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时评
·文摘并评论:中共农业部主任张喜武夫妇在家中自杀身亡
·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
·魂兮归来-文摘并评论:香港無線無視台播放四川豆腐渣校舍專輯,令人痛心疾首(視頻)
·魂兮归来-文摘并评论:香港無線無視台播放四川豆腐渣校舍專輯,令人痛心疾首(視頻)
·文摘并评论:地震周年中国政府禁止遇难学生家长集体祭奠
·文摘并评论:聚源中学两名遇难学生家长被公安拘留
·反腐?是腐反.文摘并评论:陈绍基被警告闭嘴
·文摘并评论:就“5.12死难学生事件”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后续签名及部分留言
·大范围冲突不可避免,文摘并评论:外电报道震灾忌日政府镇压悲痛父母
·文摘并评论:中国仍是压制新闻自由最严重国家
·文摘并评论:遇难孩子家长祭奠与政府人员冲突
·原来不仅仅是温家宝无法指挥军队,文摘并评论:中共总参谋长曝江操控军方向胡发难
·诺大的中国竟无半寸净土,文摘并评论:中国媒体曝光大学金钱换排名丑闻
·壮士归来,文摘并评论:女杨佳独斗三官员强奸犯 宰1伤2 细节曝光
·与网友讨论洗脑的问题
·地震疯人院《大地震纪实》序-康正果
·震撼你的良心-512死难学生图片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一)
·共产党企图让女杨佳被神经病
·文摘并评论:抗议持续高涨 中共被迫逮捕杭州飙车人胡斌
·文摘并评论:女杨佳被立案“故意杀人” 网民愤怒:准备战斗
·文摘并评论:中央军委通告泄密:军中腐败严重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二)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三)
·文摘并评论:取扣车时“兴奋死”? 吴川警方抢尸千人抗议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四)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最新:律师哭了:他们丧尽天良!灭绝人性!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五)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六)
·文摘并评论:原来习近平的博士学位是假的?
·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七)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八)
·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文摘并评论:迟到的控告书:邓玉娇原律师揭密
·文摘并评论:两千网友正在向野三关进发
·文摘并评论:停药14天,逼疯邓玉娇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九)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十)
·文摘并评论:独家重大内幕!陷害玉娇 中共实施已全面展开!
·文摘并评论-惊天黑幕:邓玉娇母为何不得不与当局一起演戏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和平革命的胜利,网民创造了历史
·文摘并评论:香港專上學聯為紀念六四二十周年發起六十四小時絕食(图)
·文摘并评论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文摘并评论:六四屠城 美国密件曝光 长安街凌晨两度大杀戮
·我的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
·文摘并评论:不忘不弃20年 港15万众烛光悼六四
·关于做好“64”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文摘并评论:65军士兵开口 六四如何杀进天安门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上)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下)
·文摘并评论:许宗衡的买官卖官之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三)
·文摘并评论:新官场现形记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四)
·文摘并评论:央视的收视率由1998年的40%下跌至目前的5.6%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五)
·诗钞:咏宋女将军(配照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六)
·绿帽子软件可能会对网络民主事业造成重大打击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八)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案16日早开庭 网友法院前打横幅被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仍然没有自由-屠夫与邓母的对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一)
·何清涟:中国大陆已进入社会反抗高峰期
·妥协?心虚?还是局面失控?文摘并评论:石首事件平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二)
·文摘并评论:惊骇内幕:邓玉娇最新消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三)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四)
·颠覆国家暴政是天赋公民的权力,文摘并评论:刘晓波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政府想一举消灭国产PC?文摘并评论:狠批谷歌证明“绿坝”有用?厂商预装5270万套
·毛主席语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六)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开博客 外界质疑当局再造假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型抗暴越演越烈 专家认定中共不行了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七)
·不寒而栗!文摘并评论:网友爆料-上海13层楼倒塌的内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九)
·中共特务组织大观,文摘并评论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一)
·文摘并评论:中共的“白马”困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三)
·文摘并评论:惊爆内幕-中国“毒香烟”几亿人受害,高级领导都抽特供烟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四)
·文摘并评论:近万维吾尔人抗议韶关事件 中共军队开枪镇压
·文摘并评论:内部消息首次曝光 中共战略绝密 / 国安
·也谈中共的所谓“民族政策”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有感于维族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阴阳陌路-严正学(10))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至于画面中似是而非的物象,既虚幻又真切并杂乱无序地组合也许正是当代人类心灵世界的扫描。人类的精神世界是一种跨越常规的视觉形象的图象。在不可知中嬗变或衍生着,解读神秘的心灵密码。那纷繁、复杂的圆形和十字形所产生的紧张不安,动荡以及强烈对比色的冲突带来的内心焦虑,正是当代人无法自控的情绪。画面中重复出现具有心理暗示的永不回头的眼神,融入了千百年来人类追求和奋斗的精神,也是我自己的心灵写照。
   
