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时评
·可笑的事情又发生了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谢谢你们
·读《随园诗话》有感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其实两年前我就发觉有人入侵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文摘并评论:景凯旋-让公众说错话,天不会塌下来
·我的博客My blogs
·Recovered document from blocked blog从被封的博客救回来的文章
·读《曾国藩家书》一则
·救回来的文章-宛如惊弓之鸟的贱狗 Those cheap dogs are like birds which ha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们实在害怕我上QQ
·救回来的文章-似乎公开化了
·救回来的文章-我用的火狐
·救回来的文章--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救回来的文章-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抢救回来的文章--今天用上USB 的即插即用虚拟键盘和鼠标
·抢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电脑技术
·抢救回来的关键文章Rescued article--All pieces have fallen into places.
·救回来的文章--talked with my son for three hours on Saturday. 周六我跟儿
·房产的黑幕!绝妙的文章(ZT)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盛世诤言2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抢救回来的文章--网络的力量
·可笑的恐吓 Funny threaten
·盛世诤言3
·盛世诤言4
·【转载】默克尔坦率--中方则以诚相待--"黑客"阴霾被吹得荡然无存
·外交部驳斥中国军方黑客攻击美国防部传言
·否认?否认得了吗?
·明天我又要去见工了Another interview for me again.
·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对网络的控制
·文摘并评论: 朱元璋心狠手辣杀贪官 却奈何朝杀暮犯
·致各位MSN的网友To all friends
·毛的功绩?
·评论网友的文章:《毛主席的哲学思想与实践—学习札记》
·与网友的评、答
·读《政党制度》白皮书
·我的今天
·小论“共产主义”乌托邦
·对中国的发展现状的见解
·又一场辩论
·与网友的交流
·与网友的讨论
·引用 关于中国的24个为什么?
·一场辩论
·一个生白血病的孩子
·对话网友
·关于媒体监督的讨论
·辩来辩往
·答辩
·与网友对话
·有趣的辩论
·文摘并评论:公安为了别墅这块肥肉可谓挖空心思
·所谓权力制约机制
·讨论
·文摘并评论:中级法院院长腐败现象突出 成各界“公关”重点
·三权分立?又一座贞节牌坊而已
·关于春晚和其他
·文摘与评论-吴睿鸫:石油巨头获财政补贴,人大同意了吗?
·未来的中国
·问题的关键
·与网友交流
·关于司法制度的讨论及其他
·中国要和平过渡到民主社会有那么难吗?
·关于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区别
·明君梦与清官梦
·从“大部制”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
·文摘并评论-行贿者连任法院院长 反腐不过逢场作戏
·无我之境界-梁启超
·文摘并评论:当官员立志要成为千万富翁之后
·文摘:论舆论与自由
·永远都是肮脏的政治
·无耻之尤,网络真相
·引文并评:从假奶粉到肠道病:阜阳吸取教训了吗?
·数千年治乱怪圈,我们能走出来吗?
·受执法人员教育后这些人怎么都死于心脏病
·总理说,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文摘并评论:希望小学483名学生全部存活 愿创出更多此类奇迹
·文摘并评论:汉龙小学无人死亡背后
·看都江堰当地领导如何向家宝总理撒谎
·茅于轼: 纳粹都不如
·浅谈当局的灾害信息处理手法
·专制的成本与民主的红利
·震灾背后的心碎-摘自攀峰搏海博客
·网友帖的文章-关于社会经济状况的调查报告
·质疑余狗儒《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摘自搜狐新闻-解密档案揭露美俄残忍试验 用犯人试验精神武器
·[再反思再问责] 严惩失职渎职玩忽职守的官们!-摘自571工程的博客
·lianhuaxiaofo版-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绵竹死难孩子家长讨说法引发冲突
·引用并评论:北京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对中国股市的精辟分析
·先富起来的wen氏家族-转帖自“生命在于运动”博客
·狗官欺人太甚,民众愤而起义
·执政党是伟大的吗?
·时事拉杂谈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绝对牛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57))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時至今日,共匪復以中國大陸為其顛覆與侵略世界之基地,更以美國為其最大之敵人,放〔第321頁〕肆無忌的向亞洲、非洲與美洲分為東西兩路迂迴進軍。
   美國對於亞洲自由與和平所負之道義與政治的責任,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即已肩任艱巨,惟以國際共產黨及其同路人現正在美國國民之中,施展其宣傳與政治的壓力,企圖誘致美國重蹈其二次大戰之後,逐漸喪失其在亞洲所持之立場,從東方步步撤退之覆轍,此實為美國國民應特為警覺之一事。
   今日美國在越南戰爭中所持之堅定立場,已為亞洲自由與世界和平之前途顯露一線曙光,美國的聲望由於詹森總統的堅定立場,正隨之上升。從失去的和平之中,再度贏得戰爭,重新建立和平,以彌補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所遺留之缺憾,在國際道義與政治上領導自由世界的美國,自不能推卸其應盡之責任。
   記者問:閣下是否認為在可預見之未來,美國有被驅逐出亞洲與西太平洋之可能性?如果是的話,將對亞洲國家之安全與獨立有何影響?
   答:我看不出有此可能。誘使美國撤離亞洲的原因是可瞭解的,美國抱有宏願並作巨大的自我犧牲,盡力想從莫斯科或北平的奴役魔掌中,挽救亞洲,但所得結果大都無效的,是使人失望的,無怪那麼多人要高喊與亞洲脫離。
   但今日世界各部份密切相關,美國是不可能與亞洲脫離,一如其不能與歐洲脫離。過去打破門羅主義及迫使美國介入兩次世界大戰的力量,仍活躍如昔,過去是如此,現在仍然如此,〔第322頁〕為使美國能繼續成為一自由的主權國,必須要維護世界的安全。美國若與歐、亞二洲脫離,無異於讓她的敵人以最可靠的方法,來埋葬她自己。美國可能希望不問世界其他地區的事務,但共黨不會讓她逍遙自在。除非美國相信「豹子能改變它的花斑」,尤其在共匪存在的一天,她永遠無法與亞洲脫離關係。
   美國決不可讓她自己從亞洲被驅逐出去,猶憶一九五○年麥克阿瑟將軍來臺訪問時曾說:
   今後數百年世界的旋軸,將在太平洋而非大西洋。美國不可能退出太平洋。
   記者問:任何一個國家,縱使擁有龐大軍事力量如美國者,是否單獨能夠維持亞洲的和平?
   
