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苏明张健评论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有人说老百姓怕官,本人倒不以为然。两千多年的皇权专制,二十多次的改朝换代,不都是老百姓们揭竿而起推翻现政权,另立新国号吗?史学家们计算过,从公元前五百年至今的这两千五百多年里,中国社会的平静,或者说是稳定的时间段从来没有超过十七年的。局部地区的官逼民反,周边民族的进犯,统治阶层争权夺利引发的逼宫、兵变,甚至是内战。

   

   乾隆六十年统治,被公认是盛世六十年.但在这六十年里,他曾三次发兵攻打朝鲜,一次打新疆,还和缅甸发生了战争。在他统治的后期,各地的灾荒和民间的造反是频频不断,朝廷的国库里竟然没有钱去救灾和发放军费。而乾隆却不相信这些,他接手的是个富足的江山,糟就糟在还有一个盛世的旗号。他自以为继承发展了盛世,其实是把祖父辈积下来的家底花光了,败完了。自他以后,清王朝就开始走下坡了。

   

   毛泽东进城坐了天下。他承认中国大陆是个一穷二白的国家,然后就没有了下文。一边强迫人民喊幸福,一边弄出了一大堆的主义、路线,去达到和满足他的狂妄的权力欲。所以古人说,“小人得志是大不幸”。又说,“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不仅仅是造成了毛氏家族的不幸,更是祸害了无数的人命和国家。

   

   经历过十四年抗战和四年内战的大陆,确实是一穷二白。但是当时中国大陆至少还有覆盖着领土22%的大片森林,丰富的水资源,16亿亩的耕地,和虽然不多、但却是尚未开发的地下资源。尤其二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收回了被清朝政府丧失了的全部主权。还有经历了二十年战乱、渴望修复家园过安生日子的四亿多中国民众。这份家底虽然说是穷了点,但无论如何也比德国和日本这两个战败国的家底要富足多了。怎么会到头来,这两个战败国倒进入了世界的七强,而中国大陆却连个亚洲里的四小龙都沾不上边了呢?

   

   两千五百多年间,中国稳定的间隙从来没有超过十七年的。而共党的这六十多年,同样如此。毛泽东当政的前二十七年,大大小小莫名其妙的政治运动是二十余个,上亿条生命失去得是无缘无故。这与稳定是丝毫不沾边的。以后对印度、对苏联、对越南、对朝鲜的四场战争,中国大陆都是战败的一方。

   

   对汉、藏、蒙、回、维吾尔的至少二十次的大屠杀;以特权贪污、腐败和掠夺为宗旨的破坏民生,断人活路的残忍暴行,充斥着这所谓的改革开放的后三十多年。六十多年来,中国人从来没有过过一天稳定的日子。

   

   纵观历朝历代,病变、民变、政变乃至内战,无一不是当权团伙一手造成的。老百姓们盼望的是国泰民安,一语道破了主题。朝廷要政治清明,吏治廉洁那是国泰,于是民才能安心的过日子。朝廷也喊国泰民安,其实是颠倒了主题,老百姓们不闹事那是主题。

   

   至于朝廷整天争权夺利、内讧火拼,打得是血肉横飞,那是朝廷的事情。国不泰,民也得安;民不聊生,也必须要认命。这就叫做不讲理。共党的特色就是更不讲理。共党霸占着公权力胡作非为,还不许老百姓说话,不许老百姓反对,不许老百姓抗议。否则就是屠杀镇压,这才是真正的霸权主义。

   

   无论共党如何去骂美国政府是霸权主义,至少美国政府的权力是来自于美国公民们的大选。没有一届美国政府企图霸占公权力,阻止全民大选的。所以美国的社会是从来稳定,历届政府也从来没有喊叫过“稳定压倒一切”的。只有社会不稳定,民心不稳定的社会,统治者们才会喊叫稳定。

   

   文革结束以后,所谓的改革先从农村开始的。其实就是稍微的放松了一点点对农民们的束缚,仅仅两三年后,中国大陆就结束了三十年的凭票凭证限量吃饭的半饥半饱的日子。

   

   接下来的城市改革,共党不得不承认至今始终是失败的。因为共党们不懂得人活着不是为了吃饭,吃饱了饭是为了要创造更好的生活的道理。经济略有好转,官倒贪污却盛行了起来。民主是仍然在倒退之中,因而才引发了八九年春的北京民主运动。

   

   就在这场运动的前和后,是邓小平两次提出了稳定压倒一切的主张,第一次是1989年的2月。他说:“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另一次是1990年的12月。他说:“我不止一次讲过,稳定压倒一切,人民民主专政不能丢。”从那以后至今的二十多年,稳定压倒一切就成了共党统治的唯一口号和唯一手段了。

   

   为此,本人曾几次请教过一些民主人士和自由主义者们。他们的一致看法有两点:一是,共党所要的是国人民众对共党的违法犯罪的行为视而不见,要顺从认命的稳定,使共党打算长久的统治,人民就必须心甘情愿的忍受。

   

   二是,压倒一切的意思其实就是压倒民生和民权。也就是说,人民应该被共党任意宰割,哪怕到了无法谋生的地步上也必须稳定。这就解释了三、四千万冤民产生的原因和每年十八万起民间抗暴维权运动出现的原因了。

   

   国不泰民不安,稳定是无法做到的。法学家们更是一语道破,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和做法都是违法的。为了维持稳定,可以公然无视法律去为所欲为,胡作非为,反而把中国大陆变成了强梁世界、丛林社会,这其实是官逼民反。

   

   近日看到了一篇文章,作者分析中国大陆的时局,总结出了中国人普遍持有三种不同的观点,分别是:第一,是拥共维稳论;二是反共救国论;三是助共改革论。该文章作者显然是站在了助共改革论者的一边,理由是共党仍有民意的支持和拥护。

