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公民同城圈论坛
[主页]->[现实中国]->[公民同城圈论坛]->[公民同城圈与“新公民运动”到底有什么瓜葛?]
公民同城圈论坛
·徐水良: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关于当前局势的意见及给同城同道的建议
·任人评说:许志勇狂批《变局策》
·徐水良:改革成本远远超过革命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
·度北:“同城公民圈结盟”决定中国大革命的成败
·六四黑衫行征文:当代宋教仁——略记查建国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东方安澜:我看六四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东方安澜:我看六四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胜仪:二次革命
·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浴火凤凰:大策略
·何德普:纪念八九“六·四”血案二十四周年(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王策:公民主权大革命
·六四黑衫行徵文:历史在这里流泪 戚惠民
·『同城策』“同城饭醉”用来干什么 陈永苗
·『六四黑衫行』“六四”老人悼爱女 上海義工
·公民同城圈策略(修改版小圈子策略)
·『六四黑衫行』 中国责任与中国梦 作者 鞅子
·黑衫行征文『同城策』中国的出路,最强民主路线图
·“任人评说《变局策》”: 乱世奇书,革命良谋/罗浮子
·徐文立谈习近平最新反腐讲话 作者 艾米
·『同城策』新民主革命戰略 作者 Mafei Dai
·同城啟事
·『同城策』公民同城圈發展的思考 作者 劉俊君
·史上最佳互粉神答
·今日香港談愛國 作者 香港小妹
·不要忘记还在狱中的民主革命的先驱者王炳章博士
·网民白条:关于实名和马甲的几条参考意见
· 『同城策』最后的堡垒也将不能独善其身 劉俊君
·『同城策』建立网络正义军团 作者 公民同城
·『同城策』答墙内网友
·『同城策』再答墙内网友
·變局待何時? 作者 八月十五運動
·『同城策』團隊,團結及其他 作者 Fan Kong
·查建国:民主的阵痛吓不倒埃及人民
·革命路线图
·『同城策』''同城 ''社会实践的几点思考 作者 楊亮
·谴责习李政权倒行逆施 敦请民主同道注意策略
·重要消息:徐文立辭去民主黨主席職務
·观点争鸣:立新才能破旧——也说《变局策》
·海外民运第一人——王炳章
·我与许志永和新公民运动的关系的声明 李一平
·声援许志永,但不要走许志永的改良路线
·公民同城圈策略(网贴版)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李一平/还要幻想良性互动吗?
·郭永丰/ 组建民主小圈子
·同城公民:茶叙
·“同城飯醉”用來干什麼
·孟渊沛:行动着的刘晓波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作者 曾节明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
·联合战线—《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孟渊沛/
·如何瓦解一党专政社会基础? 作者 张三一言
·新组织,新革命 作者 Changen Yuan
·推翻共产党是国人首要任务 作者 張三一言
·【击鼓鸣冤行动】通告
· 一种群众动员的方法:敲盆造势法
·俊峰之后莫谈改良!加紧组建小圈子团队,准备革命!
·同城攻略
·第十次研讨会
·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度北:聲援許志永 但絕不走他的改良路線!
·香港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作用
·第十次研讨会:群体性事件的动员机制与组织方法(二)
·公民社会发展和中国民主化座谈
·同城运动骨干流亡美国
·向泛蓝联盟的勇士致敬!
·『同城策』打好過渡期心理仗 作者 成斌麟
·為新時期民主革命正名 張三一言
·给河南民主同道的建议信
·刘澜昌:香港成为中国民主运动 的新焦点
·『同城策』:同城聚会的开展方式 作者:徐琳
·同城快訊:让中共无力对风出拳 多伦多大会报道组
·公民同城圈,应向女性纵深发展
·沈勇被杀了,下一个是你
·也谈同城饭醉
·转发Skype群关于沈勇案消息
·给各地同城同道的建议
·关于沈勇头七的几条建议
·《变局策》002
·《变局策》003
·《变局策》004
·争取民主转型的公民同城圈运动:发展的资源和技术
·《变局策》005:以圈子动员民众
·“宣传翻墙软件”+“热点事件”==》公民同城圈运动
·《变局策》006公民同城圈的四无和四有
·变局策007:合法低调分散-现阶段的同城三原则
·民主革命与社会变革 王衡庚
·《变局策》009:阿基米德的杠杆
·安志新:公民同城圈是推翻暴政的有效手段
·启动革命 我们现在该干些什么 洪 海
·公民同城圈运动,可向宗教纵深发展
·实现中国民主:组织资源和凝聚力
·“同城小圈子”的发展前景 李 志 友
·第十九次研讨会通告
·谈谈同城团队的人际关系
·勇气与责任——明显的组织化活动需慎行 作者: 刘京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民同城圈与“新公民运动”到底有什么瓜葛?