   答:我的答覆是「否」。大羅馬的時代已過去了,就是羅馬也未能長期保持完整的和平。
   但並無人要求美國來單獨擔任維持亞洲和平的責任。至少有十億亞洲人民早已準備並渴望與美國分擔此一責任。有一件事是無疑的,在赤色帝國主義氾濫的地方,亞洲的民族主義是無法存在的,為求生存,我們深信只要以亞洲的人力與美國的技術及補給品配合時,就可形成歷史上最重大的政治軍事力量,吾人無須消極,亦不必擔憂其孤立。
   記者問:中華民國、大韓民國、與越南共和國同為直接與共黨對抗之國家,何以不能彼此結為密切盟友,當其中一個被攻擊時聯合應戰?
   答:多年來,本人一向主張建立此類聯盟。阻止此一聯盟的最大因素就是美國的「不求勝」的消極主義,美國未支持建立這項聯盟,即為明證。蓋欲其真正有效,自需美國參加,目前美國和這〔第323頁〕些國家都訂有雙邊防禦條約,並在政治及軍事上協助其各盟邦,單獨的對抗共黨的攻勢;但僅足以對抗而已,並不足保證可以安全與獲勝。當然其中亦可由其本國的軍民對共產暴力的仇恨情緒高漲,與反共痛苦經驗的充足,以及其不可毀滅的民族文化和倫理傳統精神的潛在力量,只要有武器接濟,就可以不依賴外國軍隊來參戰,儘可由其自己軍民合力來解決其國內對共黨戰爭;但它不能解決其鄰國的共黨勢力對其本國的安全仍不能免除共產威脅及其影響,這就是因為他與鄰國沒有聯盟條約與義務的關係;所以他沒有權力為鄰國越俎代庖,現在亞洲方面大多數積極反共的美國盟邦的命運,只有任人分割。大韓民國已切為兩段,越南也被分割,而且中華民國只能保持其臺灣海峽現狀,這些國家甚想自美國獲得鼓勵及援助,聯合起來以圖恢復他們的主權與領土完整。
   美國在聯盟中所擔任的角色,主要是給予道義上及物資上的支援,這樣美國的軍事力量,最多亦只限於其使用一小部份的海空軍參戰,而她本身地面部隊自可避免參加。這樣美國的人力就不會受到損害,因為共匪海空軍力微弱,實無法以海空軍來對抗美國作戰的。
   記者問:許多觀察家認為,假如讓亞洲人民自行解決他們自己的問題,則亞洲將會有和平,這種說法,無異將過去二十年亞洲四分五裂之責任歸咎於美國,敢問這種說法是否正確?以及美國是否應試圖在此一地區擔任較次要之角色?
   答:這一說法看來似乎合理,實則不切實際。當然在亞洲和共產主義作戰,應由亞洲人民負擔其主〔第324頁〕要責任,但是要求非亞洲人讓亞洲人自行解決他們自己的問題,那只是共黨要求美國從亞洲撤離的一種遁辭。關於美國與亞洲脫離之不智,已在第四問中予以說明,茲不贅述。
   中國大陸之淪陷,韓國之僵持局面,越南局勢之愈來愈為緊迫,已嚴重損害到美國在亞洲之聲望。這種損害已反映到歐洲,尤其是以巴黎及莫斯科方面為甚。
   但同樣是這些人們,對於共黨之叛亂,已有了覺悟,新近獲得獨立的各國,他們已經獲得切身的教訓,要求國家之重建,必先認清國家之獨立與國際上輔車相依之重要,同時從痛苦的經驗中,他們已學會了在與共黨打交道時,必須特別警覺。這就是為什麼越南政府,雖經不斷改變,但均要求美國來協助他們反共。故美國要在亞洲恢復已失去的聲望,其時機之重要性,實莫過於現在。這亦就是美國在亞洲發揮其政治權威,及其道義勇氣與魄力的最後關鍵,而其代價最低的辦法,就是從中國大陸亦將是亞洲最大部份人口所在地的中共所奴役的六億中國友人加以解救。
   記者問:回顧最近二十年來,在造成亞洲今日的動盪局面中,請問美國所犯的重大錯誤有那幾項?
   
