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宁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小宁文集]->[对民主不要叶公好龙]
王小宁文集
·中国申奥成功,被愚顿的中国领导人延误了四到八年
·把中国与中共江泽民等顽固派领导人区分开
·哪个党能够实行二十二条政治纲领,哪个党就能在中国执政
·国家机关不要再制造搞恐怖主义的罪犯了
·中国还需要搞君主立宪制吗?
·中共没有能力解决腐败问题
·事实证明华国锋执政要比邓小平、江泽民好
·中国的工人、农民为什么怀念毛泽东时代?
·相信人民,只有通过人民革命,中国才能实现民主政体
·《时事政治评论》发刊词
·《时事政治评论》中的编者按
·中国宪法(王小宁方案)
·一部完全体现中国民主政体的宪法草案
·一部讨好中共,回避政治的宪法草案
·中国不适于完全的联邦制
·实行邦联制就是中国的分裂
·正确地认识现行宪法,利用宪法推进中国民主政体的实现
·到底谁在犯罪!?
·杨子立、徐伟、靳海科、张宏海是当代青年和知识分子的楷模
·中国的专制独裁者是纸老虎——写在杨子立等四人受审时
·曾庆红在十六大以后还会拥戴江泽民吗?
·劝江泽民不要做傻事,落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一篇见解独特的时评文章
·朱镕基将要执掌中国大权吗?!
·高举社会主义的大旗,坚决支持工人阶级维护自身利益的斗争
·既要重视发展生产力更要重视保护人民的不受残酷压迫、剥削的权利
·要执行《劳动法》,关键何在?
·执政党和政府应允许工人组织工会与资本家和企业领导人进行斗争
·中国还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吗?
·江泽民打着代表全民利益的旗号就是要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
·全国第一篇正面批判“三个代表”论述的文章
·“三个代表”是彻底的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特权资本主义政治纲领
·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资产阶级
·邓文是一篇足以影响中国政局的政治原子弹
·一个顶天立地的真正共产党员
·中共应代表什么人的利益是“七一讲话”的要害
·要警惕专制的军人政权统治中国——读《中国义军政治报告》
·中共左派的反叛使军事政变可能性增大
·对潘岳著《对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思考(部分)》的评论
·对弋戈著《我们纲领》论文大纲的评论
·一篇理论水平政治水平很高的文章
·落入温和而无力的劝说的俗套
·走第三条道路,建立第三政党
·中国第三道路党关于解决三农问题的二十点主张
·中国第三道路党关于实现中国统一大业的十点主张
·中国第三道路党负责人发表谈话
五、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评08宪章的严重不足——一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五十条政治纲领——二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只会重复民主自由的口号,不能提出令人信服的治国之策
·实现民主化的关键何在?反对派大选获胜的关键何在?
·基本政治制度不变,琐碎的、渐进的政治改革作用很小
·对中国政治巨变的分析和预测——六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论中国政治反对派中的左中右派——七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连中国人民都不相信,还搞什么民主?——八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中国的民主化不会引起社会动荡,反而有助于解决中国的经济危机
·红二代在中国政治巨变中将起重要作用——十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在中国,即使在民主化之后,也不可能搞“非毛化”
·政治目标错误是政治反对派最大的失误——十二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某些政治右派是主张民主自由还是主张专制独裁?
·中共不会搞文革、也没有反右,它是打对其统治造成威胁的任何人
六、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不可避免,也不可怕
·中共民族路线政策的失败——二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反对少数民族极端分子的暴力和极端行为,也反对政府对和平抗议行动的镇压
·三十年来中共在民族问题上执行的是极左路线
·坚决反对极左的民族、宗教路线——五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搞好民族团结、稳步推进民族融合——六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允许主张地方独立,允许进行是否独立的住民公决
·西藏问题应如何解决——八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新疆问题应如何解决——九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只有实行宗教自由,才能解决民族问题——十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外国对西藏、新疆问题的影响有限——十一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民族、宗教的宪法、法律规定有待制定和修改——十二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三十年历史的补白和辩正》发刊词
·《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三十年历史的补白和辩正》规则
·回答《公民论坛》“两会”采访提问
·“多人联署”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
·坚决要求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全国人大的请愿书
·为什么要再提废除劳教制度的请愿书
·关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两个强烈要求
·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将开启中国政治巨变
·向最高法院提起有关剥夺政治权利的违宪、违法审查的宪法诉讼
·只有政治勇敢者才敢签署的提案
·要求废除劳教制度既要坚决又要可行
·要求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开启中国政治巨变
·有关“剥夺政治权利”的违宪、违法问题
·政治立场不同并不影响共同研究讨论国家大事
·为玷污中共而歪曲中国现代史、当代史
·毛泽东是功高过亦大的伟大的政治家,不是终日沉湎于女色的无道昏君
·编造谎言和恶毒攻击无法改变历史对周恩来的高度评价
·对评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一文回复的答复
·茅于轼对毛泽东、中共进行造谣诽谤、恶毒的攻击
·一段刻意编造的伪历史:国军52军参加二战著名的诺曼第登陆战
·对民主不要叶公好龙
·鼓动藏人到联合国、白宫、欧盟去自焚的张朴们,为什么自己不去这些地方自焚
·爱护《民主社会主义连线》而不要毁坏《民主社会主义连线》
·关于全民大选的设想
·迫使中共公正地审理薄熙来案件将极大地打击中国的专制独裁政治制度
·评编造的《2014政变计划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民主不要叶公好龙

