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反革命县海晏移民血泪/铁穆耳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转基因与北京特供
·关于中国人的基因/小华闲聊
·2011绝妙好词/王金波
·反转基因和毛左反美是两码事/小华(讨论)
·瞬息万变的执政能力/学渊
·中秋怀狱中诸义士/陆祀
·不尽狗官滚滚来/里建
·致为卡扎菲穿孝服的专制奴才/沙发网文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歌女与文人/萧远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咏洛阳囚禁案/西门退役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1949年后中国失去了人性底线/任雯颐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改革与选举/陆祀
·万里梅花诗/丁朗父
·网传李锐谈话/夜问天
·浙大郑强被疯狂鼓掌之言论
·推荐同胞周小川去拯救欧洲经济/克鲁索
·中共什么时候忏悔/阳开亮
·维稳思维必然导致经济发展成果毁灭/丁朗父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张三一言
·十一/陆祀
·维稳思维将摧毁经济发展成果/丁朗父
·我为祖国的无耻感到羞耻/泣血大学生
·政改慢,腐败快/思源、吴先生
·从亡国奴到“和谐酷刑”/朱忠康
·热门喷嚏/dapenti
·今日中国更需要三民主义/羽佳转
·欢迎给《1959-1961大灾荒亲身经历与见闻录》投稿/孙溥泉
·我怎样熬过大饥荒年月/刘岳山
·离婚了,做个朋友有何妨?/小华闲聊
·国企必须公开资源占有并向人民分红/丁朗父
·中美社会矛盾和危机的比较/张洞生
·如此对待盲人和儿童的国家是最野蛮国家/王小华
·在世代铭记的伟大节日我们歌唱/陆祀、智英、格林、朗父、周舵、砂砾、天石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百年三民主义仍有不灭的光芒/yujia
·京华世象图/丁朗父
·向后转齐步跑-经济快谈二则/丁朗父
·为当前的“批孙”浪潮泼一盆水/王小华(旧文新解)
·中共18大面临大危机及可选择出路/张洞生(公民通讯)
·大陆人三评毛泽东//羽王塑、老许大叔
·"中国特色"世袭制18大成形?/张洞生
·题画三首/丁朗父
·孙中山从国外跑回中国救国一条就足为中国人楷模/王小华
·丑类的表演(二首)/陆祀
·税收这把刀会杀谁?/丁朗父
·寂静冬夜/丁朗父
·追思刘迪有感(又一首)/孟元新
·同为我族哭刘迪/江辉、任畹町、萧远、余习广、毕谊民、杨文
·刘迪与六四/赵常青、黎京、YangLin、QianShao
·“宪法规定共党领导人民”就是一党专制/夜问天
·苏俄炮制中共黑史/夜问天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
·围观省委书记出游/众网友
·卡扎菲被枪杀内幕消息(三则)/问语、封不住滴、wy争鸣
·中国套话大全/人人
·陈光诚遭毒打细节/吴雨
·没有对专制的恨就没有对民主的爱/王小华
·浙江民营实体经济完了/丁朗父
·织里镇抗税冲突实时录/国亭
·人民冷漠因为不是自己的政府/王小华
·国企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加最坏的资本主义/甄理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丁朗父
·国企人事腐败严重堪称邪恶/啄木鸟
·为什么“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子明
·以色列是个好国家/周孝正
·关于中国的常识/网友讨论会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北京广安门内大街
   
