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
苏明张健评论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恐惧中的习近平在倒行逆施
·习近平只能加速经济的全面崩溃
·加强党的领导,必将促动全民大革命
·大变革在即,莫靠鬼神,只说实际
·野心膨胀的习近平步步失算
·所谓的两会并不解决任何民生问题
·机关算尽的习近平该考虑结果了
·温哥华2018中国大变局研讨会发言
·家家有本受共党残害的账,为什么不说出来
·追求自由和权利才是中国人的梦
·习近平走的是未开战先投降路线
·连连失败的习近平
·习近平的愚蠢招致更惨的失败
·习近平自己惹祸上身
·习近平必将使共党政权倒台在今年
·蠢货习近平越走越邪恶
·在中美贸易和知识产权盗窃上,习为什么一言不发
·中美贸易谈判美国全赢,中国输光
·中朝这种政权,越早灭掉越好
·在多伦多悼念六四聚会上的发言
·终结共党政权,既是天意也是民意
·真正的民运人士们,做抉择的时候到了
·再评《反共、反习民主革命大联盟》的必要性
·习近平还有退路吗
·该出手时就出手,加速共匪政权的倒台
·习近平确实是个蠢货
·习近平号召老百姓挨饿去打贸易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落後就要挨打”,這句話似乎成了共黨們的一句名言。言外之意就是說,只有在共黨這種極權統治下,中國才能強大了起來,於是中國就不再挨打了。但是這句話卻經不住推敲,落後與挨打之間是否有必然的聯繫?那麼換句話說,強大了是否就要去打人呢?挨打有傷亡,打人也有傷亡。老百姓們只想過上個安穩的日子,不想因為挨打,或去打人、去付出傷亡的代價,那又應該怎麼辦呢?

   按照共黨這句話的意思,是要老百姓們在經濟落後和經濟強大的兩者中做出選擇。可是這兩個選擇的後果都是打:不是挨打,就是打人,老百姓都不喜歡。可是共黨又沒有給出第三個選擇,所以無論好與壞反正結果都是打,而打的結果傷亡的都是老百姓,這就是逼得老百姓們無路可走了。這句話是習近平夥同另外的六個常委在11月29日參觀了題為「復興之路」的展覽之後說的。

   他的原話是:“中國終於找到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正確道路,這條道路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我們必須牢記。回首過去,落後就要挨打,發展才能自強;審視現在,道路決定命運,找到一條正確的道路是多麼不容易,必須堅定不移的走下去。”他又說,“每個人的前途命運,都與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命運緊密相連。國家好,民族好,大家才會好。空談誤國,實幹興邦。”

   這段話乍一聽上去是似乎不壞,但是仍然經不住推敲。首先,這條所謂的特色社會主義的正確道路,不是中國終於找到了,而是共黨們終於發明出來的。目的就在於抵制憲政民主這條普世的光明大道。第二,所謂的特色社會主義,被共黨終於發明出來了不過才二十年不到。這就是說,在還沒有發明這條正確道路之前的四十多年裡,共黨領導的那是一條錯誤的道路。

   這就是說,他把毛鄧江當政的前一階段都否定了。他說的“回首過去,落後就要挨打”,或許指的就是毛鄧江的四十多年,尤其是毛鄧的那三十多年。中國大陸究竟是強大了還是落後了呢?如果是強大,就不必要去搞經濟的改革了;如果是落後,中國大陸不但沒有挨打,反而還去打人,但是都打敗了。

   例如1950年,美其名曰的抗美援朝,被國際社會定性為是入侵鄰國;1962年中印邊界一戰,打敗了,退回到了麥克馬洪線上;1969年中蘇珍寶島之戰又打敗了,直到1991年戈爾巴喬夫把珍寶島送還給了中國;1979年的中越一戰,雲南省的幾個縣和南海的一部分海域劃給了越南,顯然是又打敗了。可是這四次戰爭都不是因為中國落後而挨打,是共黨去打人家。1949年以前的中國落後,日本來入侵,落後的中國依然打敗了強大的日本,這又說明了落後但是足以自衛。

   第三,且不論前四十多年是錯誤的道路,還是這二十來年找到了正確的道路,事實卻是在共黨統治的這六十多年中,中國大陸的近40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和領海歸屬於周邊的鄰國了。近日,美國又宣布將協助日本保衛連同釣魚島在內的主權安全問題。這就牽扯到了在1952年,是誰把釣魚島的主權送給了日本的問題。

