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名字看天命]
曾节明文集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成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中结束?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是爱共产党主义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文明的主体是人而非土地,中共推播地理伪民族主义,恰如满清慈禧推播义和团
·习近平会接受港人五大诉求吗?习近平立胡春华为接班人的传闻是真是假?
·习近平调军进京胁迫党内成常态,埋下了军事政变之根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纵容色情,是中共腐蚀抗争者意志的重要手法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四中全会的倒退风向标:“逃顶大师”清仓撤逃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秦”始“清”终的玄学思考
·中共国物价全面暴涨的背后/习近平在学朝鲜,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主体思想”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危
·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这个对比证伪了华人低劣论,也是大陆人三十年来只能维权、没有民运的根本原
·为什么太监和女人当权,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海的分歧
·香港法案的影响,及川痞将会如何选择
·秦朝的技术之迷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名字看天命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由名字看天命
   
     笔者在《南京“119”碎尸案要点透视》系列(之一、之二、之三)中,对南京大学女生刁爱青遭惨杀碎尸案进行了理性的分析和推测,并最小范围地锁定了凶手。但因此案涉及中共国南京军区权贵,因此不可能指望中南海当局能破案暨还死者家属公道。但天理昭昭,因果报应不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出身军区高干的某作家既犯下此等发指大罪,遭恶报是命中注定的事,“人不报则天报”。
     刁爱青年不及二十,就横遭凶杀碎尸,如一株新嫩海棠,刚刚花容绽放就横遭疾风摧折,残枝覆叶还带着晶莹的露水,着时无限惋惜,但不能不指出的是:刁爱青遭此大凶,也属命中注定,这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
     就形而论,“刁”字恍若一把插向自身的锋利匕首,因此“刁”非吉姓,“刁”姓属剑锋金,刁姓者有自伤自损的潜在之弊;要趋吉避凶,必要取带火之名,方能克制“刁”姓之凶,比如取名“刁晶晶”、“刁耀华”等等;例如:刁爱青之父名“刁日昌”,有三“日”之火克制“刁”姓之凶,故刁日昌迄今仍健在,且过着安宁的生活、无饥寒之迫。


     但刁爱青之名“爱青”却是嫩木之象,反招姓之克而徒增“刁姓”之凶。
     诡异的是:刁爱青生前爱红色,她喜爱的外套和行李箱都是大红色,大红乃血与火之色,嫩木生火泄气更弱,故遭姓之克更惨!
     网传刁爱青系遭锋利的军用匕首割喉而死,这应该是真的。
     目击者证实:1996年元月十日傍晚刁爱青离开宿舍后,最后现身之地是南大校门三百米外的青岛路,这个细节也是很有意思的:
     一月十日也即“1.10”,谐音“要死”,由谐音可测:刁爱青被杀害的时间,应该是元月十日当天晚上;
     “青岛路”即“青倒路”——通向刁爱青倒下的那条路;正是在“青倒路”,刁爱青上了某作家的车,而后在反抗强奸中倒下了。。。。。。
     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政权的命运,都可以在名字中反映出来:中共国有一个奇异的现象,就是每逢名字中带水的领导人,“革命事业”或政权就兴旺、稳定,如毛泽东、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碰到名字中无水的领导人,“革命事业”或政权就挫折、不稳,如: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
     这个奇异的现象,在满清身上同样存在:满清入窃中国的年号“顺治”、“康熙”都有水,“顺治”更是六道水,故顺治时期满清无往而不利——利用中国内乱蛇吞象、成就了蛮族征服史的奇迹,“康熙”五道水,故康熙时期满清不仅巩固政权、还征服台湾,国势达到顶峰;“雍正”有土而无水,故对满清来说不吉,胤祯亲著《大义觉迷录》,与汉人辩论统治合法性,固然气度非凡,但因贼鞑子后金入关后倒行逆施罪恶太大,与鲜卑李唐不能比肩,雍正的气度对满清殖民统治是危险的;可惜雍正在位短暂,乾隆上台后纠父皇的“偏”,禁他老子的书。。。恢复了贼鞑子后金的阴毒,并登峰造极。。。但“乾隆”无水,故乾隆时,满清国势大衰,乾隆晚期已是“夕照空山”。。。。。。
     满清还有一个诡异的现象,就是“摄政王始,摄政王终”、“孤儿寡妇得天下,孤儿寡妇失天下”——恰逢害死同治、光绪二帝的满妖扫帚星慈禧入土、正当摄政王载沣雄心勃勃地欲效法“皇父摄政王”多尔衮中兴大清的时候,后金帝国突然散了架!
     中烂海共产党红朝也有一个独有的怪现象,就是“胡”姓领导人比例奇高,自“粉碎四人帮”以来,五任中共总书记,竟有两任姓“胡”:胡耀邦、胡锦涛,若潜在的“第五代核心”胡春华二十大能上位,则六任总书记竟有三任同姓——“胡”姓率达百分之五十!
     由此可窥:中共政权与“胡”密切相关;故笔者斗胆直言: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中共政权即后清政权。
     中共国之命运,必与“胡”人密切相关!
   
   曾节明 写于2014年二月二十三日夜于雪融纽约州
(2014/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