   我的画排除了愉悦视觉,排斥为满足肤浅肉体快感的审美需要,和传统美学中技巧、功力诸等因素,把娴熟的笔墨技巧视为杂技表演的功夫而摒弃,并以涂鸦之举表示对传统的反叛。因为现代人类的审美心理,不能再停留在作为一个动物都能感知并极易满足的生理或自然“美”的范畴。 沉浸和维持这种最低等视觉愉悦需要,是当代艺术的到退。
   
   1995年1月30日
   
   上午总场来中队视察,浩浩荡荡一行人,由总场的诸书记、张书记带队;王场长、黄监狱长、孙科长以及一些叫不上名排不上位的官员相互簇拥着,分场的高书记及中队的队长们只是尾随其后。
   
   进了菜园班后,只听张书记问:“哪位叫严正学?”分场队长立即把他们引到我的面前,两书记分别握住我的两只冰冷的手,诸书记说:“你是南方人,第一次在东北过年,北方的气候、条件和生活习性都不尽人意……”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诚恳的‘官话’,感觉到确实是肺腑之言,也确实使我感动……我也动了真情,一时间,我真想说点什么……说他们的手下曾用六根电警棍对我进行长达数小时的电刑;说黄战友教导员查封我全部治病的药品。说他们的手下人任意体罚,殴打强劳人员,还说……但这些都只是在我脑子中的话,我默默地什么都没有说,这不仅是因为黄教导员就站在他们的身后,也因为我明白自己的这张迟钝、腊黄、瘦削的脸即是无声的抗议。事后同班的强劳人员告诉我:“今天是除夕,每年这个时候,总场的‘猪’书记、‘鸭’书记都来。”强劳人员故意把诸书记和张书记喊成“猪书记”、“鸭书记”,增加了不少调侃的成分。这种戏剧性的场面就是中国人的“普天同庆”吧。
   
   今天完成了《晃来荡去的丧钟–曌1976》,乘吕得武给中队抄写材料之时。我把4张6尺宣纸拼成的画面铺满一地,站在一把小凳子上审视这幅作品。我第一次这样完整地看自己的狱中创作。对着画面中浩浩荡荡的凛然之气,我屏息止步,怕惊扰了那水章墨晕中的每一个精灵。
   
   短暂的白昼又将被一个个寒夜复盖,铁窗生涯像梦一般的寂静而真实。路漫漫通向那黑黝黝的无尽的深渊。时代的愚昧,构成这并非误会的历史“误会”。成全了我对孤独和执著最深层的体验。诅咒生不逢时?还是诅咒自我的存在!脚下的水墨世界成了我绝处逢生的心路历程。
   
   我的一生是失败者的一生,在铁幕下,连“穷途末日”的辉煌都没有见过。因此“流浪”就成了我一生对“自由”渴望的最大追求。在被陷害、污蔑、诽谤、摧残、鞭苔,放逐下一个脚步紧跟一个脚步地走到了北大荒腹地,关进了禁锢的牢狱。眼前浮现俄罗斯画家列维坦的《符拉吉米尔之路》的油画,画的是那条由十二月党人踏成的,通往西伯利亚流放地的道路。现在这个中国的“古拉格”自我以后又来了第二位“政治犯”周国强,是否还有第三个、第四个、第五、第六……接踵而来呢?这条路的尽头会是我们人生的墓地吗?突然,一个构图闪现在我的脑海,我赶紧把突发的灵感记在一个小纸片上,以列维坦油画《符拉基米尔之路》为它命名。
   
