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大限已到]
苏明张健评论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大限已到

现在四、五十岁的中国人,还应该记得共党三十年前的那句话,就是“帝国主义一天一天的烂下去,我们一天一天的好起来。”这句话反复的说了三十多年,指的是以美国、英国为首的民主、自由富裕的国家在一天天的烂下去;这个一天一天好起来的,是指以苏联为首的共产极权的阵营和国家。

   

   对于稍微读了一点马列的书的人来讲,这句话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共产运动的祖师爷列宁就曾经断言,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根据物极必反的定律,凡是到了最高阶段的事物一定会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那么不是退下来,就一定会摔下来。言外之意就是,只有富裕的国家人民都要了饭,才能显示出凭票、凭证限量吃饭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如果民主自由的国家没能够烂掉,那么社会主义这个阵营也好不起来。列宁为了能使美国这个帝国主义国家尽快烂掉,就把俄罗斯的领土阿拉斯加以两千万美元的代价卖给了美国。没想到的是,美国没有烂掉,美国人也没有要饭,而是苏联反而发生了大饥荒,活活地饿死了两千多万人。看起来理论这种东西是不能够凭空臆想、或者是捏造就可以制造出来的。

   

   另外一句共党常说的话就是,“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共产极权阵营垮台了,共党不说这句话也有二十多年了。那是因为天下的朋友都没有了,共党不得不面对是天下的敌对势力,包括国际上的和国内的。这就如同楚霸王项羽,陷于四面楚歌的绝境上。既不可能好起来,更不可能有朋友来救援。萨达姆、本拉登、卡扎菲都曾经是共党支持过的朋友们。他们的死,共党没有出手援救;那么共党的死,也不会得到任何的同情和帮助。

   

   6月2日,埃及的前独裁者穆巴拉克被判终身监禁,两个儿子的贪污罪名成立,等待判决。父子三个人贪污的民脂民膏是五百多亿美元,全部归还给埃及人民。共党就又少了一个朋友。5月底,朝鲜的金正恩下令,禁止在朝鲜进内使用人民币,另一个朋友又和共党绝交了。

   

   共党对金家政权只是利用,并没有指望什么。共党不过就是想把贬了值、贬得不像话的人民币推向国际,成为国际上通用的货币。国际上那么多的敌对势力肯定是不同意,这也就罢了。连臭味相投的金正恩也反对,其实这应该是在意料中的。

   

   在这之前朝鲜的军队和中国大陆的黑社会勾结,劫持了三只中国的渔船,公然开价120万元的赎金。强大、辉煌了的共党连只渔政船都没敢派出去,老老实实的把赎金给了绑匪。只要是有绑匪来绑票,共党就一声不吭的出赎金。这究竟是在表现中国的国力增强了呢?还是表现在中国的国际地位提高了呢?

   

   伊朗现政权是共党的朋友,共党投资20亿美元打算帮助伊朗修建个水电站。伊朗现政权由于不同意共党在伊朗的融资的做法,干脆拒绝了这项投资。前不久,蒙古共和国也拒绝了共党提供的八、九亿美元修建发电站的项目;而去年缅甸的新政府也拒绝了共党提供三、四十亿美元帮助修建水库和水电站的投资。

   

   记得那是三十多年前,所谓改革开放刚开始,共党的政府各部门就已经变成了不得到任何好处就不给办事的地步上了。加上政府庞大、机构臃肿,老百姓去办事往往找不到头绪,搞不清什么部门该办什么事儿,于是民间就流传着一句话是,“背着猪头找不着庙门。”意思是知道找政府办事就得送礼,只是不知道礼该往哪儿送。

   

   现在这句话该用到共党自己的身上了。共党知道自己长期到处树敌,在国际社会上是完全孤立的,也急于找几个臭味相投的政权交朋友。古人说,“小人喻于利”。以为花了钱,对方就会见钱眼开,和共党就勾肩搭背了。看起来,钱这个东西并不是万能的。这些政权并不像共党一样见钱就拿,根本不在乎这钱是怎么来的,目的又是什么?哪怕是卖国祸国殃民为目的的钱,共党也是照拿不误的。

