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在今年的10月份的最后的几天里,美国和加拿大的东部沿海的广大地区,遭受了一场罕见的强烈飓风的袭击,受到飓风肆掠的人口超过六千万。事后统计,死者有80人,经济损失有400亿美元。

   这场天灾前后持续了四天。美国总统、加拿大总理、和两国的省长、州长、市长们,自始至终站在了第一线。疏散民众,发布警告,随时报告飓风到达的地区和风速是多少。就在东海岸遭受飓风肆掠的同时,西海岸的加拿大温哥华和美国的西雅图,又遭受了一场六十年未见的大地震,震度为7.7级。事后统计,没有人死亡,没有房屋倒塌。

   由于天灾,美国的股市关闭了两天。到了10月31日,股市重开,美国道琼斯指数在一万三千多点上下跌了10点;加拿大TSX指数不降反升。两国面对灾后恢复的艰巨工作,却没有提出要人们捐款救灾。这说明了两国的国力雄厚,实力充足。

   再看看中国大陆的上证指数,却降到了两千六十点上。显然,共党对经济宣传的强劲增长与经济的实际情况,是完全脱钩的。2007年11月份,上证综指的六千一百点的指数,已经彻底的成为了历史。

   近日有文章披露,中国大陆自今年1月到9月,又有相当于六千亿美元的资金外流。这笔钱等于三万七千多亿的人民币。人均两千四百多块钱流向了外国,这笔钱究竟是去外国投资,还是去外国炒股票?或者干脆就是贪官们的捲逃款?我们仍然不得而知。

   中国经济崩溃了的现象,已经显现出来了。近日,共党却报告说,外国人对中国大陆的投资总量,已经超越了美国,成为了世界第一。究竟投入中国大陆的外资有多少,我们仍然不得而知。

   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外国人拼命地向中国大陆投资,可是,中国大陆的资金却又拼命地外流,不知道这在经济学上该如何解释。共党从来不说实话。所以,在评估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财政、和社会时,也几乎没有人用共党报出的数字和说出的话作为估算依据的。

   作为中国人的可怜之处,就在于要想了解一点中国大陆的实际情形,必须要从外国人的新闻报道和外国的学者、专家的研究,评估报告中才能得知。共党害怕中国人从外国得知中国大陆的真实信息,于是对外来的信息又是妖魔化,又是屏蔽。于是,中国人就常常生活在莺歌燕舞的盛世辉煌中。

   比较官办媒体和私人媒体,人们趋向于相信私人媒体。比较民主、法治国家的媒体和极权专政国家的媒体,人们更多的是相信民主法治国家的媒体。其实区别就在于一个是实事求是,一个是自我宣传、自说自话。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我们每一个个体的人是真实的,生活是真实和实际的。没有人愿意生活在不着边际的官方的谎言宣传中。

   共党的十八大要召开了,党老板要换届了。中国人并不感兴趣,因为绝望的次数太多了,所以对共党也不抱任何期望。如果说,三十多年前,中国大陆还有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或共党抱有理想主义的人的话,那么,现时共党已经用实际行动彻底地扫除了这些理想主义者们。

   中国人既然还能记得南京大屠杀,那么,就不大可能忘记十年前所期盼的胡温新政。那个时候,中国大陆的冤民人数是一千多万;现时冤民人数迅猛增长到了三千多万。冤民们对十八大有期盼吗?或许有:巴望着习李能推行新政,为他们伸冤昭雪。但是,什么是新政?一党专政之下,可不可能出现新政?

   总结一下近期各国媒体对十八大以后,中国大陆的政局的走向,分别为三个不同的估计:一是彻底去除一党专政,实行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二是重新退回到毛时代的红色恐怖中去;三是仍旧维护现行体制,按照现行的路子继续走下去。

   在这三种估计中,几乎没有人认为习李会推行宪政民主,接受普世价值,实行新的政治制度。同时,也几乎没有人相信,习李有这个能力,可以把中国大陆的社会拉回到毛时代。十年前上台不久的胡锦涛,就曾语出惊人,提出要向朝鲜和古巴学习。于是,许多人把胡锦涛看做是毛思想的原教旨主义者。可惜的是,他有其心,而无其力。他是毛时代的受益者,所以怀念那个时代。

   习李是这三十多年所谓的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所以人们普遍认为,习李上台不会有大作为。不过是看守着政府,维持一天是一天而已。原因在于党内派系众多,山头林立,各种势力纵横交错。胡温这十年,表面上是实行着中央极权,实际上是党政严重失控的十年。不但使得各派各系各山头的势力做大,更使得各地方的势力做大。

   五、六年前就有人分析说,中央的政令不出北京城。近两、三年,又有人分析说,中央的政令不出中南海。实际上是在说党政两个系统的严重失控的状态。也就是说,党政内部各个势力团伙和各个地方势力已经形成了割据的状态。再去统一起各种势力,已经不是主义、说教所能办得到的了。只能以收买、利益拉拢、许愿等等,才能获得暂时的和谐。但是,要想恢复到中央集权,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习李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按照现行的路子走下去,对烂透了的体制,做一点修修补补。当然会有人把这种在无可奈何之下的修修补补,称赞为改革。以三十多年的经济改革为例,尽管共党不敢承认,但事实却是经济改革是失败的。失败的原因是共党拒绝私有制。共党所主张的是计划经济的公有制。正是因为这个公有制,计划经济失败了,于是才提出的改革。但是怎么改,往哪条路上走,共党至今含糊不清。

