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曾节明文集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成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中结束?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是爱共产党主义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文明的主体是人而非土地,中共推播地理伪民族主义,恰如满清慈禧推播义和团
·习近平会接受港人五大诉求吗?习近平立胡春华为接班人的传闻是真是假?
·习近平调军进京胁迫党内成常态,埋下了军事政变之根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纵容色情,是中共腐蚀抗争者意志的重要手法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四中全会的倒退风向标:“逃顶大师”清仓撤逃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秦”始“清”终的玄学思考
·中共国物价全面暴涨的背后/习近平在学朝鲜,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主体思想”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与王希哲先生商榷
   
     最近读了王希哲先生在曼谷中国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的讲演文字稿——《为中国劳工阶级的权利永远奋斗》,有酣畅淋漓之感,因为作者不仅笔锋凌厉、文思敏捷,其对中国社会近四十年来的矛盾演变,分析鞭辟入里,这在民运异议人士当中实属少有。
   


     但或许是因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老王对右派洞察深入骨髓,对左派的分析,却有失之粗疏之嫌,例如,老王在文中说:
     “1976年中共右派政变之后,特别是“89-64”血腥镇压了民众争民主反官僚腐败的运动之后,号称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中共就完全背叛了工人阶级利益,在“市场经济”口号下放手地复辟资本主义,放任和勾结,保护国内外资本力量对工人的残酷经济压榨和政治剥夺。或利用权力鲸吞原国有财产本身成为了权贵大资本家。”
     在这里,王希哲把华国锋一伙“粉碎四人帮”的宫廷政变,当作“中国右派政变”,是有失水准的。
   
     中共当权派的派系,以经济主张来划分,有共产派(即毛派和极左派)、“鸟笼派”(即以陈云为代表的“正统派”,其以主张公有制下少量私有经济——所谓“鸟笼经济”著称,这一派实际上是当时的中左派)、和走资派(即当时的中共右派,以邓小平为首);以宪政为参照来划分,则可分为专政派和政改派两大阵营:政改派以胡耀邦、赵紫阳为代表;专政派的阵营则极为广泛——毛泽东、陈云、邓小平(刘少奇)势力都属于专政派。
     由于1976年的时候,中共政改派尚未当权,专政派一统天下,因此,当年中共当权派内的左、中、右派,都是专政派中的左中右派别:当时左派要继续共产道路(毛左派更要继续“文革”)、陈云等中派要停止文革、重树和巩固老革命特权、恢复“十七年”式的“正统”秩序、以邓小平为首的右派,则急于走资本主义的道路(实际上要走有专制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
   
     无论怎么看,华国锋都与当时的中共右派沾不上边:
     第一,华国锋高举“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华国锋不仅这样说,也部分地遵循了“两个凡是”——除了对“毛文革”阳奉阴违以外,毛泽东的其他政策,他都忠实地奉行,包括“一大二公”的经济政策,包括“大鸣大放”等“四大自由”,这就和邓小平、陈云格格不入;
     第二,华国锋从来不属于邓小平、陈云势力,也从来不是邓、陈势力之友,华国锋的飙升得自毛泽东的提携,与中共右派毫无关系;
     第三,华国锋不喜欢陈云,倾向于压制邓小平(虽然后来压制失败);在人事上他也是中共右派的对立面。
     综上可以看出,坚持“一大二公”而反对“邓改开”的华国锋不是中共右派,而属中共左派;当然,华国锋的确算不上毛左派,因为华国锋反对“文革”,而“文革”才是毛泽东的灵魂——奉行“大民主”群众专政,是毛泽东区别于其他独裁者的“特色”;但毛左派只是中共左派阵营中的一派,华国锋算不上毛左派,不等于他就不是左派,更不能说明他就是(当时的)“中共右派”。
     或许,王希哲先生在这里错误地把毛左派等同于整个中共左派。
   
     也许,王希哲先生因为“粉碎四人帮”最终导致邓小平右派咸鱼翻身、中国历史走向急剧右转,就误把“粉碎四人帮”当作“中共右派政变”。
     事实上,非但华国锋非右派,“粉碎四人帮”的“10.6”宫廷政变,也于邓小平团伙没有任何关系:“粉碎四人帮”的主力是华国锋+汪东兴掌握的“8341”部队,老军头叶剑英仅起次要作用,而汪东兴是毛泽东的亲信,叶剑英的理念,最多接近陈云派,算不上右派。
     无论如何,华国锋是政变的核心,惯性的力量是强大的,没有华国锋的首肯和牵头,汪东兴和叶剑英都是不敢政变的。
     华国锋发动政变的目的更非解救中共右派,而企图自己独裁;汪东兴教唆政变的动机,则是惧怕江青坐稳后会清算自己(汪东兴与江青有隙,而江青是睚眦必报的泼妇)。但政变的后果,却是华国锋、汪东兴始料未及的,它导致邓小平右派咸鱼翻身。
     因此,“粉碎四人帮”的本质,不是中共右派政变,而是中共左派内讧,此种内讧导致左派方寸大乱,而中共右派乘机复辟成功。
     如果没有“粉碎四人帮”,已再次被毛泽东打入冷宫、笔杆子、枪杆子双无的邓小平一伙机会微渺,华、汪的宫廷政变,则令事前的一切不可能成为可能。
   
     只有“中人之资”的华国锋,就象一个见财起意的管家,在老主人死后密室发难,从背后偷袭老主人的继承人团队——“四人帮”,把四个人打翻在地,导致本来被老主人制服、让“四人帮”踩在脚下的敌人邓笑贫获得解放,收拾旧部,反攻倒算,把老华团伙和“四人帮”一锅端。
     从左派的角度看,华国锋诚乃利令智昏、愚不可及也。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 2014年二月十六日晚于冰寒纽约州
     
   
     
     
(2014/0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