   

   中华文化中,圣贤们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古训,共党们不懂,但是外国人却懂。就连外国的专制政权、独裁政权和穷国的政权都有一个底线,知道什么钱可以拿,什么钱就不该拿。只有共党这种团伙,才是下作到了什么钱全敢往口袋里放。这就是共党背着猪头交朋友,找不着庙门的真正原因。在国际这个社会中,共党政权不只是孤家寡人,更是成为了众矢之的。那么在国内这个社会中,共党是否朋友遍大陆呢?显然也不是。

   

   共党团伙打出的是无产阶级的名号,问题就出在这里。任何一个社会都会有富裕阶层,也可以称作是资产阶层,还有中产阶层,也可以称其为是知识阶层和高收入阶层。再有就是一般的工薪阶层,也可以叫做低收入阶层。再由于伤残病老,社会上也出现了一个贫困的阶层,是依靠着国家的福利和社会的保险制度生活的。各个阶层的划分是根据家庭的财产和收入为依据的。所谓的无产者是到处都有,但是人数是极少的。

   

   从社会学的角度上去讲,这些人是形成不了一个阶层的,但却是一个社会上必须背负的包袱。成为无产者的原因,通常听上去都是不够体面的。古人说,“民从四业”,也就是士农工商这四个行业。中国是农业国,绝大多数的人是过着男耕女织的日子。所以古人又说,“男不耕则为盗,女不织则为娼。”于是无产者才出现了。这就是因为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沦落为无产者的。

   

   再有就是自甘下流的沉迷于坏的嗜好,例如赌博、嫖妓、吸毒等等,倾家荡产流落街头。共党硬要把这些人算作是个阶级,又自认为代表了这个阶级,于是共党的性质也就不言而喻了。共党擅长搞农民暴动,可是被当时的舆论称作是痞子运动。由此就可以证明,共党所依靠和所能发动起来的,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了。

   

   共党把一国的公民划分成了左中右的三大派,又时常变换着依靠什么人、团结什么人、打击什么人的手法。反反复复,一国的民众都轮流受到了共党各种各样程度不同的打击。帮助共党篡政,付出代价最惨重的,那就是农民;共党当政以后,对农民剥夺的最狠,又最不把农民当人对待。

   

   共党又摇身一变,成了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先锋队在享受着特权,而工人阶级们却是低工资、低待遇。所谓的改革以后,工人阶级的饭碗被打碎了,又是下岗、又是买断工龄,被共党一脚踢出了工人阶级。失业无业,低劳保、甚至是无劳保。先锋队的旗号是仍然打着,但是共党却不再代表工人了。为了贪腐,共党又让资本家们入党,只是不好意思说代表工商资本家,但却在干着钱权勾结的勾当。

   

   农工商三大行业,共党在不同的时期,根据不同的需要分别去代表这三大行业,其实是在利用这三大行业去篡夺政权、去巩固政权、去享受特权,去贪腐、去卷款外逃。说到底,共党谁也不代表。共党的成员也不代表党,党也代表不了任何的事物。体制内的人仅仅是祭起了共党这个抽象空洞的名词,在干着只代表个人贪婪的、物欲追求的勾当。

   

   共党是个惟利是图的团伙。假如说,在几十年前还有一群天真无知的理想主义者们受骗上当,参加了这个团伙的话,他们的命运也只有三个结果:一是当他们发现共党说的和做的完全背道而驰的时候,就必然受到共党残酷的打击,以致送掉了性命。王实味先生就是一个例子。他因为看到延安没有民主,所以写了一篇题为“野百合花”的文章,在一九四七年被共党以砍头的方式处死,抛尸于一口枯井。

   

