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民意的集结:2013年1月“南周事件”亲历与述评]
刘水文集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意的集结:2013年1月“南周事件”亲历与述评

民意的集结:2013年1月“南周事件”亲历与述评

   

   (博讯网难以粘贴图片,仅提供文字部分;文图文本可参见临时开通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ab15a6200102vi8a.html。曾开设5年的新浪博客被关闭,此博客可随时被删文。)

     

   

1

   

   2013年1月7日上午,起床后打开电脑,我发现新浪微博上有许多网友自发赶到南方传媒集团总部大门口献花、演讲,即时播发的现场图文,布满微博。此前,南方周末(简称南周)官方微博透露,2013年新年献辞被广东省委宣传部删改(庹震时任省委宣传部部长)。多年来有社会担当的南周屡遭整肃,而新年献辞的人文情怀影响深远。因此,此举成为引起社会公愤的导火索。

   我决定赶去现场,一则我曾在南方都市报(简称南都)供职;二则南周与南都,是我固定购买的两份报纸;第三,我要参与、见证和记录这个过程。

   乘坐公交车途中,我致电一位媒体朋友小沈,约他同去。他称上午已去过现场,刚回到杂志社。

   近中午时分,我赶至南方传媒集团总部所在地:海珠区广州大道289号。在门口人行道南端,遇见媒体人、南周专栏作家和朋友令狐补充。打过招呼,未及细谈,我径直去往大门口。现场吸引不少南方报系和其它媒体同行围观、声援。

   南方传媒集团大院,是属下多家报社、杂志社和网站的总部,南周是其中一家。

   我粗略统计,大门外午休时段高峰期聚集约200人,献花献辞、举标语、演讲、辩论或围观。报社大院门口由多名报社穿制服保安排立把守,进出检查证件;约10名着装警察,在门外人行道聚集人群周围巡逻,维持交通秩序,偶尔将站在马路边辩论的人士,劝上人行道,对献花献辞、辩论未加干涉。

   站在报社门口,我拿出在家备好的2013年南周第一期、也是刊登被删改元旦献辞者这期南周头版展开,上面有我用毛笔书写的大大的两个字“声援”。捍卫新闻自由、反对新闻审查……。有观众拍照;也有年轻人打开IPAD,手写标语,高高举起展示;也有围观者默默拿起别人摆放在大院铁栅门外的标语,挺在胸前,以示声援。

   比起举标语牌,现场有关新闻自由、宪政辩论更吸引人。

   现场成为一个公开表达不同声音的平台。有人呼喊“打倒独裁,推翻专制”、有“毛左”搬出“毛泽东思想”辩论、有人拥护社会主义批判资本主义、有人捍卫言论自由和宪政、有农民举牌请求关注农村失地,更有“同志之友”举牌,呼吁关注同性恋。

   标语更能表现公众情绪,特根据现场拍摄图片整理如下:

   “勇敢是第一美德”

   “无自由,不幸福,幸福广东在哪里?”

   “驱庹离粤”

   “我要真话,我要发声”

   “开放报禁”

   “废除报禁,还新闻自由”

   “反对独裁,民主自由,奴役汉人者,虽恶必惩”

   “昨晚我在网上,今天我在现场”

   “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正义的号角”

   “拒绝沉默,撑南周!”

   “声援南周,守护主义,宪政治国,言论无罪”

   “我总是希望这个世界不只有一种声音”

   “还我南周!”

   “南方无暖气,抱团能取暖”

   “言论自由,比整个世界的分量都重。文明不够文明,野蛮就会足够野蛮。”

   “尺度再大,不可逾越宪法”

   “坚持改革开放,誓死捍卫新闻自由——陈少敏”

   “坐牢请从我开始”

   “绝不庹协 时间没尺度大禹降生于汉朝言论要自由南周必胜今朝”

   “拒绝当五毛”

   “我是公民,不是居民”

   “看图识字 庹鸟”

   “沉默即是帮凶 拒绝麻木沉默”

   “13亿中国人有权发表自己的声音 不要代表 要民主宪政”

