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独往独来
·魏光邺:反右运动若干问题之我见
·聂作平:祖国的杂种
·董狐:习胖与金胖,谁怕谁,金胖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雷洋案最關鍵的五分鐘發生了什么:細節分析.精辟!
·网传中央在内部单位逐步解密《林彪日记》内容太惊人
·吴大江:中国,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国家
·董狐:从权贵红二代反对‘文革重来’看习近平的穷途末路
·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资中筠在习大大与民主党座谈会上:启蒙吧,否则就烂掉了
·万润南:胡锦涛的上司落选总书记内幕
·资中筠 中国为什么日益野蛮化?
·夜问天:自封的“先进”性政党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刘亚洲上将:整人是最卑鄙的人性
·春生:他们是国耻
·中共三巨头死缠同一美女 邓颖超服毒自杀
·董狐:習近平7.1‘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講話, 像是在給中共和他自己立‘
·润涛阎:中美必有一战?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美國蘭德公司:中國現狀分析報告(值得好好看)
·刘亚洲:一亿人脑袋围着一个人转,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好文
·张洞生:中共把马列毛主义吹嘘为「宇宙真理」是愚不可及,末日来临
·陶涵:蒋经国传
·朱忠康:惊世真相 “九二共识”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
·陆社交媒体大面积传未经证实的邓小平遗嘱
·隐瞒前中共党员身分入美籍 华裔男子法庭认罪
·毛岸英五个真实细节 赴朝镀金三个月回国
·葉擎天:進口核廢料使習近平遺臭千萬年
·王朔:中國社會的“四大魔咒”
·董狐 :北戴河会议似成习近平的‘华容道’,脱身后抱头鼠窜回到北京
·俞可平:中共政治面临六大问题 统治危机已现
·中国人令世界厌恶原因
·北大博士揭秘基层政治:官员玩女人算个屁
·董狐:习帝反腐:狠拍苍蝇,轻打老虎,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周有光闲谈过往
·刘亚洲:中日海军差距超甲午海战 四小时全歼东海舰队非戏言
·董狐: 包子的‘爛陷’又露出來了
·张洞生:任何不符合人性的需要和发展的社会经济制度是会被更适合者淘汰的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六点美国印象让我心酸
·董狐:庆丰帝为什么宁要‘鸿忠’,不要‘兴国’?
·向忠发的供词曝中共十大鲜为人知内幕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董狐: 六中全会,包子帝的“困兽之斗”
·毛对特务头子周恩来又用又怕 防到死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战争
·大撒币习将投500亿美元孟加拉,北京狂砸700亿美元 普京成为中国奴仆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朱振和;习近平的精彩表演
·【读史】1959年河南信阳事件真相:读完都是泪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
·吴江;重温胡适的10句名言
·钱学森胆战心惊渡过文革前后20年
· 韦君宜;思痛录
·铁流:比夹边沟还恐怖!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 董狐 ;支持郭文贵继续爆料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罪行:血债法偿,冤债理偿!
· 告诉你世界科技实力的真实状况
·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家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朝鲜的26种怪象你知道多少?朝鲜以罕见言辞抨击中国卑鄙、低级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 易中天--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
·董狐;另眼看《人民的名义》中的‘包子’与‘猴子’
·朝鲜半岛危机真相——中共丧尽了道义(六) —— 中共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养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惠风博客;彭德怀趁中日淞沪血战猛攻赣州
·董狐:坚决支持郭文贵抗暴反腐,揭露习王孟付四人帮打郭新手段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朱忠康;形色色右派是怎样被打成的?
·朱忠康: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谁输谁赢?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董狐:郭文贵爆料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将使世界反共正气开始上升
·董狐;郭文贵爆料,瓦解了习王联盟,粉碎了习‘皇帝梦’,中共还有20大?