   答:我要指出一個重大錯誤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美國未能認清讓共黨竊據了中國大陸後所接踵而至的災難,在中華民國政府致力消除共黨威脅時,美國非僅沒有予以協助,反而抽了我們的後腿,以致無形中大有助於共匪的叛亂。如果當時美國的政治軍事家們能認清了中國大陸對美國在太平洋對岸的戰略價值,則過去二十年之亞洲歷史,決不至如此每一頁均沾染斑斑之血漬,同時六億中國人民將仍是美國之友人,而決不會被迫成為其敵人了。
   
   〔第325頁〕
   
   這都是導因於雅爾達的恥辱密約所造成。日本投降的當時,如果沒有雅爾達密約,則中國大陸就不至如今日成為對自由世界的軍事威脅,史達林亦沒有機會,將繳得日本投降的武器,而供給共匪了。
   美國所犯的另一錯誤,在堅持中國政府擴大其基礎的意見,堅持其必須包括共匪在內。因之我們乃與共匪和談,而錯過了消滅它們的機會,結果匪勢因而坐大。在會議桌上,一個共產黨人並不想為達成協議而談判,它祇是想藉此爭取時間或者為它用不正當手段獲得的利益謀求承認。
   記者問:目前對這些錯誤,能否加以修正?
   答:最近美國有好幾位友人對我說:如果十六年以前,美國如以與現在援越一樣力量的十分之一數量,援助你們中國剿共成功,那就不會有今日的越戰與過去的韓國戰爭之犧牲了,我對此再同意沒有了。當時在中國大陸亦無須美軍直接參戰,所謂十分之一的數量,主要仍是道義和物資的支援。
   以目前而論,仍有時間來挽救這種情況。下列各項步驟就我看來,美國必須嚴正而迅速地付諸實施:
   (一) 倡導亞洲受共黨侵略危害的國家,組成一有效的反共聯盟,俾使其中一國被攻擊時,他國就可赴援。美國為民主國家之兵工廠,也應提供武器及後勤支援,這樣,美國的地面部隊,就無需其在東亞參戰了。
   