   另一个结果,就是当他们发现了共党无人性、匪性和流氓性以后,感到了符合了他们人性中恶的一种快感,便积极主动的去泯灭自己的人性,助长丑恶的兽性,努力使自己变得比土匪更凶恶,比流氓更无赖,成为了共党每一次祸国殃民出谋划策的狗头军师和打前锋的帮凶。

   

   而第三种结果的人,通常是首先要做出一个无可奈何的姿态,然后说上两句,什么人在其中身不由己之类的模棱两可的话。其实是在共党这潭混水中,早已从美妙的理想主义者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既得利益者。共党是恶贯满盈,真不知道有一天这种人如何去证明自己是共党这个团伙里的好人。

   

   记得那是在五十年代初,在北京天安门西边的一条小巷深处,有一家西餐馆,门口挂出的牌子是欧美同学会。后来知道了,进出这家西餐馆的人都是三、四十年代留学欧洲和美国的专业的高科技人才们聚会的地方。饭馆并不大,但是很安静,各个餐桌上的人都在用英语、法语、或者德语交谈着。可是一场反右运动以后,进出这里的人就明显的减少了一大半。

   

   一九五九年,周恩来在人大会堂的宴会厅宴请高级知识分子代表时说,“你们是旧社会给我们留下来的五百万宝贝。”后来听到了我父亲和他的几个老朋友聊天时说,“哪里还有五百万呢?两年前的一场反右,一半的人已经消失了。”我父亲算是命大,活过了文革。可他的老同学、老朋友们经过了文革的那一劫,基本上是全军覆灭,所剩无几了。

   

   前苏联的共党政权,每个月发行一本叫做《知识就是力量》的杂志。共党是以苏联的马首是瞻,翻译每一期的杂志,在中国大陆发行。但是到了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北京大学便发布了毛泽东的最高指示,那就是知识越多越反动。毛泽东充其量不过就是个农村小知识分子,并不懂得知识是人类生活经验的结晶,但却能够否定了两千五百年前,希腊圣人苏格拉底所说的“知识就是美德”的古训。

   

   北京邮电学院在文革后发布了一组数字,其中提到,文革前该学院有一级教授19名,二级教授27名;而文革后一级教授没有了,二级教授仅剩下2名,其中一位是长期住院,只有一名二级教授还可以勉强教学生。这就解释了文革以后,共党发誓要在上个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却不了了之了的原因。

   

   胡锦涛是毛思想原教旨主义分子,竟敢否定毛思想,提出个什么科学发展观。知识还没有获得共党的平反,而且仍处于被共党破坏中,又何来的科学呢?占世界人口22%的中国人,六十多年没有获得个一项诺贝尔科学奖,这就已经说明了共党这个制度的性质。走上民主之路的国家都在一天一天地好起来,唯有极权专制独裁的国家,统治者们是一个接着一个地被处决、被判刑。仍在当政的是惶惶不可终日,敛财、卷款,如丧家之犬外逃,一副末日的景象。

   

   共党巴望的朋友遍天下,已被敌人遍天下取代了。就在6月3日,美国的国务院副发言人发表了一项声明,呼吁共党当局提供六四事件中的遇难者、被监禁者、或者是失踪者的全部名单。并且说,“美国和国际社会纪念那些失去的无辜生命。”

   

   看来,唯物拜金的共党低估了人类的道义和良知。共党所崇拜的钱并不是万能的,正义和公正是不接受贿赂的,更不会被钱收买。作为一个稍有血性的人,混到了人见人恨,人人不耻的地步上,也会感到无颜面活在人世了。或者是自行了断,或者是隐居忏悔。而共党这种团伙由于无人性,所以不知耻,大限已到,仍然在苟延残喘的支撑着。

   

   有人说,这是共党不识时务。其实也不尽然,蝼蚁尚且贪生。共党知道自己做恶太多,没有善终,勉强支撑,那是为了保命。在过去共党天堂的诱惑之下,或许还有几个党徒挣扎着,是为了要保共党的命。但是三十多年的腐败黑暗,争权夺利,钱这个东西已经彻底地征服、腐蚀了每个党徒的人格和心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