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宁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小宁文集]->[对中国政治巨变的分析和预测——六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王小宁文集
·申诉状
·我的政治立场和政治观点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简介和代发刊词
·黄河改造论
·情感不能靠法律来调解,婚姻不能靠法律来维系
·违背大自然规律,必然受到大自然的惩罚
·有关三峡工程的四篇短文
·唇亡齿寒:面对北约对南联盟的轰炸中国应采取强硬态度
·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大使馆的根本原因是:中国既强大又软弱
·推介我写的《周恩来的光辉形象是无法抹黑的》一文时的两篇短文
·周恩来的光辉形象是无法抹黑的
·《政治改革自由论坛》的两篇刊前词和编者按
·论中国军队的改革——军队应精兵200万
·高举现行宪法的伟大旗帜,与一切违宪行为做坚决的斗争
·顾准的社会主义两党制的思想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
·顾准的直接民主和议会政治思想是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重大发展
·《关于论中国统一之路》的说明
·为了中国统一大业应将国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改为中国
·我对中国统一的十点预测
·台独的危险被大大夸大了
·不要对台湾有那么强烈的敌对心理
·形式统一与联邦制
·中华民国还存在吗?
·遏制台湾独立,经济和外交手段比战争手段有效十倍
·从力主台海战争到走向法西斯主义
·力主内战何谈民族主义、爱国主义
·美国与中国统一
·台海战争——中华民族巨大的灾难
·中国需要“攘外必先安内”——答一些爱国主义者的讯问
·不能以部门利益损害国家的根本利益
·打倒公车腐败
·法规和政府的红头文件不是法律
·从国有企业严重亏损破产看中国干部制度的严重弊病
·坚决反对中国实行私有化
·坚决反对修建国家大戏院,中央不能带头大搞楼堂馆所
·毛泽东主席严厉谴责美国的人权状态
·蒙古独立并没有给它带来好处
·民主政治随感十一篇
·社会主义是什么?
·对网络进行管制不能违反宪法和法律
·四篇短文
·推翻中国企业头上的两座半大山
·因在网络上发行持不同政见的网刊而被公安机关查抄
·中共高官为了反对中国实行社会主义民主政体不惜歪曲中国历史
·不要给反对在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人以口实
·中共和毛泽东承诺:把中国建成自由民主的中国
·中国八亿农民的悲惨命运并非由于户籍制度
·中国的国防工业科技现状令人担忧
·中国的教育制度为什么培养不出爱因斯坦式的世界一流科学家?
·中国是一党制国家
·中国政党和政治组织法
·王小宁的123封电子邮件
·中国大陆新生的资产阶级善少恶多
·中国申奥成功,被愚顿的中国领导人延误了四到八年
·把中国与中共江泽民等顽固派领导人区分开
·哪个党能够实行二十二条政治纲领,哪个党就能在中国执政
·国家机关不要再制造搞恐怖主义的罪犯了
·中国还需要搞君主立宪制吗?
·中共没有能力解决腐败问题
·事实证明华国锋执政要比邓小平、江泽民好
·中国的工人、农民为什么怀念毛泽东时代?
·相信人民,只有通过人民革命,中国才能实现民主政体
·《时事政治评论》发刊词
·《时事政治评论》中的编者按
·中国宪法(王小宁方案)
·一部完全体现中国民主政体的宪法草案
·一部讨好中共,回避政治的宪法草案
·中国不适于完全的联邦制
·实行邦联制就是中国的分裂
·正确地认识现行宪法,利用宪法推进中国民主政体的实现
·到底谁在犯罪!?
·杨子立、徐伟、靳海科、张宏海是当代青年和知识分子的楷模
·中国的专制独裁者是纸老虎——写在杨子立等四人受审时
·曾庆红在十六大以后还会拥戴江泽民吗?
·劝江泽民不要做傻事,落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一篇见解独特的时评文章
·朱镕基将要执掌中国大权吗?!
·高举社会主义的大旗,坚决支持工人阶级维护自身利益的斗争
·既要重视发展生产力更要重视保护人民的不受残酷压迫、剥削的权利
·要执行《劳动法》,关键何在?
·执政党和政府应允许工人组织工会与资本家和企业领导人进行斗争
·中国还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吗?
·江泽民打着代表全民利益的旗号就是要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
·全国第一篇正面批判“三个代表”论述的文章
·“三个代表”是彻底的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特权资本主义政治纲领
·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资产阶级
·邓文是一篇足以影响中国政局的政治原子弹
·一个顶天立地的真正共产党员
·中共应代表什么人的利益是“七一讲话”的要害
·要警惕专制的军人政权统治中国——读《中国义军政治报告》
·中共左派的反叛使军事政变可能性增大
·对潘岳著《对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思考(部分)》的评论
·对弋戈著《我们纲领》论文大纲的评论
·一篇理论水平政治水平很高的文章
·落入温和而无力的劝说的俗套
·走第三条道路,建立第三政党
·中国第三道路党关于解决三农问题的二十点主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中国政治巨变的分析和预测——六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王小宁

