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博讯:推特簡談雪域苦難與每個人相關]
王藏文集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讯:推特簡談雪域苦難與每個人相關


王藏:推特簡談雪域苦難與每個人相關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16日 来稿)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王藏

   
   @wang_zang:紮白,彭措,次旺諾布,洛桑格桑,洛桑貢確,格桑旺久,卡央,曲培,諾布占堆,丹增旺姆,達瓦次仁,班丹曲措,丁增朋措,達尼,次成,索巴仁波切,洛桑嘉央,索南熱央,仁增多傑,丹真曲宗,洛桑嘉措,丹曲桑波,朗卓,才讓吉,仁欽,多傑,格貝,加央華旦,洛桑次成,索南達傑,洛桑西繞,其美班旦
   
   @wang_zang:丹巴達傑,朱古圖登念紮,阿澤,曲帕嘉,索南,托傑才旦,達吉,日玖,旦正塔,丹增克珠,阿旺諾培,德吉曲宗,次旺多傑,洛桑洛增,洛桑次成,卓尕措,角巴,隆多,紮西,洛桑格桑,旦木曲,巴桑拉毛,永仲,古珠,桑吉堅措,丹增多傑,拉莫嘉,頓珠,多傑仁欽,才博,丹增,拉毛才旦,圖旺嘉
   
   @wang_zang:多吉楞珠,丹珍措,多吉,桑珠,多吉嘉,才加,格桑金巴,貢保才讓,寧尕紮西,寧吉本,卡本加,當增卓瑪,久毛吉,桑德才讓,旺青諾布,才讓東周,魯布嘉,丹知傑,達政,桑傑卓瑪,旺嘉,關曲才讓,貢保才讓,格桑傑,桑傑紮西,萬代科,才讓南加,貢確傑,松底嘉,洛桑格登,白瑪多傑,貢確佩傑
   
   @wang_zang:班欽吉,才讓紮西,珠確,貢去乎傑布,洛桑朗傑,珠崗卡,南拉才,仁青,索南達傑,彭毛頓珠,桑達,才松傑,貢覺旺姆,洛桑妥美,格吉,拉毛傑,貢確丹增,秋措,洛桑達瓦,貢確維色
   
   @wang_zang:丹增西熱,旺欽卓瑪,貢確索南,西瓊,才讓傑,貢確才旦,西繞次多,博楚,江白益西,竹欽澤仁,嘎瑪俄頓嘉措,圖丹歐珠,拉巴次仁
   
   @wang_zang:多年來,在自媒體和線下各種場合,我一直如此認定:雪域的苦難,是由極權主導的,且每一個漢人都脫離不了罪惡關係,尤其是“大中華主義”者和“大漢沙文主義”者,且地球人都脫離不了罪惡關係,尤其是做著“中國交易”的“綏靖主義”者——這是沉迷所謂“現代文明”燈紅酒綠中的每個人同構的罪惡和恥辱。
   
   @wang_zang:遺憾的是,在與我爭論的人中,有些還是“持不同政見者”或“異議人士”。他們身上的“大中華式道德自負”與“大漢沙文式殖民思維”濃重非常,甚至還拿“民主”的旗號為自身的霸道尋找根據。說實話,爭論的過程中我自感羞恥,我身上或多或少也存在著從小那種“大族群”的優越感,與納粹“種族思維”一致。
   
   @wang_zang:不回到“人權”和“民族自決”的基點討論問題,很容易陷入異曲同工的被煽動的那種“民族主義情緒”,如同“抵制日貨”、“砸日產車”的那些人、那種潛在的“將紅旗插滿全世界”的魔性,也如同“太平天國”的走卒,對“異己”的排斥和欺壓。特別要警惕那些將"民主"和“富強或統一”常連一起討論的人們。
   
   @wang_zang:記得有人討論《古拉格群島》時這麼說過:"人們會以集體、理念、正義的名義為自己進行合法性授權,理直氣壯地剝奪他人的個體性,並因此體驗神聖之感。此時,癌細胞就會裂變為不同形態的古拉格群島,各種各樣的癌症樓便將迅速崛起。"道理如此,這話對應的不單是極權政府,也對應民主維權和民族話題。
   
   @wang_zang:在一種“整體”和“一統”的名義與意識形態的海市蜃樓中,很多國人或知識人才能找到一些“個人性”影子,以此印證自身存在,並傲慢要求他人個體無條件服從——極權之毒往往造就此種打“人民”和“國家”旗號表達奴役渴望的病症。在此病的驅動中,人們往往以地理版圖概念而不是以文化種族問題思考個體性。
   
   
    2014.1.15 推特搬運工整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14/01/201401160259.shtml
(2014/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