   〔第326頁〕
   
   (二) 對中華民國政府合法的收復大陸領土主權的行動給予支援。
   (三) 在共匪有足夠核子武器系統及完成投射器之前,摧毀共匪之核子設施。
   (四) 密切注意毛匪澤東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世界革命方案,這一方案,於一九五四年四月二十九日已列入美國參議院的紀錄,這一方案在時間表上雖已延遲,但正在實施中。
   記者問:若干觀察家認為導致亞洲不安定的因素,並非共產主義,而係民族主義,以及許多國家因甫獲得自由所引起的困難,假若每個國家開始在經濟上及政治上謀取進步,是否可望在將來有一較安定的局面?在另一方面而言,如果讓共黨一直控制中國,亞洲是否會有和平?
   答:造成今日亞洲的禍亂惟一的原因,就是共產主義而非民族主義,許多亞洲民族主義國家甫獲得自由之時,並非不知努力於其經濟與政治建設求其進步,但新興國家與人民,究係年幼而缺乏經驗與知識者為多。
   尤其是政治和社會的組織,更沒有如先進各國的基礎,故甚易為共黨的滲透煽惑而動搖,於是其社會民眾,皆易被共產黨所蠱惑與擾亂,如其政府要想從事建設——政治與經濟的計劃與行動,乃必為共產黨人千方百計所破壞,甚至造謠惑眾,造作各種駭人聽聞、反動無稽的流言,顛倒黑白,混淆視聽,以假亂真,積非成是,使其政府威信掃地,無法進行其建設計劃,這樣它就可從中作亂,以達到其奪取政權的叛國的目的。此在十五年前的中國,以及二十年來在許多亞洲國家中所見到的罷課、罷工、示威、暴動、叛亂與流血事件,皆足為明證。故共產〔第327頁〕主義就一直是亞洲一切禍亂的基本因素,在若干新近獨立的亞洲國家中,一如非洲及其他世界各地的新興國家,共產主義很巧妙地以民族主義作幌子,以進行其滲透顛覆製造叛亂之陰謀,並假借民族主義取而代之。它的終極目標,是在完全統治及控制這些新興的國家,一旦達到這一目標,它就會摘下民族主義的假面目,而露出其猙獰的共產面目,所以只要共匪仍繼續竊據?中國大陸,亞洲與世界決無和平安定之可言。
   記者問:中國在共黨控制之下,如果要按照蘇俄的路線發展,俾與西方不用武力而作較和平方式的「競爭」,是否無此可能?
   答:這是一種最好的理想,但與事實,恰得其反。須知毛匪澤東及其同夥都是史達林主義者,其竊據大陸已經十五年,最近八個月中,雖已兩次試爆原子裝置,但是它們在經濟上更陷於困境,尤其是大陸人民的生活痛苦幾陷於絕境,更無自由之可言了。因之共匪如非向外擴張侵略,強迫人民從事戰爭,就不能鎮壓其內部人民之反共抗暴的行動,而且共匪暴戾恣雎,侵略成性,遠較蘇俄政權初期的布爾雪維克黨人為甚,吾人對此不必爭辯,要是有人認為共匪日後第二第三代可能演變到較為溫和像蘇俄人一般,那末等待這個「奇蹟」出現究須多久?我們亞洲人都相信共匪是毫無責任性的,只要在最近一兩年之內,它能製成其極少數或十個原子彈,它必將向其亞洲反共各鄰邦發動原子侵略,就是其遠程核子投擲器亦可在五年最多十年之內製造完成的。假若在此期間,不能出現這較為溫和的「奇蹟」,又將如何?是否希望自由世界靜待東南〔第328頁〕亞乃至整個亞洲之淪入魔手,同時靜待共匪之原子武器對於當前的核子均勢加以破壞,使人類同罹於全球核子大戰之浩劫呢?

[上一页][目前是第4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