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郎父先生窃以为,中国社会物质、经济、技术等硬件方面正在正常化,制度、道德、教育、文化等软件方面,还有大半只脚放在马列斗争仇恨意识形态、传统的家天下党天下意识形态里面。
   中国的统治者和大半个精英阶层都是两面人,都在揣着明白装糊涂。他们并非不明白中国政治体制的落后、不道德、无效率,祸国殃民,他们也知道这个制度必须改变,必须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但他们谁也不愿意自己来操刀动手术。
   操天下之权柄,却完全没有挽狂澜于既倒的勇气,大家都一窝蜂逃避那必将到来的天崩地裂一刻,完全违背统治的伦理,遑论上帝的伦理了。
   某君曾为当今之中共开出上中下三副药方,谓不死之方,安乐死之方,暴死之方。不死之方,中共主动走台湾道路,把国民党请回来,恢复四六宪法,搞真正的两党制。如此则中共可不死,中国有真希望。安乐死之方,为俄国道路。共产党放起政权,但不被清算,前共产党人仍聚于各个领域的高层。表面上共产党没了,实质上是一个党变成了许多个党。但国家也算是民主化了。暴死之方,东欧之齐奥塞斯库、阿拉伯世界之萨达姆、卡扎菲是也。这三副方子,中共高层的许多人是知道的,许多人(无从统计,但我相信)心底里是同意的。如果你不知道这个,说明你还不够高。当然意见归意见,真的要干的时候,还是要很大的胆子,很好的办法和时机。干得不好,弄得四分五裂的局面,再说承担责任都是空话了。
   


   可能很多人会不高兴,但我一介文夫,不在乎这个。我要说的是,国共两党,在民族主义的立场上,是相近的。国方的民族主义,不必多说。从头到尾都是。共方,也基本是。近日无事,享受自由的资讯。反复聆听郝柏村解读蒋介石日记。非常的精彩。其中有两件事是我原来不知道的。一件是1946年国共停战协定,主要是由于蒋介石反悔。当然共产党一直是这么讲的,但我一直不信。我经过六四,亲眼目睹、亲身经历过共产党如何欺骗人民、镇压人民,所以我不相信共产党。但这次是有郝柏村根据第一手资料研读了四年蒋公日记后告诉我的,我不得不信。郝院长还告诉我们,蒋介石曾经对他身边的人解释为什么要和共产党谈判,他说要“以大事小”。今天的中共,好像难有蒋公当年的胸怀气度。蒋公当年所犯的错误,如果算是个错误的话,已经付出了足够大的代价。
   另一件事,是外蒙确实失之于国民政府。我一直以为是共产党为了讨好斯大林,失了外蒙。郝院长告诉我们,不止 外蒙,琉球甚至越南,都失之于蒋公。蒋公是谦谦君子。罗斯福曾经建议二战后把越南交给中国,蒋不要,而且要求越南、缅甸、泰国、印度战后全部实行民族独立。这一点,蒋更像个国际主义者。
   据此两件事,以民族主义的立场而言,要重新检视一些历史,国共的共同点要多出我原来的认识。
   现在中共依仗身量肥大,恃强凌弱,不可一世。请你想想,当年之苏共,身材比你高,资格比你老,现在在哪里?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逆流而动,必然粉身碎骨。万里锦绣江山,原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国也好共也好,不过是放大一号的你我。现在还有人相信万岁万万岁,以为这天下千秋万代是你家的,那应当是金氏国中人吧。退一步海阔天空,放一点身段,争取一个大家都好的局面。
   最后呵呵,出国三日,无意中说破了一件对大家都有好处,却谁也不愿意说破的事情,被天朝两天之内切断了粮草。这个时候,本不该想七想八,应当专心“揾食”,今日房租明日米,孩子的学费,才是最重要的。暂且忍住腹中之饥寒,住大街的危险,喊几句痛快痛快。痛然后快,真是习惯性呐喊了。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旧友已决,新友何往?
   揾食广告:有学中国山水画、中国书法及诗词的请与6508196720朗父先生联系,束修可议。
   

此文于2014年03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