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苏明张健评论
·习李政权没戏
·中国大陆经济的实况
·李嘉诚撤资,我们也要自保
·宪政,只能使中国越来越好
·中国特色的老路真的能走下去吗
·中国的事该由中国人来决定
·“制度自信”的实质
·城镇化只能把农民赶上绝路
·草菅人命的共党
·共党是个无人性的政权
· “富强”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不要再被共党愚弄了
·整党要学朱元璋
·只有宪政民主,民族才能复兴
·中国的出路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
· 相信造命在天,不如立命在人
·该是中国人警惕的时候了
·中国大陆的三大崩溃不可避免
·共党们都是衣冠禽兽
·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关于布达佩斯召开的全球民主论坛大会(2012年)
·中国人不做共党的梦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在进步、文明的国家里,政府是无权杀人的。一个公民的有罪与否,以及在确认有罪以后的生与死的判定,是要由法律来决定的。其实,政府是和每一个老百姓一样,只可以对伤害到他的人起诉,而无权定罪。

   政府杀人同样是犯法,是会被公诉人起诉的。但是,在无法无天的国家里,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就以共党为例,六十多年对各族人民的屠杀、镇压,则完全是政府的行为。政府派出军警、政府下令开枪。被打死的人是死在政府的意愿下,法律则是安静地被摆放在一边,目无表情地目睹这一幕幕的血腥景象而一言不发。

   可事后就会对党欢呼胜利,并评论说杀人是正确的和及时的。被杀的人的罪行是由党和政府定的。由于共党永远的正确,于是被杀的人就必须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杀完了人的共党,好像立下了什么样的大功劳。所以被杀的人就永远冤沉海底。

   原本就是土匪的共党,把杀人当做是家常便饭。以杀人起家,又以杀人篡改。由于本性的使然,又从进了城后,一路杀到了今天。并且始终认为杀人有理,被杀的就该死。时间长了,中国人也麻木了。

   人命关天的文化意识泯灭了,所以也就很少有人怀疑被杀的人究竟该不该死的问题了;进而发展到了共党杀人是天经地义,至于杀死了谁,则是与我无关的地步上了。这究竟是民族复兴的迹象,还是民族沦陷了的迹象呢?

   近两个多月,不断报出新疆维吾尔人被当地军警开枪打死的事件。共党发言人把这些杀人的原因,一概归为是维族人的恐怖攻击或暴力攻击。于是,共党“杀人有理”,“死了的该死”的老调重弹。可是维族人为什么要搞恐怖或暴力攻击的原因,却是只字不提。如果维族人幸福了,可能不可能幸福得去攻击别人呢?

   过去的两年间,藏族人有一百多人以自焚表达抗议,共党则认为是国内外分裂势力和反华势力的指使,从来不提这些藏人所抗议的是什么。2008年3月,共党军队在拉萨再次地对藏人进行大屠杀。当年的3月29日,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市中心,就聚集了5、600名中国人,在共党驻多伦多领事馆的支持下,摇旗呐喊:“支持共党对西藏的政策”,然后欢呼“中国强大”。

   强大就去杀人,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可是习近平又说,“穷就要挨打”。究竟中国大陆是强大了,还是贫穷?强大或贫穷,与杀人和挨打之间,究竟有什么必然的因果关系?共党卖关子不说,中国人也就糊里糊涂地认可了。

   共党杀人,你去欢呼;共党杀你,别人也会欢呼。这个民族不团结,是个事实。发展到了今天,看着同胞被杀去欢呼,这是必须归功于党的。共党是满意了,可是,这个民族的人性却丧失了,民族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泯灭了,民族又何以复兴呢?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有识之士们普遍讨论的一个问题是:“既然共党自己都承认毛发动和领导的文革是场浩劫,中国人对此该不该负责任呢?回答说,中国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人占多数。这个回答的言外之意,就是中国人把共党惯成了这个样子。

   翻开中国历朝历代的改朝换代的历史,任何一位推翻旧王朝、建立新王朝的开国皇帝,进城后的第一道召命,内容无非是:一,安抚百姓,各安各业;二,轻徭役,减赋税;三,大赦天下。

   唯有共党,不但不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反而大开杀戒。一场土改运动,把农村的士绅们丑化成地主、恶霸、土豪,杀了两百多万,人认为杀了四百多万。一场镇压反革命运动,是按照千分之七的人口比例杀人。实际被杀的人的比例,远高于千分之七。接下来,又在对农工商三大行业的大抢劫中,又逼迫得多少人自杀,至今没有个较精确的数字。

   一场封杀舆论的反右运动,至少三百五十万知识分子遭殃;一场三年半的大饥荒,又活活饿死五、六千万人;一场十年半的文革,无辜死亡人口三千七百万,受到触击的人是七千多万,连同他们的家属,总数是四亿。

   大家都知道美国好,英国、德国好,日本、台湾好。至于这些国家究竟好在哪里?每个中国人心中都有个不同的评价。但有一点应该是共同的,那就是这些国家的政府不杀人。即便是一个被法律判断处死的人,通常也都会在监狱里再多关上几年,甚至十几年。并不是政府过分地慈悲、浪费纳税人的钱去养活死刑犯,而是政府珍惜生命,多给办案的司法人员时间去反复地复查此案的任何细节,希望找出任何的蛛丝马迹的疑点,尽量不去剥夺这个人的生命。两种政府,两种不同的价值理念。孰好孰坏,人们自己去评价。

