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北京周末诗会
·阳光雨水/郭少坤
·一个城市女人在歌唱/丁朗父
·100万的美学/丁朗父
·观黄海/翔云
·观黄海/翔云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北京基督徒呼吁营救孙文先牧师/莲稻
·祭奠行为艺术先驱大张/严正学
·陈炳焕(树藩)先生子侄/丁朗父
·自人归向神/沙裕光
·段振坤/伍立杨
·最大的根子在这些狗官不是百姓选的/我爱新浪网友
·清明游莽苍苍斋有感/丁朗父
·哀东南万户之膏血/丁朗父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一群坚定不移的人/陈士胜
·一个像古拉格那样恐怖的地方
·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请关注我们的孩子/一群反一党专制人士
·神对你们的拣选——写给赵常青太太/綦彦臣
·蝶恋花*人生再历练/曹思源
·穿过迷雾的兄弟/陈士胜
·人远心近/綦彦臣
·探访丁朗父/陈士胜
·深深怀念彭燕郊师/丁朗父
·关于林昭的一些话/綦彦臣
·1989年5月4日阜成门桥/丁朗父(朱红)
·满江红·主复活/蔡卓华
·纪念五一有感/任铭
·歌颂赵红霞的三首诗歌/新浪网友
·忆我的小金鹿牌自行车/丁朗父
·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家小儿/赵常青
·綦彦臣:在国内流亡的情状——台湾版小说《绝育》后记之二
·誓约/老秦人
·第二十四(四首)/丁朗父
·干岸上的人/丁朗父
·一个馒头的权利/丁朗父
·张艺谋电影《活着》观后感/丁朗父
·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小蜡烛/吴倩
·中原教会几幅珍贵照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六月四日夜雷雨大作连书六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闵琦又住院啦/丁朗父、萧远
·六四爷雷雨声中连书六扇/丁朗父
·农民工/朗父先生
·歌唱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问屈子/老秦人
·叩谢/曹思源
·端午感怀二首/胡石根
·胡石根2013端午感怀三首
·端午节狱中作/郭少坤
·赵常青哺儿图
·山东女访民临产身无分文困北京医院/现场
·守望者群像之陈子明/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沙裕光/丁朗父
·网传胡德华发言的三个要点/文明底
·守望者群像之周舵/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郑酋午
·致有病没钱垂头丧气的闵琦/丁朗父
·读辛亥史兼怀南方友人/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一,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二,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一筐萝卜/丁朗父
·听海哭的声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胡石根/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李海/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严正学/丁朗父
·大陆军迷设计的新国旗
·守望者群像之叶氏兄弟/丁朗父
·周舵应当得和平奖/丁朗父
·股市新歌/闵琦搜集整理
·梅花与半亩草堂/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闵琦/丁朗父
·致某邻居的公开信/北京中原教会朱红
·断水江河图之永定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基督徒/丁朗父
·在草原/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一/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二/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三/丁朗父
·六扇(一、二)/丁朗父
·刘跃的洗礼/祝中原
·六扇(三、四)/丁朗父
·六扇(五、六)/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四/丁朗父
·致“批评家”成非/丁朗父先生
·被出卖的人和他的朋友/丁朗父
·马桩与秋桦/丁朗父
·湖啊,湖啊,深秋/彭燕郊、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人民公社/丁朗父
·秀水河子记忆速写/丁朗父
·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等爸爸妈妈回家的孩子/丁朗父
·当年诗——当下意/沙裕光
·卖梨瓜的人/彭燕郊
·致即将远去的宋庄祭文/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为什么不见马英九
   
   秘书:马英九求见。首长见不见?
   首长:他会谈什么?
   秘书:他会说,厄,按照你的,什么都好谈,对等的条件,我看就从我们原来的协定开始吧?


   首长:已经有协定啦?我怎么不知道?
   秘书:是主席和老蒋签的。叫双十协定,1946年签的。马英九在台湾说大陆和台湾都属于中华民
   国。主席还喊蒋委员长万岁呢。主席还对外国记者说过,他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吧中华民国的国号改了,上了斯大林的当。(小声)还怪党内许多同志当时瞎起哄呢。
   首长:那怎么谈。不见!
   
   
   
   为什么不能反毛
   
   秘书:外媒对拜毛的反应,请您过目。
   首长:我不看我不看!他们懂什么。他们说的那些事,土改呀,镇反呀,反右呀,大跃进呀,饿死人呀,哪都是他一个人一个人干的。那么多叔叔伯伯,这件事上没份 ,那件事上也有份,没有一个干净的。我若说了实话,我那帮子发小非把我掐死。
   秘书:文革总是他一个人干的,。大家都倒霉了嘛。
   首长:文革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文革的烂帐认真捣起来,也是大家都脱不了干系。今天你整我,明天我整你,哪个没整过人?哪个没挨过整?那些挨整的,哪个没整过人?这就是斗争哲学嘛!
   秘书:您说得真好!那您说那帮扭秧歌唱红歌的老太太为什么还那么热爱毛主席呢?他们真的想念那种饿死人的日子吗?吉林的一个国企干部说,老百姓就是贱。
   首长:这么多老同志的后代里,毛家捞得算少的。看看新宇,就那笔字还到处卖,穷啊。人们总是同情弱者。我们的人民是善良的。
   
   
   
   极左还是极右?
   
   秘书:外国人又在嚼舌头。
   首长:说说。
   秘书:有人说我们极左,有人说我们极右。我们到底是极左呢,还是极右?
   首长:都是。需要什么就是什么。
   秘书:哎呀,首长,我这脑袋真笨。
   首长:说了你也不懂。维护我们的利益时,我们极右;维护我们的权力时,我们极左。

此文于2014年03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