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宁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小宁文集]->[迫使中共公正地审理薄熙来案件将极大地打击中国的专制独裁政治制度]
王小宁文集
·一部完全体现中国民主政体的宪法草案
·一部讨好中共,回避政治的宪法草案
·中国不适于完全的联邦制
·实行邦联制就是中国的分裂
·正确地认识现行宪法,利用宪法推进中国民主政体的实现
·到底谁在犯罪!?
·杨子立、徐伟、靳海科、张宏海是当代青年和知识分子的楷模
·中国的专制独裁者是纸老虎——写在杨子立等四人受审时
·曾庆红在十六大以后还会拥戴江泽民吗?
·劝江泽民不要做傻事,落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一篇见解独特的时评文章
·朱镕基将要执掌中国大权吗?!
·高举社会主义的大旗,坚决支持工人阶级维护自身利益的斗争
·既要重视发展生产力更要重视保护人民的不受残酷压迫、剥削的权利
·要执行《劳动法》,关键何在?
·执政党和政府应允许工人组织工会与资本家和企业领导人进行斗争
·中国还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吗?
·江泽民打着代表全民利益的旗号就是要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
·全国第一篇正面批判“三个代表”论述的文章
·“三个代表”是彻底的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特权资本主义政治纲领
·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资产阶级
·邓文是一篇足以影响中国政局的政治原子弹
·一个顶天立地的真正共产党员
·中共应代表什么人的利益是“七一讲话”的要害
·要警惕专制的军人政权统治中国——读《中国义军政治报告》
·中共左派的反叛使军事政变可能性增大
·对潘岳著《对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思考(部分)》的评论
·对弋戈著《我们纲领》论文大纲的评论
·一篇理论水平政治水平很高的文章
·落入温和而无力的劝说的俗套
·走第三条道路,建立第三政党
·中国第三道路党关于解决三农问题的二十点主张
·中国第三道路党关于实现中国统一大业的十点主张
·中国第三道路党负责人发表谈话
五、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评08宪章的严重不足——一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五十条政治纲领——二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只会重复民主自由的口号,不能提出令人信服的治国之策
·实现民主化的关键何在?反对派大选获胜的关键何在?
·基本政治制度不变,琐碎的、渐进的政治改革作用很小
·对中国政治巨变的分析和预测——六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论中国政治反对派中的左中右派——七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连中国人民都不相信,还搞什么民主?——八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中国的民主化不会引起社会动荡,反而有助于解决中国的经济危机
·红二代在中国政治巨变中将起重要作用——十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在中国,即使在民主化之后,也不可能搞“非毛化”
·政治目标错误是政治反对派最大的失误——十二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某些政治右派是主张民主自由还是主张专制独裁?
·中共不会搞文革、也没有反右,它是打对其统治造成威胁的任何人
六、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不可避免,也不可怕
·中共民族路线政策的失败——二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反对少数民族极端分子的暴力和极端行为,也反对政府对和平抗议行动的镇压
·三十年来中共在民族问题上执行的是极左路线
·坚决反对极左的民族、宗教路线——五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搞好民族团结、稳步推进民族融合——六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允许主张地方独立,允许进行是否独立的住民公决
·西藏问题应如何解决——八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新疆问题应如何解决——九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只有实行宗教自由,才能解决民族问题——十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外国对西藏、新疆问题的影响有限——十一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民族、宗教的宪法、法律规定有待制定和修改——十二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三十年历史的补白和辩正》发刊词
·《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三十年历史的补白和辩正》规则
·回答《公民论坛》“两会”采访提问
·“多人联署”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
·坚决要求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全国人大的请愿书
·为什么要再提废除劳教制度的请愿书
·关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两个强烈要求
·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将开启中国政治巨变
·向最高法院提起有关剥夺政治权利的违宪、违法审查的宪法诉讼
·只有政治勇敢者才敢签署的提案
·要求废除劳教制度既要坚决又要可行
·要求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开启中国政治巨变
·有关“剥夺政治权利”的违宪、违法问题
·政治立场不同并不影响共同研究讨论国家大事
·为玷污中共而歪曲中国现代史、当代史
·毛泽东是功高过亦大的伟大的政治家,不是终日沉湎于女色的无道昏君
·编造谎言和恶毒攻击无法改变历史对周恩来的高度评价
·对评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一文回复的答复
·茅于轼对毛泽东、中共进行造谣诽谤、恶毒的攻击
·一段刻意编造的伪历史:国军52军参加二战著名的诺曼第登陆战
·对民主不要叶公好龙
·鼓动藏人到联合国、白宫、欧盟去自焚的张朴们,为什么自己不去这些地方自焚
·爱护《民主社会主义连线》而不要毁坏《民主社会主义连线》
·关于全民大选的设想
·迫使中共公正地审理薄熙来案件将极大地打击中国的专制独裁政治制度
·评编造的《2014政变计划书》
·薄熙来案,证据不足,应判无罪
·薄熙来被中共逼成中国的叶利钦?
·中国三农问题如何解决?——兼评淮生的《农夫的呼号(1~10)》
·六四事件军队打死不超过300人
·省级的行政区的改划
·北京市行政区域改划
·对改变节假日休假的设想
·评《周恩来对大饥荒推波助澜 卖粮食换黄金》一文
·中国人口政策要大调整
·帮助“六四暴徒”计划
·国家统计局三年困难时期的人口统计数据严重不实,根本站不住脚
·杨继绳驳倒孙经先对《墓碑》十处数据疑问的指责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迫使中共公正地审理薄熙来案件将极大地打击中国的专制独裁政治制度

