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周末诗会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王小华
·老太婆唱红歌/陆祀
·没有民主就没有新中国/辛言、砂砾、肖远、江辉、陆祀、朗父
·唱给自留地及中国农民的赞歌/丁朗父
·中国铁路杀人记/楚寒
·想念王荔蕻/艾晓明
·红歌老妖/陆祀
·建议向每个学龄儿童发放等值实名制“教育券”/肖远(公民通讯)
·教育券——现行教育体制不公平且违法/肖远
·复美国乌有乡民之骂/James Zhu 王小华
·不要对中共下跪!/王小华
·2011四季预言/丁朗父
·且谈中共的素质/王小华
·红教大人物薄熙来之父的文革经历
·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喻言
·君子歌/丁朗父
·法国总统“萨科齐”是中原“少暤氏”苗裔/朱学渊
·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朱学渊(周末话题)
·告太子党/陆祀
·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朱学渊
·归家——祝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毁灭人类的十种方法/李启光
·回家——贺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学习王荔蕻/陆祀
·消灭一亿中国人中苏协议曝光的声明/朱忠康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水浒新篇/陆祀
·妄议辛亥与孙先生更显大陆思想浅薄/李大立
·中国人请脱掉奴衣再谈爱国/王小华
·匹夫颂/陆祀
·逃出人民公社/丁朗父
·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一张慢车票(《盲流记》之三)/丁朗父
·莫道兵在江山稳/肖远
·1975长江之旅(《盲流记》之四)/丁朗父
·中华脊梁/陆祀
·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重申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真正的脊梁/陆祀
·真正的明星有着强大的人性/文明底
·做一个心眼少的中国人/王小华 张三一言(公民通讯)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漠河北极村历险(二首)/丁朗父
·只差最后一击/使命123
·兔死狐悲卡扎菲/陆祀
·请关注动车灾难受害者“赵思闽”\华斯
·选票出英雄/陆祀
·潘金莲是中国官文化特产,法国很少/小花闲聊
·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张三一言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哀卡扎菲/陆祀
·中国政治犯礼赞/陆祀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反革命县海晏移民血泪/铁穆耳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转基因与北京特供
·关于中国人的基因/小华闲聊
·2011绝妙好词/王金波
·反转基因和毛左反美是两码事/小华(讨论)
·瞬息万变的执政能力/学渊
·中秋怀狱中诸义士/陆祀
·不尽狗官滚滚来/里建
·致为卡扎菲穿孝服的专制奴才/沙发网文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歌女与文人/萧远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戊戍政变的当天下午,谭嗣同正在北京宣武门外南口半截胡同的寓所里与梁启超商谈。搜捕康有为的消息传来,他从容地对梁启超说:“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酬圣主。现在要救先生(指康有为)也不可能,我已无事可作,只有等待死的来临了。”
   在他被捕的前几天,友人力劝他离京,或去日本避难,他父亲也一再要他去湖北免祸。但都被他拒绝了,他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中国数千年来,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于是他整日在家,等候着逮捕他的人到来。
   1898年9月26日,天刚刚亮的时候,浏阳会馆的大门就慢慢开来,谭嗣同神色夷然的把门左右固定住,保持门大开的状态,然后回到屋内,坐在太师椅上,泡下一壶茶。突然,人声嘈杂起来,由远而近,一刹那间门帘忽地拉起,五六个捕快冲进屋内。


   一进来,他们呆住了。
   只见谭嗣同正襟危坐,安静的看着他们。谭嗣同从桌上端起茶碗,掀开盖子喝了一口茶之后放下盖碗,站起身来,戴上帽子,挺胸走出来,两边官员慌忙让出路,护送他上了马车。
   就义之日,观者万人,他神气不变。据现场亲眼目睹的老管家胡理臣描述,临刑前,谭嗣同大呼:“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就义的那一天的下半夜,胡理臣花了十多两银子雇了几个苦力,从刑场上将谭嗣同的遗体抬回,放在浏阳会馆谭家后院的老槐树下,当人们缝合头颅的时候,发现肩胛上也留下了深深的刀痕。
   
   
   
   谭嗣同诗五首
   
   
   别意
   
   志士叹水逝,行子悲风寒。
   风寒犹得暖,水逝不复还!
   况我别同志,遥遥千里间。
   缆祛泣将别,芳草青且歇。
   修途浩渺漫,形分肠断绝。
   何以压轻装,鲛绡缝云裳。
   何以壮行色,宝剑丁香结。
   何以表劳思,东海珊瑚枝。何以慰辽远,勤修惜日短。
   坠欢无续时,嘉会强相期。
   为君歌,为君舞,君弟行,毋自苦。
   
   
   除夕感怀
   
   我辈虫吟真碌碌,高歌《商颂》彼何人。
   十年醉梦天难醒,一寸芳心镜不尘。
   挥洒琴尊辞旧岁,安排险阻著孤身。
   乾坤剑气双龙啸,唤起幽潜共好春。
   
   
   角声
   
   江汉夜滔滔,严城片月高。
   声随风咽鼓,泪杂酒沾袍。
   思妇劳人怨,长歌短剑豪。
   壮怀消不尽,马首向临洮。
   
   
   除夕感怀
   
   内顾何曾足肝胆,论交晚乃得髯翁。
   不观器识才终隐,即较文词势已雄。
   逃酒人随霜阵北,谈兵心逐海潮东。
   飞光自抚将三十,山简生来忧患中。
   
   
   狱中题壁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2014/0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