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苏明张健评论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在一个腐败、暴力的政权下,人们想要活着有尊严、有私人财产的保护权,使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方法是否能有效?在共党六十多年霸占公权力的种种事实说明,这种抗争方法不但无效,反而使共党在如何压迫人民上变得聪明了。

   大家都知道,任何一个普通人是斗不过流氓的。因为流氓已经下流到不具备正常人的心理和思维了。所以它们的所信所行完全超乎正常人的意料。流氓们可以把普通人所不耻的下流行径,表演或发泄得淋漓尽致。

   民间有句俗话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为什么会有理也讲不清呢?其实就是讲理的人遇到不讲理的人。这个世界上明摆着有公理,但遇上浑不讲理的人,你又有什么办法呢?是个人就有理性。因为理性的存在就是人。但是当遇到自甘下贱,失去理性或全无理性的匪类、人渣子时,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对付方法,肯定是无用的。

   最早提出这种抗争方式的是印度的圣雄甘地。他抗争的是印度的主权独立,要英国殖民主义者离开印度。在整个抗争过程中,甘地曾几次被捕入狱。英国的殖民者们也曾调动军队屠杀抗争的民众。但当时的英国已经是个法治的国家,人权、自由、平等、公正已经得到了法律的认可和保障。

   在法律的框架下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是正确的。没有经过战争,而是通过谈判,英国人主动地放弃了对印度的殖民。到了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达赖喇嘛再次地提出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思想。尽管在1959年,共党已经对藏人犯下了大屠杀的罪行,但是佛家思想的宽容和仁爱,还是使得藏民们遵从了和平的抗争方式,而没有使用以暴抗暴的做法。

   达赖喇嘛从来没有提出过西藏独立,只是要求藏人治藏,如同香港的港人治港一样。并要求西藏的高度自治。这也完全符合共党的法律。今年的2月中旬,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会见了达赖喇嘛,共党照例又是一番严正抗议。达赖喇嘛从来没有虐待过藏人,是共党多次地对藏人犯下了大屠杀的罪行。该抗议的应该是谁呢?

   几十年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显然无效。原因是共党不讲理、无理性,和一贯地对人民使用暴力。八九.64大屠杀转眼二十五周年快到了,共党丝毫没有追查和重新评价此一罪行的迹象,只是一味地在拖延、淡化人民的记忆,企图不了了之。杀人犯没有受到法律的审判,这件事就不能完结。这是普通人的正常心理和认识。共党却不是。杀了人也英明、正确,还弄出了一群共和国英雄们纷纷晋级升官。

   二十五年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讨说法显然无效,看来该是使用传统文化中的以暴易暴的做法了。战争是解决战争的最好的方法。七十多年前,德、日法西斯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估计当时会有人打算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法去阻止战争。但是,无论什么《和平条约》或者是《互不侵犯条约》的签订,都是愚人的自我上当。在法西斯的眼里,所有的条约、协议都是废纸。不打到最后见个分晓,事情就不算完。直到战争罪犯受到惩处,战败国受到制裁,才可以划下句号。

   中国大陆的抗暴维权事件出现了十几二十年了。是由于人民的权利和财产受到共党的践踏和侵害在先,于是才发生了民众抗暴维权事件的这个果;而共党却认为这是民众在捣乱,破坏了共党贪腐抢劫的稳定。这是共党的因。于是又出现军警镇压抗暴维权民众的果。民众被镇压,有死有伤;可问题非但没解决,反而事态更严重了,民众就更不服气了;于是上访告状以求伸冤,这是民众的因。但是上访告状的果在哪里?冤民的人数从本世纪的三、四千万,增加到现在的1亿2千万至1亿5千万亿人!民间抗暴维权事件从本世纪初的几万起,增加到现在的二十多万起。难道这就是抗暴维权的果吗?

   中国历史从来是从大乱到大治,又从大治到大乱,再到大治的循环。这样重复了两千两百多年。中国人的抗争之路也是如此:从被虐待、被抢劫走上抗暴维权之路;然后被镇压,再走上上访告状之路。然后就是无果。冤沉海底的无果,造成几千万人含冤上访几十年还是无果。

   近日得知,1979年中越战争三十五周年,几千名越战老兵聚集在凭祥市,抗议他们的工作、生活、福利没保证,生活在贫困中。几千个全副武装的军警,自始至终地包围着老兵们。最后的结果是,聚会结束,老兵们散去,军警们撤走,什么事也没发生。一场几千老兵的抗争,又是无果而终。

   如此地循环往复下去,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伸冤雪恨?什么时候才能昂然挺立,做个有尊严的自由人?这种无果的抗争,还要持续多久?难道要到全体国民们都成为了上访无路、伸冤无门的冤民,然后再去自认命苦;相互之间再以生不逢时去安慰?最后就见怪不怪,心安理得地继续做冤民?