   2005年年初,赵紫阳去世,中国,特别是北京暗潮汹涌。几路朋友通过不同渠道打招呼,要我小心。沙裕光沙先生、刘焕文、齐志勇都不顾危险去了富强胡同赵府。他们到了大门外,给里面打电话,王雁南出来把他们接进去。官方人士去得不多,民间人士很难进去。沙老师回来,还给我带来一张赵家自己印的讣告,很珍贵。这是那一年的大事。1月17日,紫阳的忌日,每年都是个敏感日。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人来人去,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家的这个聚会点,几乎成了清一色的民运分子。刘焕文是六四时的工自联,他说还领着基督教青年会的弟兄们上街游行。齐志勇六四凌晨下班时被打断了一条腿,成了六四伤残者的标志。沙裕光是民主墙时代的老人,以“中华四五”的名字发表许多主张政治改革的演说和文章。张智勇两口子这一年来的也比较多。有两位经常来的姊妹,为了他们的安全,我就不提他们的名字了。但弟兄姊妹们都会记得他们,当然更重要的是上帝记得。
   张前进那里被打散以后,他带着一些人去了方舟教会。方舟教会的带领人余杰和北村都是作家,是个明星教会。他们开始聚会的时候,我去过一次,开始说在余杰家里,临时又改成望旺忘(请望旺忘原谅,这几个字的顺序我记得不是很清楚)。我记得有一个画框里钉着一条牛仔短裤,很特别,很抢眼球,一看就是艺术家的家。方舟教会明星云集,很有名。
   陈弟兄和孟弟兄等在北大燕北园以北的肖家河发扬草根精神,在家里,后来又租房办了一家以菜农和菜贩子为主的聚会点,坚持了很长时间。他很骄傲,说这个聚会点是中原教会“唯一”从没有停止聚会”的聚会点。
   还有一个聚会点,后来根据形势需要改了一个名称,曾经风生水起。上帝的教会当然越多越好。
   我们这个聚会点人慢慢多起来。吸取了聚会点被打散的教训,我们自己定了一些规矩:1、不打电话通知;2、到点来,到点散;3、聚会时间只谈圣经,不谈其他,有别的事到别的地方去谈;4、不登记、不问来的人的姓名、职业、电话,也不相互介绍;5、不对外宣传。
   这一年,有关部门、有关人员多次找我,差不多每一、两个星期找我一次。我只谈我的情况,态度很好,谈得很细,但不涉及其他人。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探磨合,双方对于对方的底线大概清楚了。他们认为可以掌控局面,不至于惹出麻烦了。我对如何把握尺度和节奏,就比较有把握了。
   人总是有软弱的,都是有限的。因为这些规矩,教会很平稳,但是人数增长很慢。来来往往有很多人,因为这些规矩,现在都想不起来了。我现在能想起来的,来过我们教会的,与民运相关的,有周舵、萧远、赵体国、孔险峰。胡佳也来过,但不记得是05年还是06年,他是个佛教徒。
   在河北泊头的綦彦臣2004年受洗,到北京来时,回来参加聚会。他的妻子也受了洗,还在他们家里办了一个聚会点。王德邦和他的妻子小唐住在周口店,进城时也会过来聚会。他们有三个孩子,一来就是五口。
   教会生活慢慢地成为大家生活的一部分。每个人到了这个日子,好像都有所期待。家庭教会,真正的特点,特质是家庭,是一家人。是人,不是房子。一家人一家人来聚会,一家人一家人来服侍,一家人一家人得到改变。家庭教会,有的翻译成“home church”,有的翻译成”house church”,都有道理,但我认为还是”family church”最真实。这个体会,我在以后的几年里,越来越丰满,越来越深刻。
   人们对于家庭教会对于中国社会的影响,认识还远远不够。不够充分,不够深刻。我可以有充分根据地说,第一,中国的家庭教会是非常独特的、真实的、强大的信仰群体。人们看见的只是冰山的一角。第二,家庭教会是中国基督教社会的主体,是“沉默的大多数”。第三,家庭教会的发展是中国社会免于崩溃的重要的,且越来越重要的道德、精神甚至是组织力量。
   当然就一间教会的人数来说,家庭教会一般是小的。规模小、人数少是家庭教会的常态。一个中国家庭的空间,能容纳多少人呢?不过耶稣的门徒,也只有12个人。这就是最初的教会,和中国家庭教会的规模差不多。
   对于在悬崖边缘的中国来说,中国家庭教会,真正是使徒时代的教会。很少有人会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真正能够挽救中国的力量,中共没有这个力量,依赖于中共存在的官方三自教会,也没有这个力量。
   很多人要笑了。
   请慢加轻薄。
   我信上帝的意志深不可测,人不能知晓。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2014/03/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