   第四,習近平認為,道路決定了命運,找到了一條正確的道路是多麼的不容易。他說的這是黨的話,是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的話。這句話是絕不代表國民和大眾。早在二十多年前,共黨就大肆的宣傳:“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而當時的民眾們卻在說:“只有中國才能救社會主義”。雖然加上了個「特色」兩個字,但是社會主義確實是把中國人害苦了。

   文革中大唱社會主義好,可是一場十年半的文革運動死人3,700萬。特色社會主義不足二十年,共黨們是從偷偷摸摸的貪腐官倒,與時俱進地發展成了公開的腐敗、公然的搶劫民財。共黨們當然認為這是正確的道路,而國民們是不會認同的。

   第五,究竟應該是“國家好,民族好,大家才會好”,還是每一個個體的獨立的人好了,民族才會好,國家才會好呢?組成民族國家的第一要素是人,是人的自由精神和對幸福生活的追求才創造出了好民族、好國家,不是人的創造力。空談國家好、民族好,這是本末倒置。當一個人的尊嚴權利和自由被共黨荼毒和鉗制了以後,國家好不了,民族也好不了。共黨們就是不學無術,但在經營歪門邪道上卻是頗有成就。

   近兩年時常聽到中等收入陷阱這個說法,令人大惑不解。於是就有人站出來解釋說,當一個國家的人年均收入達到3,000美元的時候,急劇的社會矛盾就會集中的爆發出來。經濟的增長因為發展戰略的失誤,或者是受到外部的衝擊而回落,或者是停滯不前。然後又舉例說,南美洲的一些國家就曾經經歷了二十年經濟的回落。

   這種既有解釋又有實例的說法,於是中等收入陷阱這個說法似乎就成立了。共黨把大陸經濟搞崩潰了,因此就有了理由和借口,因為共黨把人民的收入提高到了中等收入的緣故,所以中國大陸的經濟就理所當然的陷進了崩潰的陷阱。

   那麼,中國人的年均收入究竟是多少?兩年前共黨就說是兩、三千元,後來又改口說是兩、三千美元。可是在2010年,世界銀行評估,中國人年均收入是530美元。兩年後的今天,2010年共黨又說,中國人平均收入是三、四千美元。而近日共黨又說,“現时中國人年均收入是五千四百美元,已經屬於中、高等收入的國家了。”

   於是,李克強近日又發出了呼籲,一定要跨越陷阱。經濟的崩潰的陷阱,是因為共黨的腐敗和無能而造成的,絕非是人民收入提高而造成的。經濟的增長必然帶動人民收入的提高,陷進的說法是根本不能成立的。至於具體的社會矛盾集中爆發的解釋,應該歸結到是政治制度上去。

   美國、英國、加拿大等一些發達國家,根本就沒有經歷過這種所謂的陷阱。況且南美洲的模式,就是大搞世界加工廠的通常的模式。一段時間以後,當吸引外資的優越性逐漸消失了以後,外資撤出,本國的工業無法轉型,或者是轉型困難,造成了經濟的停頓或者是回落。

   南美洲國家的這種模式,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經成為了世界發展中國家的經驗和教訓。中國大陸的有識之士們,也曾經反覆的提醒共黨不要陷入這種無後續發展力的模式。是共黨們一意孤行,走向了世界加工廠的模式,而且曾經為此而洋洋得意過。那麼,同樣外資撤走了,工業轉型困難,後續發展無力,那就是必然的,與人年均收入根本無關。

   況且,中國大陸人均GDP不过2,000多美元的情形之下,人的年均收入又怎麼可能達到2、3,00美元,或者是5,400美元呢?共黨從來喜歡玩弄數字,但卻沒有進步,玩弄的很蠢,從來經不住推敲。經濟崩潰了,外資撤走了,失業率的暴增,共黨又趕緊宣傳說,外國的熱錢大量的湧進了中國大陸。為什麼會是這樣呢?