王小宁

   不客气地讲,有些民主人士有些叶公好龙。宪政民主我们盼了很多年,为此,多少仁人志士流血牺牲。宪政民主如到来,太好了。有什么好焦虑、恐惧的?李慎之先生2000年说,中国民主的条件不是成熟,而是烂熟了。宪政民主是经过西方国家实行了一、二百年的政治制度,非常完备、合理、易于操作。而绝非如一些人所说,是一个很脆弱的政体。当然,各国国情不同,具体的民主政治制度也应不同。中国实现了民主以后,也会出这样那样的问题。这很正常。什么问题都不出,反而不正常了。一个小孩子,因为怕摔跤,就永远不走路,其后果是永远不会走路。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历来如此。不实行民主,中国的老百姓永远不会行使自己的权力。中国的历史、文化的沉淀太厚重了。正是由于道路曲折,代价惨重,所以思想准备才愈加充分,对专制独裁的反对才愈加深刻。新中国成立以后政治运动不断,十年文革的灾难,改革开放后的思想解放,近三十年争取民主斗争的反复、激烈,都使中国人民具有很高的政治素质。这是比所有新兴国家优越之处。中国的台湾,实行民主后,宪政民主之路走得很顺畅。大陆也应该如此。中共的宣传别有用心,不要相信它。我相信一些人不是中共的御用文人。有些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如:萧功秦、李泽厚、刘再复等,恐惧革命,反对民主的到来,起了中共想起而起不到的作用。这一点值得知识分子们注意。

   有人说:“如果贪一百万就判死刑的话,涉及人数之多,改革的阻力何在,不言而喻。相比于微博上高调呼吁清算的公知,吴思所主张的特赦就显得比较现实。他的主张是,在某个特区设定一套改革指标,一旦验收达标,该地区就实行特赦。”这个例子也太极端了吧。民主化之后,死刑会大幅度减少。贪腐犯罪根本不可能判死刑。就是在今天,贪腐一亿元以下,很难判死刑。民主化肯定要实行政治和解,但对腐败分子,不能无条件特赦。最少要把贪腐的钱交出来,才能获得赦免。中国民主化后,如要顺利,最重要的是有个好的执政党,有优秀的政治领导人。我想这两点不成问题。因为,中国为民主准备得太久了。当然,我所指并非一些海外民运分子、法轮功。他们过于极端,在中国人民中没有好的印象,是上不了台的。真正在国内为民主奋斗,并能提出好的政治纲领,能为各方所接受的政党,政治领袖才有可能上台。中共如果现在就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也能赢得大选继续执政。但中共能这样做吗?它是不可能这样做的。不论实现民主,还是赢得大选,都需要中国出现比中共更好的政党,比中共领导人更好的政治领袖。