   近日有报道说,新年刚过,一群在79年参加越战的老兵们,在北京的闹市区王府井大街上,向过往的行人乞讨。中国人从来不打算去打周边的国家。打越南是共党的主张,打败了是共党的失败。共党永远正确,所以把打败仗的罪责转嫁给了越战的老兵。

   日本政府年年参拜靖国神社,似乎成了一项大罪。战争性质的对与错,承担责任的必须是政府。执行政府的命令的参战阵亡将士们,政府有义务年年去祭拜他们的亡灵。这是对人的生命的尊重。

   记得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后,日本政府向中国派出了救援队。每当这些救援队员们从废墟中找出一具尸体,他们就自动站成一排,向尸体鞠躬致哀。中国人的救援人员有没有这样做呢?显然没有。

   温家宝反而认为,“多难兴邦”。这四个字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灾难越多,死人越多,国家才能兴旺。这种管理国家的理念,中国人也居然认可了。共党们乘机大发难民财,中国人就更处之泰然了。共党始终是以人民为敌的,于是,中国人就对自己的同胞的死难、冤苦无动于衷了。

   1月8日,加拿大中部城市的一个人,因感染了H5N1禽流感病毒死亡。这是一位华裔加拿大人,两天前刚从北京返回加拿大。加拿大健康部立时与海关合作,对同机的几百名乘客逐一地检查,直到认定没有人被传染,才松了口气。这是政府对国民健康负责任。加拿大政府也一定会把这件事通报北京,但共党政权毫无反应。没有大骂加拿大政府造谣污蔑,已是万幸了。正在做梦的共党,又怎么会把死人的事当事呢?

   这就使人想起2003年的非典,也是从强国传人加拿大、传遍全世界的,造成了几十个加拿大人因此而死亡。当时共党的卫生部长就大骂,这是造谣和污蔑。至于多少中国人感染了非典,也和今天的禽流感一样,都成了党国的机密。就在几天前,一名赴台湾旅游的大陆人,也是因为感染了禽流感,死在了台湾。

   如此看来,共党的前三十年,仅仅向世界输出革命和政治难民。这后三十年,输出的东西就多了:用孔夫子代替了输出革命;政治难民猛增,其中吃沾血馒头的人更不在少数;输出假冒伪劣毒商品;输出间谍;输出传染病。这些东西,可能就是胡锦涛认为的软实力。估计不打算改旗易帜的习近平,也是如此地认为。

   宪法民主制度珍惜人命,极权制度视人命如蝼蚁。差别如此巨大,于是共党就自以为手中有了一张软实力的牌。这张无视人命的牌,就足以打遍世界,取得胜利,然后共党就成了世界老大了。

   毛泽东的120年,连习近平都不敢大折腾,一群毛分子们,却为毛大肆的唱赞歌。问问现在四、五十岁的中国人,哪个人都能说出几件毛的恶行。记得是几年前,一群苏共分子准备在莫斯科上街示威示威。游行还没开始,就被一群七、八十岁的老人们包围了。这群老人要这些参与游行的人回家去问问父母或祖父母,在三十年代的苏联大饥荒中,凡是最后能活下来的人,是不是都吃过死人肉?看起来,苏共分子比毛分子尊重事实,也能听别人的劝说。游行的队伍自动解散了。

   中国的先贤们曾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又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后来,又有一种更慎重的说法是:“眼见犹恐不实”,所以在思考和行事、以及在文章上,提倡的是推敲,无非是要人们认真再认真的意思。共产主义被指定是人类的三大公敌之一,是因为世界人民在近百年的共产运动的种种罪行而得出的结论,又岂是几个不学无术且又狂妄的毛分子们能够推翻的?

   本人下愚不移,对事物的好坏对错的分析,从来是以人性、道义为出发点去衡量。也就是说,以人文科学的理论为工具,去认识和解决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中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科学被划分为人文、社会和自然三大类。但共党否认人文科学,代之以马列毛邓胡们的观点。这些人的观点,充其量不过是属于哲学范畴中的看法。哲学属于社会科学类。这就是说,共党以及它的共产主义,特色社会主义,无非就是妄图以它们的所谓社会科学的理论为工具,去解决社会问题和自然科学问题。至于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的提法,其实是打算用自然科学的理论为工具,去解决社会中的日益激烈的各种矛盾。

   在共党大于国、大于民、大于法的前提下,共党剔除了人文科学,代之以党的利益高于一切。这就是极权政权之所以邪恶的根源。看来,习近平不仅仍然走在这条路上,而且还恶狠狠地说出,“要敢于亮剑”的话。

   国民们该怎么办?是屈膝投降,还是下跪臣服?六十多年,中国人的苦难始终无法满足共党兽性贪婪的欲望。中国人生而为人,不是为了共党。而是同所有的人一样,是为自己而生,为自己去追求自由精神、自主意识,创造自己追求的幸福生活。

   传统的中国新年即将到来了。每个人对新的一年,都抱有一个美好的希望。但是,假恶丑的共党永远与人民的真善美的希望敌对。为了自己、为了子孙后代的真善美的希望能够实现,该是人民对共党亮剑的时候了;该是全民革命、全民大起义、推翻共党的时候了。

   记得《明日歌》中说:“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共党既然不仁,人民当然可以不义。这就是历来改朝换代的原因。其实理由很简单,毕竟国家是属于人民的,人民说了算。

   

    01-10-2014 完稿

(2014/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