真正的民主派,应遵循法治的原则

迫使中共公正地审理薄熙来案件将极大地打击中国的专制独裁政治制度

“薄案”是远比“南周事件”更值得关注、支持的事件

王小宁

   最近一些“北京法律人”对谷开来故意杀人案的审判,召开了研讨会。他们写出了“谷案疑云重重”的报告。任何没有偏见,遵重法律的人看了报告,都会得出谷案是错案的结论。谷开来肯定有违法犯罪问题,但认定其故意杀人,明显证据不足。如果我们认同这一错案,就是违背法治原则。薄熙来是中国最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他被打倒反映了中共党内激烈的政治斗争。不管我们对薄熙来怎么看,对薄熙来案件的有关人都应遵循依法、公正的法治原则。中共在对待薄熙来案件时采取的违反《宪法》、《刑诉法》、《刑法》,的做法,实行新闻管制,甚至动用警力压制反对派(挺薄派),都表明其在践踏法治原则。中国真正的民主派,都应是绝对的法治主义者。我们只有在任何情况下,对任何人都实行法治原则,才能得到人民的信任,才不会把我们看成与中共是一路货。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对薄熙来,中共高层、中国的知识界、民运分子、法轮功取得了惊人的统一认识:认为如果薄熙来上台就要搞文化大革命。中共高层这样宣传是为了抹黑薄熙来,知识界这样认为是愚昧,民运分子这样认为是糊涂,法轮功这样认为是出于对中共的仇恨。有一个政治反对派的名人主张枪毙薄熙来,说杀一个薄熙来可以挽救五十万人的生命。断定薄熙来上台会搞文化大革命,没有任何依据。薄一波一家是文革中受迫害最重的家庭之一。薄熙来只会仇恨文化大革命,怎么会搞文化大革命呢?一些中共高层与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有一个共识,就是肯定新中国后三十年,否定新中国前三十年。习近平上台后,对此进行反对。薄熙来也是这个观点。他反对特权资本主义,主张恢复社会主义的一些做法。这不是要搞文化大革命。薄搞文化大革命说,是一个诬陷。如果枪毙薄熙来,或重判薄熙来,谁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显然是中共高层的某些人。政治反对派何必为他们摇旗呐喊呢?在为虎作伥还不知道。薄案实际上已成为中共致命的软肋了。如果有更多的人要求公正审判薄案,中共将无法收场。

