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点滴人生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港事漫談﹕梁振英的好戲
·港事漫談﹕梁振英死穴
·香港日記 (105)
·香港日記 (106)--憤怒青年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香港日記 (107)
·香港日記 (108)
·香港日記 (109)
·香港日記 (110)
·香港日記 (1)-(100)目錄
·世事隨筆﹕北韓危機
·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車禍雜談
·香港日記 (111) 《爭鳴》結束
·香港日記 (112) -- 無可慶祝之處
·香港日記 (113) -- 十月述懷
·港事漫談﹕十九大後的香港
·港事漫談﹕國歌法
·港事漫談﹕國民與國歌
·政治偉人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港事漫談﹕本土恐怖主義的可能
·香港日記(114) -- 一個相識的逝去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香港日記(115) -- 午夜凶鈴
·小狗IKI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人生隨筆﹕母親節
·世事隨筆﹕特朗普會不會見金正恩﹖
·世事隨筆﹕不願上轎的新娘
·香港日記(120) -- 中學文憑試放榜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一)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錢學森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香港日記(122) -- 昏昏然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香港日記(124) -- 聽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六)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七)
·香港日記(125) -- 港獨欲罷不能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八)
·香港日記(126) -- 說了又如何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我與大學的回憶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香港日記(129) -- 不是書評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香港日記(131) -- 濫用醫療卷
·香港日記(132) -- 時間飛逝
·香港日記(133) -- 大灣危機
·香港日記(134) -- 戈爾巴喬夫
·香港日記(135) -- 特金不歡而散
·香港日記(136) -- 老師跳樓自殺
·香港日記(137) -- 性格衝突
·
·‘她’的補充
·讀《故鄉》
·童工
·香港日記(138) -- 重臨佛光街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139) -- 久違了,遊行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港事隨筆:衝擊立法會
·港事隨筆:暴行分析
·港事隨筆:為首‘暴徒’
·港事隨筆:悲情城市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一) 心情

   我的孫子前幾天出生了。不知是不是自己年紀過大的關係,不感覺特別高興和興奮,反而是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這因為這許多天來,每天都見著媳婦挺著一個大肚子走來走去,(我們不住在一起,但卻住得很近,幾乎每天都見面,而我媳婦是個很活躍的人,一個大肚皮攔不著她不外出,而她活動的範圍也很廣闊,經常從九龍的東部跑到新界的西部探望她姐姐) 我見著覺得很可憐、很辛苦,也很擔心,雖然她本人不覺得如此。同時,不怕笑話,我雖然知道她是懷孕,但卻不敢確定這是不是個健康、正常、樣子像父母的胎兒。未產出來之前,特別是接近產期的時候,我每天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所以當我見到從母親肚子裡走出來的是一個嬰兒,而且這個嬰兒健康、正常、樣子像父母,而且也相當活潑,出世一兩天便懂得面露笑容,我心頭的一塊石為之放下。

   許多親友知道我添孫之後,紛紛向我道賀,但我確是放鬆多於開心,雖然見到那小不點時,又覺得相當趣緻。不知為什麼,我還好像有一絲愁緒。從這個小東西的角度來想,我覺得他在母親的子宮裡,本來又暖和又舒適,又安全又穩當,無憂無慮,閑時踢踢母親的肚皮,讓她驚喜一下,多麼寫意。可是現在走進這世界來,少不免要迎風抵浪,要負起責任,要接受挑戰,要面對很多不明朗的因素,而到頭來,又要離開這個世界。李白說﹕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天地是人們短暫居留的一個地方,可是卻充滿苦惱,難怪佛家說要跳出輪迴。

   而從我的角度想,我卻一時說不出愁在那裡。我現時正「享受」退休生活,沒有任何的壓力,包括經濟壓力。生活寫意,在合理範圍內,要什麼有什麼。子女又已經出了身,現在又有了孫子孫女。人生可以說是周全,美滿得很了。還愁什麼呢﹖咦,想深一層,這個美滿、周全卻正是問題的所在。人生的意義,在於有欠缺、有不足,因有欠缺、不足而有所追求。人生由此而有目標,達到目標便有歡樂、滿足。在我的孫子出世之前,我只有一個孫女。現在孫子也有了,可稱齊全了,要追求的東西已經全部達到了。這也許是我的問題所在吧。

   這可以不可以叫作另類產後抑鬱症呢﹖

   (二) 取名

   一想到為孫子取名,我便不能不佩服古人。他們起名有如探囊取物,十分輕易。不然,他們怎麼可以有這麼多名字呢﹖一個出了名、有地位的人,除了有名有字之外,還有號。他們可以開學的時候有一個學名,及冠成人的時候又取一個成人名,到結婚的時候再選一個名。至於死,如果有功名的話,則還有謚號。(當然謚號是別人,而非自己,加贈。) 而且他們取的名字,也很好聽,文質彬彬,絕不市儈。隨便舉幾個例﹕杜甫,字子美﹔李商隱,字義山﹔韓愈,字退之﹔柳宗元,字子厚。名和字都很脫俗。

   有名有字似乎到了民國之後便停止了。清末出生的人許多仍有不止一個名字。例如周樹人(魯迅),字豫才﹔蔡元培,字鶴卿﹔張治中,字文白等。而毛澤東、蔣介石莫不如此。至於確實什麼時候中國社會停止多名字制,只用一個名字,則要請教專家了。我這裡只是想說,以前的人改名好像很容易。

   當我兒子著我替孫子改名時,我便有老鼠拉龜,無從入手之感。他們以為我間中搖搖筆桿,便很有「文化」。我抱歉讓他們失望了,因為世界之大、物品之盛、中國文字之多,令人茫無頭緒。於是我把球拋給妻子。她倒也實在,也爽快。她說孫子最緊要健康、有宏大理想,於是在這兩點中各取一字,叫健宏。我上網一查,發覺有這個姓名的人很多。我不想重覆。於是我用其他名字多番探查,發覺要不和其他人同名同姓,根本不可能。即使以我本人的名字為例,重覆更加厲害,有二、三十人之多,其中有民族學家、有高幹、有運輸經理,連強姦犯、烈士也有,真是漪歟盛哉。於是我們放棄想出一個獨一無二的名字,因為無法辦到,除非我們滿足於一個負性或帶貶意的名字。

   我們把名字 -- 健宏 -- 交給兒子夫婦。幾天後,他們回說不好,因為健、賤同音,他們不想人們叫他們的兒子「賤賤」。這當然有理,於是我們復歸於零,從頭開始。但我們說你們必要給我們一個始發點,否則東西南北中,無處可停靠。兒子說,他的妻子喜歡「子」字。那就好辦。我們在往醫院接BB的十五分鐘車程中便想出和決定了一個名字。

   這名字我們的親友都大讚改得好,以為是絞盡腦汁、千錘百煉的產物。他們那裡知道,這只不過是十餘分鐘的急就章而已。

(2014/0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