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北京周末诗会
·七月诗社: 我有冤魂惹不得(四首)/吴倩
·中国民族问题是共党造出来
·等待恐怖比恐怖更恐怖/马云龙
·向死而生/丁朗父整理
·什么样的农民愿回到毛时代/鄂军都督府
·纪念和期望/丁朗父
·咏婵娟/沙裕光
·辛亥名人陈炳焕/梁小进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记住这些右派们/五七之友 朗父
·思乡(题画三首)/丁朗父
·快乐之余想起了杨显惠/文明底
·俞家三代一滴泪/裴毅然
·请赐我们以改变的勇气/丁朗父整理
·一条微博,两年劳教/金羊
·綦彦臣/可爱的枯蒺藜,还有白沙上面的蚂蚁
·等朋友们回家/郭少坤、丁朗父
·唱一首世俗不唱的歌/綦彦臣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关于文学,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关于文学、莫言及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毛左为什么仇恨温家宝?/中国新青年
·入党誓词与自由表达喷嚏/喷嚏王
·永生的大智慧在哪里/丁朗父整理
·听潮者说/丁朗父
·君子歌
·1912年的雪/丁朗父
·题赠王均、俞梅荪/胡石根
·陆祀留言(二首)
·无色透明的我/丁朗父
·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丁朗父谈“十八大”
·苦难是上帝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遍地英雄唱梅花(二首)/老秦人
·岳阳二首(题画)/丁朗父
·丁朗父:中国的出路是民主与基督/钟道访谈
·公仆的由来/丁朗父
·官腔一例/丁朗父
·要改变社会,先改变自己/丁朗父整理
·永定河二首/丁朗父
·共产党改革的道与术/丁朗父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慢慢地老歌/丁朗父
·雪歌集三章/丁朗父
·最大的忠孝就是弘扬福音/丁朗父整理
·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元日碧云寺怀先贤歌/老秦人
·由萧何月下追韩信说起/丁朗父
·中国梦,宪政梦!——被枪毙的新年献辞
·和老秦人碧云寺怀先贤歌/Meihua Shen
·与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同吠/山狗
·怎样保护我们国家的女演员?/大寒喷嚏
·二零一三年病了/钟道
·宪政梦当从废除劳教开步/丁朗父
·谤不止于街头/丁朗父
·炸掉大坝,恢复河流/丁朗父
·最坏的加最坏的体制/塞鸿秋
·真实就是力量/丁朗父整理
·牢房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续)/丁朗父
·岁月有感/曹思源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一)/丁朗父整理
·夜起迎新/陈天石
·癸巳年春节有感/余习广
·美式革命与俄式革命/丁朗父
·癸巳贺岁/陈宇彤
·致华夏匹夫、欧阳懿/胡石根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仰(二)/丁朗父整理
·存敬畏之心/丁朗父整理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阳光雨水/郭少坤
·一个城市女人在歌唱/丁朗父
·100万的美学/丁朗父
·观黄海/翔云
·观黄海/翔云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北京基督徒呼吁营救孙文先牧师/莲稻
·祭奠行为艺术先驱大张/严正学
·陈炳焕(树藩)先生子侄/丁朗父
·自人归向神/沙裕光
·段振坤/伍立杨
·最大的根子在这些狗官不是百姓选的/我爱新浪网友
·清明游莽苍苍斋有感/丁朗父
·哀东南万户之膏血/丁朗父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一群坚定不移的人/陈士胜
·一个像古拉格那样恐怖的地方
·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来源:《人物》
   http://news.ifeng.com/shendu/renwu/detail_2014_03/21/35023587_0.shtml
   文|钱杨 摄影|廖建启 卓伦Jollon 孙峙