   我并非挺薄派,对薄熙来的一些做法,也有看不惯的地方,对薄熙来的主张也有不同意的地方,但绝对反对抹黑薄熙来。薄熙来在重庆“打黑”、“唱红”从大的方面讲,并没有什么错。薄熙来搞得“重庆模式”是在探索中国的新型社会主义之路。(这与中共高层的“特权资本主义”是对立的)但不论打黑、唱红、重庆模式都有一个致命问题,就是不反对中国的专制独裁政治制度和中共的专制统治,不搞真正的民主法治,所以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问题。但不管怎么说,薄熙来都是中共高层很少的真正干事的人,是有责任感和事业心的人。薄熙来不应让老婆、儿子那样张扬。从谷开来在案件中的表现来看,她是个愚蠢和疯狂的女人,而绝不是著名的大律师。她之所以成为大律师,并不是靠真本事,而是靠薄一波、薄熙来的影响和权力。据我判断,薄熙来应存在一定的贪腐问题。这在中共官员中太普遍了。比薄熙来更贪腐的中央领导、地方领导有的是。如果讲公平,所有涉及贪腐的中共官员都应受到法律制裁,而绝不只是少数政治上不得势的中共官员。

   中国的政治是极其复杂的。对于人,绝不是像三岁的小孩子认识的那样,只有好人、坏人。过去的中共和毛泽东非常讲究对不同政治派别的斗争、联合、利用、借助。事务都是发展的,变化的。过去的敌人现在可能成为盟友,过去的盟友现在可能成为敌人。一个政治派别,可能这方面好,那方面不好,也可能这方面不好,那方面好。我们要非常讲究斗争策略和统一战线。在政治上团结绝大多数,联合绝大多数是必须的。现在中国的政治右派、政治极左派惯常的认识是唯我正确,唯我独尊,对谁都指责,对谁都看不上。更有甚者,主张中共没好人,中共官员都应枪毙。结果是自己被自己孤立,成了极少数,甚至一小撮。他们不但今天是极端分子,中国民主化,他们仍然会与社会格格不入。他们想在政治上有任何发展,都是不可能的。

   我早就说过:要打倒中共,是中国“六四”之后十三年民主不成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共是一个专制独裁的政党,犯过很严重的错误。但中共毕竟还是做了很多好事的。文化大革命很坏,被中共彻底否定,改革开放很好,是中共领导搞的。解放六十年,中国从一个极其落后的,被强国欺负的国家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这是谁也否定不了的。中共有八千万党员,有十亿人与中共有各种联系。中国社会精英的多数,知识界的多数,人民的多数是不同意打倒中共的。如果你把打倒中共作为首要政治目标,或唯一的政治目标,将是极为愚蠢的。

   中国如何实现民主政体,中国多数人都认为应该是和平的、民主的,在宪法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政治斗争、政治宣传;应该是最少动荡,最小代价的,像台湾那样。如果实行民主带来社会的分裂,剧烈的社会动荡,甚至长时间的动乱、内战,经济大滑坡,人民生活水平的下降,他们宁愿不要民主。这就是为什么2008年的08宪章很少有民众的支持,在香港、澳门、台湾和海外华人中也很少有人支持;2011年的茉莉花革命很少有人响应的根本原因。中国的政治反对派连一个好的政治纲领都拿不出来,是不会有人认为你们比共产党好的。尽管中共不是一个好的执政党,专制独裁、极端腐败,但仍没有多少人相信政治反对派上台会比中共好。

   早在十几年前我就看出中共左派与中共必将分裂。今天中共左派由于对中共的极端腐败不满,对中共高层搞特权资本主义不满,而成为了政治反对派之一。其势力和影响很大,要比政治右派大得多。薄熙来事件后,中国出现了“挺薄派”,他们勇敢地站出来,势头强劲。中共高层现在已经把他们看成是最大的危险。因为一旦审薄失利,后果不堪设想。“挺薄派”不但有很多中共干部、中共党员,而且有很多平民百姓。很多人把对中共的种种不满,转化为对薄熙来的支持。我们显然应对他们采取支持的态度。我们不是力挺薄熙来这个人,而是要坚持法治原则,不论什么人都应依法、公正的对待。“挺薄派”完全可以成为我们反对专制独裁的盟友。可以说,薄熙来不可能复出了。即使薄熙来不会复出,其他中共高官仍可能会出现在明天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或许成为中国的叶立钦。从苏联政治巨变后的现实看,俄罗斯多数官员仍是前苏联官员及其子女。(东欧也如此)就可以预料将来中国民主化后,但肯定的现中共官员的中的一部分还将当官。(尽管我们不愿看到)因为他们多是社会精英,国家不得不用他们。因为他们的社会资源要比反对派多得多,更易得到选票。