·董狐;王岐山‘黔馿技穷’,习近平‘调虎离山’
·董狐;王岐山被‘调虎离山’记
·张洞生;觉醒的民众应与反共民主行动派一起,结束中共暴政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第十二章 离 婚
   1966年8月,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的“大四清”运动在宁南全县开始了,松新公社也派来了工作队。到处贴着“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反击单干风”的标语。长期在外做木工活的丈夫在外无法待下去了,领着几个徒弟回到生产队。
   八月里的一天,我从田里打谷子收工回家,当年从礼州把我带到松新的雷正超,在路边小巷里等着,到没人的地方他说:“你要小心,你家男人已经写了材料交给四清工作队揭发你,说你和反动家庭划不清界线,经常给反革命父母写信、寄钱。还说你在他家里搞阶级报复”。我问:“他这样做能得到什么?”他说;“大队正准备成立一个由木工、铁匠等人员组成的综合加工厂,他正在努力争取入党,当厂长。”就为了这样一个职位、竟然出卖老婆吗?仔细一想,如果不这样,他又怎么能达到目的? 我们的婚姻迟早会破裂,但是严重到要交材料到工作组去“揭发”,我却始料不及!想了又想,为什么只能你写材料,我就不能够讲清楚事情真相呢?死也得死个明白吧!放下饭碗,背起孩子我直接去公社找到了四清工作队长,向他详细讲述了我的经历:八年前,我还带着红领巾,父母亲“犯了错误,”这是我无力改变的,堂舅在介绍这门婚事时,对我家情况并无丝毫隐瞒。为什么今天才来“站稳立场?”那么他的前妻和他近在咫尺,为什么也在结婚后近一年的“社教”运动中,才以“地主阶级出身”、“划清界线”为由,把人家一脚踢开?我和他有两年多的婚姻,可他实际在家不足半年,身为长子,长年在外游荡,不交钱给生产队,也不交钱回家,致使公公受屈而自杀,家中里外劳动全靠我一个人,全队社员有目共睹,这“阶级报复”从何说起?人人都是父母所生,我将自己一星半点零钱寄给父母,又怎么能说“划不清界线?”唐队长默默听完我的哭诉,沉默了几分钟后,回答一句话:“你应该趁早结束这婚姻,越早越好”。直到今天,我依然深深感谢那位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唐队长,是他一句话,改变了我以后的生活道路!
   第二天打早,收拾了家务,把孩子喂饱交给婆婆,我走路去县上。县政府民政科一位李同志听了我的讲述,立即打电话到公社将他叫来。李同志和身边一位大姐传阅了他写的材料,也仔细听我详述了我们的婚姻经过,给了我一个公道:离婚缘由是“夫妻感情破裂”。而非“阶级报复”等等罪名。

   几千年的传统思想,对于离婚女人指责和轻视较多!在60年代,那样封闭的小山村,更是少有女人主动去离婚。当办完手续从60多里外的县城步行返回松新时,心中感到担忧:人们会怎样对待我这个离婚的女人? 我是为了逃避那非人的待遇才来到这山里,如今我又失去了家,今后的日子怎么过?这个时候,我多么想飞回妈妈的身边,扑在她的怀里大哭一场,向她倾诉离别后的磨难和委屈!然而,我却不能将伤痛向妈妈诉说!