   中国也会像苏联、东欧国家一样出现政治巨变。这是很多人的共识。除了有花岗岩头脑的人以外,都会相信此判断。军队上将刘亚洲认为,中国从专制独裁制度(他称为“威权制度”)走向民主制度,应在十年以内。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等,我相信,他们内心也会这样认为。毕竟,推翻专制独裁制度,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不可阻挡的世界潮流。中国到底什么时候出现政治巨变,政治巨变会出现什么情形?这是人们所关心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可以预知未来的人,无论中外,所谓先知、算命那一套都是骗人的。但是,预测是一门科学,我们还是可以通过对于中国国情和其他国家民主化的历史,进行综合分析,大致地预测出中国政治巨变最可能发生的情形和结果来。这种分析和预测准不准,要由今后的历史来检验。

   以下以提问、回答的方式说明中国政治巨变的分析和预测:

   一、中国政治巨变可能会在哪一年发生?

   答:中国的政治巨变可能发生在最近一年至三年时间里。我主观认为最有可能发生政治巨变的时间是今年------2013年。如果在三年内还不发生政治巨变。那么,中国的民主进程可能会长期拖下去,并将爆发更惨烈的革命和长期混乱。

   人民对中共新领导多少抱有希望,但如果半年以后,人民发现它是换汤不换药,会从希望变为绝望。胡锦涛、温家宝执政十年,留下一个更烂的烂摊子。习近平、李克强上台后,必然要推行新政,但如果没有采取断然措施,使形势出现明显好转,其结果会更坏。从习李上台的三个月看,几乎看不出有多少好的变化。再过半年、一年,人民还会等下去吗?所以今年是最有可能发生人民革命的。

   二、中国的政治巨变会是中共政治改革的结果,还是人民革命的结果?

   答:中国的政治巨变将是人民革命的结果,因为中共新领导不会进行真正政治改革。习近平等中共新领导人都明确表示,中国政改绝不搞西方民主制度模式,中国政改首先是坚持“共产党领导”,对现行政治制度只是完善,而不是改变现行政治制度。遵循四项基本原则的政改,没有全民大选、全民公决的“民主制度”,都是假民主、真专制。我们对这样的“政改”还能抱有希望吗?

   我很早就说,中国政治改革已死,人民革命当立。既然中共不能真正地进行政治改革,那就只有进行人民革命了。所以说,中国的政治巨变不会是中共政治改革的结果,只能是政治反对派发动的人民革命的结果。更确切地说,中国政治巨变应是政治反对派发动的人民革命发生后,中共领导被迫让步的结果。

   三、人民革命是什么样的革命,它与暴力革命有什么区别?

