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悠悠南山下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從歷史角度看香港地位屬性
·論香港人的文化獨立--日本和美國經驗的啟示
·「持份者」、「驢子的投票權」以及「中國歷代的流寇問題」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的〈如何實現
·俄羅斯紀錄片: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
·“自古以來”有多理直氣壯?
·國際法之中有關「單方面宣佈獨立」是什麼一回事
·《21世紀資本論》-- 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
·台灣人分析文革:原來紅衛兵是毛澤
·文革與中越關係
·「中國人」是一種宗教
·支那與大清,哪個叫法難聽一點?
·何賢在澳門 12.3 事件中的角色
·彭定康、葛劍雄:統一分裂歷史怎麼說?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老朋友」與「一中一台」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东
·特朗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亞洲與美中峰會
·中國為什麼堅持撐朝鮮
·韓國,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民族主義已成中印關係絆腳石
·戴高樂將軍訪問魁北克50週年
·中印衝突無必要!
·中租界和法租界
·講法治只是語言遊戲
·黨國不分是中華傳統 忠君愛國即愛國愛黨
·瑞士時事片:《我老闆是中國人》
·1961年印度「解放果亞」如何使中共尷尬?
·特朗普推倒尼克遜
·鄧小平訪美:在西方的"大躍進"
·中國大分裂研究:雲南篇
·改變歷史的珍寶島事件
· 何不想想「 大东亞戰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作者:武貴浩然( Vũ Quí Hạo Nhiên )

   
   寄自加州小西貢( Little Saigon, California ), 2013年12月30日
   


   
   
   四十年前,中國攻戰黃沙群島( 帕拉賽爾群島 [ Paracels Islands ],即中方稱的西沙群島;越方稱黃沙群島 [ Quần đảo Hoàng Sa ] 。本文作者使用越方稱謂,故按原文,採用黃沙群島詞組。譯者註 ) ,擊退島上越南共和國駐守的海軍力量並從此佔領該群島。

   這場海戰持續不足兩日,最終中國佔領和全部控制了這群島。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CIA的電函顯示美國關注該事件的進展和北越的反應
   
   
   受到巴黎協議的限制,當時位於太平洋上的美國第七艦隊對這次海戰並沒作任何干涉; 可是這並不是說美國對此事漠然。 已解密的美國中央情報局文件顯示他們緊密注視這場戰事並每日將事態的進展向美國總統報告。
   
   不是在1973年美國才關注黃沙群島的事態進展。幾乎所有中國與該群島有關的事件皆被CIA作記錄記載,包括1958年中國宣布12海哩的九段線海域。
   
   《 中央情報訊息 》( Central Intelligence Bulletin,縮寫 CIB )以概要的方式記載了這段新聞。CIB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向總統和各高級官員呈報每日情報訊息的報告文件。
   
   
   
   中國加強活動

   
   
   1971年6月16日, CIB登載了北京加強在黃沙群島活動的報導:
   “ 海軍蛙人團從海南島的榆林出發,並經常來到黃沙群島,特別是登上該群島中最大島嶼之一的 Woody Island ( 中方稱永興島; 越方稱富林島 [ Đảo Phú Lam ]。譯者註 )。保護這些船隻主要是驅逐艦,屬中國南海艦隊最大的戰艦。”
   
   CIB 報導中國 “ 正在 Woody Island ( 富林島 ) 上建造一個碼頭,挖鑿一條運河,建築一道橋和多座新樓房。”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共和國海軍參與黃沙海戰的 “ 日禱號 ” ( Nhạt Tảo ) 戰艦
   
   
   該段訊息指出,在多國為黃沙群島爭執的狀態下,這類島上建築的活動加強中國為其爭奪主權的條件。
   
   CIA的文件也認為中國多年來曾在富林島上各設立一廣播站和觀察站,中國漁民也利用黃沙群島作躲避颱風處和在島上採集燕窩。
   
   至1974年1月,中國和越南共和國在黃沙群島發生戰事。
   
   注寫為1月18日( 華盛頓時間,即越南時間為1月17日 )的新聞報導說 “ 中國和南越可能在1月16日曾發生過交戰,因為中國已佔領了 Robert Island ( 羅博島; 越南稱有日島 [ đảo Hữu Nhạt ];中國稱甘泉島。譯者註 )。
   
   西貢( 意指西貢的CIA )報告說,當中國軍隊在島上建設屋棚和插上紅旗時,南越士兵向他們開火。南越也承認中國軍隊也曾登陸 Crescent Group ( 半月群礁;越方稱為月鐮組島 [ Nhóm Lưỡi Liềm ] ;中方稱為永樂環礁。譯者註 )組島其中的兩個島。
   