   有人说天命难违。这是后来的思想,是消极的宿命论思想。这种听天由命的心理,是出自于佛家后来的思想。佛教传人中国已经两千多年了。当时的佛们是看天下人都苦,发誓要普度众生,这是入世的哲学。人定胜天的思想,就是出自于这一时期的佛家。人定胜天并不是说人就一定要把天打败了的意思,而是劝告人们不要轻易地就认命。发现人本身的智慧和创造力,只要能下定决心,持之以恒,是可以改变现状的。

   这句话的原话是:“造命在天,立命在我。”每个人都有他的精神追求,他的自主意志,和由此产生的对幸福的创造能力。只要下定决心去做,去行动,就可以改变贫困,改变愚昧,改变落后,去争取和达到一个自己认为是理想的境地。这就是说,当初的佛教所起的作用是两点:一是提升人们的道德和向善的品质;二是鼓励人们发挥自身的创造力,去把生活过得越来越好。这是佛教昌盛的原因。

   当佛教逐渐地抛离了最初的哲学探讨和研究,最后完全变成了一种脱离现实、只修来生来世之福的纯宗教以后,它的入世哲学就变成了出世哲学。由原先的积极投入、改变自己、改变世界,变成了闭门思过、不问世事、只修来生了。估计这就是为什么佛教起源于印度,却又灭亡在印度的原因。

   反对宿命论是对的,后来提倡宿命论就是否认了人的自然属性。试想一下,如果人人都认命,都脱离现实去修来生之福的话,这个社会和世界会成什么样子?人类的进步和文明又在哪里?

   中国大陆是共党的一座大监狱,中国人民是共党任意残害、剥夺和愚弄的奴隶。这些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都是从来没有过的。原因就在于我们有过皇权专制的统治,但却从来没有过极权主义的统治。皇权专制的统治,最终还是被中国人推翻了,难道极权的统治反倒适合中国人的胃口吗?

   这种被共党全盘从西方搬来的极权统治,是人类整个历史中最黑暗、最残酷、最无人性的政治制度;而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是当今人类最不坏的政治制度。抛弃最坏的,争取最不坏的,不仅是人心所向,更是人性的使然,也是自然的规律。面对共党的这个无人性的团伙,中国人始终在抗争着。也就是说,中国的这块天下,不能由共党给中国人造命。中国是中国人的天下,这块天是要由中国人民说了算的。也就是说,立这块天下命的是中国人。中国人要为自己立命,立出和宪政民主制度国家的人民一样的命。

   宪政民主不是理想主义,而是实实在在地就在这个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国家的人民为自己立了这个命,该是中国人为自己立命的时候了。中国人有智慧、有能力,只要团结起来,拿出打败日本人的勇气和决心,谁又能说,共党霸占的这块天就捅不破、打不垮呢?!

   前东欧的共产国家的人民不认命,他们要为自己立命,于是成功了。中东、北非国家的人民发动了茉莉花革命,把为他们造命的独裁专制者们推倒了。近日,乌克兰人民起来抗争,把亲俄罗斯的前总统赶下了台。乌克兰曾被前苏共拉进了苏联。一场饿死两千万人的大饥荒中,乌克兰人民就被饿死了一千万。历史的惨剧,乌克兰人民不会忘记。为了自身和后代不再被饿死,人民宁愿加入从来没有饿死过人的欧盟,也不愿意去亲近俄罗斯。

   乌克兰的临时政府,下令逮捕前总统。因为他在人民的抗争中,命令军警开枪镇压,打死了88个人。这位前总统也很知趣,下了台就赶快躲藏了起来。因为他知道,他犯下了屠杀人民罪。从此以后,他不但再也不能为乌克兰人民造命了,还要承担罪行的后果。

   看着这一波又一波的人民大革命的胜利,中国大陆上的全民大革命不应该总是停留在无果的地步上,更不能停留在自杀、被杀而暂时告一段的程度上。古人说:“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死也要死出个名目来。冤死的事情自古就有,今天就更多。与其自杀、被杀,不如起来作最后的一搏。去革命、去起义、去造反,为自己、为后代,其实是为全体中国人。

   据说意大利人发明了精神战;德国人发明了闪电战;斯大林发明的骑兵战,其实是窃取了哥萨克人的骑兵战。于是毛泽东便不甘自居下流,声称自己发明了持久战,其实是窃取了蒋中正先生的“以时间和空间对日展开持久战”的论述和观点。游击战也不是毛泽东的发明,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孙子兵法》上就有这一战术。

   共党视人命如蝼蚁,所以发明了人海战术。一场三年半的内战,死人两千多万,这些人死得既非仁,又非义,而是把中国人推进了共党极权的牢笼。

   今非昔比了。共党再想用人海战术的方法去自保,那就要先去问问军警和人民,有几个人还想为共党去做炮灰的。六四大屠杀前,奉命进京的军队中,有六千多名官兵在了解了真相后,毅然脱下军服,扔掉武器回家了。这些人应该被看做是圣贤,至少也应该被看做是仁义之士。

   今日的共党早已不是彼日的共党,而今日的中国人民更非昔日的人民。人民永远是汪洋大海。觉醒、革命和起义的人民,就必定是共党葬身的汪洋大海。

   男人毕竟是男人,保家卫国是男人的天职。做大义凛然的男人,焕发出华夏民族的阳刚之气。锄奸除恶、扫荡污泥浊水,建设自己的理性家园,是所有男人们的责任和义务,更是男人们的天职所在。

   

    02-25-2014 完稿

(2014/0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