   当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生产队,善良的乡亲们并无人嫌弃我,虽然奇怪我“悄眯眯( 宁南方言;意思是没人知道) 就离了婚”但大多数人还是给了我同情和帮助。队上一个姓胡的社员搬了新居,将破烂的旧屋借给我住。这是一间10多平米的土坯房,一堵土墙分隔;一边可以支一张床板,另外一边是一个一米多深的毛厕,一扇低矮的木门摇摇欲坠,用绳子绑着。邻居伙伴们来帮我支床打灶,和我一同上山砍来椽子,割来茅草修补好漏雨的屋顶。于是,在那没有亲人的地方,我有了一间可以安身的茅屋。
   
   第十三章 在修大堰的的工地上
   那时候,有的农村,劳动一天的工分仅值几分钱,我所在生产队,十分工却可以分到六角钱。离婚后的日子,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拼命挣工分,秋后决算分到钱,回家看望父母兄弟。两个月后,公社要抽调年轻的壮劳力上“马桑坪”修大堰,我去报了名。
   马桑坪,在松林坪对面的高山上,这儿有许多平坦的土地可以开垦良田,但是缺水。所以,松新公社抽调了好几百劳动力上山,准备修一条堰沟,将深山里的水引到坪子上来。工程非常艰险,沿途大多是悬崖峭壁,只能把人从崖顶用粗麻绳绑好吊下来打炮眼,装炸药。男人甩开八磅铁槌打,我们女人就掌握钢钎,要学会在铁槌落下的间隙飞快地转动一下钢钎,以免被石头夹住。峭壁上铁槌撞击钢钎的叮咚声,铁匠修理磨损钢钎的锤击声,一长排风箱拉动时的呼呼声,在山谷中回响一片。只有安全员尖利的哨子声吹响后才会有暂时的沉寂,爆破即将开始,大家急忙挤进山洞,沉寂得能听见自己的心在咚咚跳。当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轰轰隆隆响彻云霄时,浓烟碎石随即从峭壁上飞向天空,撒向深谷。清理爆炸过后的碎石特别危险,虽然要等安全员清理过松动的石块后,我们才上去。但是,仍然有意外发生。一天,我身旁不到两米的地方,峭壁上一块被震松的石头突然滚了下来,将一个20多岁的年青小伙连同他手里的锄头撮箕一起砸下深深的山涧,奔腾的河水顷刻间吞没了他,他就这样刹那间消失在我的眼前,什么也没有留下!经常回忆起那段生活,常常惊叹那时的好胃口。山高水冷劳动重,很少能吃到肉,饭量大得惊人,我曾经每天省下一点,凑够两斤米来吃饱一天。每餐一斤大米的干饭,外加一大碗白水煮老南瓜,撒上盐巴海椒面,吃完后还不算太饱。
   转眼到了年底,生产队分配了,我下山回到队里,扣除借支后,还分得三百多斤稻谷,六十多块钱,高兴极了!这是我们家自下农村以来,所拥有的最大一笔财富!我给了婆婆10块钱,让她和孩子买些吃的,剩下的存起来,准备再上山干两个月活,坚持到年终,为明年打好基础,春节时带上钱粮回家,过一个有吃有穿的团园年。上山前,队长同意将我的粮食存放在生产队仓库,等我过年下山时再取。带上衣物,满怀喜悦,一路哼着歌小跑着奔马桑坪而去。
   
   十四章 妹妹生,妈妈死
   经过三岔河邮局,邮递员古代金追上来,递给一封电报,拆开一看:“母故速归”四个字,看电报日期,是一个星期前,我惊呆了!老古说:“你在马桑坪高山上无法投递,所以一直放在邮局。”啊,妈妈!我瞒着离婚的消息不告诉家里,是怕您为我担心,我拼命在山上干活,是为了多挣点钱过年和您团聚,您怎么就不多等一点时间看一眼心爱的女儿?”我飞快地返回山上,在床下取出埋在地下玻璃瓶中的50块钱,去生产队秤了几十斤粮食背上,立即赶回几百里外的礼州。从西昌回礼州的路上,一个熟人告诉我说:一年多以前父母及弟弟已被赶到公路边一间茅棚居住了。我心里一算,那就是妈妈告诉我,她不能到松新照顾我生孩子的时间!
   这就是我的家人居住两年多的茅厕,房屋依旧,只是茅草屋顶换成了瓦(2001年3月摄于礼州田坝三队热水河畔)
   急步迈过热水河桥,一眼望见了公路边一间破烂不堪、摇摇摇欲坠的茅草棚,这长宽均不足三米的茅棚,原本是生产队挖在路边供路人大小便,积攒肥料的粪坑,却将父母弟弟关在里面两年多! 11岁的弟弟正在使劲吹着灶堂里的火,潮湿的稻草没有火苗,只沤出阵阵烟子,将黑暗的茅草棚笼罩在烟雾里,我呆了,天哪,这关猪都不行的地方,却将几口人关了几百天!侧躺在木板上的父亲听见我的哭声,挣扎着爬起,只说了一句:“你怎么才回来啊!”就已泣不成声,除了在尚康弟坟前,这是我第二次看见父亲哭。那是一个男人痛彻心肺的大哭,充满对死去亲人的无尽怀念,对生存的亲人挣扎在非人生活中却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百般无奈,无尽悲哀!