   該報導認為,在交戰之前, 雙方唯一一次的衝突是在1959年,越南共和國軍在月鐮組島上拘捕了一些中國漁民並在幾日後便釋放他們。
   
   翌日,1月19日,CIB 再報導 “ 中國和南越的軍事力量在黃沙群島的另一稱為 Duncan Island( 越方稱光和島 [ đảo Quang Hòa ];中方稱琛航島。譯者註 )上交戰。 這次報導指出,未經證實,據說有74名南越海軍陸戰隊隊員登陸島上並 “ 被中國兩連的士兵包圍 ”。
   
   “ 南越當局報導說,三名海軍陸戰隊隊員死亡和二人受傷,目前士兵已撤離島上。”
   
   1月21日的訊息扼要地報導整體戰事說:“ 中國和南越的軍隊在昨天( 即1月19日 )連續第二日交戰, 中國佔領並控制了整個黃沙群島。”
   
   這份訊息同時還登載黃沙群島地圖,並摘錄 “ 南越政府的聲明 ”:
   
   “ 中國在昨天早上空襲後並跟著登陸了 Pattle ( 越方稱黃沙島;中方稱珊瑚島。譯者註 ), Money ( 越方稱光映島 [ Đảo Quang Ảnh ];中方稱金銀島。譯者註 )和 Robert( 越南稱有日島;中方稱甘泉島。譯者註 )各島嶼。 西貢的海、空軍武裝力量獲令撤離出這區域,南越方面在島上遺留下一些兵士。 這些遺留人士中有一名美國人的聯絡軍官,屬軍事隨員( 英文:Defense Attaché Office , 縮寫 DAO。譯者註 )。
   
   其他的資料顯示,這名軍官當時已退伍,只是DAO內的文職人士,名喚佐拉特-庫斯( Gerald Kosh )。後來他曾向美國步兵部門呈交報告,詳細記載整個戰事的經歷。
   
   “ 直至最近,南越方面只在黃沙島上維持駐兵。 西貢兵士在各鄰近島上出現可能刺激了北京,使它出動軍事行動。”
   
   
   CIB在1月29日還報導了中國開始釋放戰俘。 第一次釋放有佐拉特-庫斯和五名受傷的南越軍人。 這些人將於1月31日在香港邊界獲交還給國際紅十字會接收。
   
   美國中央情報局也關注到另一個細節:一名南越軍官對《 華盛頓郵報 》( Washington Post )記者說,海戰發生的幾日前,越南共和國觀察到蘇聯的戰艦曾在該海域遊戈。
   
   這段報導令CIA 需要再次查證,並要求CIA的行動指揮中心( Operation Center )須向白宮的“ 形勢報告辦公室 ” ( Situation Room )致電函回复報告。
   
   1月23日的電函否認這道訊息並寫述 :“ 自去年11月之後,除了一艘商船、一艘驅逐艦和三艘潛艇橫過南中國海前往印度洋之外,沒有任何一艘蘇聯的戰艦駛近帕拉賽爾群島的海域。 ”
   
   
   
   蘇聯擔憂中國的行動

   
   
   “ 蘇聯海軍對帕拉賽爾群島的海戰事件不表示特別的關注:蘇聯的船隻停航在南中國海上為了收集情報,只跟踪在菲律賓蘇碧灣( Subic Bay )美國海軍基地的活動,而不是帕拉賽爾群島的戰事。”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美國人在地圖上標記中國在帕拉賽爾群島上的活動。
   
   
   美國中央情報局記載了越南共和國和中國皆對帕拉賽爾群島宣稱為其主權之詞句,同時也報導了一份註為1月21日的電函說,北越面對這場海戰感到 “ 不知所措 ”。
   
   該電函引自法國的報刊報導說,來自河內 “ 官方來源 ”( authorized sources )表示維護主權領土是一個國家的 “ 神聖任務 ”, 但同時也認為 “ 兩個鄰近國家的領土和邊界的爭端極其複雜,需要慎重和詳細考查。”
   
   相反,蘇聯毫不猶豫的利用這場海戰來醜化中國。
   
   1974年3月21日的CIB 報導認為:“ 莫斯科的宣傳機器曾利用帕拉賽爾群島事件和中國支持緬甸的反政府叛軍之事來增加南亞和東南亞國家對中國的疑慮。”
   
   “ 莫斯科可能也擔憂中國佔領帕拉賽爾群島成為北京和華盛頓之間默契的一項證據。”
   
   
   
   嶺南遺民譯

   
   2014年1月6日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此文于2014年01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