公民同城圈与“新公民运动”到底有什么瓜葛?
    ---回应笑蜀对我的几项指控
   
    成斌麟
   

   近日,笑蜀先生在微信群散发言论,对我和海外推广团队(他称之为境外小圈子)提出以下指控:
   1,与“新公民运动”团队的人争功,抢夺“全国公民同城聚餐”的发明权。
   2,由于我们抢功,使中共把“新公民运动”团队划归为敌对势力。
   3,我们在吃人血馒头。
   
   附:笑蜀原文链接,需要翻墙http://blog.boxun.com/hero/201312/tongcheng/8_1.shtml)
   
   今年5月,许志永就曾发表过类似观点,遭到一批民主同道的反驳。我原以为此事就此打住,现在笑蜀又用轻浮的语调把这种观点拿出来指控我们,尽管没有附录任何严肃的证据,但是还是有一些人轻信、附和。由于这种指控非常严重,又与事实完全不符,并且很大程度上已经在国内网友中造成极大的错误影响,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国内部分同仁对于海内外的融合与互补工作产生了消极与怀疑的错误想法。所以我要在此加以回应。
   
   一,公民同城圈运动的来龙去脉
   
   公民同城圈就是同一城市或地区的民主同道形成的社交圈子,是在中共对民间政治团体赶紧杀绝的政策下采取的一种化解高压谋求发展的组织形式。
   
   中国民主运动从一开始就有了这种组织形式的萌芽。70年代末民主墙运动时期很多的民主团队多数时间同城社交圈的形式存在的。80年代风气云涌的思想启蒙运动中很多活跃的民主人士也经常同城聚集。90年代开始的维权行动的团队很多都没有正规的组织形式,只是同一地区同道的社交圈子。
   
   从2010年开始,一些具有民主理念的网友建立了一些以地区为单位QQ群,以此来结交本地的民主同道。通过互联网工具来结交同道,是公民同城圈的一大特点。因此这些民主网友也是公民同城圈的先行者。
   
   在理论上,山东的牟传珩先生早在90年代就提出“广交友,不结社”的主张,湖南90年代初确立的“互助自救,形散神不散”以及流亡美国的胡平先生也提出了“政治活动非组织化,组织活动非政治化”的策略。2011年流亡英国的贝立提出了公民同城概念,主张同一个城市的具有公民意识的人联合起来,并建立了很多谷歌群组。
   
   2011年底,流亡加拿大的李一平提出“小圈子理论”,对民间民主力量的组织化困境做出分析,系统论述了如何在中共高压下安全迅速发展民间政治组织的系统策略。 2012年3月开始,中国民主党元老陈忠和、澳洲流亡者赵晶等人与李一平和我组成推广团队,通过互联网推广这个理论。由于小圈子理论既有战略全局的考量,又有系统的具体的行动建议,最重要的是具有可操作性,很快就得到一批民运人士和众多民主网友的认同和采纳,“同城小圈子”于是开始在各地迅速发展。到2012年下半年,我们为了强调“民主宪政和公民社会”这个核心价值,正式采用公民同城圈这个提法。
   