   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了成功的路子,那就是自由市场经济。以市场去调查经济,而不是权力去领导经济。仅此一点,就是整天喊叫要加强党的领导的共党首先做不到的。第二点就是共党反对私有,拒绝私有制。民无恒产,当然也就无恒心。这两点就决定了中国大陆不可能走向自由市场经济的体系。

   所以直到现在,中国大陆仍然是权力控制下的计划经济体制。加上共党整个体制的全面贪腐,所以又被称做是权钱经济、官商经济、贪腐经济。为了利益而暴力执政,无视民生,又被称做是抢劫经济。民间的说法是土匪经济。

   面对这种现实,继任者仍然有三个选择:一是彻底回到毛时代,全面实行计划经济,国人民众仍然是凭票、凭证、限量吃饭。但是胡温十年做不成的事情,习李就更做不到。二是彻底改变成自由市场经济体系。这就牵扯到各地必须放弃对经济领域的领导权,和立法承认并保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习李或许有这个心,但却绝无这个力。因为如此一来,必将得罪所有的利益团伙和派系,成为众疾之的。为了维持一党专政,那就必须满足这些利益团伙的物欲。否则的话,它们两个人在这个位置上是保不住的。

   那么,剩下的第三个选择,就只能是维持现状,仍然是不断的下达GDP的指标。各地方和各部门就报上来比这个指标还要高的增长率。于是,中国大陆的经济就仍然是在腾飞或高速增长。但是,由于金融和经济的崩溃,外资撤出、私营工商业倒闭、庞大的失业人口、天文数字的国债、月月暴涨的高通胀率。这种宣传式的经济繁荣,又能维持多久呢?

   搞行政的温家宝看起来是体会到了,如果不改革政治,所谓的经济改革已经走到了死路上了。虽然它提了几次政治改革,但是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却是丝毫没有任何动静。且无论胡温是一致的,还是各干各的,显然去触动共党祖制,一是谁也没有这个胆量,二是谁也没有这个能力。这就如同喊叫了十多年的反对贪污的口号是一样的,越喊,贪腐得就越是疯狂。政治改革也是个口号,喊喊而已。尽管温家宝提了几次政治改革,但他并没有提改什么和怎样改。

   二十多年前,中华民国总统蒋经国先生已经做出了改革的典范。不过就是做三件事:一是开放党禁;二是开放报禁;三是全民普选。很快,就从威权统治转变成民主政体。

   温家宝不敢提出开放党禁,因为李长春在两年前就提出不搞多党制。也就是明确了共党一党专政的祖制不能改,党必须领导一切。不搞议会制,就是告诉人们,党说了算。没有讨论和商量的余地,只有一个声音。所以开放报禁,也是不行的。国民大众仍然没有自由言论的权力。党不放权,党管一切。就等于堵死了政治改革这条路。

   近日有消息说,十八大将对党章有重大修改。有迹象显示,可能会把毛思想从党章中去除;也有人说,会去除列宁主义;还有人分析,可能会去除马列主义和毛思想。本人认为,马列毛三个人,唯独去除列宁主义问题不大。去除毛思想,共党的党史就出现了41年的空白。去除马主义,共党又凭什么叫共党呢?

   大约一个月前,俄罗斯也在讨论是否应该把列宁的尸体搬出红场。列宁死了九十年了,显然列宁当初的倒行逆施和种种恶行,人民并没有忘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批斯大林,半个世纪后批列宁。虽说俄罗斯的民主在倒退,但是批共和去共化的步骤,也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上个世纪的一个共产主义和一个法西斯纳粹主义,确实给整个人类造成了一场空前的大劫难。共党的主义破产了,但共党这种团伙仍在。即便是改个新名字,不再叫共党了,但是人仍是那个团伙的人,改头换不了面,国民百姓们仍然痛恨。把共产主义改成特色社会主义,国人们也已经领教够了这个特色了。

   如果说做一些例如党政分家,精简党的机构和部门,取消党委制;共党自筹资金,不再用纳税人的钱供养共党了;党不再指挥枪了,军队国有化......等等的修改,那么共党立时就垮台,并遭受全民的清算。

   也不能增加进去一些例如党不再指挥军警;不再对各族人民进行屠杀和镇压;党政军干部必须申报家产;并且严禁贪腐和抢劫;不准再捲款外逃......等等的条款。所谓的修改党章,不过就是增减一点条款,修补几句条款中的句子而已,不会有任何触及实质的改动。当然,这对于共党来说,就是政治改革了,并且可以宣传为是重大的政治改革、具有深远的现实和历史意义之类的套话。然而,一党专政下的政治体制确实使社会积累了太多的问题和矛盾,尤其是群体事件的规模越来越大,次数也越来越频繁。

   近日有统计显示,平均每天爆发五百起的公众示威和抗议。于是有网民说:“共党是抬着炸弹在击鼓传花”。政治、经济、社会的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靠着维稳就能解决的。从邓小平开始,就开始喊叫政治改革。三十年来,文件没少发,官话没少讲,行动却看不到。但是,邓小平的那句“稳定压倒一切”的话,倒是付诸了日常的行动。又有哪次的维稳不死人、不伤人、不抓人的?显然是越维稳,越不稳。不稳定的根子就在共党本身。

   北京的街头到处悬挂着“坚决保卫十八大”的标语,又调动了一百多万的军警和民警日夜巡逻,给人们的感觉是十八大将发生不测的事情。那么,十八大的敌人又是谁呢?其实共党的敌人从来是出自于共党团伙的内部。所谓的薄熙来案件,不过是共党的内讧在十八大之前的提前揭幕而已。难道十八大以后,共党内部就没有了内讧和火拼了吗?当然会继续而且还会更激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