   

   而证据就是美国的一个研究机构,在7月12日发布的一个调查报告中说,世界上只有四个国家的人民对本国经济是有信心的,一就是中国大陆,83%的国民是有信心的;二是德国,民意占了73%;巴西占第三位,民意是65%;其次是土耳其,拥有57%的民意的信任度。

   

   这家机构调查了二十一个国家总共是两万五千人以后,得出的这个百分比和排名。因此该作者的结论就是,“以上三种主要观点中,助共改革论者占了大多数,代表了主流的民意。”既然这是个国民对本国经济信任度的调查,那么我们就要讨论中国大陆的经济是个什么样的经济体制。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不是自由市场的机制,仍然是所谓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体制。权力仍在掌控着一切,所以应该说是个钱权相互勾结的经济体制。从种种的事实和现象来看,权贵们的暴富是通过了两个途径实现的:一是贪腐;二是公然的抢劫。民间早有定论,把这种经济称作是贪腐经济、抢劫经济、土匪经济。

   

   本人不太相信会有83%的中国人参与了钱权勾结的勾当,于是在贪腐抢劫的匪类行径中成为了获益者,于是又成为了愿意帮助共党进行政治改革者。共党恨的是普世价值,宣称六个不搞。反对政治改革的原因,就是因为共党们是这种钱权贪腐经济的既得利益者。既然有现成的利益可图,又为什么要改变现状呢?

   

   维持稳定,就是保护现状的手段,而且维稳的开支是一年比一年大。如果有83%的中国人是现行体制下的获益者,他们也必然是稳定压倒一切的支持者;绝对不会是政治改革的提倡者和拥护者,而是和共党一样的坚定的反对者。所以所谓的助共改革论,其实就是拥共维稳论者。

   

   不知这位作者与共党有什么渊源,把反共救国者与汉奸汪精卫放在了一起,把反共说成是反中、反华。下面想说的可是还没能说出来的想必是反中国人或者是反人民了。其实反中、反华、反中国人、反人民的是共党。真正想要明白这一点,是不需要有多少学问的,只要有一些常识就足够了。美国的外交杂志近期的一篇文章中说,中共最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稳定高于一切”。

   

   1991年,苏共解体是二十一世纪最重大的一个事件之一。毕竟前苏联是迄今为止、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具有最长的社会主义经验的国家,因此,其对中国自身的现代政治史和发展影响深刻。对苏共解体的原因,至今中共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三个观点主宰着中共对这一问题的讨论:

   

   一,那就是归罪于个人,也就是说归罪于戈尔巴乔夫;第二,是归罪于系统或者是体制,也就是归罪于苏共内部的一些有自由和改革意识的人形成的第二阵营的力量,因为他们看到了这种制度最后崩溃的原因是体制造成的。例如,经济的停止,管理的混乱,教条主义和官僚的僵化等等。中共坚持认为社会主义的模式的本身是不存在缺陷的。三,那就是归罪于西方,特别担心的是美国的政策和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所以对美国抨击为霸权主义的话语时常出现在中国报纸的社论里。

   

   文章最后说,“当那么多的人已经失去了对马列主义,对社会主义经济和对共产主义信仰以后,中共又如何成为一个可以通变的独裁政权呢?即便中共可以这样做到,这种政权又能维持多久呢?在共党谎话连篇,信息严密封锁的中国人当中,或许有部分人还看不到共党的大厦将倾覆的结果,但是共党们是清楚的。”

   

   共党的外汇管理局近日公布的数字显示,今年仅第二季度当中流出去的资金高达714亿美元,而去年第四季度资金外流是480多亿美元。中国社科院的统计数字是,从2011年第四季度到2012年的第二季度,累计外流资金1,82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是1万2千个亿。

   

   这就说明了引进外资早已成为了昨日的黄花,而这些年是中国大陆的资金在大量的外流。外流是个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外逃。且不提赃钱外逃是为了逃避惩罚和清算,即便就是普通的人,手边有几个钱的人,也纷纷的把钱兑换成了美元带到国外去。他们这样做的理由通常是:

   

   第一,人民币资金不安全,预期不好,贬值的风险是越来越高;二,是政局的不稳定,社会矛盾和冲突激烈,没有安全感;三,是不认同共党的教育体制,为了后代得到正规良好的教育,也必须出国;四,是环境的污染,有毒食品,腐败之风已经影响到每个家庭和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了。在政权腐败经济崩溃之下的又一波大逃亡和离家出走的高潮已经出现了。

   

   一位建设银行的工作人员说,“目前美元很吃紧,现在人民币要换两千美元都需要预约了。”一些经济学家们分析,今年上半年中国大陆对外直接投资的大幅增长,证实了企业开始大量的抛弃人民币,买进美元的情况。在经常项目下的贸易,收益和经常转移都可能使资金出逃的典型做法,尤其在海外订购投资的大量的出现,国企及其下属的企业在海外订购投资是特别多,其实是在向海外转移资金。

   

   根据共党商务部的数字,2010年上半年,中国大陆的投资者们对116个国家的

   2,163家外国企业投资、融资35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8%,另外并购外国企业的投资是118亿美元。

   

   大家都知道,所谓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共党不但没有存下一分钱的财政盈余,反而欠下了九十万亿元的国债,那么这些外逃的资金又是从哪儿来的呢?无非那就是利用股市圈老百姓们口袋里的钱,动用老百姓们在银行里的私人储蓄,包括人民币和海外亲属汇来的外币,制定名堂繁多的苛捐杂税和随意出台的罚款名目,搜刮老百姓最后的一点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