   附:小圈子理论链接:小圈子策略讲话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3/tongcheng/2_1.shtml
   再谈小圈子策略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8/minzhudangtongxun/2_1.shtml
   小圈子策略提纲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4/tongcheng/1_1.shtml
   
   到2012年底,互联网上的同城群非常活跃,有数万人参与。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同道以同城圈的方式聚集起来形成团队。如果这些团队在现阶段都采取低调、合法、分散(不设全国统一领导机构)的原则,继续用社交圈的形式联络扩大团队的数量,中共很难鉴别、很难渗透、很难打压, 我们可以在中共铁幕之后找到无限的空间去发展民主阵营的政治实力!这种方式现在还在继续传播,越来越多各种政治派别和思想倾向的民主同道采取这种方式积累实力, 他们一定会成为未来民主运动的骨干力量!
   
   这个由多种合力而形成的公民同城圈运动本来本来发展正常,后来由于“新公民运动”团队的介入,出现了一些波折。
   
   二,“新公民运动”团队与公民同城圈
   
   2012年5月底,笑蜀所属的公盟团队提出“新公民运动”这个概念,把公盟准备展开的项目和其他民主同道和团队正在进行的项目和活动囊括到“新公民运动”这个旗帜下:“ 新公民运动包括正在进行的各种社会运动和政治运动:草泥马运动,被拆迁户运动,反户籍隔离运动,64静思节运动,信仰自由运动,拍客运动,环保运动,食品安全运动,参选人大代表运动,微博打拐运动,反垄断运动,反贪腐运动……以新公民精神凝聚社会运动和政治运动”。
   
   即使没有任何政治嗅觉的人,都会觉得用这样霸王硬上弓式的做法来一统江湖,不仅没有尊重其他民主团队和同道的态度,在道义上站不住脚,会遭到众多同道的鄙视,在策略上也非常不明智,也让中共对这个的团队更加警觉,镇压随之而至并非出人意外。
   
   附:《中国新公民运动》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575
   
   2012年下半年,公民同城圈在很多城市展开。同城圈推广者之一的李化平参与新公民团队,公民同城圈也在广大参与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正式纳入“新公民运动”成为其中的一个项目。详细内容请参考发表于2012年11月15日的《我们公民---新公民运动问答之二》http://xuzhiyong2012.blogspot.ca/2012/11/blog-post_3499.html
   
   2012年底,新公民团队李化平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声称是“同城公民圈子” 发起人、策划者,李化平告诉记者,2013年同城公民圈的计划是“百千万新公民同城圈子公开饭醉”,拥抱自由、公义、爱。他说,争取三线城市吸收一百人,二线城市一千人,一线城市一万人参加同城聚会。新公民团队的许志永先生也在接受美国知音采访时为之背书。详情请参看美国知音的报道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chinas-locals-and-echoes-20121230/1574721.html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bj-attorney-xu-zhiyong-back-after-disappearing-20121127/1553844.html
   
   饭醉是近几年来网上流行的词汇,意思是民主同道自发的聚餐活动,在“新公民运动”之前数年就已经一开了,没有任何人具有发明权。同城饭醉也是公民同城圈的众多社交活动方式之一,其目的是通过聚餐来结交新同道朋友,为下一步形成稳定的同城圈做铺垫。新公民团队试图把全国各地独立进行的同城聚餐活动统一起来,纳入“新公民运动”旗下,形成声势。
   
