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春词/闵琦、余习广、丁朗父
·茉莉花开/王小华、陈青林、孟元新
·北京
·德甫归来/张晓平
·中国之船撞向冰山/张晓平
·党是神马/张晓平
·人到老年/陈锐
·我看中国军队/王小华
·打工仔过年、和沙砾/张晓平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法国王小华
·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朱忠康
·辛亥革命百年颂-兼祝贺埃及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满清退位诏书
   
    很多年以前,几个当时的中共政治老人在上海互相拜年,做出了一个与100年前满清贵族们类似的决定:要把偌大的中国交给“自己的孩子”。自此,大批所谓太子党进入政军商高层,掌控了大量资源,攫取了大量权力与财富。从那时开始,越来越多的人再不对中共的所谓改革报任何希望。宪政学者、媒体人陈永苗愤怒高喊“改革已死,民国当归”,明确要求中国大陆回归中华民国的民主宪法传统。
    历史总是有其相似之处,专制者的结局,也必有其相似之处。回顾清末的这最后一段历史,对于我们了解今天的中国,展望明天的中国,是有好处的。


    1911年5月,作为施行“新政”的结果,清政府公布的新的内阁名单。内阁名单中满族人有九名(其中七名是皇族),汉族有四名。被人称为「皇族内阁」。这九人是:总理大臣庆亲王奕劻,协理大臣大学士徐世昌,大学士那桐,外务大臣梁敦彦,民政大臣肃亲王善耆,度支大臣加贝勒衔镇国公载泽,学务大臣唐景崇,陆军大臣荫昌,海军大臣加郡王衔贝勒载洵,司法大臣绍昌,农工商大臣加贝勒衔贝子溥伦,邮传大臣盛宣怀,理藩大臣寿耆。
    “清末新政”是清朝最高统治者向日本学习,“以日为师”,主观上企图通过自上而下的改革运动建立起一个像威廉一世的德意志、亚历山大二世的沙俄和明治天皇的日本一样的强大的中央集权,强大的皇权,封建性极强的资本主义帝国,以摆脱内外危机,维护自身统治。
    1906年7月考政大臣回国,建议以日本为模式仿行宪政。他们的意见一度颇为清廷重视,屡受召见。端方尤因与李莲英“契合”,得以随时进见且可长谈。
    就是这样的体制内的改革也为满清顽固势力所不能容忍。反对立宪、深得太后宠信的铁良公开出面干预。“端能随时进见,铁竟能随时阻止”,彼此“两不相下”。那拉氏命廷臣会议,守旧派代表纷纷发难,有的干脆提出,中国国民程度不高,连日本宪政也不宜仿行。只是握有实权的庆亲王、袁世凯赞同立宪,廷臣会议才得以议决奏请仿行宪政。待清廷宣布“预备立宪”、派载泽主持先行厘定官制时,反对立宪者再次以种种借口进行阻扰,赞同立宪者亦再次与之激烈论争。双方唇枪舌剑,搅得“初无成见”的“老佛爷”头昏脑涨,叹息“我如此为难,真不如跳湖而死”。反对立宪者的意见,因其“忠心”可嘉,且是“自己的孩子”,对决策产生决定性影响。1911年清廷首次推出“责任内阁”,塞进大批皇族亲贵操纵阁政,与铁良等满贵族的强烈反对高度相关。
   清廷发布的这个亲贵内阁名单引起了立宪党人极端愤怒,十大部院加上总理大臣、协理大臣共计13人,竟然有皇族出身的五人、宗室一人、满洲贵族二人,留给汉人的名额只有四人。如此算来,汉大臣不是增加了份量,而是大幅度减少了,因为按照改革前满汉双首长政治架构,十大部院就应该有十个汉大臣,在全部名额中应该占50%。
   君主立宪就是要约束君主的权力,现在弄了一大帮皇族组成政府,君宪还有什么意义呢?摄政王或许有自己的苦衷,摆不平不愿放弃权力的满洲贵族。皇族优先享有政治权利,其实是对平民对立宪党人政治权利的剥夺。
   皇族成员不宜担任内阁成员尤其是首席,大约在皇族内部也有争议。皇族内阁名单宣布后,内阁总理大臣庆亲王奕劻率协理大臣徐世昌、那桐两次请辞,这或许是他们意识到了什么。
   咨议局联合会很快向都察院提交了一份抗议书,明白表示皇族内阁与君主立宪政体有不能相容的性质,要求朝廷迅速改正,尽快于皇族之外选派大臣重组责任内阁。
   5月14日,山东巡抚孙宝琦向朝廷提交了一份奏折,强调宗支不宜参与内阁。到了6月下旬和7月初,直隶、奉天、吉林、黑龙江、江苏、安徽、山东、山西、河南、陕西、福建、浙江、江西、湖北、湖南、四川、广西、贵州、云南等省咨议局议长及议员四十多人一再联名或单独向朝廷请愿,一再重申“君主不担负责任,皇族不组织内阁”为君主立宪惟一原则,请求朝廷尽快取消这个皇族内阁,于皇族外选派大臣另行组建责任内阁。
   对于各界要求,朝廷这一次似乎不准备让步了,先是严肃训斥孙宝琦的建议太过荒唐,紧接着发布一个上谕,对《钦定宪法大纲》给予重新解释,以为即便实行了君主立宪,黜陟百司的权力仍然归属于君主,议员不得干预,以为这才是君主立宪的本旨。
   清廷十年假立宪假改革,在涉及政治权力根本时,终于露出了真面目。朝廷的强硬姿态彻底断了原来准备在体制内改良的立宪党人的幻想,使他们突然醒悟,开始重新认识孙中山等革命派的主张。幻想破灭的大批立宪党人与清廷分手,加入到了革命的行列。清廷用自己的手,将最重要的盟友推给了革命党,革命运动获得了新动力,新盟友,清帝国就这样走向自己的终点。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枪响。清政府调兵去攻打武汉的革命军,但北洋军不受调遣。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各省纷纷独立,新皇帝、新内阁都已无力回天。1911年11月1日摄政王载沣宣布解散皇族内阁,交出全部军政大权,袁世凯被任命为总理大臣。2012年2月12 日(清宣统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隆裕太后颁发《清帝退位诏书》,清帝逊位。
(2014/03/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