   共黨給出的理由是,由於中國大陸經濟持續迅猛增長,所以賺錢的機會多,熱錢大量湧入,就是看好中國大陸經濟發展的機會。可事實卻是,中國人已經越來越感覺到了生存的艱難,謀生的無望。中國人都找不到的機會,外國人怎麼會看出賺錢的機會呢?兩年前就有學者調查發現,確實是有一部分熱錢進入了中國大陸。而這筆熱錢,基本上都是來自於南美洲和非洲的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國。

   熱錢的擁有者們,都是一批捲款外逃的贓官奸商們。由於無法融入所在國的主流社會,於是帶著洗過的錢回到了他們熟悉的中國大陸。由於他們太了解中國大陸的社會狀況了,所以他們是既不投資,也不建立任何的企業,只是尋找關係搞炒作,賺到了錢就走。這種熱錢的炒作,對經濟的危害其實是很大的。

   近日,共黨的外匯局發表了個報告說,“並沒有出現熱錢大規模進入中國的證據。人民幣資產的表現,也顯示熱錢並沒有實質性的進入中國。”可是報告中又說,“熱錢通過各種渠道在中國套利。例如地下錢莊、虛假直接投資、虛假外貿、外幣貸款、外債、向內地資產支付虛假薪水,然後是海外提款等等。”

   這份報告究竟要告訴人們什麼?先是否認有熱錢進入,接著又列舉熱錢在中國大陸套利的種種渠道。僅從這個自相矛盾的報告中,我們就不難明白,共黨治下的經濟體制的一片雜亂無章混亂的現狀。現任的贓官們和外逃的贓官們是聯手合作,還在把國民的資產通過各種渠道捲,逃到海外去。

   近日,王岐山主持了個反腐敗的座談會。他在會上說,“黨的作風關乎人心向背,必須深入推行反腐敗工作,切實做到幹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始終保持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這段話如果是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說說,或許還會有一些國民們喊幾聲萬歲。但是在共黨全面腐敗的今天說這段話,無異於是在全體國民面前表演相聲、或者是說笑話。

   清正、清廉、清明、先進和純潔性,這些優美的詞句,無論如何是與共黨這種團伙絲毫不沾邊的。共黨的作風,迫使得國民們早就和共黨離心離德了,並且是斷然的劃清了界限。有人說,共黨高喊反腐,是為了收攏民心。可現實的民心,絕對不是共黨喊兩句口號,就能收攏的了的。

   共黨惹下的那是民憤。即便是共黨把自己的腐敗分子們殺掉一半,也未必能平民憤。即便是民憤能平,民心也收攏不過來了。現时的共黨,無論是喊叫反腐敗,還是在12月4日,習近平政治局會上提出的八條新規定,其實都是共黨垂死前的掙扎。

   中國人歷來講究說話做事要合情合理,也就是說要合乎天理人情。由於人性的複雜性和不穩定性,於是古聖先賢們又提出,“發乎情,止乎礼”。這個礼是礼教的理,其實是指人的理性,由感情的層面,上升到理性的高度去看待問題,去做事情。

   共黨喜歡說,一些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轉移的。這就是因為共黨們從來一廂情願、自說自話,妄圖以共黨的意志取代一切。這就表明共黨團伙雖然說有九十年的歷史了,但是層次和水平始終停留在膚淺的一廂情願的感情的程度上。僵化老舊的體制又限制了共黨,不可能走向理性這個高度。所以凡是指望著共黨裡面出現改革派的人,最終是必將絕望。

   近期,習近平提出個政改方案,要以選票重建共黨的合法性。只是不知道共黨要重建的是什麼合法性?我們所能想到的合法性,無非就是兩條:一是共黨存在的合法性;二是共黨當政的合法性。

   早就有學者經過調查研究以後發現,無論是在中華民國政府的社會局裡,還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社会局里,都查不到共黨登記註冊的記錄。未經登記註冊的團體,是一律屬於非法組織。於是,共黨的存在是非法的。至於共黨當政,六十多年沒有經過公民的授權。也就是說,不是全體公民人手一票選舉出來的政府,所以共黨當政也是非法的。

   為了讓共黨的存在具有合法性,是非常容易的。只要習近平帶著其他的六個常委,去社会局一趟,登記註冊,相信共黨領導下的社会局自然不會給共黨找麻煩或刁難。難就難在共黨當政的合法性上。爛透了的共黨,再想贏得選民們的多數票,已是毫無可能了。敗選可又非要堅持黨的領導,那就更是個非法政權,非法政府了。

   這個政改的方案,聽上去確實不壞。但是習近平打算如何去運作,看來是絕非容易做到的事情。對於這個方案的提出,估計有99%以上的可能性,就僅僅是只說說而已。因為習近平自己的上台,也不是全體黨員們人手一票選上去的。正是因為一黨專制的政治制度,才使得經濟改革走到了今天的經濟崩潰,人們看不到後續的發展力在哪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