   我们从2012年3月正式推广以来,刻意回避海外传统媒体,尤其是受到中共高层关注的美国之音,就是想推迟当局对此事的反应,以此减少推广阻力。我本人和团队成员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用QQ群、Skype群、G+群、社区论坛、微博等互联网工具,可以说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当看到美国之音公布的消息之后,我找到新公民团队的人士私下沟通,劝阻他们不要继续高调地试图建立全国性架构,因为会暴露全国各地民主同道的实力, 同时也把自己处于危险之中;不要用意思含糊、似是而非的“自由、公益、爱”取代“民主宪政、公民社会”这个明确的目标;更不要急于在行动上挑战当局,同城圈只有坚持低调、分散的原则,才有更多空间发展壮大。但是这种私下的劝阻不仅没有起到作用,反而被他们公开指责为“阴谋家”、“垃圾”。不得已我公布了新公民团队成员抄袭小圈子理论的证据,彻底否定了李的所谓的同城公民圈发起人和策划者的身份,阻止他们继续利用虚假的“发起人”身份号召同城同道高调饭醉。
   
   附:李化平就同城圈子的声明http://canyu.org/n67063c12.aspx
   成斌麟对李化平声明的回应http://www.boxun.com/forum/201301/boxun2012/235081.shtml
   
   笑蜀指责我们抢夺“全国统一公民聚餐”的发明权,从上面列举的材料可以看出,我们一向主张各地分头发展,公开和私下都一直在反对这种高调的、挑战性的全国统一时间聚餐,又怎么会去抢夺发明权?对这种理论上幼稚的、实践中已经证明失败的好大喜功路线,任何有头脑的人都要想方设法与之划清界线,我们怎么会把这种事往自己身上揽?我们推广的小圈子组织策略和民主革命战略〈变局策〉,概念清晰,逻辑严谨,系统论述了民主革命的各个关键环节的战略战术,最重要的是具备可操作性,已经得到成千上万民主同道的采纳和实践。就算我想抢功,又怎么会同你们争“全国统一公民聚餐”的发明权?一个人手握黄金的人,会去同小顽童抢一块泥巴?
   
   我们从来没有与任何人争功。相反,是笑蜀抛出一个“新公民运动”的名目,然后把各种民主同道的活动、项目都纳入所谓“新公民运动”旗下,也通过扶持一个“策划者”、“发起人”把公民同城圈算成“新公民运动”的一部分,把所有国内和海外所有同城团队功劳都算做自己的功劳。抢功的正是你自己!
   
   抢功是小事,很多民主同道和我一样不会与你计较,你们2012年11月就把同城圈算作自己的了,我们都没有争论。但是动员全国统一时间高调聚餐,等于把很多同城团队同道的身份送交各地公安局备案;又在美国之音这样的高度敏感的媒体上虚张声势,直接引起最高当局的注意,加速了他们的反应;在遭到打压之后,不仅不做策略上的反省,反而试图把责任推到我们头上。笑蜀不是信仰“自由、公义、爱”吗?这样的举动,非常不“公义”,非常缺少“爱”!这样的举动,我必须制止!
   
   三,谁应当为新公民团队成员被捕负责?
   
   2012年5月,许志永就写了一篇文章,说我们海外推广团队给新公民运动贴上了“阴谋暴动”的标签,并说“有消息称小圈子《变局策》可能是导致“十君子”被捕的重要原因之一”,用诛心的手法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
   
   其实我们没有给任何人贴标签。我们一再强调,同城民主团队要做到四无:无领袖、无机构、无章程、无名称。小圈子、同城圈、公民同城圈等等都是为方便传播策略而设的名词,现实中不能用作招牌。如果身上真的有标签,那是自己给自己贴上的。当你们在2012年11月公开把公民同城圈当作“新公民运动”一个项目,就已经标签给自己贴上了。
   
   即使是你们自己给自己贴上公民同城圈的标签,虽然会引起当局的注意,但是也不会被就被认为是我们的死党。你们的对时局的判断(中共有改良的可能)与基本思路(与“体制内健康力量合作渐进推动和平变革),与我们在〈小圈子策略〉和〈变局策〉中所阐发的“以圈子动员民众,以民意动摇军心,一举推翻专制制度”的民主革命理念完全不同。中共并不傻,基本的情报收集能力和理论上的判断力还是有的,不会把你们高调的改良派与国内外革命派混为一谈。所以他们都不敢把这两件事牵连在一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