   答:有人一看到“革命”二字就感到害怕,尤其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上世纪九十年代,李泽厚、刘再复就写文《告别革命》,此议非常受中共的欢迎,延误了中国政治巨变至少十年。起了中共想起,而起不到的恶劣作用。革命并不意味就是暴力革命。革命也并非都是无秩序的,非法治的。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西班牙、葡萄牙建立民主政体开始,到去年,中东、北非地区部分国家的民主革命,在长达四十多年的世界性民主大潮中,其大部分国家都不是通过暴力革命,而是通过人民革命实现民主化的政治巨变。苏联、东欧国家的政治巨变,不是政治改革的结果,而是人民革命的结果。我所讲的人民革命,不是暴力革命。它是非暴力的革命。人民革命是在现行宪法、法律允许范围内进行的政治斗争,它是非暴力的,和平的、民主的、遵循法律的、有序的革命。

   人民革命依据的是现行宪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中国政府早在十四年前签署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五条:“每个公民应有下列权利和机会,••• •••:

   (甲)直接或通过自由选择的代表参与公共事务;

   (乙)在真正的定期的选举中选举和被选举,这种选举应是普遍的和平等的并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以保证选举人的意志的自由表达;

   (丙)在一般的平等的条件下,参加本国事务。

   综合以上三个法律文件的法律规定说明:1、没有人民授权的“共产党领导”是非法的,通过全民大选,由人民选择的执政党才是合法的;2、人民革命通过“言论、出版、结社、集会、游行、示威自由”的方式进行政治斗争,是在宪法和法律允许范围内进行的政治斗争;3、人民革命的最重要的要求是:全民大选(公民采取直接的、平等的、自由的、秘密的、普遍的选举,选举国家主席、国家议会、省级议会议员,并事实上决定执政党);全民公决:对新宪法,或现行宪法进行选择;体现了现行宪法第二条,也体现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五条。

   四、人民革命的过程会是什么样的?

   答:人民革命可能因某个或某几个突发事件而发生。可能造成人民革命发生的突发事件有很多,中共腐败那么严重,中共特权阶层和不法资产阶级与民夺利那么激烈,中国贫富差别那么悬殊,司法机关滥权那么普遍,可以说,全中国到处布满了干柴,就待几颗火星的点燃。

   政治反对派要发动和领导人民革命,既不能极左,又不能极右。一方面,人民革命必须坚决反对诸如“打倒共产党”的极端口号;要与法轮功等、与台独、疆独、藏独进行坚决的政治切割;要与美国等外国势力划清界线;绝对不能出现“打砸抢烧”等违法犯罪行为。我们要表明,我们是主张政治和解的,绝不会对共产党进行清算,我们不是要共产党下台,而是要共产党与其他政党一样,平等地接受人民的选择。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惧怕人民革命,对阻止人民革命,甚至破坏人民革命的势力进行坚决的斗争。比如:以反对民粹主义、指责暴民倾向,反对民族主义,指责革命的言行。在人民革命发生之前,要防止极右,在人民革命发生后,要防止极左。

   人民革命提出的政治要求一定要合法、合理,同时要表现出政治反对派中有好的政党,好的政治领袖集团,好的政治纲领,它们如上台执政,会做得比共产党好得多。有了民主制度,政治反对派不上台,也能监督执政的共产党,使它无法腐败和专权,并迫使共产党执行政治反对派提出的合理主张。一定要告诉人民群众,实现民主化,对他们有什么切实的,马上能实现的好处。使他们拥护民主变革。如此,人民革命一定会胜利。

   五、人民革命发生后,中共会不会第二次调动军队进行镇压?