   带着社会的责任和艺术家的良知,我只有从无路处踏出一条新路来。于无希望中寻找希望,在高墙、电网、铁窗下,面对苍天黑土。
   
   “长太息以掩涕兮,
   哀民生之多艰。”
   以屈原《离骚》中的诗句自勉。
   
   孙干事今天告之有我的数份电报,来自北京市、椒江、海口。儿子已把消息传到,今天王慧到双河,周国强在队长监视下接见。
   
   1995年2月1日
   
   Q警察初一接的班,早早喊我起床,出了囚室,他在锁上囚室的铁皮门后,走进工作室时偷偷塞给我四个苹果,再加上一句“春节快乐”的祝词,接着滔滔不绝地数他的家事。从兄弟的淡漠到媳妇的闹离异……我嗯嗯地应着礼节性地表示我还在听着。其实我还挺困倦的,不愿意他这么早把我叫出囚室。而且对他的那些唠叨实在不感兴趣。
   
   他却把工作室的门推开一条门缝,窥视了筒道四周后,突然返身进来,搂住了我,用那长满粗黑短毛的嘴,吻着我的脸面。我使劲地推搡着,刹那间皮肤上,起满了鸡皮疙瘩,连头皮都麻木了。一种被侮辱、受欺凌的情绪陡然增长着,真想重重地掴他几巴掌。但我还是忍受着,体验着这种粗狂与野蛮的猥亵,那令人恶心的舌头和胡子茬,像一百条百脚虫,频频地在我脸面上吸吮和磨蹭,迫使我把平放在两张椅背上的标语牌推倒在地。“嘭”的一声,发出重重的金属撞击声响。李指导员立即过来,审视着倒塌一地的现场,皱着眉头问:“怎么这样早起来?”没等我回答,Q警察即回答说:“严正学说他睡不着要起来赶任务。”李指导员没再说什么,转身出了门。
   
   曾经从那些强劳人员口中听到关于Q队长的非常规行为,说他是一个性变态者。我的亲身经历更让我确信不疑。
   
   春节的那天举办游园活动,项目有吊瓶子,抛圈,猜迷等等。全体强劳人员集中在文化活动室可自由走动。因而不让我和周国强说话,在今天似乎是办不到了。我和周凑在一隅,周为我的目前状态担忧。为了抗议黄教导员搜封我的全部药品,不给我治疗疾病,我给总场写的长达九页的报告里,第一点指出这是他们借病魔之手对我的摧残和蹂躏,黄教用行政命令剥夺我治病的权利,是对我变相的迫害。第二点要中队撤走吕得武,我觉得让一个刑事犯,整天24小时监视我,是对我人格的最大污辱。第三点对电警棍随意惩罚强劳人员提出抗议,指出这种野蛮的管理,不是感化心灵而是一种无能的表现,更有损执法人员形象。第四点是伙房班及队长任意开小灶吃大家的食品……
   
   结果在30日晚上的节前训话中,分场领导高书记特别指明:“要启用一切戒具对付敢于跳出来和政府对抗的人,不管其知识多高,年龄多大。”这是对我“冒天下之大不韪”报告的回击。其气势真有宰了我送上祭台的可能。所以周国强担心我会吃眼前亏不无道理。周国强要我忍住气,并说武汉的秦永敏也被抓捕后劳动教养,睾丸被打出阴囊,人也废了,他们真会下毒手治我们的。但我想,不斗争是没有出路的,不管采取什么样方式,假以什么样的借口,必须在这里寻找自己的立锥之地。否则,别人包括管教和劳教人员都敢随意欺负你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下午我去了办公室。今天是黄教导员的班,这个分场权力最大的监狱长坐镇中队,得给他添点“麻烦”,找他要药。我走到中队办公室门口,重重喊了一声“报告”即推门而入。烟雾弥漫中,黄教、王中队长、于中还有几个队长正在酣战方城,桌子上码着一叠叠大面额的钞票。原来这就是宋队长常常对我说的娱乐活动,分明是公安人员在公安机关里设局聚赌。我成了个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见我进来,黄教不吱声,王中队长一边推我出门一面说:“孙大夫今天在分场喝了酒,醉了。明天让他给你看病吧!”
   