   “我希望看的说的都是真的 写的说的都是我的”

   “我是一个公民,今天我站在这里捍卫言论自由。为了在遥远的未来公民可以自由发声,自由和公理的声音不被掩埋。今天,我要站在这里,发出自己的声音!——区佳阳”

   “只因——你对我友善——同志之声”

   我与后到现场的郭飞雄不期而遇。我拍肩打过招呼。他介绍旁边两位南方报系的媒体人相识,其中一位称曾与我见过面。郭飞雄在现场演讲,周围有人围观。几个月后,官方抓捕郭并定罪“扰乱公共秩序”,指认郭组织这次现场围观。这与事实不符。网友是自愿自发参与,无人组织。年底,南方传媒集团给司法机构提供书面证明,称围观网友扰乱交通秩序、阻滞员工进出大门,试图配合警方给郭飞雄等拘捕公民坐实罪证。此举非常恶劣、无耻,等于出卖了所有声援者。但更恶劣的是,此声明与事实严重不符——当天现场秩序井然,围观者稀少;未影响报社大门进出交通。我已在推特公开发文,为郭飞雄作证。

   一排男子站在花坛边缘,每人手执标语,一言不发。个别在演讲、唱自编的歌曲。后来方知,他们就是常常在广州街头举牌的刘远东、徐琳等维权人士。

   有人手拿打开的环球时报,上面卷起一团五毛纸币,送给那些“毛左”。双方情绪激动,展开辩论,但无肢体冲突与辱骂。

   有人提供签字笔和A4纸张,摆放在花坛边,供公众书写标语。

   有位年轻的男志愿者,手拿塑料袋,在人行道弯腰默默捡拾烟头。

   一位年轻、英俊的男子,站在报社门口南侧花坛台阶上,声情并茂演讲自由与人权,围巾轻轻飘扬。众人围观、呼喊。我回家后上网,许多女孩在微博发起寻找这位帅哥的活动讯息。她们或许不在乎新闻自由,也不关心政治。但是因为这个行为艺术,至少让她们知道,在专制恐怖下,依然有人在献身社会进步。

   现场有不少演讲者。

   午后,一位日本朝日新闻社驻广州的年轻男记者,在现场采访“同志之友”两位戴口罩的年轻人。这位记者中文不很流利,很费解。

   次日,开始清理现场、抓捕敏感人士。政府组织的捍卫毛泽东思想、社会主义的团体与人士,统一列队站在报社门口北侧,与站在南侧的自由派人士对阵、叫骂。门口两侧路口临时安装了摄像头。

   11日中午,我第二次专程来到南周大院门口。声援、对抗和抓捕已不复存在。除了匆匆的行人、逡巡的警察,鲜花和标语已被清理干净,空荡冷清,似乎什么都未曾发生。可是,却在改变历史。它像一场来去倏然的风暴,注定会唤醒良知,留下痕迹。有几位男子在门口游动,眼神警觉。我走到报社北边立交桥,再次原路返回,边行走边拍摄照片。

   我在报社门口南侧报亭买份南周,顺便跟摊主夫妇闲聊。这对来自武汉的老夫妇,很热心。他们昨天卖出150份南周,今天又加购一大叠。报亭台面摆不下,就摆在报亭外的一张凳子上,报纸还散发着油墨味。老夫妇摊主念叨卖得太快了,都破了记录。征得摊主同意,我拍摄了几张图片。

   在南方日报公交站台等车,我随手张开南周翻阅,有位陌生男子凑近笑嘻嘻打招呼。南周竟成接头暗号。他近日常来。笑问他拎的鼓胀透明塑胶袋装的可是传单?含笑不语。恰巧俩警察巡查而来,他扭头走开佯装等车。等巡警走过,他又走近,自言自语:“还是要宪政,分权,制衡……”

   

2

   

   南周的人事整肃早已完成,党委书记、社长和总编已被调派而来的宣传官员把持。此次表面针对南周一息尚存、积攒数十年的新闻理念而来,实为害怕民间从删改的新闻报道中获悉真相,从而觉醒、维权并反抗,因此“南周事件”是以维稳手段压制新闻传播,这才是官方的目的。