   有人说:“如果一个国家,未经历任何公共政治参与的技术和技巧培训,没有任何前戏就每人发一张选票,后果会是什么呢?”还说要反对“民主牌民粹”。我认为公众参与公共政治的技术、技巧并没有那么复杂。否则就不可能实行了。如果中国实行了第一次真正自由的全民大选,将会出现两种情形:投票率非常之高;绝大多数投票人都会认真地投出自己的一票。他们在投票前会认真考虑。我们应相信,中国的老百姓绝不是愚氓。尽管有些人文化很低,对外面的事物知道很少。但他们都会通过身边的事情做出基本判断。他们会合理地行使自己得来不易的政治权利的。这里面确实没有什么技术、技巧,也用不着培训,更用不着中共所一再宣称的,中国的老百姓需要几十年才能学会政治参与。中国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民粹主义”的危险,还有所谓的“暴民”倾向。中国人总体上是自私的,胆小的。讲究民不与官斗,习惯于忍受。有人会举出文革的例子。而文革恰恰是毛泽东、中央文革反复动员、引导才发动起来的,是极端特殊条件下出现的。今后不会再出现文化大革命了。文革好像很乱,其实是在毛泽东、中央文革严密控制下的运动。张志新、遇罗克等刚提出政治异议,就被抓起来枪毙了。五大学生领袖领导的北京造反派红卫兵刚有些失控,毛泽东就把它打下去了。中国并不存在民粹主义出现的社会基础。从千百年形成的文化来讲,中国人总体习惯于秩序,习惯于被管。现在,中国老百姓仍是人心思定,害怕动乱。暴民是会有的,但人数很少,成不了气候。民主政府并非一定是软弱政府,有的异常强悍,比如俄罗斯普京政府。在中国真正应该学习的是政治家、是官员。这些职位是有很高深的专业技术、技巧的。

   有人说:“也正是基于此立场或视角,对于任何声称有答案的人,我都持深刻的怀疑态度。”我承认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提出一个先进的,符合中国国情的国家制度、政治制度方案,一个好的,可行的施政纲领。08宪章离此标准有一定差距。(对于08宪章,我是支持的,并认为它对推进中国民主进程起到了很大作用)08宪章在技术上存在很大问题,很难得到多数民众的拥护。比如,它含有对中共的谴责(一、前言、二、我们的基本理念、三、我们的基本主张的第13条、第18条、第19条),有些像很多人所不满的现行宪法的序言一样,只不过它是反的。历史的评价,让历史学家去评述。中共执政六十三年,有八千万党员。它也不是什么好事都没干过。全国与中共有这样或那样的联系的民众少说也有十亿人。不可能要求广大民众都接受政治右派的观点。宪章应是中性的,避开重大争议问题。这样才能保证大多数人接受。比如第18条: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这是有关国家政体的大事,在统一制已经实行了二千多年的中国,很难再改成联邦制。又比如第19条,明显有秋后算账的意味。这会增加民主变革的阻力。我们应该强调政治和解,而不是为政治和解设立难以跨越的前提。再比如第11条,提出杜绝“以言治罪”的“煽动罪”。任何国家,都不存在绝对的言论自由。发表某种言论,比如法西斯言论,是要被治罪的。08宪章有空谈,不易操作的缺点。08宪章对中国政治变革的指导,在法律的严格性、周密性和可行性上,还不如中共十四年不敢批准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限于篇幅,对08宪章我不再做评论。

   (在网上发表时使用笔名:单平)

   王小宁电子邮件地址:[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博:王小宁1950 http://weibo.com/u/3271205647, 第三道路2002http://weibo.com/u/3269770821

   博讯-独立中文笔会-王小宁文集 http://blog.boxun.com/hero/wxn/

   中国民主社会主义:王小宁 http://www.dscn.info/?154

(2014/0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