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孙丰文集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⑴解决和防止“灯下黑”个并不是要求问题
·人的观念是形成,不是想树立就树得起,想坚定就坚定得了
·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对人伦的一种特殊意识
·即使“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党也曾未领导过!
·回答:到底什么是价值观?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无论至善,至诚或至恶,至邪、、、、、、都是人话,世上无党话!
·“把鹿意识成鹿,把马意识成马”永远不发生意识形态危机!
·党性是人性中最恶毒,最腐朽的那部分人的人性!
·专讲一讲“还原”
·习皇可知 -​​ 什么是纯洁性吗?
·“纯洁性”就是事物未受外来成分综合保留的本然性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先有两面文化与两面制度,而后有两面人
·说说张健的去世及引发的骚动
·学毛着能因应了贸易战?
·凡事物都只能“是”事物“是”或“不是”只需判定,不需要宣传!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既讲“党领导一切”又讲政府,“国家的公器性”就被党所割裂
·党的政治建设只有合乎政党这个字面的思想才能合法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先验”及其意义(补充上一节)
·再讲“先验”及其意义
·“民主,共和,国民,共产、、、、、、”是枝芽,而“党”字是它们共同的“
·“香港不是风吹草动,而是山雨欲来”,此断案需一先心理前件
·“中国的内政”也是“政”呀!
·制造“一国两制”的“手”才是名符其实的黑手!
·若没有对“社会主义是罪恶文化或酿造灾难制度”的先在认知,又怎么会有“一
·(1)只要共产党就全是两面人!
·那叫喊“中国内政外国无权干涉”的人才是阴险又撒野的暴徒!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党根本不是“治”也不是“整”的对象!
·(2)共产党根本就不是党
·(3)读友有问:什么是共产党,党是什么?
·(4)人是为“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才出生为人的吗?(上半段)
·(4)人既非为“四个意识…”才成为人,人对“意识”又何来的义务?(下半
·没有无原因的后果。
·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身环境,何来的暴徒?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说:“在現在的制度下,習近平要順勢幹壞事容易,要逆勢做好事比較難”,此话并不是判断,只是对事态的指出,是经验。经验无所谓真假,只有判断才有对错,即真假。因为经验是由感官所获得,只是把感觉到的事实叙述出来罢了。而判断是从经验里推演出来的,受推断者条件的限制,故而有真假。从这里我们发现一个从不被论者关注的问题,就是----
   


   是我们说的话在支配人,还是人绝对地能够支配自己?
   
   在我们经常重复的“人是有理性的存在物”这个断案,其所揭示的就是人是受“理”的支配,只有被“理”规定了才能成为有理性的。因而说人,首先须被理性所塑造,而后才能形成出自主的能力。即便已完全行为能力的人,他那“完全的行为能力”也是来自“理”,决不是与生俱来的。“理”是由什么载进到人的生命内的呢?是由我们说的话,至于说文字,文字只是用来储存我们说的话的。只要去看一看铸造,向自已问一问:是范型来规定铸品,还是那铸品天然如此,也就明白了,其实人首先是被人类说的话所支配,在这里人是被动的,没有招架之力的,只有被规定出主动能力后,才能自己支配自己。在人的自已支配自己里,已包含了曾经的先受语言的支配,只是人的先受语言支配的这个过程,因能力还未形成,就无法进入到感知罢了,我们便无法经验到它,从而设在自觉里做出承认,研究中也未预计算。
   
   
   这样我们可以洞见王军涛提出的:(就政治改革而言的)大陆的困难在哪里?以及他看到的“共产党有一套意识形态支持其极权”。其根本的也是最终的根源就在“共产主义”这个名里,只要还是这个名,你就休想改了革。显然王军涛拿两党来做比较,是承认国民党是没有意识形态的,他说的“国民党的合法性是建立在自由民主上”,这个断定就是“国民党没形成出一套意识形态”的承认。在对事实的看法上我与军涛没有差异,差异发生存在刨根究底上。何频、柯宇倩组织的讨论会,总是想在“实际”中找到答案,而军涛等也是尽力要在“实际”中去找问题的解答,但在我看来“实际”回答不了“实际”中名碰到的困境。只有到“真际”中才能见到其解,这个解不是别的,共产党所以没法发生起一场改革,就因“共产主义”这个名不许改革。而蒋经国所以能完成国民党的自新,其根本的原因不是他权威上的一言九鼎,而是“国民党”或“三民主义”这个名允许改革。
   
   
   “共产主义”是绝对的封闭,“三民主义”却是绝对的敞开。
   
   
   军涛已正确地指出共产党有一套支持极权的意识形态,国民党没有。这又是为什么?就因共产主义的绝对封闭性,三民主义的无限敞开性。只有封闭性的东西才能构成特定的形态,一切液态、气态的东西,只要封闭了,都有特定形态,只要不封闭,则保持着最一般的形态。而能发生意识的只有人,一切敞开的理念都不会有别于人的一般意识,而凡封闭的理念都必然区别于人的最一般意识,正因共产主义是封闭的,它才必然地形成乐自已的特定的意识形态。
   
   
   共产主义之有一套特定的意识形态,不是任何一个领袖所造成,其棍子就在“共产主义”这四个字。在毛成为唯一领袖之前,苏区做每一地盘各有领袖,毛的、张民国焘的、夏羲的,都用形态的名义在本阵营内滥杀乱杀,证明共产主义的紧固与残酷既不是毛泽东,也不是王明、博古、周恩来、李德、向忠发、李立三……所造成,而是共产主义这个知识反映式的先经验的知识性。无论谁来当共党的党头,只能有面貌上的差别,不可能有质的差别。
   
   是知识的储存形武(话语)来支配人,要想求理想的道德秩序,惩办犯罪是必要的,但只是必要,不是充分条件。清理纯洁我们的知识才是第一位的。必须外外在文化回到本己文化。
(2014/0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