八岁。他在填写意向书时,剔了最激的第三项,愿意加入死士的行列。问他可有想清楚,他笑著说,妻子与他很一致,预备办后援会,不少朋友会做后援。但问到可有向儿子交代,占中最后一击要到警察局自首,他认真地说,每逢一些重大决定,都会向儿子说,让他们知道父亲做什么事,今日他们或许不完全理解,相信将来会明白。他对占中可能违法,引用推动者的说法向儿子解释,公民抗命是以违法行动,去争取正确的诉求,所争取的是未来人的利益,行动亦以和平非暴力方式进行,他自愿承担责任。
   
    他说: 公民抗命前题下,最大分别违法行动,希望争取未来的人的利益,而不是为了我个人的利益。我亦不准备去逃避任何刑责,去做的时候,会选择自首,亦以和平非暴力的形式进行。儿子一个八岁、一个十岁,我觉得小朋友,跟他解释一些事情,他是会明白,或者令他知道一些会出现的事。
   
    陈建荣未做传道人之前,一向做青少年辅导工作,亦是资深历奇训练导师,经常举办青少年夏令营,投身占中这类行动,倒是第一次。他一如其他香港人,适当时候会参加游行,关键时刻如89年64事件及03年7.1游行,他都有挺身而出。陈建荣形容,过去数十年,香港一直争取政制发展,回归前后选举的改变,也是一种进程,他一直平静等待,但现在已回归十六年,他深感普选遥遥无期。
   
    外界批评占中行为过激,很多方法可以争取普选,无须走到这一步。陈建荣原本也是沉默的一群,但他认同普选已到了临界点,唯有站出来。他有所领悟地说,基本法称可以普选特首,中间需要进程,中央政府强调循序渐进,巿民听了多年,其实在拖延,严格来说,中国不想香港有普选。他从来觉得民主不会轻易得到,如果香港政府或中央政府不走向普选方向,根本只可以用较激进方法争取,而且这是和平非暴力,如果政府与他们达成普选共识,根本不用去到占领中环这一步。(待续)
(2014/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