   
   李金星律师和张磊律师最近策划了一场“死磕派精神展”,目前部分照片与实物已经在他们位于北京东三环的律师会所展出。每一张装在浅色实木相框里挂在墙上的照片或证明都让人想起惊心动魄的斗争,张张都是死磕过的证据。其中一张照片上,镜头近处的李金星穿着衬衫西裤,打着领带盘腿坐在地上,表情严肃。在此之前,法官责令法庭的8个法警把他四脚朝天地“扔了出去”。他身后更远处是以同样姿势和表情静坐的杨金柱律师。这是北海孟荣展案两人被法庭驱逐后绝食抗议的现场照片。另一张照片上,西装革履的几位律师正坐在街头小摊上吃牛肉米粉。这是“小河案”的幕后花絮之一,在这场出了名凶险的战役中律师们在庭上庭下都做了充满勇气的艰苦工作。展品中也有实物,比如对王全璋律师的拘留决定书和提前解除拘留决定书。“要把死磕精神发扬光大。”张磊说。
   
   张磊的随身物品
   
   1.白皮笔记本上的蓝印章
   
   张磊和李金星等律师,在美丽岛审判原址的法庭纪念馆中盖的。上面英文字样,大意是“每个人都有权利生活在自由和安全之下”
   
   2.《民国的忧伤》
   
   专业阅读之外,张磊的阅读兴趣集中在人文社科历史类书籍上
   
   3.笔记本电脑
   
   轻、薄、方便携带;7个小时的待机时间,避免了法庭上不提供电源插座的尴尬;一个案件经常会有一两百本的电子案卷,Iphoto看卷方便。还有就是,张磊喜欢苹果产品的设计理念:自由、平等
   
   4.死磕的依据
   
   2012年版的《刑法办案通典》和2013年1月1日起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等配套规定。前者是实体法,后者是刑事辩护的程序法大全。它们是“死磕”律师的两大“死磕”宝典
   
   5.律师证
   
   张磊说,这是律师的立身之本。不管到哪儿办案,他第一件事就是出示它,然后再谈工作。生于1980年的张磊在自己26岁时拿到了律师证。
   
   李金星和张磊最近在死磕辽宁高院。当事人臧民被超期羁押,法院审理6年未出结果。李金星和张磊共同的办公室一角堆着100来斤从北京十里河农贸市场拉来的黄心红薯。他给辽宁高院快递了4个大个儿的,并打算在之后持续寄给对方。李金星说自己送红薯是履行宪法所规定的公民对国家机关的批评和监督的权利,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上次送红薯是因为类似的超期羁押案例,当事人吴昌龙在看守所从27岁关到39岁。红薯给审理机关福建高院送上门后,他被放了出来。超期羁押案例的重演让他难抑怒火,“那天我和辽宁高院的法官说,我说你再不解决我就碰死在你辽宁高院的大门上。”
   
   杨金柱接受《人物》记者采访时高声宣布自己24日要去山东一个法院门前静坐。“不开庭,不开庭我就死磕,我就要你怕。”因为高血脂、高血糖和糖尿病,他再也不能绝食,只能静坐了。这位行事风格出人意料,几乎胆大包天的湖南籍律师曾在法庭上拍过桌子、摔过话筒,大骂公诉人出示的证据是狗屁,因而时常接到“杨金柱律师请控制你的行为和情绪,请听从法庭的指挥”的警告,甚至被驱逐出庭。他还曾点名要求最高法当时一位领导引咎辞职,直呼他“大法盲”,并写下遗书表明斗争决心。后来每逢重大案件,他就把遗书在博客上再亮一遍。“对,不怕死。杨金柱反正不怕死。”
   
   杨金柱的随身物品
   1.录音笔
   采访时,杨金柱看记者打开录音笔,他说,那我也录一个
   
   2.《死磕派刑辩律师杨金柱》
   书的副标题是“媒体记者和律师同仁眼中的杨金柱”,他曾邀请杨学林、周泽等人写文章谈一谈他。此为样书,尚未公开发行。书名为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所题,杨金柱为此很得意
   