   喝了一碗半生不熟的稀饭,我们就去看妈妈。几里路外,一片乱坟地,在坟地中央,一堆新土,前面一块石头,上面有六个字“赖惠清,宁南人”。这是父亲用铁钉和石头给母亲敲击的碑。空旷的野地里,我们一家的哭声惊起了树上的乌鸦,哀鸣着从头顶飞过,更添几分凄凉。
   父亲说;从我走后,张某对家人的迫害变本加厉,生活上百般刁难母亲,派父亲长年在外出苦差,不容他有一丝喘息的机会。一次派他上百多里路外的牦牛山砍伐木头,差一点被砸死在深山老林中!而所有这一切饿着肚子、拼着命干的活,完全是“义务劳动”不仅如此,从1964年至1966年的两年中,又扣去父母帐面上的的“义务工分”2,200分。66年五月,又将父亲由“右派分子”无限上纲为“反革命分子”。无数次在批斗会上被打得死去活来,还不解恨,硬将一家大小从牛棚赶往这粪坑居住,为了填平这近两米深的粪坑,被打成重伤的父亲和快要临产的母亲一同挣扎着挖土、挑土,这土中混着他们的鲜血!不等父亲在这茅坑中喘一口气,又把他赶去深山烧石灰了,将母亲和两个弟弟丢在这腰都无法伸直的茅坑里。夏天,蚊虫苍蝇成群;雨季,四周的雨水涌进这低洼的茅坑,屋顶漏水,地下积水,一家人无异居身水牢之中。我的小妹妹陈尚莉就诞生在这茅坑里,死过去又活过来,成了一个残废人!在这样长期无休止的折磨下,母亲终于倒下了,那是1966年的冬天,母子4人生也难是死也难,两个弟弟,守着一个残废妹妹和弥留之际的母亲放声大哭!悲惨的哭声惊动了过路的一位好心人,他叫杨维祖,家住礼州北街,这一米八的汉子被茅屋内的惨景惊呆了,二话不说连夜赶往几十里路外的山里代为求情,在石灰窑上做苦工的父亲才得已在1966年11月16日回到茅棚,和母亲相处了她生命中最后的10天。11月26日,清晨六点,天色未明,母亲在昏迷中清醒,给爸爸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见不到健儿了,我好想她呀!”随即用颤抖无力的手抓住爸爸说:“只因为我连累了全家,真对不起,恐怕我不能陪伴你了……”泣不成声的父亲对她说:“你一定会好起来的”说完手拿扁担,摸黑去礼州医院请医生。看见这闯进来的神色仓皇、衣衫烂褛的男人,听了他泣不成声的求助,值班龚医生二话没说,背上药箱就跟随父亲赶路,刚过桥头,就听见两个弟弟大声哭喊“妈妈!”龚医生抢先冲进茅棚,母亲在弟弟怀中已没了气息。他转身对父亲说:“太晚了,没办法了,你不要太难过,料理后事吧!”暗淡的油灯,照着母亲瘦削腊黄的脸,长时间没有梳理的乱发上沾着稻草屑,赤着的脚后跟上,一道道深深的裂口!母亲就这样走完了她39岁的人生历程!茅坑里无处停放母亲,为了等我回来,只好停放在公路边。母亲的学生周美丰,探亲路过,见此惨景,脱下鞋子给母亲穿上。
   我是父亲唯一的指望,指望我回来安葬母亲,谁知道电报发出去杳无音信?用什么来安埋自己相濡以沫二十载的爱人?我的母亲就在冬天的寒风中,躺在公路边整三天!生产队的一些好心人实在看不过,轮番到张某处代为求情,他才恩准用一家四口的口粮抵押了27块钱,父亲亲自用这钱去买回四块木板,求人钉了一口火匣子将母亲装殓。关于安葬母亲的经过,父亲在日记中这样记载:“生产队十几个男劳力,在我请不起一支烟、一碗茶的情况下,自愿帮忙将惠清抬到“老园”安葬。”同时附记了帮忙人的名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