   答:可以肯定地讲,人民革命发生后,中共不会第二次调动军队进行镇压。毕竟,时代进步了,民主、自由、人权思想深得人心。中共领导人不可能下镇压的命令;就是下了命令,军队也不会执行。人民革命提出的政治要求完全合法、合理。中共没有理由拒绝,更没有理由下令镇压。1991年,苏联军队参与军事政变,但遇到人民的反对后,很快退回军营。罗马尼亚军队、南联盟军队均拒绝本国最高领导人镇压人民革命的命令,并站在了人民一边。1989年“六四”时,邓小平等对军队进行了欺骗,仍遇到了一定的抗命,更何况24年后的今天呢。军队虽然受到中共的控制,但也是与人民紧密联系的。现代信息非常畅通,只要人民革命得到很多人民的支持,军队是不可能执行镇压人民的命令。如果部分军队执行了镇压命令,军队立刻会分裂,打起内战来。最后的结果是国家、人民、军队都会遭受极大损失,责任将被追究,中共可能会被取缔,中共领导人可能会得到齐奥赛斯库的下场。习近平不是邓小平,他没有那么大的权威,今天的军队也不是二十四年前的军队,它不会那样的愚忠。

   六、人民革命发生后,中共会不会崩溃、中共会不会被打倒?

   答:一般来说,人民革命发生后,中共不会崩溃,也不会被打倒。希望中共突然崩溃,或被人民打倒,都是在幻想,极为幼稚、荒谬。有这种想法的人,只能自己骗自己。中共不会崩溃,也不会被打倒,是因为中共没有那么坏,它还是做了不少好事的。政治右派、法轮功等,把中共说成是最大的邪教,是当代的纳粹党、法西斯,极其残暴,十恶不赦,执政六十年,杀害八千万人。但这些都不是事实,完全是恶毒攻击。1960年前后饿死人,应为二千万左右,而不是六千万。这是中共失误造成的,不是杀害的。中共也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文革中非正常死亡一百多万人,不是二千万人。对于文化大革命的错误,中共是承认的,并决议彻底否定。毛泽东时代,中共是努力为人民服务的,是廉洁的,但由于经验、水平的不足,犯了极其严重的错误。六十多年来,中共执政还是有成绩的。比如,经济有了很大发展,国力增强,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科技、教育、文化有了很大进步。中国由一个受列强欺负的弱国,长期处于战争、内乱的国家,变成为世界第二在经济体,统一、和平的国家。这些不能不说是个伟大的奇迹。近年来,中国在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等方面虽然进步缓慢,不如人意,但还是有所进步的。中共最大的问题是:专制独裁政治制度、专制统治、极端腐败,贫富差别悬殊,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等。全面地看,中共不会崩溃,也不会被打倒。苏联、东欧国家的共产党在政治巨变后,也没有崩溃、没有被打倒。有的继续执政,有的下台后,又上台。苏共1991年搞了军事政变,如果不搞,肯定还会是可以问鼎最高权力的政党。中共要接受苏共的教训,不要做出极其错误,离谱的事情。

   即使民主化之后,中共也还有很高的支持率。中共在全民大选时,很可能仍是执政党。即使失败了也是最大的在野党。我们不应小看中共的力量。它毕竟是毛、周、邓、胡、赵那个中国共产党的继续者。它有一批非常优秀的干部和很大的影响力。而不仅仅靠暴力和欺骗维持政权。政治右派、法轮功等如果看不到这一点,以打倒中共为第一政治目标,将使民主化实现愈加困难,也使自己陷于孤立。

   七、中共为什么会在人民革命发生后被迫让步?

   答:因为中国已处于后专制主义时代。后专制主义时代是民主政治时代的前夜。这个时代的特点,就是人民群众已经普遍认可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而统治者至少在口头上承认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它对强大的政治反对派已经不能采取镇压的手段了,它只能以“维稳”为借口,压制政治反对派。统治者从宪法、法律上,从思想、理论上无法反对和反驳政治反对派提出的“全民大选”、“全民公决”,这样合理、合法的要求。轰轰烈烈的人民革命发生后,统治者内部会出现分崩离析,再对抗下去,再拖延下去,会对国家、对人民、也对统治者自己造成更坏的结果。在这种情况下,统治者只能被迫让步。在后专制主义时代,人民革命起来,统治者无力镇压,只能让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