   3.醒神药
   两盒清凉油、一瓶风油精。杨金柱确保自己每时每刻精神十足,说起话来嗓门够大、气势够足
   
   4.胰岛素注射器、采血笔和血糖仪
   和同岁的迟夙生一样,58岁的杨金柱也患有糖尿病。他略有低落地说起往后再也不能“绝食”抗议了,静坐还行
   
   5.《民主与法制》
   2014年第5期。这本杂志曾经对杨金柱做过专访,标题是《孤独的歌者:“律坛怪侠”杨金柱》,他把这篇报道收录在上面提到的书中
   
   同样没法绝食的死磕派律师还有迟夙生。这位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律师是严重糖尿病患者,“一顿饭不吃就绝死了”。她有一个得心应手的庭外死磕手段,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在微博上喊”。“小河案”前三天的庭内信息大多来自她的现场微博。她很高兴最高法要求各法院开设微博,这么一来她就可以@一下违法法院,甚至再@一下它的上级法院。她最近因一起管辖权判定有问题案件,去沈阳市公安局投诉。对方拒收控告材料,且态度强硬驱赶律师。她把现场阻挠情况发了微博,配了照片,@了公安部刑侦局。结果是,她拥有31万粉丝的微博又一次发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还没等迟夙生等人离开,公安局的控告申诉处的副处长就主动找他们表示要接受控告材料。
   
   迟夙生的随身物品
   
   1.速效救心丸
   迟夙生的必备药品。驰援北海律师团时,她特意备了一盒。她下了飞机后就吃了一颗。她回忆说,自己当时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2.各种功能的药丸
   血压、血糖、血脂、肝功能都不佳,迟夙生觉得糖尿病开始对其他器官有了侵蚀。“看来时间不多了,能抓紧工作就多做一些事情。”她说
   
   3.胰岛素注射器
   迟夙生是严重的糖尿病患者。她每天要打两针,早上18个单位,晚上12个单位。如果出差时间太久,随身携带的胰岛素用完了,她就不得不回家
   
   4.路由器、读卡器、无线网卡
   确保迟夙生在任何时候都能开始工作。她离不开网络,采访时她说,“聊了这么长时间,我都着急看微博了。”
   
   5.各大航空公司会员卡
   迟夙生的工作节奏就是天南地北飞来飞去。她几乎是中国所有航空公司的会员
   
   各大快捷酒店打折卡
   
   她出差永远带着速8、汉庭、如家、锦江之星等快捷酒店的打折卡,说不希望增加当事人的负担。不请助理也是这个原因
   
   1979年律师制度恢复以来执业至今的迟夙生说:“我们这个年龄,看到法治从无到有,不希望看到它从有到无。”
   
   我听法律的不听你的
   
   “李庄案”是死磕派律师群体出场的分水岭。当时在网络上与重庆薄、王论战的律师们在这个阶段开始抱团,彼此熟悉。迟夙生是李庄申诉案的代理人。“重庆判李庄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律师这个活没法做了,因为实际上李庄做的那些就是我们刑事辩护律师应该做的那些事。”她回忆说。
   
   “北海案”真正让迟夙生忍无可忍。原先的4位律师涉嫌作伪证被抓,伍雷和陈光武作为辩护律师被北海市公安局组织殴打。当时还是全国人大代表的她飞去北海声援,请律师团吃了顿好饭,还喝了酒。
   
   律师周泽是贵阳黎庆洪的辩护人(黎案第二季因审理地点被称为“小河案”),通过了解和调查,他判断这是一起“黑打”。他在网上披露调查结果,直指公权力枉法裁判,点名道姓控告当地办案人员敲诈勒索被告人家属。“实际上就是直接向他们宣战了。”他把案情向贵州省检察院、政法委,甚至中央政法委有关领导反映,希望借此督促二审的公正审理。
   