   我很早就认为:中国政治改革已死,中国民主化实现唯有人民革命。(但不是暴力革命)让中共主动地实行真正的政治改革是不可能的,但在人民革命起来之后,在巨大政治压力下,中共新领导有可能同意实行民主政体。中共被打倒(崩溃)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中共主动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的可能性也几乎不存在。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在苏联、东欧国家没有出现政治翻烧饼的情况。中国也不会。所以我们不要对此抱有幻想。所有的政治反对派都应想一想,今天、明天,我们如何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立足。我想,在任何情况下,对任何人坚持法治原则是获得人心的重要一条。

   为什么说,迫使中共公正地审理薄熙来案件,将极大地打击中国的专制独裁政治制度。看到我提出的如下要求,你们就会同意我的观点。我们应要求:

   一、在审查薄熙来案时,应实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1、言论可以“挺薄”,也可以“反薄”,但都应允许在网络上,在新闻媒体上公开发表。而绝不能只有一个声音。我们应要求允许公开如下文件:①谷开来案、王立军案、四个重庆警界高官案的起诉书、判决书、庭审录相和记录;②许寒冰等要求重审薄熙来案给中央的信;③北京法律人谷案研讨会谷案疑云重重的报告;④最高检察院主任法医王雪梅对谷案证据怀疑的文章;⑤王铮力挺薄熙来的三篇文章;⑥大律师张思之关于应给薄熙来自我辩护权的文章;⑦乌有之乡网站力挺薄熙来的声明。当然,言论自由也是有限制的,所有言论发表人都要承担法律责任,不允许胡说八道,不允许造谣、诽谤、污辱、诬陷。2、有关薄熙来案的各种政治派别的出版物,都应允许公开的出版、发行。3、可以在公共场所组织有关薄案的各种集会。4、允许进行有关薄熙来案件的游行、示威。当然应该和平、有序地进行,不得冲击国家机关,不得阻止司法机关的正常工作,更不能“打砸抢烧”,制造暴乱。

   二、应该实行司法独立,法官独立审判,不受任何权力的干预。

   三、应真正的公开审理,谁都可以要求旁听。如果要求旁听的人过多,可以进行电视直播。

   四、应保证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可以选择律师,可以会见律师,可以进行自辩,可以上诉、申诉。

   五、律师的工作应受到保护,任何人、机关都不得对律师进行威胁利诱。

   六、不准进行任何形式的新闻管制。应该实行新闻自由。任何新闻媒体都可对案件进行独立报道,进行评论。

   七、坚决实行“有错必纠”,以前的三个案子存在严重问题,有必要进行重审。

   如果薄熙来案件能够公正审理,其他案件也可以公正审理。中国的法治就可以建立起来。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如果中共做不到,那么薄案的不公正审理,很可能成为中国实现民主化的人民革命的导火索。所以我们要极大地关注薄熙来案件的审理,坚决支持政治左派组成的反对派要求民主法治的呼声和行动。是与中共保守派持相同立场,同流合污,还是与他们的违法行为做坚决的斗争,是检验是真正的民主派,还是假装的民主派的一块验金石。

   对于习近平、李克强等中共新领导人,我们应该劝告他们。为什么要劝告,不是为了中共,而是为了国家和人民。因为中国出现混乱对国家,对人民都没有好处。上一届中共领导人对薄案的处理是愚蠢的。想把薄熙来一下子置于死地,而采取了很多违法的做法,制造了错案。错案一旦被揭发,就使中共陷于困境。新领导绝不能往死胡同里钻。依法、公正是最好的解决办法。错案责任在前任领导,习李不要把责任背在自己身上。谷开来肯定有罪,薄熙来也有问题。薄东山再起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那么,还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呢?如果坚持错误,只能造成中共的分裂,使中共威信严重降低。结果之坏,甚至是不可想象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