   “南周事件”从网络到街头,大有从新闻自由化运动,演变为社会运动的趋势。这其实是必然要发生的。社会自由化必然首先诉求的是言论(新闻)自由。

   不要求全责备,媒体抗争也是从恐惧脱敏一步步开始。现实中的许多人也是从摆脱恐惧逐渐成长为“公民”。恐惧、个人利益算计,保全饭碗都属正常反应。民间必然经历自我教育、自我成长的路径。如果否认这一点,社会转型就无法启动。

   南方系的“牺牲”与价值,那是由一批又一批媒体人辞退、离职,多年不懈抗争累积的。如果用西媒标准衡量,大陆没一家媒体够格,也没一个媒体人合格。但是,新闻自由就是从这种扭曲中起步的,不能忽略他们曾经的努力和付出。

   前有反日游行,今有“南周事件”,它们都在街头提供不同政治诉求公开表达的平台。民间自由化运动其实已经开始,过多给这些事件贴上“政治内幕”“权力斗争”等标签,都会伤害运动本身。作为事件的平台的利用和扩张,才是第一位的。

   “南周事件”后期转为对南周的讨伐,这些批评者缺乏基本的诚实。批评者不妨扪心自问:将自己摆放在南周人位置,会比他们做得更决绝?他们不愿面对一个基本事实:删改新年献词最早是南周人曝光。这本身就是一种抗争姿态。自己做不到的事,责备抗争者做得不够好,这其实跟当局站在了一起。

   不妨推演一下南周罢工:南周员工罢工,与门外支持者站在一起,结局就是全部被清洗,南周停刊,甚至有人会坐牢。若此,可预想到全国其它媒体罢工呼应者寥寥,南周罢工还是会流产。再者,宣传部调聘一批新人全面接管南周,这样的国人不计其数,说不定就有那些一味批评者加盟。

   南周事实上已经为公众提供了平台,这个平台既是现实的门外集会,也是连锁的环球时报、新京报反应。如果这是一起自由新闻运动,期望南周扮演公众领袖,现实尚不具成长空间。南周、媒体与公众各自扮演的角色,需要快速转换、接续,防止被分解。最智慧的是那些农民,懂得利用公众平台,借力施压。

   全面批判官方垄断媒体,这固然不错,但漠视个人和局部的努力,就会浇灭凝聚和推进社会进步的些微力量。媒体与权力系统不能完全等同,媒体之间亦有不同,应区别对待。

   一家媒体的自由气质,总是难以抵御官权的操弄与打压,并不代表媒体不为和不敢为。

   新闻自由与政府新闻、出版管制,本就是专制社会官民博弈首选项。多年遭遇围剿、式微的南周,终被酿成公共事件,意外动员了民愿。

   表面看是报刊被整肃,其实质是专制者不能见容于普世价值,拒绝启动社会变革,更可见权力者的跋扈和赤裸。中国大陆变革刻不容缓,这不但是将社会导向自由法治,也是给予执政党转型机遇。因此,封杀的不仅是一报一刊,而是中共在背离人心末路上愈走愈远。

   媒体官办,并不代表媒体人无所为,也不等于所有媒体人恪于言禁和保全饭碗不敢言。在新闻立法空白和报禁现实下,尽管媒体空间有限,部分报人仍具有新闻理想、社会良知和职业操守,竭尽全力突破权力禁锢,揭露真相。

   整肃媒体,时会发作,这是政治制度所决定,传统媒体无解。幸在互联网打通了禁锢,由此可望推动社会自由化,最终解除报禁,推动社会宪政转型。由此看来,南周等媒体的“牺牲”也有激发民愿的价值。

   言论(新闻)自由和结社组党自由,是制度转型第一阶段自由化的两个标志。司法独立、全民选举和军队国家化是第二阶段民主化的标志。第一阶段两个诉求是捍卫和抗争得来的,第二阶段是在实现自由化后制度安排的结果。这些选项在转型次序上有先后。强调司法独立优先,这是错误的观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