   他的大量取证工作,也激怒了公权力。2010年7月12日,贵州省高级法院以“一审判决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为由,撤销原判,发回重审。重新侦查期间办案机关大规模抓人,包括周调查取证的一些证人。重新侦查的结果是,公安机关移送审查了67个人,最后起诉了57个人,而最初只有17个被告人。所有被告人的罪名数量,从8个增至28个。
   
   周泽邀请了博客点击量3000多万的杨金柱、微博上追随者众的迟夙生、陈有西、斯伟江、杨学林、朱明勇等人加入律师团。迟夙生当时接到周泽的电话,“他就跟我讲,小河案件有可能会把他作为李庄第二,他可能很有危险,他当时也非常……他希望危险的时候大姐能不能出来帮助他一下,然后我就答应他了。”6个人承担了核心当事人黎庆洪父子3人的辩护。此后,周泽又在网上发出“寻求律师同行支援书”,迟夙生等直接把它叫做“英雄帖”,周泽拿出20万作为差旅费用,最终集结了一个数十人的庞大辩护团。
   
   2012年1月19日,“小河案”开庭,所有人都能感到对手来势汹汹。在公诉人不断增加涉案被告人数及控告罪名的情况下,此案却降格由贵阳市小河区人民法院审理。这意味着,一审法院成为了再审判决的终审法院,实际上规避了贵州高院对重审的审判监督。
   
   小河法院最初限制旁听权。办案人员用了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等新闻单位的大牌子占着座,却不见有记者报道。然后又安排了一些街道大妈占座。只给每个被告人由亲属领取的两张旁听证。限制放开后,牌子撤掉了,大妈回家了。法院还动员被告人解聘外地律师,并为其指定本地律师辩护。然而,在6人核心辩护团的始终坚持的无罪辩护的带动下,随着案件事实的披露,贵阳本地的一些律师全面反水。很多律师之前是做有罪辩护的,甚至辩护词都交到法院去了,后来依法做无罪辩护。
   
   周泽记得一个70岁叫徐源俊的本地律师,上法庭前两天才临时接到指定辩护函,连起诉书都未看过,而他担任的是一位很重要的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周泽就建议他征求被告人的意见,主动退出辩护。这位律师当庭问被告人,承认自己没有阅卷,起诉书都没来得及看,“在这种情况下对你是不负责任的,你看你是不是需要我的辩护?”被告人回答,那就不需要你辩护了。徐退出而保全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尊严。
   
   审理中,死磕律师就法院管辖权、检察院和法官回避等问题与检察院和法院激烈交锋,甚至有律师当庭警告主审法官。法官警告、训诫律师20多次。第四天时,法官下令驱逐迟夙生出庭时,她当场晕倒在法庭内。在她之前,已有3位律师被驱逐出庭。
   
   死磕的方式直接激活了许多法律条款。庭审期间,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全国律协都派员坐镇,开了33天,就坐了33天。他们通过司法解释完善了被律师们抓住和利用的法律漏洞。“有的是合理的完善,有的是避免法院被动的一种完善。”张磊说。
   
   他总结了“小河案”为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贡献的8条新规,死磕派律师称其为“小河条款”。比如第21条,“实际上就是对他们当时(做法)的否定。”周泽说。新解释规定,原审法院上诉以后,发回重审的不得再降级处理。
   
   其中一个条款被死磕派律师们戏称为“斯伟江条款”。刑事诉讼法规定在开庭的3日前通知辩护律师。“小河案”中,对于外地律师,6月8日开庭,6月4日才通知,本地律师则早就收到通知。斯伟江就动起真格,说按刑诉法第一条规定要求书面通知。“这没办法就上演了中国法制史上一个空前绝后的飞机送达的笑举。”张磊回忆,办案人员连夜飞到北京、上海、杭州、湖南、山东,把开庭通知一一送给张磊、斯伟江、陈有西、杨金柱、周泽和朱明勇。“斯伟江条”最新规定则“也可以采取电话、短信、传真、电子邮件等能够确认对方收悉的方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