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点滴人生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當香港民眾慶祝春節的時候,香港的特首梁振英沒有留在香港與民同樂,反而匆匆忙忙離港度假,到了一個沒有公佈的地方。不巧的是,遍布世界各地的中國人發現他的足跡。原來他到了西班牙參加巴士旅遊團觀光。我們的同胞還拍了他參觀名勝的照片在網上公諸於眾,而他也裝大方地揮手招呼。

   這個梁振英真是不夠格。你好歹是國際級城市香港的特首。即使你私人放假旅遊,也仍是香港的特首。一天你是香港的特首,你便二十四小時代表香港,也要顧顧自己的身份和形像。你怎可以像一個普通旅客一樣隨團旅遊。真是爛泥扶不上壁,難怪菲律賓總統像見下屬那樣(可能比下屬還低幾格)要他坐在長凳上等接見,而他竟然安之若素,還有講有笑。

   可是這個梁振英對自己人卻絕不客氣,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嘴臉。還記得一次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上,他回應陳偉業關於菲律賓人質事件的質詢,說了好幾次他與菲律賓的交涉,每一個環節都是「有計劃、有部署」,其咄咄迫人的口吻,令人覺得他作為香港的領導人,不是想息事寧人,而是要戰鬥。

   春節過後,他銷假回來上班,第一件事便是又要撩是生非。

   事緣這一兩年大陸來港自由行的人數大幅增加,有「迫爆」香港之勢。對於這洶湧而來的人潮,香港各方面的資源已難以應付,香港人的生活亦受到影響。為了遏止這一趨勢,有泛民議員建議對大陸遊客徵收入境稅。

   對於大陸來客的問題,筆者也覺得不易解決,而該泛民議員的建議在原則上不可行。但是梁振英卻覷準這一機會,在假後開行政會議之前,便第一時間,也不需要記者提問,便批評說此法不行,接著便以教訓的口吻說﹕「我們不能夠未富先驕。」

   所以說,梁振英這個人好鬥,即使做了特首,也死性不改。有需要說這些話嗎﹖說這些話不是要撩起火頭嗎﹖大陸的自由行是香港的一個又愛又恨的因素。想當年香港沙士肆虐,幾乎遇到了滅頂之災。是大陸開放了自由行,挽救了香港。但當自由行的幅度愈來愈擴大時,小小的香港自然應付不了。這等如一個餓壞了的人,你給他有營養的食物,把他救活了,當然很好。但是當你不斷餵飼他食物,而且愈餵愈多,超出他的胃納容量的時候,那便好事變壞事。香港現在是走到了這一步。

   今天的香港,不要說旅遊區例如旺角、尖沙咀、銅鑼灣,大陸客如過江之鯽,即使其他的區域,大陸來人也很多,特別是假日或週末為然。一些本來為當地居民而建的設備,例如公園,都被他們佔領了。茶樓酒家,要找個位置舒適地吃一頓飯,也要和大陸的同胞們搶先一番。坐地鐵的時候,許多時候發現車廂擠滿的是說鄉下口音或普通話的人。除了這些之外,國內同胞還從其他渠道進入香港,搶奪資源。香港樓價飆升,讓許多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望樓興嘆,要拜大陸人之賜。(筆者所住的屋苑,大陸人愈來愈多。) 除此之外,大陸人還來香港搶奶粉,搶醫療服務,搶學位,令不少香港人的正常生活受到極大的影響。據悉,香港各大學的研究學位,有八成被國內的學生佔據了。香港的大學教育,極大部份由公帑津貼,卻被非本地人享用了。

   在此情況下,香港人要求減少內地人來港,有何不可﹖這不是歧視,更不是搞獨立。這是自救和自保。提出的方法是否可行,是另外一回事。可是梁振英卻斥責他們「未富先驕」,真是不知何所云然。你梁振英有沒有同情地給香港人想想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梁振英這個香港特首,看來並不愛香港人,甚而窺伺機會撕裂香港。特別是現在,他民望持續低迷,大權旁落,重要的工作都由布政司林鄭月娥負起了。看來他對香港人愈來愈恨了。以他這副德性,搞些小動作,讓香港人不好過,完全是可能的。

(2014/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