   晚饭后,全部集中训话。监狱长黄战友教导员铁青着脸宣布纪律:强劳人员今后在队长门外喊了“报告”未经队长许可擅自进入的按违纪处置。这当然有所指,不能再让我们看见他们的赌博行为。就为了这一点,召集全体人员训导。会后宋队长领我去他的房间,严厉警告我:“不准再写再记什么,写那些申诉、起诉或报告,是抗拒改造的表现。如果再写,不但不给药,还得处理你,电警棍侍候你。”看来不写申诉或起诉状,是给药的前提。宋队长又说:“上次北京市劳改局王局长来中队视察工作,你倒好,闯进办公室递状纸,状告北京市公安局非法劳动教养。你想,这就是北京市公安局的监狱。当时就该电熟你,你怎么不懂‘水满不过桥’,什么事都得一级一级向上转,你总给总场、分场写报告,递申诉、交什么起诉状,你把中队和本班队长我不放在眼里,这是一种越级的对抗行为。”我说:“北京的八大处还常有拦车告状的,如果江泽民来此视察,我该告天状的还要告天状。”话说出口,我即后悔了。我怎么承认了这种“庄严而虚假”的法律,往统治者脸上贴金。至此,宋队长换了口气说:“假如保证不再写上诉、申诉、起诉、报告、申辩之类的东西,我可领你去看病取药。”看来我最后的一点点申诉和起诉的权利将为换取“止痛片”而被剥夺。
   
   1995年2月2日
   
   王中队长没有忘了昨天的承诺,让刘之跃队长带我去医务室,孙大夫不给我诊脉也不给我检查,呲牙咧嘴地大声地训斥我:“上次我还指点你,去求求黄教,你也得有点儿行动,可是你却……”虽然措词含糊,我却明白其中的意思。由于我毫不理会,而后就有了去齐市检查的一幕。孙大夫说着说着,本来就够长的脸拉得更长了,粗着嗓门咒骂道:“你他妈的,省级医院都看不了你的病,我这个治感冒的大夫能给你治什么病?”我说:“那次去齐市叫什么治病?你们是故意搞那么张诊断,让我不能保外就医的。”末了我又加上一句“我不要保外就医,我要你们给我治病。”孙大夫狠狠地从他变了腔的声带中蹦出几句话:“你病死,你自杀,活该。我们有省级医院的诊断,谁也不为你负什么责任。李润五是个市长都救不了,你还能怎么样?你想告就去告我们。”我说:“我死了去地府告状。”孙还没消气。进一步以咄咄逼人之势喊着:“哪个队长手狠些,就把你往死里整,看你还敢说什么,这是你说话的地方吗?黄教变相近害你,你能怎么样?黄教的一句话,我们都得百依百顺。人家说好话都来不及,你动不动说黄教专横武断,你都成了‘卧底’的啦,这不是自讨苦吃?!”我第一次撞上他们赌博的第二天,胡队长骂我是“卧底的包爷”,开了用六根电警棍对我电刑的先例。想不到晦气的我昨天又撞上了他们聚赌的场面……
   
   新春伊始,此刻,家家户户都在欢庆中拜年、祝福,而我得到的却是这一通臭骂,这巨大的反差,令我浮起一丝嘲弄的微笑,孙大夫顿时住了嘴,愣愣地看着我,不再说什么了。
   
   1995年2月4日
   
   今天是于中队长的班。响了起床铃后,于中的大皮靴雷厉风行地踢开每班的铁门,拿着电警棍催大家去出操。嗵的一声,我们班的牢门被踹开了,于中手中电警棍吱吱响着直指到我的胸口,命令我,今天必须出操。我说:“我头痛得要裂开了,这么多天了,水米未沾……”“甭废话,你快死了,都忘不了‘秘’政府的‘渣’,像个卧底的还记什么。”听此一说,我明白,吕得武又告我的密了。大前天又撞见他们赌钱,所以恨不得整死我。逼我这么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去出操,无疑让我早完蛋。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