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余习广 致箫远 江辉二首
·柳忠秧《赋月》徐迅《和吴铁独怀韵》
·英王林海:1986级同学大聚会谐趣歌
·丁朗父 夜读吴芳吉有感
·綦彦臣: 凋 零——哀悼上海大火遇难者(2010.11.11)
·萧远《悼蔡定剑》江辉《和萧远》
·李是 冬天的星期一
·王华 波尔多情歌
·李是 后海墙街——记忆中的门牌号
·郭少坤 杂说人权——写于2010年世界人权日
·郭少坤 大写的中国人
·李是 公交车上的思绪
·王容芬:天堂里的笑声
·任畹町 12月19日在巴黎辛亥革命百年研讨歌咏大会的讲话
·王华:自述诗
·熊焱 石头上的天使
·大唐皇帝眼中之中国现状
·胡石根: 2010 步曹思源诗韵
·王德邦 岁末感怀
·李智英《迎接2011》
·许医农《去地狱还是去天堂》
·郭少坤《与死人同活》
·格林《你要怎样》
·江辉《清平乐 平安夜》
·綦彦臣《一小撮人的东篱》
·丁朗父《赠闵琦》
·熊焱《窗口》
·熊焱《蒙娜丽莎》
·熊焱《悼华叔》
·陈青林《新年 火种》
·李智英 新年再歌
·陈青林 世界给中国的新年礼物
·熊焱《悼华叔》格林《临行诗》
·熊焱 全体同仁沉痛悼念司徒华先生!
·格林 民国百年赞
·丁朗父《1月17日,赵紫阳纪念歌》
·君子歌/丁朗父
·让愤怒凝聚成子弹飞/沙砾
·草民-蚁组/沙砾、陆祀
·过年回家/丁朗父
·中国人,笑一笑吧!/王小华 二头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铁流、王小华
·民主花开遍中华 2010作品总目
·春词/闵琦、余习广、丁朗父
·茉莉花开/王小华、陈青林、孟元新
·北京
·德甫归来/张晓平
·中国之船撞向冰山/张晓平
·党是神马/张晓平
·人到老年/陈锐
·我看中国军队/王小华
·打工仔过年、和沙砾/张晓平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法国王小华
·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朱忠康
·辛亥革命百年颂-兼祝贺埃及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主日敬拜。2014年1月12日,北京广安门内大街116号。后排右4为杨秋雨。
   
   
   杨秋雨第一次来教会,走我介绍说,因为抗强拆,用硫酸泼了开发商雇佣的流氓,坐了三年牢。这是第一次。第二次坐牢,是因为茉莉花时,在西单给散步的人们拍照。来教会之后不久,到派出所去看望一个抗强拆被关在派出所的妇女,又被关了几天。他的左面隔一位是杨夫人,因为到派出所看望被关押的夫君,判过三年劳教。弟兄姊妹们,亲爱的同胞们,这是当今世界最强梁的政府,派出所尤其去不得。


   
   
   
    第一次见到徐永海是在张智勇家里,那时很多年之前了。他是个精神科大夫,坐过次牢。见他是他第二次出狱之后不久。饭碗当然丢了。一些私人医院也可以请他当医生,但后面总是跟着组织的人,没人敢请他,所以他成了无业人员,到现在都是。
    在这之前,经常听刘焕文提起他。那时他在坐牢,说起他爱人李莎娜的时候似乎更多。
    2012年中原教会重新在我家聚会,他经常来,有时会讲道,但次数不多。他每次讲道 都是那三板斧:十字架道路;为主坐牢光荣;人类大脑前额叶的功能。
    他当过多年的临床医生,可能有特别的经历,所以特别坚持他对大脑前额叶的见解,以至于我们有时称他为前额叶。他那篇前额叶的文章,光在博讯上就出现了上百次吧。经常会收到他的邮件:谁谁谁又支持了他的前额叶研究。这是他的风格,一旦认准了什么,就给你来个没完没了。
    这次,他进去有些时日了。之前与警方多次冲突,这时怕要新帐老账一起算了。我估计凶多吉少。为他祷告,求主保守,让他快点回来吧。按他挂在嘴边的“为主坐牢,光荣”,他应该并不需要这样的祷告。这个没完没了的家伙,坐起牢来也没完没了。
    2012年6月,我和他一起被按立为中国家庭教会长老。我找的蔡伯,他找的李克牧师。李克牧师已经90多岁了,按立只能在他的家里进行。按立很有家庭教会的特色,没有宏伟的教堂,没有盛大的典礼,简朴至极。我们自己解嘲,使徒时代的教会就是这样的。当然那些三自的或类三自中的法利赛人会嘀嘀咕咕嘟嘟囔囔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过也仅此而已,没有人敢于公开跳出来指责。感谢主!我想,他们心里也明白,这才真正是十字架前的按立。
    之后不久,我们一起参加了一次北方家庭教会的牧师、传道、执事等圣职的按立活动。在去哈尔滨的火车上,他对我发表了关于人类感情的“贱骨头”理论,说人在感情上都是贱骨头:越是让你难受,让你痛苦不堪的感情,越是忘不了。这是人类许多悲剧的来源。
    按立过程中,有关政府部门突然前来“查电”,说有人举报教会“偷电”。在打雷一样的祷告声中,“查电”的人哆嗦着进来又出去了,按立继续进行,圆满完成。
    按立之后,大家都很高兴,请徐长老讲话。徐长老一看到下面有许多可爱的姐妹(我们都认为最可爱的女人在家庭教会里),兴致上来了,上来就宣布他是个女权主义者。我一看他嘴里的火车开动了,赶紧把他的话筒抢下来。这是个改革宗教会,对于教会按立女牧师有严重争议。见好就收,不要再展开了。
    这次回国,在我家里开了一次同工会,当时他说张文和家里的聚会已经受到了多次骚扰。这次被抓进去的人中,他和杨秋雨都是中原教会的同工,于艳华也多次参加过我们的主日敬拜。
    在半月湾的海边,看见许多中国人在望着太平洋的那一边。过年了,想家了。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的聚会时,人们对教会的依恋和那种奇特的温馨。这是现在的中国家庭教会所独有的吧。
    此刻,此际,夜深人静,我在太平洋的另一边为被捕的同工和弟兄姊妹们祷告。
    记得在我们的按立结束,离开李克牧师的家时,白发苍苍的师母从楼梯上探着身子大声说:“徐永海,责任哪!”我永远记得那个时刻,那个场景。真正的神圣在人的心里,没有任何仪式,至简至朴,但那力量绵绵不绝永不止息。
(2014/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